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寄魂符
    此时这魔修更加得意,他已经看出了方言在神魂争斗上没有任何经验,也没有手段与他对抗,继续争斗下去的结果只能是被自己吞噬。

    想到这里,这名魔修更是神采飞扬,前面斗法失败的屈辱一扫而光,大声尖笑着追赶方言,还不时讥笑和奚落方言:“道友何必如此慌张,我依然可以帮你继续修炼,说不定还可以到那更高的境界,到时候名扬天下,岂不快哉。你还是乖乖的留下来吧,保证你不会有任何痛苦。”

    方言一边逃窜一边暗暗心急,先前他已经被这魔修神魂攻击过一次,到现在都没有恢复太多,此时又被他急迫地追赶,神魂渐渐感到有些疲惫不支,元神也出现了虚弱之感。而这魔修此刻却是好过他很多,对方言是紧追不舍,根本不容方言有丝毫的停歇。

    识海中寻常物品带不进来,方言空有一身的宝物,却没有一件可以用在这里的,得到魂牌就已经是气运逆天,哪里还敢奢望得到第二件。方言不由的暗暗叫苦,以前自己为何只把魂牌当作收集魂魄的工具来用,不去认真探寻它在神魂攻击和防御上的其他功效呢。

    “对呀,炼魔经,怎么把它给忘记了。”方言突然灵光一闪,立刻就在原地停下,双手掐诀口中念咒,魂牌立刻从方言的元神手中缓缓升起,在空中不停地盘旋,发出了一圈圈的淡金色光晕,识海中顿时变得明亮起来。

    此刻的魂牌就像是一轮海上升起的骄阳,映照着整个识海都变成了淡淡的金色,光晕如同水中的涟漪,一圈圈地在识海中扩散开来,瞬息间就抵近了这魔修的元神。

    看着识海中突兀升起的漫天金光,这魔修忽然感到元神异常难受,被一种强大的力量死死地压制住,而更加让他惊恐的是,自己元神表面的黑色雾气正被这金光慢慢融化,体表竟然清晰地感觉到深深的刺痛。

    “这是什么鬼东西?”这魔修此刻已是后悔不迭,好死不死为何招惹此人,才炼气中期就有如此逆天的手段,现在好了,只为一件可能对收服魔宠有些作用的法器,就把自己给折进去,这天大的委屈又要找谁去说。

    暂且不论这名魔修的憋屈,在识海中漫天落下的金光已经让他逃无可逃,此时他已经是穷途末路,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了,竟然向方言大声地求饶。到了这时方言如何还肯放过他,一声不吭地依旧不停催动魂牌,让这魔修的元神无处遁形。

    事到如今这魔修也是徒唤奈何,不过他还有一件保命之物,本来是不打算在此地使用的,可是现在已是危在旦夕,只好先用上再说,否则命都没了还留宝物何用。只见这魔修的元神中忽然升起一张古朴的玉符,是一枚乳白色晶莹剔透的长形玉牌状符箓,表面不时流动着不知名的符文,散发出柔和的白光。

    这枚玉符看起来只有拇指大小,周身散发着白光,这魔修的元神已然无处可逃,此时立刻一闪,遁入到白色玉符之中,而这看起来柔和的乳白色光芒,竟然堪堪抵住了魂牌发出的金光,在方言的识海中一动不动地悬停在半空,任凭方言如何催动也无法控制住,就这样无所谓地沐浴在一片金光之中。

    这样的结果完全出乎方言的预料,而且这魔修的手段也实在太多了些,秘术法器层出不穷,几次都险些将方言击杀。而等到方言好不容易灭杀了他的肉身,却又被他的元神躲在了自己的识海,留下这么一个穷凶极恶且有手段繁多的对手,在自己最重要的识海中,这让方言以后都寝食难安。

    可是这枚小小的玉符又着实诡异,任凭方言如何催动魂牌,却根本无法对它产生任何作用,甚至于想要把它移动一下都办不到,这让方言无比的郁闷。这是一颗随时都能自己身死魂灭的毒瘤,可是方言也一时没有太好的办法,为今之计只有让魂牌将它镇压在此,等方言回去之后再想办法将其除去。

    而且现在方言并没有解除危机,他本人还处在刚才与魔修激斗的地方,若是此刻外面有妖兽经过,可就成了妖兽的食物了,那可比这魔修的下场还要惨,毕竟他还有一枚玉符可以躲藏,而自己却没有那么好运了。

    识海中的异状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只好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了再说,经过这场跌宕起伏的一连串生死之争,方言已经没有心思再呆在这里猎妖了,还是要早些回去想办法解决识海中的麻烦再说,否则终究是个祸患。

    好在方言在识海中停留的时间不长,最为担心的飞鱼群并没有这么快就回来,方言立刻将四处散落的物品全部收起。不远处黑煞与魔虎的争斗已经是白热化,两只魔宠都浑身是血,已经分不清哪一方占据了上风,如同普通野兽一般正在相互撕咬。

    方言的到来立即改变了战局,在几张符箓和魔藤的相助下,本就已经油尽灯枯的魔虎哪里还是对手,仅仅几个回合之后,就被方言带领两只魔宠活活击杀,一身的血液和魔晶也被魔藤和黑煞分食一空,只余下其他的材料被方言收取。魔虎的魂魄也只能浪费,魂牌正在压制那玉符呢,今后未解决这个麻烦的元神之前,看来是不敢动用魂牌了。

    此时的树林中突然间变的一片寂静,飞鱼群过后妖兽早就不知逃到了何处,而方言这边的打斗一停,四周便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静。方言忍着神识中的隐隐创痛,努力地察看着四周,选了一处通向岛内山林的方向,小心地走了过去。

    走出这片树林,方言好运地没有遇上一只妖兽,更别说飞鱼群了,也不知它们追击妖兽到了何处,否则以方言现在状态,都不知道能否撑得过去,恐怕只有躲进空间里面了。

    渐渐的方言远离了那个蔚蓝色的湖泊,来到了一座矮小的山峰上,这里的草木还算茂盛,四处丛生的灌木林中,稀稀拉拉地长着几棵高大的树木。这是方言特意选择的一处地方,在这座不起眼的山峰里,没有什么高阶的妖兽盘踞,正是适合在此地疗伤,而且方言到现在也没有认真的查看伤势,只是知道自己这次着实伤的不轻,若非纯阳功让自己的肉身强悍无比,只怕都很难撑到现在。

    找了一处隐秘的山洞,方言草草布下阵法,又将魔藤放在四周警戒,刚才就是他一时大意,竟然让这魔修在一旁偷窥,最后险些让自己万劫不复。而黑煞则进入魂牌之中疗伤,这次它也受创非轻,连方言看着都不住地心疼,不过以它强悍的体质,相信不久之后又会龙精虎猛。

    现在方言要担心的倒是他自己的伤势,连续几次被法器击中,也不知体内都伤到了何种程度。一番细细的查探下来,方言这才轻轻松了一口气,外表看起来虽然十分严重,浑身上下已经是皮开肉绽,没有几块好肉,不过各处经脉倒是大都完好,只是少数地方受到了一些破坏,只需慢慢调理就会恢复如初。

    进入这个狭小的山洞,方言还是选择躲进空间里面疗伤,尽管空间里已经十分拥挤,可是安全起见还是躲了进去,谁知道会不会再遇上这么个强力的魔修似的修士,再来一次的话方言只怕必死无疑。

    倒不是方言被他吓破了胆,而是此次突如其来的争斗,让方言以后的行为处事更加谨慎了许多,这修仙界中几乎处处都有隐秘,绝不是自己这个小小的炼气期修士敢随便招惹的,财货外露就是招灾惹祸之道,这次的事件再次印证了这个道理。

    在蓝珠空间里,方言寻出几颗早就备下的疗伤丹药,一颗颗地放进嘴里不断地炼化,让药力随着体内的灵力四处游走。同时方言又运转起纯阳功,身体表层血肉中的两条大阳脉,立刻有无数元气汇入其中,夹杂着一丝丝微不可察的紫阳真气,瞬间就汇聚成两条奔涌的元气流,在体表四处游动。

    约莫一天的时间过去,方言才从深深地入定之中缓缓回过神来,长出一口气后猛然睁开双眼,双目中顿时有一道精光闪过。方言此时微微有些兴奋,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恢复能力如此之强,昨日身受这么重的伤势,竟然在一天之后就恢复了大半。

    这里当然有丹药之功,可也与他现今强健的体魄不无关系,想到这方言都有一丝得意,恐怕一般的妖兽也不过如此,就连一向恢复能力惊人的黑煞,也不过只比他略为好一些。

    这炼体之术实在效果惊人,若是他没有修炼纯阳功,恐怕昨天就已经身死,也不可能有如此强悍的恢复之力,看来这炼体术不可或缺,以后有机会定要寻些灵药来,尽管有些过于珍惜很难到手,但与这强大的威力比起来,花费再多的力气又算什么呢。况且纯阳功还对他的法力提升大有帮助,每次练体术的进阶都会让方言的修为跟着水涨船高,也是方言灵根如此低劣也能够快速进阶的一大原因。

    不过此时方言还有一件事,思虑再三也不得要领,那就是现在赖在他的识海中不走的魔修,为何会来到这偏僻的猎妖之地,而且从他出手的魔门法术和法器来看,并不像缺少灵石来此地猎妖的散修。要知道当日方言看见的几件极品法器,件件都是精品,应该是顶阶法器一类的,是极品中的极品,决不是区区数千块或是万块灵石就可以买到的。

    虽然方言还没有看过他的储物袋,粗略一算就可以看出他绝不是缺灵石的主,那么身家如此富有,自然不会是来此猎妖赚一点可怜的灵石贴补家用,所为何来就更加让人费解了。方言早就有此疑问,离开那处树林时也曾顺便查看过四周,却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之处,而紫瞳兽好像也只是关心它的水龙果,其他的高阶灵药和禁制痕迹之类的全无发现。

    多想无益,还是打开他的储物袋找找看,说不定能从里面发现一些端倪。那魔修此刻并未身死,储物袋袋口上设下的神识禁制依然很强,若要打开的话肯定不能强行破禁,否则里面的东西都会散落虚空,让方言一无所获。

    为今之计也只有用水磨的功夫,而这魔修的神识应该不会比方言强大太多,否则当时的神魂攻击之后,方言就已然成为了一具死尸。想到这里方言就分出了一股神识,慢慢地探向袋口边缘,一番查探下来让方言不由的有些气馁,这魔修不仅是功法诡异难测,就连这储物袋上的禁制也是生僻晦涩,以前见都没有见过,忙了半天都没有头绪。

    方言暗自咒骂了几句,却又无计可施,谁知道这上面是下的哪种禁制,若是一不小心被自己给毁了,那就真是要后悔不迭了。而且方言还知道,有一些鬼修或是魔修,甚至掌握了一些更加难缠的禁制之术,若是不得其法不单单会毁掉储物袋,还会对开启之人造成伤害。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