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激斗
    还未等他从攻击中回过神来,这魔修又惊异地发现,方言从他的神识中消失了。而这一切还远没有结束,就在之前这魔修趁方言不备,祭出的这套小戟法器再次无声无息地消失了两支,顿时让他惶恐不已。

    这已经是第二次出现这样的状况了,他已经可以确定方言能够夺取他人的法器,两件趁手的法器都被强行夺走了。此事断然无法善了,这魔修狠狠地一咬牙,又拿出了一把血红色的长剑,随后将一层水幕团团围住自己,在原地搜寻其方言的行踪,在没有看清楚之前,他也不敢贸然出击。

    空间中的方言比上一次还要凄惨,长袍已被染成了红色,脸上因为失血过多变得苍白如纸,受到过一次攻击的神识虽然正在渐渐恢复,却仍会不时地出现摇晃,都是方言在咬牙强行忍着。这魔修着实厉害,看起来你来我往,其实两人的交手时间并不长,只是有限的数个回合而已,可是在电光火石之间,方言已经在鬼门关上走了两个来回。

    仗着超出常人的体魄,方言又一次站立起来,尽管看起来摇摇欲坠,其实此刻他消耗的法力并不多,受伤都是在肉身和神识。战到此等地步,两人虽然都十分忌惮对方,但已经没有退路可言,都知道若试图逃走,一定会被对方借机袭杀。

    与其如此还不如战个痛快,是生是死就此正面做个了断,也好过稀里糊涂地死去。一股血性在方言胸膛中升腾而起,在与常宝的生死斗中他都没有这种感觉,这次他已经打定主意,哪怕战到最后一滴血、最后一丝法力,也要全力击杀这名魔修。

    等到方言略作恢复,再一次回到外面时,那名魔修正披头散发地站在原地,这次他再未故作不知,而是一脸郑重地看向感应到方言出现的地方,大声地说道:“道友果然有些能耐,竟然学会了擒拿法器之术,可以算得上在下的对手了。用不着躲躲藏藏了吧,可敢与我一战。”

    而黑煞与那只魔虎的恶斗仍在继续,仓促间看不出孰强孰弱,那只魔虎的实力不弱,方言也无法指望黑煞过来帮助自己,能够在一旁抵挡住就已经不错了。

    “原来阁下也不喜欢他人躲躲藏藏,原以为只有在下才是如此。废话少说,在下的身家性命全在这里,就请放马过来拿吧。”说完方言大喝一声,各种符箓雪花般地飞射而出,激射出绚丽多彩的光芒。

    “何必弄这些无聊的把戏,就拿出道友的看家本领来吧,莫要教人小看。”这魔修的法术倒是十分纯熟,比方言的灵植术都不遑多让,而法术攻击却一直是方言的短板,青阳诀也只有到了筑基期才有像样的法术,要方言拿出看家本领,还真是为难了方言。

    不过既然是来拼命的,方言也没有丝毫客气,直接就拿出了小剑符宝,疯狂地向里面灌注法力。那魔修见状已被吓得魂飞魄散,这符宝他又如何不知,只是以他如此丰厚的身家,也没有弄到一件傍身。

    无奈之下,这人一脸痛惜地拿出一张黑色小符,上面依稀画着一条黑色蛟龙,这东西虽然也是符箓的样子,可是方言从来没有见过。这魔修一边催动那张黑符,手上血剑也没有闲着,在他的催动下变得灵性十足,在空中如一条血色巨蟒呼啸着冲向方言。

    在这柄血剑的干扰之下,方言很难专注地催动符宝,总是要腾出来片刻时间,用身上积攒的高阶符箓才能抵挡住。这柄血剑赫然也是一件极品法器,这魔修着实身家不小,拿出来的几件法器件件都是精品,尤其是这血剑法器,论威力还在前面两件之上,数张中阶符箓合用都无法抵挡。

    好在方言的积累确实不浅,以前数次得到过大量财货,高阶符箓也是不少,都被方言放在了随身的储物袋中,否则面对这柄血剑的攻击,方言根本不可能同时分心催动符宝。

    那名魔修一边奋力催发手中的黑色符箓,一边还要御使血剑攻击方言,在看见方言不仅抵御住了自己的进攻,还可以不时催动符宝时,内心也是万分焦急,这已经是他压箱底的宝物,若是被方言催动起符宝挡住了,他就再无更好的手段了。而血剑他也不敢过于倚重,鬼知道方言会不会把它又收走了。

    一柱香过后,魔修手中的黑色符箓率先发动,一条黑雾笼罩的魔蛟从他手中暮然升起,带起的威压让正在全力催动符宝的方言全身一窒,几乎就要动弹不得。此时方言紧张的全身是汗,符宝只差最后一点法力就将被催动,若是被那黑色魔蛟攻击到,那还焉有命在。

    此时这名魔修才略微松了一口气,刚才耗费巨量的法力同时催动符箓和血剑,现在终于看到了成效,方言在干扰之下符宝未被催动,等待的就是他精心准备的致命一击了。这时他仿佛都已经看到了方言被击杀以后的场景,这名最为难缠的炼气中期修士即将被自己击杀,而他更是对方言的身家充满了期待,尤其是那手夺人法器的法决。

    突然诡异的一幕再次出现,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方言竟然瞬间又消失了,而这一切根本毫无征兆,就这样凭空不见了。更加令这魔修惶恐的是,那柄血剑也随着消失不见,自己的神识也无法感应,和前两次一样又被方言夺去了。

    已经接近方言的黑色魔蛟忽然一下失去了目标,在周围几个闪动以后就化成了一团黑雾,随后在风中慢慢消散。此时这名魔修简直要心痛吐血,一连两件保命之物都未建寸功,而且还不知去向,现在他连一件像样的攻击法器都没有了,还拿什么再与方言争斗。

    想到这里,他一边大声咒骂,一边仓皇地召回那只魔虎,想要立刻逃离此地。此刻他再也不想为何会出现这些变故,一切都是保命要紧,这笔帐等以后他战力提升了,再来找方言慢慢算,反正他已经熟悉了方言的法力痕迹,施展秘术不怕找不到他。

    而此时在空间中的方言,也没敢过多的停留,那柄血剑不像前面几件法器,而是仿佛有灵智一般,在空间中四处乱飞,根本就无法把它压制住。外面那名魔修方言也不敢轻易放走他,刚才方言迫不得已,在他面前进入了蓝珠之中,现在这人只顾逃命或许一时想不起来,可若等他回过神来,一定会亡命地追杀他,蓝色珠子的事情毫无疑问就会暴露,等待方言的可能比那刘明远还要惨。

    方言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一心只想把这魔修除去,顾不得在空间里四处破坏的血剑,立刻闪身回到外面,当看清他想要逃走时,当即想也没想就发出数张木藤符,在符箓的掩护之下悄悄把魔藤放了出来。

    那名魔修此时已如惊弓之鸟,哪里还敢在此停留,一心只想加快速度逃走,见木藤符激发出的碧绿藤蔓席卷而来,随手打出两道防御魔法,周身黑气一涌就要逃离此地。谁知这些看起来威力并不强的藤蔓,此刻却有些不对劲,竟然有几只藤蔓突破了他的防御,朝他席卷而来。

    若是之前这名魔修可有数种办法应付,最简单的是用法器一斩了事,可现在他手头已经没有可堪一用的东西,几乎都被方言给夺了去。此时也容不得他多想,立刻拿出水珠法器一催动,一片水幕将他护在当中,身形随即向后暴退。

    可惜他依旧是低估了魔藤的厉害,这嗜血的魔物瞬息之间奋力穿透了层层水幕,堪堪在这魔修逃离前的一瞬间,卷住了他的一只脚,随后更多的纤细藤蔓一股脑地裹了上去。尽管身为魔修,可是把魔藤收服为魔宠的事情,他还真没有见过,此刻发生了什么他也没有时间深究,只想着快些挣脱逃命。

    谁知越想挣脱却越是摆脱不了,大量的纤细藤蔓如同蛛网一般围了上来,瞬间就将这魔修团团缚住。可这名魔修也不是吃素的,被逼到如此境地已经是顾不得许多了,体表忽地升起一片魔火,用法术引动魔火在自己的身上烧了起来。

    关键时刻这人倒是敢做决断,即便烧伤了自己也要脱困而出,此刻他恐怕也只有这个办法才可行,片刻之后,在天性怕火的魔藤被烧掉不少枝叶后,变得有些畏惧不前。这魔修看准机会,立刻从里面一闪,在一团残缺不全的黑气笼罩下,狼狈不堪地向后纵身逃去。

    可方言又怎么可能让他如此轻易溜掉,小剑符宝刚刚催动,此时金光一闪就到了那人的后背,在他脖子上轻轻一绕,一颗头颅就掉落在泥泞之中,而他的身子依然向前跑了两步才颓然倒下。劫后余生之感此时油然而生,一身重伤的方言也不敢在此过多停留,刚才争斗的动静太大,谁知道又会引来什么。

    习惯性地用魂牌收取那人的魂魄,再把附近散落的法器和储物袋迅速收起,正要赶去黑煞所在的那个战场,却突然间脚步一停,只见方言脸上一片茫然,就像痴傻了一般。

    从外面看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方言的识海中此刻却是十分热闹,一场更大的危机正在他的识海中上演。原来方言用魂牌收取那人神魂之时,却不知这魔修用了何种手段,竟然差点控制住了方言的魂牌,此刻正在方言的识海中,虎视眈眈地盯着方言的神魂小人,这如何不让方言大惊失色。

    这魔修果然神通惊人,不知用何种秘法也修成了元神,虽然身死但元神却依然强横,此时看见方言的元神亦是大叫出声:“你也竟然修出了元神,哼,就算如此也不过被我吞噬而已,真是天助我也,待我夺舍之后,你的一切就都是我的了。哈哈???”

    说完魔修元神立刻飞身而起,恶狠狠地向着方言的元神扑了过来。对于元神的争斗,方言毫无经验可言,在他的认知当中,从来就没有想到过还会和人在自己的识海中争斗,而且这样的斗法更加凶险,这魔修已经是必死之局,此刻已经是毫无顾忌,任何手段都敢对方言使出来。

    而且在神魂类法决和应用上,魔修仅次于鬼修,远比方言这样的道门弟子精通得多,据说魔门还有许多与神魂相关的秘术,这方面的传说方言在典籍中都几次看到。

    没想到第一次遇见一名魔修,就遭遇了一连串的生死激斗,让方言不得不拿出自己的全部底牌,现在更是要面临无比凶险的元神之斗,方言却没有任何手段可用,也不知道该如何将对手驱逐或是灭杀,只能小心翼翼得面对着魔修元神的凶猛攻势,在自己的识海中四处周旋,躲避他的进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