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四章 魔修
    接下来方言着实领教了这些飞鱼的凶悍,全然不顾身旁同伴的纷纷栽落,也没有任何的防守,只是一味地狂攻,一道道水属性法术打向方言,距离近一些的飞鱼则张开满是尖牙的鱼嘴,从四面八方扑了上来。m

    尽管方言一开始略占上风,出手就击杀了不少的飞鱼,可在这些随后扑上来的飞鱼悍不为死的攻击之下,方言也只得渐渐采取守势,否则一不留神就会被四面八方攻来的鱼群打到。

    不过方言只要小心守护,倒不用担心被鱼群打伤,这五行灭杀阵也不是那四相伏龙阵可比,威力的确不小,没白费方言的数千灵石。只是他也有些心急,担心那些飞鱼去而复返,这处水道估计是回到鱼群栖息之地的通道,所以这时仍然不能大意,必须尽快将它们灭杀干净。

    这时方言拿出了.香,立刻用火球术点燃了几支,这种可以迷幻低阶妖兽的魂香果然有用,片刻功夫过后,就有几只靠近.香的飞鱼跌落到地面泥浆中,而其他的飞鱼明显也受到了影响,鱼群开始变得混乱起来。

    方言顿时心中一喜,看来.香对中阶妖兽也有用,鱼群的攻击略微缓解之后,方言赶紧腾出手来,大把的符箓又撒了出去,几根银针法器也在鱼群中来回穿梭,不惜法力地猎杀着一只只飞鱼,就是要赶在鱼群回归之前,将这些难缠的妖兽灭杀一空,然后再迅速逃离此地。

    约莫一顿饭的功夫,方言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百余只飞鱼都倒在了泥浆之中,不是被他杀了就是被.香放倒了,空中再无一只飞鱼出现。方言立刻招出魂牌,这面小小的魂牌仿佛有灵智一般,欢快地跳动着,然后放出一道道光晕,只见地面上立刻升起一道道妖魂,被吸入魂牌之中。

    而方言也没有闲着,立刻开始打扫战场,也来不及分解这些妖兽材料,一股脑地装入储物袋中,装满了马上再换一个。其中最多的是飞鱼的尸身,足有两百多个,其他的妖兽只有几只,都是来不及逃离此处的低阶妖兽,遭到飞鱼群的围攻而死,大都已经变得血肉模糊。

    那对最先逃入此地的鱼龙兽,竟然奇迹般地存活了下来,两只都已经气息奄奄,不过都活着,让方言不由得大为惊奇,它们是最先被鱼群围住的,也不知道是如何苟延残喘到现在。对于这样的收获方言也高兴地笑纳了,这可是能够成长到二级以上的妖兽,就算自己不一定收服,不是还有青鸾这样的高手吗。

    打扫完战场,方言心里十分惬意,二百多只飞鱼那就是两百多对鱼翅,绝对是一笔巨大的收获,算得上不虚此行了。随后方言把阵法收起,神识略微向周围一探,打算找一处妖兽稀少的地方,避开刚才大群的飞鱼群,继续在环岛上猎妖。

    “道友看来收获颇丰啊,就不打算给在下留一点就走么?”一个声音突然在方言身后响起,惊起了他一身的冷汗,那个方向方言明明刚才还查探过,却没有任何发现。

    方言立刻回转身形,眼光向四周查看了一遍,法器和符录瞬间就握在手中蓄势待发,一脸戒备地看着自己周围,朗声向那处声音传来的方向说道:“不知是哪位道友在此,可否现身出来一见。”

    “嘿嘿,要在下现身也无不可,只是不知道友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这声音略带尖细,让方言听着很不舒服。

    看来这人修为远高于自己,到现在方言都没有真正看清说话之人,至此方言已没有任何顾忌,立刻将黑煞放出。此刻方言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很明显自己的实力在那人眼里不值一提,而且从他的诡异行踪来看,说不定还真有那个资本,一时间方言如临大敌。

    “阁下何必再次装神弄鬼,在下也只是路过而已,有什么事情何不出来说话,躲躲藏藏只会叫人笑话。”

    “啧啧,实力不济口气却不小,不过是身怀几件像样点的法器罢了,还当在下畏惧你不成。嗯,好一只魔宠,估计道友还有一个不错的养魔法器吧,为何不亮出来看看,好让在下开开眼。”

    方言闻听又是一惊,自己的魂牌就连青鸾都不知道,在宗门生死斗时也把黑煞招出来战斗过,可也没有人怀疑过他拥有养魔法器,而此人却好像一下就把他看透了,顿时让方言毛骨悚然。这到底是什么人,连这个都能被他看出来,自己该当如何应对才好,一时间方言也不知该怎么做。

    那个声音又突兀地说道:“留下那件法器和这只魔宠,你可以走了,在下也可以给你一些补偿,一定会让你满意,否则的话在下也不介意多费些手脚,那道友可就得不偿失了。”

    “道友如此做有些强人所难了吧,在下虽然修为不高,可也不至于将自己的魔宠和法器拱手让人,换做道友恐怕也不会轻易答应吧。”方言一边说一边用神识仔细看着话音响起之处,却未发现任何法力波动。

    按理方言对灵气波动最为敏感,若是那人使用秘术遮掩行踪的话,不可能不动用法力来施展,若是那样总能找到一点蛛丝马迹,不可能像现在这样,一点痕迹都不露。那么就是另外一种可能,那人拥有一件隐身类的极品法器,以方言的修为根本看不透,这样的法器十分稀少,他也只是在典籍上看过,不知此人是不是身怀这种珍惜的物件。

    “唉???我就猜到道友会做如此想,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本来还念你修行不易,给你一条生路,现在你自己求死,也就怪不得在下了。”

    那人一副居高临下的口气,更是激怒了方言,尽管接下来很有可能是一场恶战,他也有很大几率陨落于此,但方言又不是初出茅庐,心知即使给他魂牌一样难免做过一场,甚至于死得更快,与其如此还不如生死一战,站着死总比跪着死好。

    自从方言修炼以来,很少像今天一样,被逼入如此的险恶境地,尤其是进阶中期之后,自恃有几样宝物和魔宠护身,同阶修士已经不放在眼里。而这个到现在还未露面之人,方言凭感觉认定他一定不是筑基期的修士,否则哪里还会和他这般废话,但这肯定是个十分危险的人物,说不得就要拼死一战了。

    “来吧,让我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是否和你的大话一样大,拿出你全部手段来吧。”方言突然大喝一声,转身向着那声音的反方向奔去,正好是朝着蓝色湖泊的方向。

    看着方言亡命奔逃的身影,那一直未曾露面的修士冷冷地哼了一声,好像并不担心方言会逃离一样,过了片刻原地才出现一丝法力波动,依稀看见一道人影风一般地,向着方言逃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追了没有多远,那人突然停下脚步,一道黑影缓缓从一处地方现身出来,一名脸色苍白眉目俊秀的修士诡异地站在那里,浑身上下都被一件黑色长袍包裹,只留下一张脸在外面。这名修士皱了皱眉,因为他突然失去了方言的踪迹,又查探了一会儿还是没有找到,这时他的脸上开始慢慢变得阴冷,那被他小看的中期修士竟然也会隐身,这他倒是没有料到。

    随后这人嘿然一笑,顿时脸上一层黑气泛起,更是显得阴森恐怖,这人又随手向身旁一抓,口中念念有词,一会儿工夫过去,手上竟然出现了一缕灵气,在黑色魔气的包裹之下,像一条小蛇一样不住地扭动。

    这时他才得意地尖声笑了几声,身形鬼魅般地一闪,竟然正好就来到了方言附近。此时的方言身上贴着隐身符,想要躲在暗处伺机偷袭,方言早就料定那人不会轻易放手,一定会对他穷追不舍,所以他刚跑出不远就隐藏在一棵树下,隐身伏在此地,没成想那人竟有如此手段,一下就发现了他的藏身之处。

    “我本以为一只小老鼠而已,没想到竟还有隐身符这种东西,看来道友的好东西还真不少,不过这样也好,省的等下收获的全是一些垃圾。最后奉劝一句,此时道友自裁还可以留个全尸,就不好好考虑一下吗?”那人的速度奇快,几个闪动就来到了方言的身前,对着方言躲藏的位置说道。

    方言十分无奈,鬼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竟然如此精准地找到了他,再躲藏下去也无意义,就慢慢从树下站起身来,看着这名黑衣人说道:“阁下原来是位魔修,怪不得如此狂妄。想来刚才是穿了一件隐身衣吧,躲在暗处装神弄鬼以为可以吓唬谁呢,在下不才倒是想要称量一二。”

    说着话方言立刻放出黑煞,只见黑煞魔影一闪长爪向着这名魔修狠狠抓了下去。方言已经看出这名魔修的修为,炼气七层,已经是后期修士,再加上此人修炼的是以诡异著称的魔功,战力绝对不能小觑,此时方言也顾不上其他,先下手为强,不是他死就是我亡了。

    那魔修看着黑煞冲过来并不慌张,相反却脸带讥讽地一笑,右手轻飘飘地一挥,一团黑气闪过之后,一只数丈高的巨大魔虎出现在方言面前,冲着他狠狠地扑了过来。方言早就料到此人手段不俗,立刻让黑煞回来抵住魔虎,自己则拿出数道符箓,向着那魔修和魔虎砸了过去。

    “难道你还是符修?这倒真是有趣,我都有些舍不得杀你了,还有什么手段都使出来吧,只怕等会儿就没机会了,哈哈???”那魔修此时竟然还有闲暇调侃方言,面对方言随手打出的几记符箓,不慌不忙地施展几道魔法,轻描淡写之间就一一化解了。

    方言顿时心中一紧,对这几张符箓的进攻,他本来也没抱什么希望,可是如此轻易地就挡住了攻击,看来这人的实力还在自己估计之上,必须要趁其还没看清自己的真实实力之前,施展手段重创他,否则这次真要栽在这里了。

    随着几张符箓的攻击被化解,法术撞击的余波在半空中刚刚散尽,方言又是十余张符箓连续飞出,一股脑地打向这名魔修。此时这魔修也有些恼怒,本以为不过几张符箓而已,在以前和一些符修也没少争斗过,甚至有过和一名后期修为的制符师斗法的经历,所以他对方言的符箓攻击并不在意,谁知方言的符攻却很有章法,而且都是几张叠加在一起,颇有威力。

    别看刚才他是轻巧地化解了方言的攻击,可是他心里知道刚才所使用的法力,那绝对不是一般的符修攻击的套路,倒像是一种十分高明的符箓攻击法诀。这魔修想到这里,也慢慢收起了先前对方言的轻视,专心对付四处飞来的这些符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