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中品丹
    一场喜事热闹了几天,花费了不少的灵石,连青鸾的家人都有些过意不去。不过方言满不在乎,他就是要借此向方家的众人表明他的态度,而林氏则配合着把戏做得恰到好处,这母子二人可谓是心有灵犀。

    喜宴之后,方言又带着青鸾到诸位长老和长辈家中拜谢,虽然这有些不合规矩,一般都是迎娶大妇才是如此。不过方言虽是方家弟子,可已经加入宗门,以宗门修士的身份破个例也无不可。再说现在他家正是如日中天,方家的其他人谁不想和他搞好关系,以后也好分一杯羹,就睁一眼闭一眼假装不知。

    在族中又呆了两天,安排了青鸾的立房之事,也就是成为了方言的正妾,若是以后生子可以登录族谱,地位高于一般的小妾。林氏又着人把方言的住处稍加修缮,以后他们回来也可以小住,毕竟方言也算是成婚了,虽未正式自立门户,可以后也不能当成寻常的家族子弟来看待。

    等把这件事忙完,带回来的货物也早就分销一空,这些货物来的正是时候,正好赶在了秋猎之前妖兽材料销售的前后相接不上之时,销路很好价格也不错,所有经手的商家都赚了一笔。这几天林氏也被上门来的族中亲友弄得焦头烂额,不管远近亲疏全都找上门来,多少都要给一点,都是亲戚总不能一点生意都不照顾。

    好容易把这些远远近近的关系理顺,林氏这才派人知会方言,明日一早就回营地坊市,让他们跟着一起回去。第二天一行人再次上路,比回来时人少一些,林乘风也没有一起去,他要守在鄣南城接收货物。

    回去时一路轻车简从,速度快了很多,商队中不是修士就是武士,都有修为在身,又没有携带财货不用担心有人劫道,一路疾行日落之前就到达了营地坊市。在那处宅院里,方言陪母亲吃过晚饭就带着青鸾回到山峰上。

    两件事情都很顺利,那家小店竟然被林氏打理得如此红火,方言也没有想到,自己母亲还有经商的天赋,以前还真没看出来。再有青鸾的事情办的还行,一路上这丫头兴致颇高,看来对方家给她的待遇十分满意,而且最近对方言的态度也有了微妙的变化,不再像以前那样还带着一丝畏惧,现在与他完全就像是亲人一般的亲近,说话也随便了一些。

    这种变化很细微,可二人早就在一起生活多年,只要稍加用心就能体会到。来之前,林氏本来还想再给方言加派两个奴仆,不过方言想了想还是没有答应,倒不是他不需要,只是这座山峰上有些方言不想公开的事情,比如灵泉药园的事,方言就不想现在被其他人知道,等三年以后他离开时,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山峰上依然如故,李放做事踏实老练,每天都把阵法开启,把山峰防守得严严实实。回来以后,方言又开始每天的练丹和修炼,不过有些奇怪的是,这次外出一趟重新开始炼丹后,炼气丸的炼制竟然变得异常顺利,第一炉就出现了一颗丹药,而不是以前的废丹。

    这是怎么回事,方言仔细地检查自己,修为神识甚至肉身都没有什么变化,可是炼丹术为什么一下就突破了,怎么想都不明白其中的原因。方言有些自嘲地笑了笑,难道因为自己也算是成家了,老天爷送给自己一个养家的技能?

    不论如何,久未突破的炼丹术能够迈出一大步,总归是好事情,看来青鸾这丫头还有些旺夫运,自从她跟着自己以后总是好运连连遇难呈祥。接下来方言信心大增,几天内狠狠地炼制了数十炉练气丸,成单率虽然不高,连半成都不到,可方言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掌控能力在提高。

    控火术不愧是来自青阳宗的正宗传承,方言对它越熟练,就越发感觉到这门法术的威力,几乎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全部都是直指控火的关键,能够一个动作做下来的绝不会有任何更多的动作,而且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

    难怪大宗门对他们各自的传承如此看重,从一个炼丹的基础法术就看出了其中的端倪,这个在青阳宗属于炼丹师入门的法术,也是经过宗门千挑万选,无数的前辈高人摸索锤炼,才总结和完善出来的一门法术,不知花费了多少天才修士的心血,怎么可能被其他人轻易得到,更容不得有人在外面私自乱传,这可是动摇宗门根基的大事。

    在不多的几次成丹过程中,方言还是敏锐地发现了这几次侥幸成丹的真正原因,当然不是他想的那样,而是在药液融合与分离丹药的过程中,正好碰上了一颗杂质较少的丹药,又恰好被对灵气十分敏感的方言发现,就保留到了成丹。

    这一切依旧离不开辨析术,这种法术对灵气的感知无人可及,甚至对丹药中留存的灵气量都可以大致地估算到,在炼丹上比制符时还要直观,因为炼丹的过程灵气变化更复杂,而且灵气分布的范围也要广得多,不像制符只是在符纸和符笔上。

    方言也查阅了一些炼丹方面的玉简,想要找到类似辨析术的法术,看看这类法术在炼丹中,那些炼丹师又是如何使用的,可惜找遍了都没有找到。

    看来一切只能靠自己摸索,好在炼丹术终于入门了,方言在久违的丹道殿堂中,总算是撬开了一个角,不再是漫无目的的在门外徘徊。接下来,方言除了继续修习控火术,熟悉炼丹的过程,还要开始修炼一种炼丹手诀,借助手诀可以更加精细地控制炼丹过程,初步掌控丹炉中灵气的流动,再借助辨析术,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不过想要试验一番,还是要等到半个月以后,因为驻守的时间又到了。第二天一早,方言又是一脸憔悴地来到营地,而他纳妾的事也不知被谁走漏了出去,看见他的人都朝他点点头,年龄较长的胡元喜还对他说了句,年轻人要爱惜自己。

    方言懒得解释,任由他们胡思乱想就是了,口里含糊地应了几句,就坐在那里调息打坐。看他那样,众人更加忍不住要拿他打趣,萧彬不知从哪摸出来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据说是二级妖蛟的淫囊,是壮阳圣物,假模假式地要与方言换取符箓,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本想休息一会儿,缓解这几天连续炼丹的疲劳,可众人都在拿他打趣也毫无办法,索性就和众人说笑起来。这些队员都是和他一样来这里驻守的修士,无聊之时就自己找些乐子,相互之间玩笑打趣都是常有的事。

    很快人到齐了,姜恒就带着大家来到了石堡驻地。方言刚刚在炼丹上有些突破,正是技痒难耐之时,无奈到这里驻守,虽不能炼丹,但也可以练习手诀和一心二用之术,无聊之时就制符和逛坊市,倒也适合消磨时间。

    最近石堡附近更加清净,有不少修士按耐不住,未等秋猎开始就组建猎妖队,这里附近的妖兽早就被赶跑了,方言他们就变得更加无聊。十五天的时间就在这平静无波的日子中过,一行人又兴趣索然地飞回营地,只有方言心中有些兴奋,因为就在昨天他终于制作出了一张地爆符,也是他制作的第一张高阶符箓。

    不出意外的话,在辨析术的帮助下,以后这种符箓的制作就会变得简单得多,成符率也会有一个快速的提升过程,至于能够达到多高,方言也不清楚。而且这些天那一式手诀熟悉了很多,方言又加练了一道手决,此时更是归心似箭,迫切地想要试验一番。

    来到山峰上,方言和青鸾打了声招呼,快速摘取了十份炼制练气丸的灵药,又一头扎进炼丹房。这一次方言没有只顾着成丹,而是有意放慢了炼丹的速度,仔细地感应着丹炉中的灵气变化,双手不停地打出一道道的手诀,控制着灵火和丹炉,让一团团的灵也在里面翻滚旋转,最后慢慢变成一颗颗圆圆的丹药。

    第一炉就出乎方言的意料,炼出了两颗丹药,一颗成品丹、一颗废丹,而且这颗废丹只是因为方言的经验不足,在成丹的那一刻没有控制好火焰,否则可以创纪录地炼成两颗成品丹。看着自己的成果,方言内心无比的激动,若是能够保持一炉两颗以上的水平,这样的成绩就基本具备了学习炼丹的资格,宗门内就是以这个标准来衡量的。

    没有老师指点,只是凭借着几枚玉简一本丹经,方言差点成功地跨过了入门的门槛,此时他已经完全相信自己能够达到这个条件,因为成丹的整个过程已经在他脑海中变得十分清晰,所欠缺的不过就是大量练习而已。

    方言此时就像打了鸡血似的,浑身充满了干劲,把丹炉清理干净,稍作休整之后又开始了第二炉。这一炉的情况与先前很相似,方言在快速的施法过程中又选定了两颗,这一次终于没有失手,片刻之后,两个光灿灿的丹药躺在手心。

    这时方言激动地差点大声叫起来,数年的朝思暮想,今朝一刻得偿所愿,方言总算是一只脚踏入了丹道,虽然这些日子也是备受煎熬,甚至不断怀疑自己的能力天赋,现在这一切都有了结果。他有一定的炼丹天赋,这一点毋庸质疑,否则再怎么样也提升不了这么快,不过天赋能有多高,现在还不好下定论,其中的关键可能是在看似有些不相干的神识和辨析术上面。

    每次炼丹时他都有这种感觉,可是为什么他也说不清,这种想法就是挥之不去。现在正是勇猛精进之时,方言不再胡思乱想,顺手拿起一份灵药提炼熬制,准备下一炉丹药。

    就这样在里面呆了一天的时间,方言一刻不停地在里面炼制丹药。黄昏时分,正在灵田里忙碌的青鸾和李放突然听见方言的大声狂笑,看着笑声传来的方向,青鸾不无忧虑地停了一会儿,又摇了摇头,蹲身下去干着农活。

    此时的炼丹房内,方言仰躺在地上乐不可支,心中的喜悦让他实在忍不住,躺在地上放声大笑起来。原来他刚刚炼制了一炉丹药,竟然炼出了一颗中品丹,这可是炼丹术进阶的标志,若是他以后能够连续炼制出中品练气丸,就说明他可以着手炼制更高级的丹药了。

    中品丹是灵性更加纯粹的丹药,比普通丹药的药性保存的更加完好,当然就更适合修士服用,价格也要高出不少。而且中品丹的出现几率也不高,并不是炼丹师想炼就可以炼出来,而是要对炼制这种丹药十分纯熟,才有很大的几率出现中品丹,也就说明这种丹药的炼制已经被完全掌握了,可以炼制难度更大的丹药。

    当年方言在万灵阁,也是因为交易量比较大,店家才同意买给他中品丹,可见中品丹的难得。而且越是高级的丹药,中品出现的概率越低,就算炼制出一些,也不可能流入坊市,甚至炼丹师自己用都不够,直接就被炼丹师截留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