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一章 回家
    方言回到住处,青鸾和李放已经在门口等他,方言对他们笑着说了几句,就一起来到饭厅中吃晚饭。m吃罢晚饭,方言又开始泡药浴,修炼青阳诀,也没有食言,晚上好好地奖励了青鸾,双修过后方言还制作了几张符箓,只有了半个时辰,成功率高达九成。

    这段时间在石堡中,只要无事就在自己的休息室内画符,制符术越来越熟练,中阶符的成符率已经超过八成,方言下一步准备开始制作高阶符,其他的限于法术的原因他还制作不了,不过在烈阳城换来的地爆符倒是可以一试,因为这种符箓并不和制作者的法术对应,只要法力足够就可以制作。一边想着高阶符制作需要准备的一些事情,方言就回到了卧室之中,青鸾早就在等他,随即伺候着他睡下了。

    第二天,方言一如往常,在灵田里忙碌起来,上午就用荣木诀为灵田中的灵谷、果树和青沥竹灌注大量的灵气生机,下午则来到山洞中,对剩余的几块灵田施展地丰术,灵田的提升被称作地力的提升,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可能施展几次地丰术就能见到效果,方言现在也主要是熟悉这种法术。

    晚上依然是练习纯阳功,修炼青阳诀和双修,法力在前一段时间的爆发式增长以后,慢慢地平缓下来,变得更加精纯,而且青阳诀的好处远超以前修炼的金阙剑诀,那就是法力纯厚得多,施展同样的法术,无论是施法速度还是法术威力都要强大太多,难怪功法等级的规定十分严格,并非没有道理。

    几天的时间转瞬即逝,又到了去黑风要塞驻守的日子,山峰上各处都安顿好了,灵田里一片生机勃勃,这里的灵田比在落霞岭时还要多了百余亩,不过方言全部都灌输了一遍灵气和生机,青鸾她们只需日日浇水即可,可是以他们的修为,完成近三百亩的浇灌任务也是不易。

    不过现在有青鸾在,方言一点都不担心,这丫头现在的修为增长极快,悟性也高,各种法术上手速度不比方言当年慢,不过一个灵雨术而已,方言相信她一定可以应付。

    在营地管事阁前,方言他们的小队又一次出发了,到堡垒中执行十五天的驻守任务,这次比上次还要枯燥,因为所有的一切连新鲜感都没了。不过方言有事可做,每次从哨位下来,他都立刻回到休息室,不像其他修士要么找人喝酒聊天,要么到堡内瞎逛,让其他的队员都很奇怪。

    队长姜恒倒是对他这样的做法十分赞许,难得地对他说了四个字:“方言不错。”而让其他队员对他刮目相看的,是不知何人传出他就是那个生死台上下来的人,一时让队里的人一片哗然。

    这件事几乎人人皆知,只是想不到会是方言,传说他灵石多到花不完,连符箓都要一次五张甩出来,可现在怎么看都不像是这么狂妄的人。也有人好奇地问方言哪来如此多的符箓,方言就掏出一把自己制作的符箓,每人赠送一张,要的多的话可以按市价九折购买。

    方言此举其实全为掩饰之用,也没有太过多想,谁知一连几天生意竟然出奇地好,原来是这里有人看过那天的生死斗,对方言的符箓大肆吹嘘,为他做了活广告。

    驻守期间,虽然方言基本上都在休息室內制符,可也渐渐认识了不少这里的驻守弟子,主要都是通过卖符箓认识的。队里的其他人也都认识了,就修为而言他们这队是最弱的,除了队长和他,还有三名炼气六层修士,另外三人都和方言一样炼气五层。

    也就是说,他们这个八人的小队,有一半人都只有炼气五层,这在所有驻守堡垒的小队中都很少见。三名六层的有两名都有约莫五十岁的年纪,两鬓斑白,看起来像是来为家中后辈赚灵石的,一名叫曾熙阳,另一人叫胡元喜。还有一名六层的修士叫做萧彬,正是方言已故好友萧枫的族弟,几人中方言与他关系最好,也可能是萧枫的缘故,方言看见他就有一种亲切感。

    另外三名五层的弟子,其中有一名女修陈曦,据说是宗门一位长老的后辈,另外两人分别是包刚和赵卓越。几人性格各异,包刚喜好交朋结友,每次一下哨位就有人找他喝酒聊天,而赵卓越性格孤傲颇不合群,只与其族中几人来往,陈曦则干脆看不见人,一下哨位就跑到另一个队中找她的姐妹,到了时间就赶回来。

    萧彬性格随和,与大家相处得都不错,而且老于世故,一看就是在俗世中摸爬滚打过来的。而那两名年长的修士很少和众人在一起,一有时间就去坊市,方言猜想他们可能在那里有自己的生意。

    半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方言慢慢适应了这里的节奏,每天值守完以后,都会在休息室画符或是修炼,偶尔到坊市转转,买些制符材料和修炼用的东西。期间试着制作过几次高阶符,不过都以失败告终,始终找不到成符的感觉,一些典籍上说这是修为低的缘故,修为到了自然可以悟出来。

    不过方言的符箓生意还真不错,半个月的时间就卖出了百余张,一共赚取了近千块灵石,众人还戏称他为“方大师”,弄的方言十分尴尬。可是这样也有好处,那就是有些弟子得到了制符材料都会来找方言,而方言一般都会以略微高出市价的价格收取,这让其他的弟子都趋之若鹜。

    完成这次任务,一队修士又在姜恒的带领下回到营地,然后散归住处。方言回到住处,到灵田各处都看了一番,又花了两天时间为灵植灌注灵气,对药园施展地丰术,还要为青沥竹和婆罗参施展.诀,又是忙活了三天,灵田里的诸事才闲了下来。

    山峰东面这段时间平安无事,青鸾按照方言所说,每天带着魔蛛四处编织大网,加强此处的防御。这天一早,方言觉得手头上并无多少事情,决定回家看看,这里距离鄣南城不到三千里,以方言现在的遁速,来回只需三天左右,于是他告诉青鸾和李放回家之事,问二人可有什么要与家中联系。

    二人想了想,这里一切都很好,一应用度远超在家之时,也没有什么需要记挂的,都说只需报个平安即可。吃过早饭,方言就御剑而起,向着西北方向的鄣南城飞去。

    从要塞到鄣南城的数千里范围,地处南越国的东南,历来是人烟稀少相对落后的区域,这里毗邻护军山西面,常有妖兽出没为害一方。附近又没有大势力在此地坐镇,各种小型宗门和家族割据一方,相互明争暗斗,使得当地修士的生存环境和修炼资源都极为紧张,多种不利条件制约之下,几乎在此地的所有大小势力都是步履艰难,整天谋划的都是生存之事。

    一路御剑飞行,方言看到的大都是荒山野岭,人类在这里多数都是生存在星的集镇村落之中,大片的山峰和荒野无人居住,更无人开垦,成为了一些低阶妖兽和野兽的乐园。飞了一天,约有近两千里之后,才发现人烟集镇慢慢增多,鄣南城这座东南边陲小城离此已经不是太远了。

    入夜后方言进入一个集镇,在一家简陋的客栈里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方言丢了一块灵石给客栈掌柜,让这位见识多广的客栈老板喜得眉开眼笑。进入宗门以后,方言就没有了随身携带金银的习惯,回到这仙俗混杂的地方,一时间还有些不适应。

    余下的不足千里之地,对方言来说也就是半天时间,刚到午时就远远地看到了鄣南城。到了这里人烟才慢慢多了起来,随处可见路上的行人,远远近近的村落房屋建在一片绿油油的田地间,到了这里,方言就找了个无人之处落下来,顺着一条通向鄣南城的大道走去。

    四年多没有回家,此时方言倒有了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不知道方家现在如何,父母和弟弟妹妹他们怎样了,见了父母又该说些什么,总之现在方言的思绪纷乱,竟然有些手足无措,全然没有了当初踏上生死台时的沉静。

    修士的能力,即使是走路也要比凡人快得多,不多时方言就来到了方家,沿着熟悉的道路方言进入了父母居住的院子。一进来,方言就大声喊道:“娘,言儿回来了!”

    只听见房内一阵杂乱的声音响过,七八个人从房间里跑了出来,都是方言父母身边的丫鬟婆子,一见到方言就连忙向后喊着:“真的是七少爷回来了,七少爷回来了!”

    只过了一会儿,房间里就走出一位身材高挑的中年妇人,正是方言的母亲林氏。方言眼尖,一下就看出林氏已经不是普通的凡人,而是有了修为在身,看上去是刚刚突破到了炼气期,正是在突破之后刚刚完成了法力转化的阶段。

    方言连忙过去跪倒在地,对林氏说道:“恭贺母亲大人突破先天成就道体,从此修炼一片坦途,他日必定气运加身修为大进。”

    “还是我言儿会说话,快起来吧,为娘也没有想到,还有成为修士的这一天。不过修为大进还是免了吧,能够再进几层我就心满意足了。”看得出林氏的心情也是非常高兴,一介女流能够成就修士,这在方家已经多少年没有过了,她当然知道是什么原因。

    今天方言回家又是一件令她高兴的事情,上次方同他们去看方言,回来以后对方言是赞不绝口,方同也把方言那时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和她说了,让林氏在欣喜之余,也十分想念自己这个大儿子,只可惜她当时修为太低,不能和他们一起长途跋涉。现在方言回来了,正好一了她的夙愿,再加上进阶之事,正好是双喜临门,又怎不让她满心欢喜。

    正说话间,方同快步走了过来,远远看见方言就连声召唤,走到近前,方同看着他,忍不住“咦”了一声,上上下下看了片刻,问道:“言儿,怎么你好像炼气五层了,比上次见你时又进阶了,怎么会这么快?”

    林氏刚进阶修士,当然看不出来,听方同一说也看向方言,一边还说道:“修士进阶当然是好事,难道我儿子修为大进了,你还不高兴?”

    方同最近也进阶到了五层,否则也不可能一下就看出了方言的修为,尽管修为增长了,可惧内的毛病还是没改掉,听到林氏抢白他几句也没有回话,假装没有听见就让方言进屋。方言看着林氏点了点头:“娘,孩儿也是不久前才进阶的。”

    林氏听了更加眉飞色舞,吩咐下人们赶紧去置办酒菜,又让身边的丫鬟找几个人去打扫方言以前的住处,原先那里的那几个丫鬟婆子早就被分到了别处,只有几个仆妇不时会去那里打扫一下。一边说着话,众人就走进了厅堂之中。

    随后,方言的弟弟妹妹也跑了过来,方言离开时他们还是不满十岁的孩子,现在回来都已经长成风姿初成的少年。给他们的礼物方言早就准备好了,给弟弟方敏的是一把低阶法器短剑,品级不高但十分锋利,正适合他先天期的修为,是一件极好的防身之物。而给妹妹方青的则是一块青色的玉佩,也是一件特殊的法器,有静神驱邪的效用,做工细致外形美观,正是小丫头喜欢的东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