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二章 小院被围
    方言又把这些东西看了一遍,再没有发现什么其他的好东西,只是一些材料之类的。m最有价值的就是这三枚玉简,那三人中一定有一位御兽高手,当时方言发现的那只黄鸟,一定就是此人的灵兽,当时幸好方言的神识发现了,再加上他也不是初出茅庐的小子,那么容易上当,换个历练经验不足的修士,还真会让那几人轻易得手。

    几枚玉简的内容包罗万象,几乎涉及御兽术的大部分知识,有可能是他自己四处收罗来的,也有可能是他的长辈传下来的,若真是这样,这里面的内容绝对不能外传,就算方言以后掌握了,也只能偷偷使用,否则很有可能会引人追杀,那刘明远就是明证。

    方言又回顾了一下那天的经过,那三人全被方言除去,自恃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可以被人追索,与这三人有关的东西他也准备全部放入蓝珠空间,只要以后他自己小心谨慎,不要流露出一丝迹象,就不怕被人查到,这种牵涉传承的事情最是麻烦,一个不小心就会身死族灭,在南越的历史上,这样的事情屡见不鲜。

    弄清楚了这些事情,方言把剩余的东西分拣完毕,就分门别类装入不同的储物袋里。剩余的两只是灵兽袋,里面的两只灵兽早死了,方言暗道一声可惜,就又放了回去。把有用的玉简复制一份,原件连同其他物品全部放进蓝珠空间,这样做不是方言过于谨慎,而是他现在渐渐知道,修真界追踪的手段千奇百怪,很难说其中没有被人做过标识的东西。

    做完这些,方言按耐不住地拿出了新买的符纸,土黄色的符纸上均匀地散布着土属性的灵力,只是可惜没有制作方法,要是有可能方言还想知道更高级的符纸制作之术,因为他还有两种土属性的攻击符制作术。

    方言把这些符纸放回储物袋,拿出了一沓普通的符纸,用于练习这些就足够了。随后几天,白天就在各处商铺中寻找材料,晚上他就在客栈之中练习制作地陷符,这种符箓只不过是中阶的,方言只用了两天就吃透了,然后就在辨析术的帮助下,很快成符率就达到了七八成,在那种新的符纸上更是达到了九成以上,而且制作的符箓明显灵力更足。

    就这样在玄天城住了几日,方言估摸着大队人马也该开始返回了,于是方言也不再继续停留,坐上传送阵回到了烈阳城。走之前,他还特意又到了那家制符店,买了不少符纸带回去。

    这次传送之后,方言感觉比上一次传送到玄天城时好受一些,有些适应了这种远距离的传送。虽然不像上次那么难受,可方言还是在烈阳城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才从烈阳城离开,向着离火门飞去。

    回去方言选择了来时的道路,相对而言这条路上大都是城市和集镇,没有多少偏僻无人之处,沿路的劫匪可以下手的地方不多,方言对这条路也更熟悉一些。一路上他没有像来时一样拼命赶路,而是更加小心,凡是路况有点复杂就停下来,再想办法绕过去,尽量不去招惹麻烦。

    一路走走停停,到了第三天的下午,方言终于来到了离火门的外围,离山门也只有数百里路程,这才松了口气,准备到附近的集镇找处地方休息一晚。就在这时,两名黑衣人从远处飞了过来,这里是一片开阔之地,无处可躲,方言只好停在半空,等他们过去在赶路。

    谁知那两人直接来到近前,看似随意地突然问了一句:“前面可是离火门弟子?”

    方言只是紧张地注意着他们手上有无动作,被他们这一问,只是下意识地应了一句。这两人中有一名炼气七层的修士,属于炼气后期,因此方言不敢大意,小心地戒备着。

    这二人听到方言的回复,立刻相视一笑,一边笑着问方言从何而来,一边从两旁围了上来。方言心里暗骂,动作却也不慢,一看这事恐怕不能善了,立刻向后一转,头也不回地向下方的一片树林飞去。

    “道友慢走,我等也是离火门弟子,在此专门等候的。”那两人立刻追过来,还不忘调侃方言几句,在他们眼中,方言已经是案板上的肥羊了。

    离火门也算是附近有些名气的宗门,怎么在他们眼中,宗门弟子就成了待宰的羔羊,估计是知道了最近发出的鬼晶任务,专门在此劫道,杀人夺宝。方言心中不禁为离火门的弟子感到悲哀,当然其中也包括自己,怎么就加入了这么个弱小的宗门。

    那两人在遁速上都要快过方言,尤其是那名后期修士,一边飞还一边拿出一件爪形法器,向着方言扔了过来。这就是后期修士的优势,可以同时御使两件法器,在空中一样可以战斗,而中期修士却做不到,所以方言立刻降了下去,那件法器就追在后面,呼啸着飞向方言的后心。

    方言捏着数张符录,同时激发后向后一抛,“轰”地一声就和那件法器撞在一起,那件爪形法器也是一件高阶法器,相撞之后又安然无恙地回到那名修士手中。不过,方言已经趁着此时飞入了树林之中,贴上一张神行符,飞快地逃往草木最为茂盛的地方。

    那两人在后面紧追不舍,嘴里还不停地讥笑方言,把这杀人夺宝当成了一件消遣之事。方言脸色阴沉,这种穷凶极恶之徒很难对付,争斗的经验也是十分丰富,要灭杀他们还真要费一番心思,方言边跑边飞速地在脑海中想着,该如何趁其不意把他们全部留下。

    前面是一处废弃的房舍,四处都是残垣断壁,里面的篙草都有一人多高,后面两人越追越近,方言没有多想,闪身就进入了其中。随后二人也前后脚赶到,风一般地冲了进去。

    突然,走在后面的炼气六层的修士脚下一软,整个人陷了下去,而这时那名后期修士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黑紫色的魔兽,身材高大面相凶恶,对着这名修士狠狠一抓。这变故来得极其突然,若是寻常修士很难抵挡,而这两人不愧是此中老手,反映着实迅速。

    这后期修士飞爪法器瞬间飞出,挡住了黑煞的进攻,转手又是一件飞爪,倏地攻向了黑煞,而黑煞的速度更快,一道残影就闪到了他的身后,这后期修士也不简单,两只飞爪上下翻飞,就和黑煞战在一处,转眼间就是十几个回合。

    而另一名修士就没有如此好运了,那人本来也是擅长偷袭刺杀之人,这次也有些大意,刚才被方言同时用四张地陷符陷落在地,正要跃起时又被魔藤缠住,刚要挣扎又被三枚银针袭来,绵密的攻击根本就喘不过气来,一身的本事还没有发挥出来,就被魔藤吸成了人干。

    “可恶的小子,到底用的什么鬼东西。”那名后期修士面对黑煞的进攻,竟然还有余力关注这边,看来也不是等闲之辈。

    方言也不答话,一连串的符箓就招呼过去,刚才的符攻之术就是他这几天,根据那名符修的玉简悟出来的,使用几次之后更加得心应手,每次攻击都是四五张叠加在一起,威力已经超过了一般的上品法器。

    黑煞本就是擅长近战,在这座废弃的房舍里到处都是断壁危墙,那名后期修士有些展不开,这时他才明白了方言为何选在这里和他争斗,可是为时已晚。随着方言和魔藤的加入,那名修士立刻处在下风,那人倒也光棍,立刻就像方言求饶,眼神还不时看向四周,想要找路逃跑。

    方言早就打定了主意,假意迟缓了一下,等到那人把法器一收正要逃跑之时,突然脚下一个趔趄,又是被地陷符阴了一下,只是这一瞬间的时间,方言的攻击就接踵而至,可怜这名经验丰富的后期修士,也架不住方言的群狼战术,被魔藤活活吸干,连魂魄都被魂牌收了。

    方言不敢在此停留,把两具尸体烧了,储物袋往怀里一踹,立刻御剑离开了。一路上方言遁速全开,神识不停地观察着四周,这里他已经十分熟悉,左转右绕之下,不到一个时辰,就满脸疲惫地来到了落霞岭的山口。

    进入了落霞岭,方言的心情才彻底放松,法力神识消耗甚大,就降下飞剑落在地上,沿着山路向自己的小院走去。一路上,落霞岭都是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方言有些奇怪,现在都已经三月了,按理应该是开始春耕了,怎么会没有一点动静。

    在山道上走了半个时辰,神识渐渐恢复了一些,虽然还是有些疲倦,但脸色好多了,很快就到家里可以好好休息一下,前面不远就是方言的小院。这时却传来嘈杂的声音,正是方言住的院子那个方向,方言快步走去,才到近前就听见里面人声鼎沸,整个院子里面来了不少人。

    方言不明就里,自己在的时候没人愿来,离开了反倒都跑来了,难怪岭上四处无人,都跑到这里来了。赶紧快步走了过去,推开门进入了自己的小院。

    一进院子这才发现,来的人比他想象的还要多,足有近百人,满园子到处都是,有十余人正在攻击方言设下的五行浣花阵,还大呼小叫地要旁边的人一起上,其余的人却没有理会,一副在那里看热闹的样子,甚至还有几人就在那座小亭子里坐着喝茶。

    这些人看来是对这处院子不怀好意,趁他不在时想要强行夺取,方言登时血往上涌,大喝一声冲向那十余人,手上数到火球符打了过去。院子里顿时一阵大乱,围观之人纷纷躲避,正在攻击阵法的那十几人,见事不妙连忙闪到一旁,不过还是有几人反应慢了一点没有躲开,被火球打在身上脸上,一时间脸上须发都被烧着,身上也受了些伤,有一个修为才炼气三层的被打的晕过去。

    方言在路上本就是一肚子的火气,快到宗门了还被人劫杀,而且那两人根本就不把离火门弟子放在眼里,满嘴奚落方言和离火门。现在回到家中,竟然发现自己住处还被同门围攻,怎么不让方言火大,顿时就下了狠手,七八张火球符一起发出,就是准备要打伤几人。

    在亭子里喝茶的人这时都停了下来,快步从里面走出,一共十余人来到了近前,为首之人正是那崔浩,身边是穆家辉等人。崔浩一脸怒气地看着方言,方言也毫不示弱地狠狠瞪着他,周围原本看热闹的那些人见势不妙,一个个就想开溜,机灵一些的已经走到了门口。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