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一章 迷魂香
    等那人走得远一些,方言悄悄把黑煞放出来,埋伏在一处草丛里面,又把魔藤放置在那处草丛上面的一棵大树上,慢慢从树上垂下了几根蔓藤。做好这些,方言就故意发出了一点轻微的声响,随后揭掉隐身符,躲在草丛中一动不动地等着。

    修士的耳目不比凡人,在这个寂静的树林里,一点声音都很难逃过修士的耳朵,那名修士果然转过身朝这边走来,一路上还仔细地探查着周围,一看就是这方面的老手。顺着声音的来源,他来到了方言躲藏处的附近,看着方言故意露出的破绽嘴角无声地一咧,摸出一柄短枪法器,头像后面一扭,正要大声告知两名同伴。

    就是这短短的不到一息时间,这修士身边的蔓藤突然卷住了他的全身,脖颈也被勒得紧紧的,发不出一丝声音。那人瞪大了眼睛,正要挣脱开,就见自己胸膛上伸出了一只黑紫色的长爪,爪尖上大股的鲜血流了下来。

    这名修士浑身不住地抽搐,却在魔藤的缠绕下,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就脑袋一歪,身死当场。随后魂牌飞出,吸入了他的魂魄,魔藤贪婪地吞噬着他的血液,黑煞却在方言的命令下,把那人腰上的储物袋拿了过来,随手往自己腰间一挂。

    低头一看,方言这才明白这几人为何对自己死追不放,原来方言腰间挂了七八个储物袋,里面全部装满了鬼兽尸体,可那几人并不知道,以为方言身家不薄,这才穷追不舍。方言暗暗自责,一向小心谨慎,这次却露出如此明显的破绽,好在只是三名中阶修士,若是招来几名高阶的只怕就难以对付了。

    还有两人在这片树林之中,方言打定主意要将他们灭杀在此,若是任其呼朋唤友,有可能招惹更多的麻烦。他们三人肯定会相互呼应,若是其中一人突然不见其他人就会寻来,这样他就有机会再次偷袭,否则一旦被察觉,二人要逃走的话,方言就会追之不及,飞行速度正是他的一块短板。

    现在方言正在布置现场,把打斗的痕迹抹去,让人很难看出这修士被杀的原因,避免惊动那两人,把这名修士的尸身留在原地,又把他的储物袋重新给他挂上,用这名死去的修士引诱其他二人前来。

    做完这些,方言悄悄地在这附近布下金刚锁魂阵,既然是要一网打尽,就干脆布置得周密一些,张开一个大大的罗网,让他们插翅难逃。曾几何时,鄣南城内一副书生摸样的世家弟子,竟然变成了杀人越货的惯犯,几年的修炼生涯,教给了方言太多的东西。

    过了没有多久,在这片树林中寻找方言的修士其中一人,看到这边没有动静就找了过来,一看到躺在地上的同伴,立刻拿出法器一脸戒备地走了过来。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什么,立即就和那名同伴联系,打出了一张传讯符,不远处的方言冷冷地看着他做完了这些,依旧是一声不吭地躲在灌木丛中。

    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另一名修士也赶了过来,看到这幅场景也是眉头一皱,两人对视了一眼,就准备一起在附近查找线索。到了此时,方言开始收网了,“嗡”地一声一道光幕冲天而起,在那两人大惊失色之时,金刚锁魂阵被启动了。

    接下来的战斗毫无悬念,只是两名中期修士,有魔宠相助的方言根本就没有半分压力,在他们还没有像样的抵抗之前,就被方言三下五除二,如砍瓜切菜般一一灭杀。

    随后方言迅速打扫战场,把多余的储物袋全部放进空间,只留一个常用的挂在身上,然后丢出几个火球焚尸灭迹,最后把阵法一收,又把原地略微整理了一番之后,就御剑飞起,朝玄天城赶去。

    玄天城离此地并不太远,不到一个时辰,方言就来到了城门外。尽管这一带青玄门管理很严,但方言依旧没有大意,一路上都开着神识,直到看见城门才安下心来,从半空飞下落在地上,汇入了大群的入城队伍之中。

    缴纳入城费以后,方言雇了一辆兽车,在城中找到上次住过的那家客栈住了下来。上次来的匆忙,并未在这南越国有名的修仙大城过多停留,这一次他准备多住几天,在城中买上一些物品,反正他这次完成任务所花的时间不长,完全可以放慢行程。

    安顿下来已是黄昏时分,等到方言离开客栈走到了大街上,已是华灯初上,繁华的玄天成依旧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不过相比烈阳城,这里的一切更加有序,街道两旁的商铺都有修士进进出出,路边也看不到散修的摊位,在这里只有几条小街可以摆摊。

    走在林荫大道上,四处安放着的华丽荧光灯照的大街犹如白昼,在这样热闹的城市中悠闲地游逛,已经成为方言修炼之余的一大爱好,既可以添置一些修炼所需,又可以放松时刻紧绷的心情,也算是修炼生活的小小调剂。

    方言先找了一处饭馆,点了几样灵食,又拿出自酿的美酒,有滋有味地吃了起来。吃饱喝足之后,方言就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四处乱逛,不时来到街边的商铺,买上一些灵药和材料。也有一些商铺看他修为不高,在这玄天城中是标准的低阶修士,有些不太愿意搭理,方言也不以为意,依旧我行我素地四处乱转。

    没有买到什么有价值的物品,除了在一家专门出售制符用品的商铺中,买了不少的符纸符皮材料,最让方言满意的还是这里出售的一种土属性的符纸,十分适合用来制作地陷符,简直就是为这种符箓量身定做的。

    方言当然很想得到这种符纸的制作之法,可是任凭他如何绞尽脑汁,百般****千般算计,那掌柜的就是一口咬定不能卖出制作方法,交换也不行。符纸可以对他敞开供应,制作之法绝不能外传,弄的方言也是无计可施,不停在内心感叹遇上了个中高手,最后只好买下了数百张符纸,那掌柜的倒是给了他十分优惠的折扣,这才心里好受一些。

    回到客栈,方言打开了房间里的禁制,开始清理这次幽魂谷的收获。最多的就是鬼兽材料和鬼晶,装了满满数十个储物袋,方言拿出了一小部分鬼晶,这是用于回到宗门时交任务所用,专门放在了一个储物袋中。

    还有五个袋子就是树林中击杀的三人所留,其中两个是灵兽袋,另外三个才是储物袋。方言只用了一会儿,就把三个储物袋打开了,把里面的东西全部倒在地上,堆成了一座小山,看来这三人对方言不是临时起意,而是杀人越货的老手了。

    简单地分拣了一下,灵石和法器最多,灵石有一万多块,而法器更是高达百余件,高阶的没有几件,都是那三人自己所用的法器,威力并不算强,剩余的全部都是中低阶的法器,从飞剑到法衣应有尽有,比一个出售法器的商铺品种还要全,死在他们手中的修士不知有多少。

    方言用一个储物袋装好,留待以后再找机会处理,这种东西最是扎手,谁知道这些法器中有哪件是被人做了记号的,若是被人发现是从方言手里流出去的,把账算到方言头上,那就真是冤枉透顶了。

    丹药符箓也不少,合用的也没有几样,都是初期修士所用的,倒是可以留给青鸾几人。剩下还有一些玉简和一堆杂物,方言正要拿起玉简,却见紫瞳兽突然醒了,从他怀里跳了出来,不停地围着一个方形的玉盒抽动着鼻子,一副很陶醉的样子。

    这倒是奇怪了,紫瞳兽从来没有这样,这神情就像那些酒鬼遇上了美酒一般,方言有些好奇地拿过那个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整整齐齐地摆着数十根香,和俗世中的檀香很相似,细细的有半尺长,颜色是黑紫色的。

    紫瞳兽跳了上来,方言给了它一根,紫瞳兽就用前爪拿着放在鼻子底下,闻了一会儿精神有些倦怠,方言吓了一跳,赶紧把香拿了回来,把紫瞳兽抓过来检查了一遍,身体内倒没有什么异常,只是精神不好,有些昏昏欲睡。

    方言把香放回玉盒,盖好盒盖就放进了自己的储物袋里,又在地上的几十枚玉简中翻找起来,看看能找到什么线索。这些玉简也是五花八门,记载功法的最多,不过都是残篇,很多都是只有练气期的功法,价值不大。

    其中有几张引起了方言的注意,因为这里面的内容都与御兽术有关,虽然都是转抄和复制过来的,但是里面的驭兽之术和培养灵兽的方法,明显比方言以前看到的专业得多,光是控兽之法和灵兽禁制术就有好几种,都刻录在一枚玉简上。

    还有一枚玉简是专门收录妖兽和灵兽资料的,比方言在宗门看到的和在坊市里买的玉简,内容要多出很多,而且里面是把这些妖兽分类介绍,其中既有妖兽的分布区域和生活习性,还有这些妖兽的战力特点和一些弱点,每种妖兽还配有图片,内容十分详尽。方言找到几种以前遇到过的妖兽,发现这里面的介绍与他对这些妖兽的了解分毫不差,甚至还要更详细。

    这简直就是一本妖兽大全,尽管不可能收录到所有的妖兽,但是里面的品种之多,也是方言生平仅见。后面还有大段的附录,里面是可以培养成为灵兽的妖兽,灵兽都是来源于妖兽,只不过有些妖兽有培养价值,可以成为人族的帮手,就被称为了灵兽,这段附录是以排行的形式,列出了数十种灵兽,描述也十分详尽。方言好奇地想要找到紫瞳兽的资料,里面却没有,只是一些普通寻灵鼠之类的,让方言略微有些失望。

    最后一枚玉简,是专门记录喂养灵兽所需的丹药丹方,一共记载了灵兽丹等四张丹方,每张丹方都是价值不菲,方言曾经也想过收罗灵兽丹的丹方,可惜根本买不到,据说只在丹师中有流传,每张都要上万灵石,这一下就是四张,让方言十分兴奋。

    玉简最后面还有一种灵香的制作方法,这是一种叫做.香的灵香,主要的功效就是引诱妖兽,把它在妖兽出没之地点燃,然后妖兽就会云集而来,这.香还有麻醉的作用,这些围过来的妖兽大多会被迷倒。

    这倒是对付妖兽的无上利器,若是在猎妖时带上,那收获可就太大了,只可惜这种灵香只对一些低阶妖兽管用,而高阶妖兽也有可能被引来,但是想要用香迷倒恐怕不太可能。

    原来那是.香,方言对这种灵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效用已经不用怀疑,刚才紫瞳兽的表现就说明了一切。只不过这种灵香的制作原料也很少见,不仅要用到一些妖兽材料,还需要十余种灵药,而其中的主药就是一种叫做迷香耳的灵药,在南越国没有出产,也不知那一盒.香是不是他们炼制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