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八章 幽冥鬼火
    方言不敢大意,依旧小心地探察着周围,慢慢地接近那处微光。向前走了数十丈远,那处微光已经被方言清楚地感应到了,感觉与绿蝠洞中十分相似,那里很可能就是一个出口,就算不能离开幽魂谷,可至少也比在这片沼泽中强多了。

    又向前走了几步,方言突然停下了脚步,原来那处出口是在一个土坡上,而再向前方则盘踞着一群白骨鳄,只是方言感应到的就有数只。这种鬼兽十分难缠,不仅攻击力强,而且防御也很出色,一般的法器很难攻破,就连方言的银针也不敢说能够奏效。

    那处土坡附近不知是否还有其他的通道,方言就往边上绕着走,看看能否不通过白骨鳄的领地,从其他方向走过去。根据在绿蝠洞时的经验,出口处一般不会有鬼兽盘踞,到了附近就好办多了。

    围着那片土坡转了半天,方言才没有看见白骨鳄的踪迹,这里是一处看不清深浅的水泊,浑浊发黑的水面之下,不知道有没有鬼兽,若是可以通行的话,只有这里可以绕过那些白骨鳄,直接到达土坡上。

    可惜不能飞过去,方言也不想这么冒然地游过去,就拿出一具沿路灭杀的鬼兽尸体,用魔藤缠绕丢进水里。片刻之后,乌黑的水中涟漪四起,随后水面开始剧烈地震荡,方言赶紧把魔藤收起,只见那具刚刚放入的鬼兽尸体就残缺了大半,还有一只半丈长的鬼脸鱼追出了水面,向着方言冲了过来。

    方言赶紧带着魔藤飞身向后,这只鬼脸鱼才在空中一扭身,砰地落入了水中。这里的鬼兽还真是凶猛,就连水中也有如此凶悍的存在,方言脸色一沉,这条水路是走不通了,比从白骨鳄的领地过去还要危险。

    方言一时无计可施,看得到出口却上不去,这更加让人难受。方言干脆躲进了空间里,坐在香萝果树上,苦苦思索对策。这是唯一的出路了,要让方言放弃绝无可能,可是无论白骨鳄,还是鬼脸鱼,没有一个是可以善了的,正面对上任何一个,方言都没有半点取胜的把握。

    现在看来方言还是有些小看了幽魂谷内的鬼兽,尤其是这里密布的幽冥空间实在诡异,不知不觉之间就落入其中,让人生死两难。这还是方言有一身克制鬼物的法器魔宠,若是换个旁人,只怕连这里都到不了就喂了鬼兽。

    突然这时方言灵光一现,为何不能诱杀鬼兽,把那些白骨鳄一只只地用血肉引入阵法,再一只只地灭杀,不就打开了那条通道,可以直达那座土山了。方言顿时一阵兴奋,方才的郁闷颓废一扫而空,立刻就开始准备起来。

    金刚锁魂阵就带在方言身上,这种阵法需要中品灵石驱动,平时方言很少使用。来之前方言给了青鸾一些中品灵石,以防万一,其他的都带在身上,现在派上了用场。

    方言从空间里出来,回到原来的地方,找到一处适合布阵的位置,就把金刚锁魂阵布置了下去。接下来的事情,就该是如何引诱白骨鳄进入这个圈套了,只见方言拿出一块鬼兽兽肉,用魔藤的长须卷起,一跳一跳地来到一种白骨鳄身边,慢慢地靠近过去。

    那只白骨鳄见到送上来的食物,开始也是一愣,以它的灵智如何想得到还有这种好事,不假思索地从泥浆中翻腾而起,朝着那块兽肉扑了过去。方言暗自偷笑,催动魔藤忽地向后猛退,而那只白骨鳄怎会轻易放过到嘴的食物,就飞速地跟了上来,很快就进入了阵法之中。

    “嗡”地一声,一道光幕冲天而起,那白骨鳄就感觉到神魂一紧,一阵巨大的压力从天而将,已经在这方天地中横行日久,从未被束缚过的白骨鳄,浑然不知是因为阵法的原因才会如此,本能地凶性大发,狂吼着要挣脱这股压制自己的巨大力量,猛然从地上窜起,向着头顶的阵法一头撞了上去。

    金刚锁魂阵是方言手上最好的阵法,可攻可防,已经被方言用过几次,现在使用已经是得心应手。这白骨鳄不愧是高阶鬼兽,即使被阵法困住,一身的蛮力也不可小觑,几次猛烈地撞向阵法,都让这阵法一阵的摇摇欲坠,但却牢牢地地把它困住在里面,没有露出一丝破绽。

    方言也不敢让它继续攻击下去,他还准备引来更多的白骨鳄,若是阵法被破坏,他的计划就完全失败了。于是方言立刻把魂牌一催,一道道光晕瞬间就裹住了白骨鳄,双重压力之下就变得动弹不得,随后魔藤又一圈圈地缠绕上去,把这只硕大的骨鳄缠的结结实实。

    可是魔藤缠住之后,却没办法吸食它体内的血液,因为这白骨鳄长得很奇怪,全身的骨骼长在身体的外表,血肉内脏都长在骨骼里面,被外表厚厚的一层骨骼包裹着,魔藤要吸食到它体内的兽血,唯有刺透外层的骨骼才行,可这并不是魔藤可以做到的。

    一旁的黑煞早已冲了上去,黝黑的尖爪狠狠地刺向白骨鳄的腹部,可也才刺入半寸就进不去了,无往而不利的尖锐爪尖就像遇到了一层厚厚的硬甲,任凭黑煞如何用力都无法刺穿。这白骨鳄着实厉害,都已经被困住还这般难缠,若是不借助阵法之力,谁胜谁负还很难预料。

    “叮叮”几声脆响,方言的银针也是无功而返,没能穿透白骨鳄外层的骨甲,几枚银针掉落在地上。到了这一步如何还能放过,方言顿时一发狠,取出刚刚祭炼不久的极品法器长剑青锋剑,狠狠向着白骨鳄的颈部斩了下去,“咔”的一声,青锋剑也只是斩开了一道口子,就被卡在白骨鳄的头颈间。

    这一剑过后,非但没有破开它的防御,反而让方言一阵的虚弱,极品法器的法力消耗,着实不是方言现在就可以承受的。这时那只白骨鳄已经变得疯狂,一身白骨都泛起了片片紫色,猛然一甩身体,竟然在阵法和魂牌的压制下掉转身形,张开大嘴向着方言冲了过来。

    方言顿时一惊,顾不得快要见底的法力损耗,三枚银针就像着那张大嘴而去,全部射入了白骨鳄的体内,顿时这只巨大的白骨鳄惨叫一声,身体扭成了一团。方言这时法力已经耗尽,连忙吞下一颗丹药,迅速补充干涸的法力,然后猛力催动银针在白骨鳄体内四处破坏,一炷香之后,这只白骨鳄才渐渐停止了挣扎,口中吐出了大团的血液。

    一道粗壮的兽魂被魂牌扯了出来,飞快地就被吸收了,魂牌在半空中闪了一下,就又飞回方言的头顶。魔藤顺着血液从白骨鳄的大嘴中伸了进去,而黑煞这时才能把厉爪插进去,找到一颗拳头大小的鬼晶,塞进了自己嘴里,把它的一张大嘴也撑得鼓鼓的。

    此时的方言法力过度消耗,一脸苍白,看见白骨鳄身死,这才心有余悸地盘腿坐下,赶忙回复体内的法力。约莫半个时辰过后,方言的脸上才渐渐恢复了血色,而此时魔藤和黑煞才回到了方言身边,看得出这两只魔宠对这次的收获十分满意,那黑煞还一阵回味地砸吧着嘴巴。

    这黑煞在方言初次遇到时,还是一只身体都没有凝实的鬼灵,炼成魔宠之后实力却突飞猛进,力量更是惊人,只不过除了速度快力量大和一双利爪以外,就看不出还有什么天赋,吃了大量的鬼晶灵珠,却没有得到半点魔法传承,这一点一直是方言最为遗憾的地方,若是一直如此,它也只能打打下手,却很难独挡一面来为方言分忧了。

    方言恢复了大半,从地上缓缓地站立起来,开始打扫战场。这只白骨鳄的强悍方言是深有体会,尤其是一身超强的防御更让方言印象深刻,这件骨甲是不能放过,方言把它从头到尾剥了下来,又把四只尖爪和一口的长牙全部收了起来,又在它的腹部找到了一只毒囊,全部收到了储物袋里。

    又休息了一会儿,感觉自己的状态已经恢复如初,方言又开始用魔藤装上兽肉,来引诱另一只白骨鳄,就像钓鱼一样,把饵料抛了出去。很快又一只白骨鳄上钩了,方言如法炮制,这一次他有经验了,没有冒然使用极品法器,而是用黑煞来诱使白骨鳄攻击,等到它张开大嘴之时,几枚银针就飞快地刺入,然后就是魔藤也从它的最终进入,吸取全身的血液。

    这样的攻击效率高的多,很快一只只的白骨鳄就被方言引诱杀害,盘踞在土山前面的白骨鳄也越来越少,当然方言的收获也是非常丰厚,这条通道就被慢慢打开了。

    到了现在,方言仍然是很有耐心,并没有丝毫的急躁,这些白骨鳄若不是采用这种办法,根本就不可能被方言击杀,所以每次都是想方设法引入阵法中以后,方言才会动手。

    接近土山时,方言突然看见一只白骨鳄躲在一个不大的洞穴中,这样的鬼兽更加要引出来,否则等到方言接近时突然暴起攻击,实力又如此强大,一定会让他吃大亏。可奇怪的是,任凭方言如何引诱,这只白骨鳄就是躲在洞里不出来,每次都是追到洞口就回去了,好像是看破了方言的图谋。

    这只鬼兽难道还有灵智,若是如此就非常难办了,实力强灵智还高,可怎么看也不是二级鬼兽,最多是高阶顶峰,还是一级就有如此高的灵智,在这幽魂谷还真是十分少见。几次无果之后,方言干脆对它攻击起来,就不信这只白骨鳄挨了打还不还手。

    这次方言终于成功地逗起了这只白骨鳄的怒火,立刻暴怒而起,一路追杀过来,最终还是被方言的诡计得逞,引入阵中杀了。不过方言还是有些奇怪,这只白骨鳄后面的表现并没有显示出太高的灵智,可为何先前却显得那样怪异。

    方言有些疑惑地回到那个洞口,难道是有什么东西放不下,还是这里是一处宝地怕被别的白骨鳄占据。这处洞口不知有多深,方言弯腰走了进去,黑煞也放出来跟在身边,没走多远就感到了一股阴寒之气,洞中四壁挂满了尖细的冰凌。

    方言陡然一惊,莫非洞中还有更加厉害的鬼兽,在这略显狭窄的洞穴中,若是突然袭来就连躲避的地方都没有。方言脚步一停,正准备用神识打探一番,却见黑煞突然兴奋起来,大步地向里面走去。

    方言又是一惊,赶紧叫它回来,可是就一会工夫,黑煞已经跑到了里面,方言无奈也只好快步跟了上去。来到一处狭窄的洞口前,方言顺着黑煞前往的地方,钻进去之后又拐进了一处洞窟,看着洞窟内的情景,方言顿时愣住了。

    只见黑煞正静静地站在一个不大的石坑面前,紧紧地盯着石坑里面,在那里一朵幽兰色的火焰,正在石坑中跳动不定,而石坑内的温度更低,结起了一层淡蓝的厚厚坚冰。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