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二章 烈阳城
    找了几家客栈都是客满,这才让方言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繁华,又花了将近一个时辰,方言才在一处非常不起眼的地方,找到了一处客栈。这间客栈被两个高大的建筑挡在身后,只留下一条一丈左右的通道,而且门口上临街的地方已经没有挂招牌的位置,若不是方言眼尖都看不见这里还有一家客栈。

    方言走了进去,正好有人退房出来,方言赶紧交上了一天的房钱。别看这里很不起眼,可是房钱却着实不低,一个晚上五块灵石,还不包括吃饭。在客栈内就有一家饭馆,在里面吃什么另外照算,现在还没到吃饭时间,里面就已经坐了不少人。

    方言不想在这家客栈中吃晚饭,借着出去找饭馆沿街逛逛,看看能否买到些好东西,这座大城来上一次不容易,明天一早就要离开了,正好可以对这里多了解一些,以后修为高了,少不得再回到这里。

    方言沿着门外一条较为宽阔的大街,一路悠闲地逛着,不时走到沿街的店铺中,找找有没有自己需要的东西,顺便也会把以前得到的一些见不得光的物品处理掉。方言主要还是想买上一些疗伤的高阶丹药和高阶符箓,不过一些身上没有的灵药和种子,以及好一点的制符材料,也会买上一些。

    可惜这里虽然是一座繁华的大城,比祁月仙城还要热闹得多,但是方言所需的物品却没有看到,类似隐身符这样的符箓更是没有见到一张,看来好东西在哪里都是紧俏货,这也让方言对自己的制符术充满了信心,前景一片光明。

    在这条大街上转悠了很久,东西没有买到多少,倒是把一些用不上的材料,还有一些见不得光的法器处理了不少,得了数千块灵石。其实这些东西方言身上还有不少,近段时间发了几次死人财,尤其是在魔蛛巢穴中得到的那些储物袋,里面的东西实在是丰厚,单论灵石价值,恐怕是方言收获最大的一次。

    不过方言吸取了几次被劫的教训,很多东西在他看来算不上什么,不过数千灵石而已,可是在别的散修眼里,就是一笔庞大的财富,值得用性命来换取。在这举目无亲的烈阳城内,方言还不敢随意显露,甚至还要小心地避人耳目,毕竟自己一个小小的炼气五层的修士,坐拥如此大笔的资产,怎么会不引来别人的觊觎。

    方言完全是一副穷散修的做派,全身上下已经看不到什么值钱的东西了,在商铺中进出都要在没人的时候才会少量地交易,不管是买材料还是出售物品,一次交易的数额都在二三百块灵石上下,而且都是在看上去完全不同的商铺中进行,就是为了避开有心人的注意。

    从一家商铺中出来,眼见就要天黑了,大街两旁的商铺门口镶嵌的萤石都散发出淡淡的荧光。方言来到街角边的一处三层酒楼,在小二的招呼声中走了上去,一个看上去十分精明的瘦小伙计赶忙迎了出来,是一个没有修为的凡人,但是嘴皮子却十分利索,从迎进门到方言坐下,短短时间就把这酒店介绍了一遍。

    现在是饭点,这酒店中也和客栈一般到处都是人,方言进来时已经没有了空着的桌子,只是在几张酒桌上还余下一两个空位。这烈阳城就是如此,处处都拥挤不堪,方言到了这里就只能将就着,于是挑选了一个靠近窗户边的桌子,在两名修士的对面坐了下来。

    那两名修士是一起的,方言进来时正聊得起劲,看见方言坐下倒也没有不高兴,还淡淡地点了下头,算是打了个招呼,又继续聊了起来。看来他们是这里的常客,早就习惯了这种拥挤的生活,对酒桌上增加一个不相干的人也见怪不怪。

    方言接过菜单,点了两个并不贵的菜,又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壶自己酿的丰谷醇酿,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熙熙攘攘的人流。方言看似没有在意酒店里的人,其实耳朵一直在听着附近修士的交谈,第一次来到烈阳城,以后修为高了肯定会经常来,这里是通向外界的门户,听听城里的修士交谈,也可以让他多了解一些烈阳城的事情。

    很快方言点的菜就上来了,对面二人正在聊着一家贸易商行的事情,看样子是一家商行的伙计,刚刚外出运货回来,说话声音不大,可是也没有回避方言的意思。可以开吃了,方言打开酒壶先给自己倒了一杯,就着菜吃了起来。

    这是用灵谷酿制的丰谷醇酿,酒性十分浓烈,留了快有两年,也算是陈酿了,香气很是浓郁。对面二人说着话,突然都停了下来,向方言这边嗅了嗅,一起看着方言笑了起来。

    方言早已不是当初的毛头小子,自然知道二人的意思,况且他也想问问烈阳城的一些事情,就掏出一壶丰谷醇酿递了过去,一边说道:“家中自酿的薄酒,值不了几块灵石,请二位道兄尝尝,还请多多指教。”

    二人也不矫情,直接把酒壶接了过去,一人倒上一杯喝了起来,喝了一口都大赞好酒,这种酒性浓烈的灵酒正是长年奔波在外的修士们最喜欢的。随后二人提议把菜并在一起,方言见他们点了五个菜,自己才点了两个,总不好占他们便宜,就唤过小二加了一个菜。

    那两人见方言如此上道,更加显得热情,一会儿就老兄老弟的叫开了。方言没有猜错,这二人正是这烈阳城中的修士,一位姓郭一位姓钱,在一家商行做事,两人都是炼气中期的修为,只能在那里当伙计,做一些外出跑腿运送货物的事情。

    城中像他们这样的修士很多,家安在城里,本人常年在外奔波,赚取一些灵石主要是养家所需,有时运气好东家给了些赏赐,就会到这样的小酒店里喝上两杯,也算是辛苦奔波的生涯中,难得的调剂。

    方言和他们说自己是外出游历的家族修士,初到烈阳城,也想找些事做,正好和他们打听一二。这两人就十分热心地为方言介绍烈阳城的掌故,还有城中的势力分布,哪些人不可以招惹,哪些地方要小心接近,还有一些事情不能去做,问都要少问,如此等等,倒是把烈阳城的事情介绍的清清楚楚。

    一顿饭下来,三人相谈甚欢,离走时方言把未喝完的半壶酒也送给了他们,几人这才在酒店外分手,相继告辞而去。

    看看天色尚早,方言就来到大街上,慢慢地逛了起来。晚上的烈阳城比白天还要热闹,这里不愧是散修之城,处处都为散修考虑,晚上的大街两旁,散修都可以在店铺两边摆摊,只是不能挡住商铺的门口。

    对这种摊位,方言向来都有兴趣,身上有不少好东西都是在这些摊位上买的,方言也不急着回去,就在这些摊位上看了起来。

    这些摊位上摆出来的东西五花八门,卖什么的都有,远比方言常去的坊市丰富得多,有些东西方言都未曾见过,是一块块紫色或黑色的土疙瘩,闻着很香,据摊主说是从南越国以外贩运来的,可以用来炼制熏香,就这样不炼制也可以用,直接用火点着了即可。方言有些好奇地买了一点,才花了几块灵石,等回去以后送给青鸾,像她那样年龄的女修总是喜欢些香的东西。

    方言饶有兴趣地在这些摊位上转悠,看见自己没有的灵药或是种子就会买上一点,还有一些兽皮兽血之类的制符材料。在一个很小的摊位上,方言还发现了一个专门卖符笔材料的,一块数尺大小的兽皮上,铺着各种妖兽皮毛和胡须,摆放得整整齐齐,生意也是不错,方言也在那里买了点锦毛豚鼠的胡须,那是制作符笔的好材料。

    买了几样东西,方言更是兴致勃勃,这里有不少东西是在坊市里买不到的,既然来了就每样买一点,说不定以后也会需要。方言一路逛了下去,不过真正出手的次数也不多,有限的几次都只是买了很少的一点东西,在人群中一点都不起眼。

    这时方言又来到了一片摊位众多的地方,是一座大型酒店的门口,很多散修都选择这里,沿着通道摆上了两溜摊位。进进出出的人流被夹在摊位中间,四周也有不少路过此地的修士,围在一个个摊位前不住地翻看,有的还在讨价还价,显得热闹喧嚣。

    方言少不得也在这里看看,一路走来东西买得不多,却也增长了不少见识,烈阳大城还真是不负盛名。走走看看之间,方言来到了一个有些怪异的摊位前,和别的摊位琳琅满目的物品不一样,这个摊位上只摆着几张符箓,而且这几张符箓都一样,是一种叫做地陷符的符箓,属于攻击类的土属性符箓,制作水平不高,一眼就看得出是粗制滥造的新手所为。

    看到这几张符箓,路过的人大都扫了一眼就走开了,也有几人站下来看了看又摇摇头离开了,而那名摊主却用一个斗笠蒙着脸,靠在身后的假山上,也不知是不是睡着了。

    等到方言走过来,站在摊位前面看了一会儿,却没有马上走开,而是蹲身在摊位前,把那几张符箓拿起来,一张一张地仔细看了起来。他曾经在惊魂谷得到了那名制符师的传承,而那制符师除了符箓制作以外,一手用符的手段也是十分高明,当时方言就对这人的符法垂涎三尺,后来冒险从魔蛛洞中带了出来。

    前段时间,方言一直在研究制符之术,主要的典籍就是那名修士的玉简,其中不光有十余种符箓的制作之法,更有那名修士的符箓应用之术,很多用法都十分精妙,让方言不由的跃跃欲试。这些用法中最有威力的就是几种符箓的联合使用,比起一张符箓的单独攻击威力不知大了多少倍。

    在这些攻击符箓中,其他属性的攻击符箓只是威力倍增,让修士更加难以防范,而土属性的攻击符箓,一旦按照那修士的手法几张一起发动,就不单单是威力变得难以抵挡,而且还会让人出其不意,效果比其他属性的符箓还要好。

    这地陷符就是那修士的玉简中提到的一种符箓,单张的地陷符效果并不出众,只是在猎妖时可以阻碍妖兽的进攻,让妖兽被短暂地困住而已,对一些灵智较高的妖兽作用不大,更何况天生灵智就很高的修士,在地陷符袭来时一般都会躲避,起到的效果并不太好,所以这种符箓很少针对修士使用。

    而那修士却独辟蹊径,研究用四张符箓同时施展,瞬间控制住修士的身形,再辅以其他攻击符箓,必定可以出奇不意地立下奇功。只可惜那修士并未得到过土属性攻击符箓的制作之法,没有使用它们进行攻击的经验,以上这些也只是他的猜想。

    不过方言对那人的想法倒是很赞同,并不因为那人是被自己巧计引来害死的,就看轻了他,在符箓之术上,那人是方言见到过的最天才横溢的制符师。方言蹲在地上,一边把玩着几张制作粗劣的符箓,一边想着如何获得他的制作之法,很明显那个制符手法低劣的修士,就是眼前之人,而且他一定拥有地陷符的制作之法。

    想了片刻,方言忽然灵机一动,为何不可以和他交换制符之法,说不定此人连一些基本的制符术都不会。想到这里,方言假意摇了摇头,站起身来离开了此地,整个过程中那位摊主一直都没有正眼看过方言,就这样半躺在假山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