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九章 青鸾进阶
    方言赶紧收束住心思,一边关注灵力的输出量和符纸的变化,还要尽量能够精确地控制身体内的灵力,小心地画着符文,竭力不让符纸中越来越多的灵力突然暴走。方言的想法是对的,但是要做到却不容易,当他的笔尖划过一条略长的符文时,“呲”的一声符纸忽地自燃,瞬间就引爆了一个火球。

    方言赶紧打过去一道.诀,很快就扑灭了这个小小的火球,这件失败品连一半都没有完成,威力并不大。方言歪着脑袋想了想,没有再继续制符,而是仔细回想画符时的每一步,想要找出这次失败的原因。

    很快就到了傍晚,吃过晚饭又是泡汤药和修炼青阳诀,等到做完这些,方言拿出了那枚介绍制符的玉简,一边看一边印证自己的一些想法,并未动手再次尝试。

    随后的几天,方言只是偶尔在灵田中浇浇水,护理之事都由居望他们承担,其他时间基本上都在书房里研究制符术。虽然到现在也没有成功制作出一张火球符,但是他已经感觉到离成功越来越近了,制作出火球符就在这一两天。

    这时他想的倒是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他在符纸和符皮的制作上异常顺利,辨析术在这方面极其好用,只是凭感觉就可以知道能否制作成功,当然这与符纸本身容易制作有关。所以方言现在想把这种制作方法,传授给居望几人,一来让他们也有一技傍身,二来也可以省去自己不少时间。

    先问的是居望,因为他已经是修士,对灵力有基本的感觉,只需方言加以引导,再加上他自己勤加练习,完全可以胜任,以前只是没有机会,没有谁会让他们这样的修士浪费大量的材料来练习。

    方言和他一说,居望顿时紧张地望着方言,从内心而言他当然愿意,这样的机会实在难得,可又有些担心自己学不好,反而浪费了方言大量的材料,惹得方言对他不满。因此渴望归渴望,可他翻来复去的只是说,“我能行吗?”又一脸不舍的样子,要知道若是学会了这门技艺,不管是自己做还是被人雇佣,每月至少要赚十块以上灵石,对他而言可是一笔很大的收入。

    方言大概猜到了他的心思,安慰他道:“不用太担心材料的损失,只要能够制出符纸,可就算是帮了我的大忙了。材料我会多准备些,今后他们二人若是进阶了,我也会传授他们的。”

    居望这才心中稍定,对方言千恩万谢,不住地庆幸自己当初果断地找到方言,若非如此,只怕现在的际遇十分凄凉,更别说还有这么好的学习机会。方言笑了笑,只是让他安心准备,过两天他就会买来材料,教授他制作之法。

    两天以后,方言终于制作出了一张火球符,找到一处偏僻的地方试了试,威力很一般,但是方言十分高兴,这张在他看来都粗制滥造的火球符,能有这般表现他已经很高兴了。

    随后方言就一个人来到坊市,花了三四百块灵石买来大量的千符草,用于制作符纸,若是这些符纸全部制作出来怕是有数千张,不过考虑到他们都是初学,肯定会浪费不少,所以他一口气买下了如此巨大的量。返程途中还算顺利,没有再遇上劫道的,倒省得耽误了他的功夫。

    等到方言回到住处,正好遇上了一脸喜气的李放,一看见他方言十分高兴,原来李放刚刚进阶了,现在也是修士,正好可以一起学习制符术。听到方言这样说,李放激动得满脸通红,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方言在修炼和画符之余,正式教授他们二人炼制符纸之术,又拿出大量的材料供他们练习,在练习过程中悉心指导,有辨析术的作用,方言往往一眼便看出他们失败的地方,只是提点几句就让他们茅塞顿开,炼制之术是突飞猛进,不过几日就有了点眉目。

    青鸾在一旁看得眼热,可惜她现在还不是修士,修为也只有先天后期,离先天大圆满都还有一段距离,更别说炼气期了。青鸾一阵气闷,干脆一转身,回屋里修炼去了,与其在这里干看,还不如等成了修士再说。

    转眼三个多月时间过去,山外覆盖上了一层茫茫大雪,落霞岭上变得分外萧索,虽然没有降雪,但是外面的冷风让修士们都不愿意外出,显得分外安静。而此时方言的住处却是一番热火朝天的景象,在方言新开辟出来的制符室中,居望和李放二人正在繁忙地炼制符纸,方言则在边上的屋子里小心地画着符文。

    几个月的辛勤练习,方言虽然在制符上天赋并不出众,可是辨析术再一次显示了强大的威力,凡是成功制作出来的符录,方言都可以仔细感悟之后,迅速将成功率提高到五成以上。要知道普通的制符师一般都只有二三成左右的成功率,可见方言的成长速度,足以让人感到恐怖。

    方言有时候自己也觉得,老天其实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五灵根是修士中最差的灵根,可是却因为五行平行的原因,让他对天地灵气异常敏感,还悟出了辨析术,这对他今后的修炼打开了一扇大门,为他修习各种技艺提供了巨大的便利。

    而且方言成为修士到现在,修为增长的确比其他人困难,在遭遇瓶颈时每次都要付出比其他人多出数倍的努力,可是他却凭借着超乎常人的机缘和沉稳的心性,获得了堪称逆天的大量宝物和资源,让他的进境没有落下分毫,反而比那些灵根出众的修士也没慢多少,这让他对自己的前途更有信心,尽管筑基仍然是遥遥无期,但是修炼到炼气后期他还是很有自信的。

    方言的进步很快,居望二人也算是不错,在不考虑材料消耗,全身心地投入炼制符纸的情况下,制符术提高的也很快,一些制符的老手制作符纸都可以达到九成以上的成功率,而他们现在也能做到五成以上,再加上原料千符草种植面广价格便宜,还可以自己种植一部分,就算他们这样的成功率,做到小有盈余已经是毫无问题了,所以这段时间二人都是疯了一样的日夜炼制,有时候都要方言逼迫他们才会停下来休息。

    这些人中最为郁闷的就是青鸾,最近方言无论什么时候看见她,都是盘腿在那里修炼,一如几年前的方言,不过那时方言是喜欢上了修炼,而青鸾为什么那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随着神行符成功制作,方言对隐身符的兴趣更大了,这种符箓的作用他早就试过,而且隐身符的价值不菲,完全可以成为方言新的财源,以后也不必小心翼翼地去卖灵草,可以顶着一个制符师的头衔大把地花灵石,那才是遂了自己的意了。

    就在方言准备试着开始制作隐身符的时候,李放突然紧张地跑了过来,大喊着:“不好了,七少爷,不好了,青鸾出事了!”

    方言一听,吓得符笔都掉在了地上,青鸾对他可是有如亲人一般,连忙问道:“出了什么事?”

    李放一下也说不清,一把拉住方言就往练功房跑,方言的几处地方青鸾都可以用,而最近这段时间青鸾经常在那里修炼。急匆匆来到练功房一看,方言不禁大吃一惊,只见青鸾此时翻倒在地,一脸通红大汗淋淋,手上和脸上的青筋爆出,从外面都可以看出是灵气暴乱的结果。

    再看练功房那个低矮的案桌上,赫然放着一个曾经装着聚灵丹的瓶子,方言一瞬间就全明白了,这个要强的丫头,竟然等不及地就服下了聚灵丹,想要冲击炼气期。方言赶紧一个箭步冲上,抱住青鸾,双手按住她身上的两处穴位,紧紧地靠住她的背后,试图帮她理顺体内暴走的灵力,否则只怕不要多久她就会爆体而亡。

    青鸾现在的情况非常糟糕,尽管方言没有仔细检查她身上每一处的经脉,但都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她体内汹涌不羁的灵气,而以她才到先天后期的修为,又怎能迅速转化为自身的法力。方言的修为也不算高,这时并没有能力看透青鸾体内的经脉,更没有办法控制住,只能是帮助青鸾加快转化体内的灵气,还有就是时时提醒,保持她神魂的清醒,否则她自己一旦昏过去,神仙也救不了她。

    可是这时方言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在巨量的灵气的冲击下,此时青鸾的体内估计经脉受损严重,巨大的疼痛和暴走的灵气已经冲击到了她的神魂,方言看到青鸾的思绪明显混乱了,连行功的路线都全乱了,已经压不住全身沸腾起来的灵气流。

    唯今之计就是把她体内多余的灵气引导出来,否则冲关不成还会破坏全身的经脉,以后基本上就是修炼无望了,甚至是性命不保。方言没有多想,直接解开青鸾的全身衣物,自己也迅速解开,两人不着寸缕,五心相连,青鸾体内滚滚的灵气终于找到了宣泄口,一股脑的流入了方言体内。

    方言同时又把自己的法力分出一丝,探入青鸾体内,找到她刚刚开辟出来还未成形的丹田。方言所料没错,青鸾身居灵根,丹田虽然还很幼小,但已经完全是修士才有的模样,那一缕法力就死死地护卫住青鸾的丹田位置。

    暴走的灵气流终于缓解下来,青鸾难以承受的巨大灵气对方言来说只是有些难受而已,毕竟方言已经是中期的修士,而且炼体有成,经脉远不是脆弱的青鸾可比。慢慢的,青鸾开始恢复清明,呼吸也渐渐和缓,尽管脸露痛苦的表情,但是青鸾感觉到有些异样,还是缓缓睁开了眼睛。

    “别动,青鸾。”方言觉察到青鸾有些不自然地扭动身体,想要从方言怀里挣脱出来,立刻按住她,又要她按照形意决的功法慢慢运转灵力试一试。

    青鸾刚准备运转功法,突然就疼得浑身颤抖,方言赶紧让她不要再动,可能她体内经脉的受损情况,比想象的还要严重。方言让她只是护住心神,体会神魂和神识的妙用,法力的运转就由方言来完成。

    方言突然灵机一动,想起好像在哪个倒霉修士的储物袋里,看到过一枚有关双修的玉简,当时觉得没什么用就没细看,现在赶紧从空间里找了出来。

    刚拿出玉简,就看见青鸾一副见到鬼的表情,愣了一下,方言一下哑然失笑,刚才一着急进空间时忘了回避青鸾,看见方言突兀地消失又突然出现,青鸾才会有这样的反应。方言只好胡诌自己修炼了一种特殊功法,可以瞬间移动,一般人看不出来,本来是他用来保命的手段,要她以后要保守秘密。

    青鸾紧张地点点头。方言拿出那张双修的玉简,自己先看了个大概,又拿给青鸾,然后就低下头来默默地思考。青鸾开始有些害羞,看到后来慢慢才明白了方言的心思,原来这种双修之术确实有利于调和经脉和法力,不过对女修要求很高,需要修习专门的阴属性功法。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