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四章 火蟾兽
    “都是无用之辈,几株不值钱的灵草不惜性命,真正遇上好东西却被吓破了胆。如此也好,每人还可以多分上一枚。”老修士轻蔑地看着几人远去的背影,冷冷地说道。

    随后他手一招,四人凑在一起商量了一会儿,就由老修士带上一人引开那只火蟾兽,方言和另一人摘取赤炎果,最后在来时的山脚下汇合。这样做其实是这名老修士对方言十分信任,至于是什么原因如此,方言也不清楚。

    “开始吧。”老修士轻轻说了一声,方言就和一名修士慢慢潜伏着,接近那株赤炎果树,只等那边一动手,就趁乱摘取果子,然后快速逃离。方言看着那株果树,心里盘算着是不是连树一起收了,种在空间里岂不更划算。

    正在这样想着,那边一阵火焰爆烈的轰响,紧接着果树底下窜出了一个紫红色的影子,速度极快地向山下冲去。方言二人对视一眼,立刻冲了上去,手脚麻利地摘取着一树的果子,很快成熟的果子就摘完了,那人把赤炎果往储物袋里一放,一个箭步就转身冲下山去。

    跑了几步发现有些不对,猛一回头见到方言正在挖那棵果树,心说今天真是遇上了胆大的,这人比那老修士胆子还大,这种时候还敢做这事,不由得喊了一声:“快走,别挖了。”

    方言没有答话,眼看着那团紫红色影子又飞速向这边扑来,招出黑煞奋力将果树挖起,神识一动将果树和黑煞全部收好,三枚银针就冲着迎面扑来的一团影子飞射过去,只听见“呲”的一声,那团紫红色影子掉落进了旁边的灌木丛中,又一个飞转向着方言扑了过来。

    才飞到半空,几根黑色的魔藤困住了这火蟾兽,“咚”地一下就摔在地上,趁这个时机,方言已经飞身窜出了很远。随后就通过神识感应到了魔藤发出的阵阵痛楚,魔藤怕火,这火蟾兽正是木属性魔藤的克星,刚才困住火蟾兽的藤蔓被一下烧光了。

    方言左手一扬,快速收起被烧得短了小半截的魔藤,头也不回地向山下飞纵而去,身后就听见“呼呼”的风声越追越紧。转瞬之间,方言就来到山脚,正紧张地关注着四周,说好了几人在这里共同阻击一二再跑,现在却没看见人。

    好在几人并未让他失望,就在火蟾兽快要追上时,在它下方的草丛中,一柄长刀和一道水剑符飞向火蟾兽,旁边还有一张黄色的符录飞了出来,趁着火蟾兽躲避攻击之时,突然化为一座土牢,一下就把它困在其中,任凭它在其中怒吼嘶嚎。

    四人谁也没有说话,全部脚下一紧,疯也似的亡命逃窜,等到火蟾兽挣脱出来,早就不见了几人的踪影。这火蟾兽气得蹦起了老高,几团火球砸向身边的灌木草丛,身边顿时升起了一团团的火焰,可这还不解恨,在它的脸颊上,有一道被银针划伤的地方流淌着一条血痕,这才是最令它愤怒的。接着它跑向了方言他们相反的方向,几个飞身就不见了踪影。

    再说方言几人一路飞逃,足足跑出了十里远,这才感应到后面没有追来,几人喘着粗气停了下来,稍微调匀了呼吸,几人相互看了一眼笑了起来。

    方言和那人同时掏出了数枚果子,方才众人都看到了树上成熟了的果子一共有十一枚,把两人掏出的灵果一清点,正是十一枚不错。冒险得来的收获全在这里,这些果子大致都有数十年的药龄,每枚至少价值二百灵石,可算是一笔大收获了。

    可是四个人怎么分,总不能把几颗果子破开来,那样价值就会大打折扣,就连老修士也皱了皱眉头。

    “各位无需如此,这样吧,在下就少分一枚,那株果树被在下收了,正是准备卖给一个灵植家族,想来也能值不少灵石。”方言见状赶紧说道,这株果树对他来说比区区几枚赤炎果有用得多。

    “这个,怎好让道友如此吃亏,之前可是说好了平分的,要不我等几人各出五十灵石如何。”那老修士果然还算厚道,并不想如此明显地占方言的便宜,更不知道方言心中所想。那两人一听连连称是,就要拿出灵石给方言。

    方言本不想多事,就推说等到离开时东西会被收走一半,就只收几人二十五块灵石好了,三人一听有理,也觉得方言为人不错,就三下五除二地把收获分了。

    这时远处有几名修士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身后不远处升起了一团红色火云,四人联想起不久前刚做下的好事,老修士第一个反应过来,大叫一声“不好”,转身就向出口处的那片红杉林奔去。

    这火蟾兽是修士都不愿面对的妖兽,除了实力强大、控火之术精擅之外,还有就是它们的脾气暴躁,且有仇必报,对方言他们抢走赤炎果一事,以火蟾兽的性情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说不定还会惊动那些成年的二级火蟾兽,那可是相当于筑基期的大妖,这里的练气期小修士又如何敢抵挡。

    老修士猎妖经验丰富,对妖兽的习性更是了如指掌,当即就大喝一声带着几人四散奔逃。刚进入红杉林,就听见身后不远处一声惨叫,一名修士被火蟾兽吞噬了,临死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而方言他们几人更是惶惶不安,一脸惊恐地在树林中亡命逃窜。

    也不知什么原因,这片树林里的修士越聚越多,方言身边一时间汇集了百名以上修士,难道都是被火蟾兽追赶而来,这绝对不可能。跑着跑着,就听见前方数里左右发出一声巨大的吼声,听声音这只妖兽说不定也是二级,这样看来招惹二级妖兽的,还不止方言几人了,这下情况更糟了。

    二级妖兽一般都开了灵智,看来出口处被妖兽给堵上了,继续跑过去也是送死,方言一边跑一边观察四周,突然看见一个不大的树洞,趁人不备闪身进入蓝珠空间,而那颗珠子正好掉进树洞里,一块兽皮遮盖在上面。

    方言一进蓝珠空间,就看见被随手丢在灵药上面的赤炎果树,离开土壤才一会儿,根须就有点干枯了,方言一阵的心疼,赶紧在灵田里面挤出一个地方种了下去,再施展.诀给它浇水。随后方言端坐在香萝果树上,连神识也不敢放出去,外面可是有二级妖兽,天知道会不会被看破端倪。

    方言干脆躺在香萝果树上睡了起来,这段时间着实没有好好休息,不一会儿就睡着了,发出了平静的鼾声。

    也不知睡了多久,方言又是一身酸痛地醒了,尽管如此,神魂的疲乏却是褪去了很多,舒展了几下卷缩的身躯,方言这才慢慢站起来,小心翼翼地放出一缕神识。外面出乎意料地安静,仍然是方言躲进来时的地方,方言此时才安下心来。

    方言想了想,在身上拍上一张隐身符,这才闪身从空间里出来,小心地往出口处走去,还一边四下打量,唯恐自己一个不小心就踏入了妖兽的围困中。还好一路上都未见到妖兽的踪迹,却是好运地捡到了十余个储物袋,都是在被妖兽撕得四分五裂的修士尸身上找到的,一路的惨相令人目不忍视。

    没过多久,方言来到了进入时的那处山洞中,有些奇怪的是,这里却没有妖兽来过的痕迹,难道所有的修士都死在里面了,连一个逃到这里的都没有?方言心中一沉,小心地往出口走去,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一切都和进来时一样。

    走到洞口,方言正要出去,忽然看到了一层淡淡的红色光幕,他没敢立刻冲过去,捡起一块石头丢过去,只听见“呲”的一声,那块小石头都被烧化了。

    方言吓得脸色一白,好在自己一向谨慎小心,否则就要冤枉地死在这里,回想起来时那几个修士说,要在十二个时辰内出来,现在看来并非危言耸听,是这里的阵法又恢复了威能,自己这是被困在此地了。里面的妖兽估计早就知道这阵法的厉害,连靠近这里的胆量都没有,难怪进来时一点踪迹都看不见。

    现在如何出去成了大问题,方言总不可能在此处呆上一辈子,他又不是这里生长的妖兽,还想着如何回家,甚至还想着和凤儿在一起呢。方言心里暗暗叫苦,也不知外面情形如何,若是当时破阵的所有修士全部都进来了,死在了这里面的话,那真的就是离开无望了。

    就在这时,这道阵法突然传来“嗞嗞”的声音,好像是有人在外面攻击。方言顿时大喜过望,有人惦记着这里就好,看来是消息已经被人泄露出去,引来了觊觎此处资源的高阶修士,这样自己还有机会出去。

    随后方言赶紧离开阵法附近,出了那个山洞,到树林里面寻找一处隐蔽的地方,躲在那里等待外面的人进来,到时再趁乱混出去。否则被人知道他一直在里面的话,一定会被那些人逼问,别说储物袋,只怕连性命都难保住,修士在大笔的修炼资源面前表现出来的狠辣,方言见过已经不止一次了。

    终于在一处偏僻的山崖底下,方言找到了一个很小的洞穴,这里位置较高,可以清楚地看到进入这里的洞口,而且这里又在一处角落,到里面来探查的人不会注意这里的情况。

    想到这里,方言又如法炮制,躲进蓝珠空间里面,小心地探出神识,紧紧地盯着出口处。不久,入口处出现了一名修士,身穿离火门内门弟子的服饰,随后数十名身着白衣和黄衣的离火门弟子陆续出现,更多的弟子还在不断涌入。

    方言心中暗自庆幸,好在是离火门的弟子,这样他就有了可乘之机,赶紧也换上离火门的黄色外衣,等待有机会时就出来,趁乱混出去。

    很短的时间内,入口处就汇集了百余名离火门的弟子,几名领头的白衣弟子正在大声的招呼着一干弟子,分成了几支队伍站在出口处的山崖底下,随后众人就坐了下来,看样子还在等待更多的弟子到来。

    突然山洞外面传来一声巨响,所有的弟子全部站了起来,拿出法器一脸戒备地望着洞口,几名白衣弟子也聚在一起,神情冷峻地注视着洞口方向。

    很快洞口中又出来了大批的修士,各种服饰都有,足有数百人,为首之人都是筑基期的前辈,明显分为了三伙,一个个怒目而视,只怕下一刻就要动起手来。守候在此的百余离火门弟子见状围了过去,一时间更是剑拔弩张。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