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四章 青阳诀
    离开洞府就顺利多了,方言一路走到洞口,祭出避水珠,发出一道白色光幕将自己和水隔开,比避水符的效果好得多。很快方言回到了水面,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悄悄地上岸,左手一抖魔藤,就一个纵身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方言没有立刻进去,而是伏在竹林之中仔细观察四周,看看自己到那洞府期间住处有什么异样,探查了有一刻钟的时间,没看出有什么变化,这才放心地来到屋里。

    方言探查洞府花费的时间不多,到现在回来也不过是两个时辰左右,还赶上了早饭时间。方言没有过多的耽误,草草吃了几口就开始在灵田里忙碌,现在是春耕的时候,若是这时灵田里见不到人很容易被怀疑,而方言可以说是这落霞岭上,最不愿意被别人注意的了。

    今年方言的院子里比去年还要火爆,灵谷和白果暂且不论,光是青沥竹就扩大了一倍还多,上千株的竹子占地达到了十余亩,发出的金顶竹荪现在就已经是二十余株,整片竹林已经完全遮住了方言住处靠近水潭的一面,亭子的四周已经长满了青沥竹,远远看去房子都掩映在竹林中。

    婆罗参也长得很快,本来要三年才能收获,可是在荣木诀的灵气灌输之下,生长速度快了不少,离成熟只差小半年的时间。看样子今年的收获还会更大,下半年还是自己一个人的话,根本就忙不过来,是时候找人来帮忙了。

    忙碌之中白天很快过去,其间方言还抽空,把那名修士的遗骸偷偷埋在后山上。傍晚方言草草地吃过饭,泡汤和修炼也只花了一个时辰,就匆匆来到密室,掩好门窗静坐在蒲团上。拿出那只洞府主人身上摘下的储物袋,把里面的东西全部倒在地上。

    一座小山出现在方言面前,各种玉瓶材料和灵石堆了一地。方言先把东西按类别规制好,再逐一清点起来。灵石不算多,只有数千块,可是其中数百块是中品灵石,看来那人生前还不是一般的有钱。最多的是玉匣和玉瓶,大部分里面都是丹药和灵药,现在都灵性全失,让方言阵阵的心痛。

    这些玉匣和玉瓶的材质很好,对灵药灵丹的灵气保护可以达到很长时间,若不是这些东西留存了太长时间,基本都可以做到灵气不失。估计这名修士陨落至少在千年以上,否则不会连这么好的玉瓶都保存不了。

    方言把它们都清理干净,收了起来。还有一些灵符灵材,大多都还能用,灵气也有流失,只是威力不知道如何,反正方言自己是不敢用,有机会卖给那些专门研究此道之人。

    法器不多,只有寥寥几件,除了一件极品法器长剑,其他都是炼丹的辅助法器,风炉药杵之类的东西,都是丹师必备之物。另外还有一件飞船状的灵器,看上去应该是专用于飞行的,这类法器的价格都很高,何况是灵器,方言现在相信炼丹师是一个有前途的行当。

    除此以外,还有十余个大大小小的罐子,看上去很不起眼,方言随便打开了一个,一股刺鼻的气息冲了出来,吓得他赶紧盖上,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想了想还是拿起玉简,看能从里面找到什么线索,可别冒冒失失的让自己陷入危险。

    看了几枚之后,方言找到了一张黑色的玉简,罐子里的东西很有可能与此相关。玉简是几种毒丹的炼制方法,据说是从南越国以外的一个叫毒王山的地方流传出来的毒丹之术,这枚玉简是这个宗门的一位长老黑枭王的手记,只是一个抄本,却被那名修士郑重地放在一个玉盒中。

    罐子里面的东西都是那名修士练习制毒术的半成品,不知道具体是哪种毒丹炼制所需,南越国也没有听说哪个宗门擅长此道,只能通过这枚玉简猜想那名修士有可能并不是南越国人。方言把这些玉简全部粗略地看了一遍,才在一本炼丹心得中略微知晓了一点这名修士的事情。

    原来这名修士是南越国人苏进,而且是曾经的南越第一宗青阳宗的修士,只不过数千年前青阳宗不知为何发生巨变,一分为三,一支修士突然在南越消失,以后再也没有任何消息。另外两支分别建立了各自的宗门,就是现在八大宗门的青元宗和青玄门,将曾经的青阳宗法决传承继承了一部分,至今两家宗门还在争论正朔之事,甚至在历史上还为此爆发过冲突。

    这名修士在宗门剧变时正在外出游历,等到他游历归来,自己这一支的修士已经全部不知所踪,余下的同门也都另外组成了宗门,剩下他自己一人不知归属。于是他决定去寻找踪影全无的那一支修士队伍,只有那里有他继续修炼下去所需的传承,他的师尊师兄弟全部走了,他要去寻找他们。

    可是百年过后,这名修士已经到了行将坐化之时,仍然没有找到任何线索,极度绝望中他云游到此,就在这水潭之下建造洞府,最后在此地一个人孤独的离开。整件事简单而凄凉,就是一次寻常的游历,让他经历了难以置信的转变,最后无声无息的一个人悄然离世。

    这些玉简大部分是在游历中得到,只有炼丹术和青阳诀是师门的传承,而且都只有前半部分,后续功法都没有。炼丹术中除了几种基本的手诀以外,还有一门控火术和几张筑基期的丹方,而青阳诀则只有金丹初期的功法。

    其他的玉简都是一些散散的东西,既有法术,也有制符阵法等方面的典籍,都是一鳞半爪,不过对方言来说已经是很不错的东西了,他还从未真正接触过这几个方面的知识,以前得到的都是一些初浅的介绍,连入门级都算不上,而这名修士身上的都是来自青阳宗之类的大宗门,功法和法术想来档次都很高,足够方言学到很多东西了。

    炼毒术方言还为之尚早,玉简中介绍要在炼丹术到了一定层次才可以练习,否则极易为毒丹所伤,会有性命之忧。炼丹术方言准备开始学习,奎木丹经中有很多丹术丹方,现在又有了这些炼丹术的传承功法,这些正是方言今后修炼的重点。

    青阳诀方言只是想了一会儿就决定开始修炼,这是一部传承了数十万年的强大功法,是曾经的南越第一宗门的当家传承,无数强者都是修炼这门功法,为青阳门闯下赫赫威名,现在被正苦于没有好功法的方言得到,没有理由不修炼。

    至于说金丹初期以后的功法残缺,那又如何,方言现在修炼过的功法除了纯阳功和形意决,还没有一个到了金丹期,纯阳功是偏向体修的功法,和青阳诀不是一个路数,正好可以相辅相成。而形意决方言早就感觉是一部被删减过的功法,要么就是没有得到真正的传承,越是修炼越感觉到缺失很多,方言急于更换功法的原因就在于此。

    其他的东西都没有太多用处,估计都是这修士偶然所得,准备留着交换或者卖出的,多是一些炼材和灵矿,方言对这方面的物品知道得不多,大半都是放在一个专门的储物袋里,等以后见识多了认得出的才卖,要不被人捡漏就太郁闷了,反正方言灵石不缺也不乏储物空间。

    其他几枚玉简方言都翻看了一会儿,发现对自己现在就有用的是一张阵法初解的玉简,里面记录了很多阵法方面的基础知识,都不算艰深但很全面,是一本很好的阵法入门的教材。

    在里面方言看到了一部风水化生大阵,是依靠灵脉和地脉布置的阵法,让方言觉得眼熟,仔细一想和在洞府中遇上的阵法一样,这就说明那处洞府正是布下了这门阵法,难怪如此多年过去,这名修士仓促间布置的阵法仍然可以运转,抵挡了方言很长时间的攻击,那这阵法很不简单,有时间要好好研究一番。

    早上的收获全部清点了一遍,都是些很有用的东西,对方言现在的修炼大有用处,尤其是那门青阳诀,解决了方言一直以来头疼的功法缺陷。以后的修炼就以青阳诀和纯阳功为主,这两门都有一个阳字的功法,说不定还会有其他的功效没有发掘,以后修为高了自然就会知晓。

    方言心满意足的来到卧室,收起房间里的床铺,把那张大床放在中间,略微清扫了一下,铺上被褥就躺在上面,也不管这床上曾经有个死人睡了几千年。

    第二天一早,方言和往常一样早早起来做早课,修炼灵植术,耕种灵田,和落霞岭的其他修士一样辛勤地耕作,没有谁看出方言的异样,大家关心的只是方言今年是不是又种出了金顶竹荪,种出来多少。

    春耕时节刚过,夏氏兄弟又跑来索要青沥竹,他们上次挖去的成活率很低,却一个劲地埋怨方言给他们选的竹子不好,都是些生机不旺的,否则以他们的水平今年春天一定会发出一大批。来到竹林,看见数十株金顶竹荪,二人眼睛都直了,一边暗自羡慕,一边大骂方言不够意思,直弄得方言陪着小心又挖了一些竹子,他们才得意地离开。

    过了几天,方言的院子又被前来参观的人踏遍了,这一次比去年来的人还多,连续两年种出金顶竹荪,那就不是运气可以解释的了,所有人赞叹方言的灵植术的时候,几乎都在问这片灵田有什么不同,怎么灵草灵药都长得这么好。

    方言也懒得多解释,只说自己就是运气好,这块灵田就是这样,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怎么傻怎么来,装疯卖傻地对付过去就行。遇上关系好的或是资格老点的师兄,还得准备灵食、灵酒,忙的方言是有苦难言。

    好容易挨到五月,来方言这里观摩的同门才渐渐散去,让方言总算有了自己的时间。几种灵植术、青阳诀的修炼被耽误了不少时间,纯阳功还好,一直都是在晚上修炼,倒没有打多打扰。期间方言还把百盏金花酿的酒液萃取了一次,得了二十斤原浆存入葫芦酒器中,把那里面的四个格子全部装满了。

    春耕过去大家都清闲了下来,代理管事也很少来落霞岭,一时间岭上变得空前活跃,山上四处可见迎来送往的弟子,或是邀朋结友日夜游玩的同门。只要没有人来,方言都是大门紧闭,独自在家里修炼,偶尔还会趁着没人注意,去了两次水下洞府,在那里修炼效果更好,可惜不能长期躲在那里,以后只有冲关之时可以考虑到那里修炼。

    就这样躲着修炼了两个月之后,方言完全适应了炼气中期的法力运用,御物术也逐渐熟练,御剑飞行已经全无问题,可以潇洒地来去青庐峰,询问外门弟子的任务之事。几种灵植术和两种新的法术都大致掌握,要使用纯熟还需要一段时间,而青阳诀已经上手,金阙剑诀作为曾经无奈的选择已经正式放弃。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