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九章 宗门大考
    夏氏兄弟把那两盆花直接端进水潭边的亭子里,在靠近水边的一块大石上削出两个花台,一脸郑重地摆放上去,然后退回远处左看右看,十分得意地要方言评点一番。还别说,这两盆花着实漂亮,让整个小亭子增色不少。

    看着朋友送来的礼物,方言也有些感动,一一向他们答谢,然后让他们留下用饭,尝一尝方言精心准备的美食。随后方言又拿出了一盒灵茶,不知是哪个倒霉的修士身上留下的,给他们泡好了一壶,就去准备午饭。

    几人在那里品着茶,一边啧啧有声地赞叹,直说方言身上好东西不少,又是好酒又是好茶,下次方言若是回家,大伙都要跟着一块去。一伙人七嘴八舌坐在那里闲聊,不时发出一阵哄笑。

    等了半个时辰,还没见方言出来,几人在亭子里大声地叫喊,嚷嚷着快点开饭。就在这时,方言提着一个大大的食盒走了出来,到了桌子边上,方言先拿出几个竹制的酒杯、竹筷摆上,然后再从食盒里拿出一个个的竹筒,放在每个人的面前。

    方言神秘地一笑,轻声说道:“这就是我准备良久的美食,我敢说没有几个人吃过,就连我也是第一次吃,若是做的不好,就请诸位海涵了。”

    几人面面相觑,谁都没吃过这种灵食,散发着竹木的清香,可是不知道该怎么吃。夏同文先开口:“这好像就是方师弟种的青沥竹,难道还可以拿来给人吃?”

    方言嘿嘿一笑,也不多说,用小刀轻轻把竹筒刨成两半,正是一份筒蒸黄羊肉,一股带着清新竹香的羊肉香味飘散而出,众人顿时胃口大开。方言拿起筷子示意开吃,几人立刻扑了上去,狼吞虎咽地吃开了,没有一个人说话,只听见嘴巴里咀嚼的声音。

    紧接着又打开一筒,又是飞快地吃光了,连开几筒后,众人这才开始连声称赞,奇思妙想美味绝伦,一顿饭风卷残云,方言准备的十几筒饭菜吃得一干二净,这竹筒蒸出来的灵食竟是如此美味,就连方言也是始料未及。

    不得已又去蒸了十筒,大伙才一边慢慢喝着酒,一边吃着菜聊了起来,直夸今天的酒菜茶是三绝,落霞岭上最好的东西。夏氏兄弟忙不迭地要挖方言的竹子,以前长竹荪也就算了,竟然还可以做出这么好吃的饭菜,那就要弄些回去种,以后也可以随时蒸东西吃。

    方言被弄得哭笑不得,反复说这竹子不好种,可他们根本不听还说方言搪塞他们,最后只好同意每人挖几株。临走时每人又送上几两灵茶,众人这才高高兴兴地扛着竹子走了。

    方言随手收拾了一下,又给竹林和灵田浇水,灌注灵气修复挖取竹子时的损伤。忙了一会儿,把灵田里的事干完已是日落西山,方言又要开始一天的锻体和修炼。想到锻体,他不由地想起那五苷汤,就差一种叫做红丹的灵草没有凑齐,问了不少人都没有结果,让方言十分郁闷。

    过了十日,宗门的大考开始了,方言跟着夏氏兄弟来到了火鸾峰。在那处宽阔的广场上,早早就摆上了八座巨大的高台,四红四白,红色的是武斗场,白色的是文斗场。这是离火宗大考的特色,和其他宗门不同,只能用法术进行争斗的就是文斗,而可以使用法器、符箓等其他战斗手段的就是武斗,和修仙界的划分有些类似。

    修仙界对修士类别的区分各不相同,说法多种多样,以修仙百艺中职业或者擅长的领域,各有不同的称呼,以炼丹为主的叫丹修,炼器的叫器修,专修符箓的叫符修,精于机巧的叫巧修,如是等等还有很多,这些职业又有一个大的称呼叫做产修。

    与此对应,很多没有这些天赋或者其他原因不修特长,主要以战斗为主修炼战力的修士,一般都称作战修,其中因为战斗方式的不同又有不同的称呼,擅长法术攻击的叫法修,修炼炼体术的叫体修,以神识神魂攻击为主的叫魂修,此外还有鬼修、魔修、妖修、灵修等等,不一而足。

    南越修真界也有不少宗门还有各自不同的称呼,但一般都是大同小异,或者内容相似只是叫法不同。比如把类似于产修的修士叫做文修,而把大部分战修称作武修,但也不是绝对,文修并非不可以参加武斗,而很多武修一样修炼了威力强大的法术,甚至不少的武修主要的攻击手段就是法术攻击。

    因此各种划分都不可能绝对统一,修士们也都是按照各自的习惯来称呼,而且上古时期据说对修士的划分更加多样,各种修炼手段层出不穷,在各个修炼领域中出现了一批批的强人,开创了一个百花齐放、万修争强的大时代。

    现在是参加大考的弟子报名的时间,数以千计的弟子涌向广场上的八个高台边上。满眼看到的弟子基本上都是身穿黄衣的外门弟子,白衣的内门弟子很少,因为大考还有一个外门弟子排名战的环节,表现优异的外门弟子很有可能在大考中就晋升内门弟子,而不用等到****之时,所以外门弟子参加大考十分踊跃。

    相比之下内门弟子的热情就小多了,主要是来检验自己的战力和修为,积累斗法经验,不过据说往年试炼收获很大的时候,宗门还会把筑基丹作为大考前几名的奖品,那时的竞争可就激烈多了,内门弟子大都会参加,而且考试到了最后阶段,争夺名次的几乎都是内门弟子。

    可惜这些年宗门参加生死试炼的弟子伤亡率越来越高,收获也是一届不如一届,用筑基丹作为奖品,连下次****都很难说,何况这五年一次的大考。因此,这次内门弟子的参与热情小很多,许多实力强劲的内门弟子根本就没有兴趣参加,宗门对此也不会强求,大考和****都是弟子自愿参赛。

    一个时辰左右,报名结果就出来了,有千余弟子报名参赛,四周看热闹的更是二三千人。一名执事飞身而起站立在半空中的一把飞剑上,大声宣八座斗法台的弟子名字,凡是念到名字的弟子都到各自的斗法台前等候。

    方言跟着夏氏兄弟四处转悠,不时听他们说着几个在外门弟子中比较出名的人,都有些什么样的战绩,法术战力如何,这一次谁能成为内门弟子等等。听到最多的是一个叫宗海的外门弟子,这几年更是被一些弟子称为外门大师兄,成为这次大考最有可能进入内门的热门人选。

    方言才来离火门两年,这里绝大多数人都不认识,只管跟着二人看热闹。一连两天都是跟着夏氏兄弟,往返于火鸾峰和落霞岭之间,在八个高台间游走不定,只要看见打得热闹就驻足观看,尤其是红色的武斗台前经常是人山人海,毕竟真刀真枪的比斗看着更过瘾。

    到了第三天,参加大考的弟子少了很多,大部分都被淘汰,只有二三百名实力较强的弟子留了下来,那几个被夏氏兄弟念叨的弟子不出意外全部留在台上。比斗也更加好看了,无论是文斗还是武斗,留下的弟子都有一定的实力,有不少比试都要战上很长的时间才能分出胜负,一些威力强大的法术和灵力惊人的法器开始一一亮相,让在台下看热闹的弟子大呼过瘾。

    方言留意最多的,其实还是文斗场的法术比试,而且方言本身就对法术很感兴趣,特别是在悟出辨析术之后,对于施展法术时灵气的变化更加敏感,有了一些不同于之前的体悟。

    文斗台上的比试相比起武斗台来说,一般耗时更长,而且在两名弟子修为相差不大的时候,法术的比拼往往就演变成法力的相持,看谁在台上坚持得更久,灵力深厚的一方就大占便宜,而修为低的在这种比试之中几乎就败得毫无悬念,坚持走到现在的都是中后期弟子,而且是五层以上居多。

    对看热闹的来说,千篇一律的用法术打来打去,看得十分乏味,哪有法器符箓飞来飞去看得过瘾,不时爆发出来的法器碰撞,一片片的火光水雾激烈地冲撞拼斗,甚至还有弟子用上了灵兽和傀儡,战斗起来更是让人眼花缭乱,怎么看都比文斗台好看。

    方言甚至还发现了一名鬼修参加了大考,阴气森森的法术法器施展起来让人觉得很不舒服,就在方言大为惊讶的时候,看见旁边的人神色从容,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这才相信夏氏兄弟说的话,离火门的门风很是开明,不禁任何功法和法术,只要遵守门规什么都可以学都可以练。

    后面的比赛越来越激烈,比试的弟子实力也要强得多,到了第五天每组都只剩三十二人,进入了最后的排名战。这时留下的弟子都是精英,其中以内门弟子为主,外门弟子只剩下四名,而那位叫宗海的弟子就赫然在列。

    参加比试的人少了,但这广场却比前几天还要热闹,站在一座白色高台前,方言看见一片满天飞来的遁光,离火门此时的各峰各岭的弟子都赶来看着最后的排名战,除了外门弟子还有不少仆役子也偷偷摸摸地混在观众中间,穿着不知哪里借来的黄色衣服。

    夏氏兄弟对方言如此执着的观看文斗十分不解,这几天方言都是独自一人在这边看比试,就这样站在稀稀拉拉的几个人中间,有时看台下甚至只有方言一个人,而他依然是兴致勃勃,简直让人以为他脑子有问题。其实是因为这几天方言从他们的法术比试中得到了很多启发,不论是施法的方式手诀,还是斗法时发生的灵气巨变都让他体悟良多,远比一个人闭门造车要好得多。

    三十二强的排名战进行的很快,两天时间就全部决出了名次,一名执事当场就宣布了战力排名。方言看的这边排名靠前的全是炼气九层甚至大圆满的弟子,连炼气七八层的后期弟子都排在了二十名以后,可见修为对法力的限制之大,方言不禁感慨,修士在比试法术时很难投机取巧,只有法力深厚的修士才有一拼之力。

    而武斗场的结果却复杂得多,虽然也是内门弟子占据绝对优势,但是却有两名外门弟子杀入前二十名,其中那名叫宗海的外门弟子,更是出人意料地杀入了前十名,令所有人大跌眼镜。难怪有不少了解宗海实力的弟子,在赛前如此看好他,坚定地认为他一定能进入前列。

    宣布完结果,那名执事还大声说,根据长老会的商议,破格擢拔宗海和另一名弟子成为内门弟子。一次大考晋升两人,这在以前也不多,看来恐怕是上次的试炼损失了太多优秀的内门弟子,这才急着吸纳外门弟子中的佼佼者。

    获得好名次的弟子一脸喜色,拔入内门的二人更是欣喜若狂,未能如愿以偿的垂头丧气,一众人纷纷离开,热热闹闹的大考就此散场。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