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八章 外门弟子
    回到家中,方言继续每天的修炼,闲暇之余他把自己留下的三百斤灵谷,按照丹经上所说的方法,酿造成丰谷醇酿,储存在一个硕大的酒器中,等澄清了一个月以后,再去除杂质装入方言的葫芦法器中。

    上次用竹液酿制的酒,算算时间也差不多可以收取了,方言取出那个大桶,揭开上面盖着的毡布,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酒香。方言小心地打开桶盖,倒入一些酒液在一个长颈的漏斗中,这就是方言买来的过滤器,是成套的制酒法器中的一个。

    很快过滤器下面的水晶圆口瓶中流入了一道道清亮透明的酒液,快要装满整个瓶子。方言催动葫芦法器收取瓶子里面的酒液,收取完以后,再从桶中倒出一些到过滤器中,如是再三,桶中的酒液全部过滤完成,装入了葫芦法器中。

    随后方言一咬牙,从空间中取出几块大块的冰灵石,打碎成指甲大小的小块,全部投入葫芦的酒液中,再一催法决把装满酒液的那一格密封住,这三百斤青竹玉液酒酿造完成了,只等一年以后就可以饮用,当然留存时间越久味道越香醇。

    做完这些,方言又开始白天灵植,晚上练功的生活,每天就呆在家中等待消息,哪里都没有去。

    过了几天,萧枫以前的那个仆从来唤方言,见面就一连声地恭喜,方言自然知道是自己成为外门弟子之事,也是满心欢喜,偷偷塞给他两块灵石,就拉着他往前走。虽然萧枫已经陨落了,但那名代理管事并没有改变落霞岭的任何事情,连他以前的那些仆从都一个没变地留在那里。

    那仆从一个劲地推辞,现在方言是外门弟子了,而自己的主子已经不在了,怎么还敢乱收他的灵石,可架不住方言一再的劝解,只好勉强收下了。

    到了那处院子,方言赶紧快走几步见过那名代理管事,是一位练气后期的中年修士,来自青庐峰管事阁的李良,上次小考就是由他带队,现在只是暂代落霞岭管事,只等新管事来了就回青庐峰。

    “方师弟,你这次成绩十分不错,入门才短短两年,就一连两次小考得到中上的评价,在我青庐峰都不多见,为此众位执事都同意按照门规擢拔你为外门弟子,望你继续努力,莫要懈怠。”说着,这管事递过来一个储物袋,里面是宗门对新进外门弟子的奖励。

    在接过储物袋时,方言不动声色地递过一个黑色袋子,装了五十块灵石在里面,“李管事过奖了,师弟一定勤修苦练,不敢有分毫松懈,多谢李管事和众位管事对师弟的栽培。”

    “呵呵,师弟莫要过谦了,这都是师弟自己勤奋修炼,刻苦劳作的结果,我等不过顺水推舟而已。”那李管事接过黑袋子,冲方言微微一笑。

    随后方言就问起落霞岭宗门可有什么安排,不知道会派谁来这里担任管事,他知道李良是不会长期在这里,在青庐峰他有自己经营了多年的产业。

    李良摇头也说不知,那些个内门弟子都不愿到这灵气相对淡薄的地方,不是为了宗门贡献很少有人愿来,有这管理山岭的时间还不如去做几个宗门任务。

    李良话锋一转,开口问道:“方师弟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好像在管事阁商议此事之前,听说有人向一名管事反映,师弟入门时间太短,且修为不过三层,而且是五灵根的资质,只怕终此一生都难晋中期,拔为外门弟子恐众人不服。师兄也没问是何人,只是告知师弟,要师弟平时小心些。”

    方言一听心里就明白了大概,无外乎就是那几人,看来要找个机会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心里想着,脸上却没有什么异样,双手抱拳说道:“师弟也不知是何人,两年前师弟才到落霞岭,苦于资质太差,只是一心修炼,平日里连灵植的时间都不够用,又怎么会去和他人争长短。多谢李管事提醒,否则师弟还恍若梦中。”

    李管事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他才懒得管这些破事,若不是看在方言给的灵石的面子上,就连提都不愿提起。现在既然他都这样说,就更懒得过问了,反正他迟早都要离开这落霞岭,也免得节外生枝。

    随后李管事又交代了一些外门弟子应该注意的事项,还有半个月后举行的宗门大考,方言也可以参加,就算不下场去看看也好。又说了一会儿话,方言就起身告辞了。

    终于成为了外门弟子,比方言的计划还要快上很多,当初他以为以他的灵根资质,就算能够成为外门弟子,也至少要五到十年,没想到不到两年就做到了,心里也着实有一些得意。心想五灵根又如何,谁又能断定他在仙路上能走多远。

    回到家里,方言打开宗门奖励的那个储物袋,里面的空间有两丈大小,放着五十块灵石,两瓶青芽丹,两套外门弟子服饰,一块玉牌,一枚玉简,还有一块令牌。

    玉牌是外门弟子的身份牌,和仆役弟子不同,这块玉牌可以直接去火鸾峰领取宗门任务,而且还可以同时领取多个任务,不像仆役弟子,只要被确定了任务以后就很少可以变更,还不许同时接取两个任务,每年的奖励更是少得可怜。

    方言修炼基本都没用宗门的俸禄,那一点灵石丹药连塞牙缝都不够,而身为仆役弟子却是多年领着这一点微薄的收入,修为上十年如一日的缓慢也就可以理解了,难怪去年和他一起入门的女修楚彤十分后悔,若是知道方言成为了外门弟子,那就更加后悔死了。

    玉简是一些外门弟子的权限,除了少数宗门禁地,其他地方都可以去得,比仆役弟子活动的范围大多了。还有些参加宗门大考****、进入传功殿二层等等诸多很实用的权限,最高兴的是可以自行调整宗门任务,种田种得烦了,可以到宗门换取其他任务,不过目前方言还没有这个想法。

    令牌就是传功殿的通行令,可以到传功阁二层去选取一门功法,修炼除了灵植以外的其他功法,毕竟离火门并不是专门的灵植门派,不可能培养的弟子全是灵植弟子,一样需要其他弟子,尤其是丹器符法四大类弟子,以换取或寻找修炼资源。

    外门弟子虽不像内门弟子一样,是宗门重点培养的修仙苗子,但因为外门弟子在宗门内数量也不算很多,而且不少内门弟子本来就是从外门弟子晋升上来,还有一些外门弟子出身,后来晋级筑基甚至金丹老祖的不乏先例,所以一些资质不错年纪又轻的外门弟子,也会受到宗门的关注。

    基本上仆役弟子就是宗门内的劳工,生产和提供修炼所需,而长老、执事和内门弟子们就是这些资源的最大消耗者,外门弟子则处在中间地带,既要寻缘也要消耗,宗门往往都会把握一个限度,不会让外门弟子过多耗费资源,又会用一些奖励办法让他们为宗门效力。

    方言刚成为外门弟子,并没有急于到传功殿领取功法,那里上次他已经去过一次,并没有看到有什么好的功法,就算到二层方言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再说方言身上功法很多,除了已经在修炼的两套功法,还有大量的残缺功法,只是里面没有看得上眼的。想来传功殿二层也不可能是全套功法,能够到筑基期的已经算是不错的了,比残本好不到哪去。

    外门弟子的俸禄比仆役弟子多了很多,每月五块灵石,三颗青芽丹,总价值十多块灵石,相当于方家修士将近一年的俸禄,不过对方言来说助益不大,只够他一两天的开销。若非如此,他也不可能修为提升这么快,只怕旁人都已经开始生疑了。

    只怕那穆家辉几人可能就是如此,虽然再也没有明着对付方言,可暗地里的活动一天也没减少,听夏氏兄弟说,前不久他们在落霞岭内上窜下跳,十分活跃,四处捕风捉影,寻找方言的弱点,想要阻止方言晋级外门弟子。虽然没有成功,可这并不代表他们就会罢手,只不过方言现在是外门弟子,想要对他下手就多了很多顾忌,而寻找他晋级的秘密,甚至于是一些见不得人的机缘,就是最好的攻击手段。

    方言此前也想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往他们的灵田里投放地虎蔓,现在成为了外门弟子才知道,根本就用处不大。因为外门弟子的收入来源主要是宗门任务,很多人接这个灵植任务都是找个安身之处,顺便种些灵草贴补家用,并不靠这个过活,所以他真要这么做,对他们而言只是一些麻烦,不能伤筋动骨反而会打草惊蛇。

    方言决定以静制动,只要他们有动作,就一定会露出马脚,到那时再给他们致命一击,要让他们从此翻不了身。再者落霞岭的管事还没有定,大家现在都在观望之中,短期内动手的可能性不大。

    不过还有一人要提防,那就是张家的张豹,上次中了方言的黑昙罗烟散,听说连修为都降了一层,身边的那名老者也死了,方言就没有在意。可上个月方言在打听萧枫的消息时,随口问起张豹的事情,没想到那几人还真是专业,竟然打听到张豹被接回了张家,花费数万灵石为他解了毒,只等修为尽复就要回归山门。

    当时就让放言五味杂陈,这张家还真是舍得,为他这么一个小宗门的外门弟子,竟然花费数万灵石,只怕是他们家族数年甚至十年的收入吧。看来对张豹还不可掉以轻心,他本人倒不可怕,就怕通过他引出什么人来,张家可是有筑基期老祖的。

    担心这些也没有用,大不了离开这里就是了。方言本来就对离火门没什么留恋,这里只是他选的一个落脚之地,若是待得舒服就多待一段时间,也不介意为门里做点事,若是事有不谐,走人就是了,反正他在这里没有牵挂。

    想到这里,方言拿过宗门发的一枚玉简,认真看起有关大考的内容,过段时间大考就要开始了,这是方言第一次参加这种大规模的修士考试,当然要去好好观摩一番。

    没过多久,门外吵吵嚷嚷进来几个人,为首的正是夏氏兄弟,看来他们的消息也不慢,立刻就知道了他晋级外门弟子的事,特意过来祝贺。方言赶紧迎了出去,这几人是他这两年交下的几个朋友,自从萧枫走后,夏氏兄弟就是他最好的朋友了。

    大家都闹哄哄地送上贺礼,其他几人都是用红袋子装上几块灵石,或是几颗丹药,而夏氏兄弟倒好,一人端一盆红顶紫兰,这是一种十分漂亮的观赏类花卉,就是好看没什么别的用途,整个落霞岭就他们兄弟俩种了,还宝贝得不得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