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三章 鬼灵谷
    方言猜想这骚乱的源头在自己身上,越发不敢停留,只是向声音微弱的地方跑,不管怎样先把这些魔蛛摆脱了再说。

    整个地下魔蛛群都沸腾了起来,方言的身后到处都是魔蛛,洞穴里随处可见从地底和洞壁石缝中爬出来的魔蛛,疯狂地冲向方言,有些还在狭小的洞口上吐出一层层的蛛网,形成了一道道的封锁线。

    方言更加不敢久留,虽然洞中的光线不好,但方言的神识这时发挥了所用,每次快要被蛛网罩住时,就立刻躲进蓝珠空间里,等蛛群过去再出来夺路狂奔,片刻也不敢停留。

    在洞内也辨不清方向了,方言只知道向魔蛛少的地方跑,遇到蛛网密布的地方,能躲开的就躲开,实在躲不开了就用剑切开一道缝隙,放出魔藤再把自己强行拉过去。

    这一路跑下来,方言的身上沾满了蛛网,几乎都被包裹住,身体也多处受伤,表皮被刮得鲜血淋淋,都是被魔藤拖拉时受的伤,若不是炼体的原因,只怕早就伤筋动骨了。一路亡命地逃亡,方言忽然看见左前方有一个很小的洞口,里面透出微弱的亮光。

    逃到此时,方言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个闪身钻了进去,就在狭小的狗洞般大小的洞中匍匐向前,又把魔藤打出很远,再拉着自己快速地冲出去。身上已经被划开了无数的口子,方言的衣服都成了一根根的布条,全身上下都是鲜血,可幸运的是,他又看见了阴沉沉的天空。

    在这一瞬间,方言简直有一种大声狂吼的冲动,看着身后快速追过来的魔蛛,压制住内心的激动,随便选了个树木稀少的地方冲了过去。

    直到跑过了一条浅浅的河流,方言这才觉得追兵没有跟上来,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用神识沟通了魂牌,看了看这次逃亡的罪魁祸首,那对血玉魔蛛吃完了那块鬼兽肉身,安静地睡在魂牌里一动不动。

    得尽快找个安全的地方祭炼这一对魔蛛,趁着它们刚出生没多久,还没有一丝灵智的时候成功率最高,否则日久生变,这种上古血脉的魔蛛最难驯服,到那时方言哭都没有地方哭去。

    来到一处乱石岗,方言先把阵法布置好,又把魔藤放出在四周警戒,最后把黑煞留在自己身边时刻保护,方言这才勾动魂牌轻轻地把这对血玉魔蛛放在地上。在外面这对魔蛛显得更加漂亮,浑身如红宝石一般发出玉质的光泽,八条纤细的长腿光洁如玉,身上没有一丝蜘蛛所特有的刚毛,圆圆的背部和腹部连在一起,背上还有一道道亮丽的花纹。

    头部还未长出尖牙,顶上的复眼有八对,和普通的魔蛛完全不同。下颚上的口器倒是很相似,但却不觉得狰狞,相反倒有几分精致,两只魔蛛就像是两件完美的艺术品。

    方言越看越是喜欢,连忙催动魂牌运转炼魔经,手掐法决口诵咒语,按照收服黑煞时一样,一个一个地祭炼起来。比起黑煞,这两只血玉魔蛛却是好收服得多,整个过程基本上都是在它们睡觉的时候完成的,只是在打入魂禁时它们才微微感到不适,爬起来暴躁地走来走去,不过一会儿又睡下了。

    方言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次来惊魂谷的收获实在巨大,远远超出了自己的预期,不过危险也是远远高出了估计,看来自己的实力没有长足的进步前,不能再来这里。

    想这些还是太远,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怎么离开。方言不知道自己现在处于惊魂谷什么位置,只知道离入口一定有很远,要回到那里先要辨清方向才行。可天上没有太阳,就连星星月亮都没有,这里的植被又不熟悉,看不出方向的变化。

    方言仔细盘算了一下,觉得可以先往鬼灵气稀薄的地方走,到了那里再来看出口的位置,据说这惊魂谷不止一个出口,只不过对离火门来说就是那个来时的入口最近而已。

    方言拿定主意,躲在这处地方休息了几个时辰,起来后吃了一点烤制的鬼兽肉,忍着恶心填饱了肚子。强打精神方言又在群山之中慢慢地赶路,现在方言已经没有了来时猎杀鬼兽寻找鬼物的心思,这一趟收服了几个得力的魔宠,现在一心只想着避开各种鬼物的袭扰。

    神魂的异变让方言的神识强大了很多,可以早早地发现这些鬼物,避开众多鬼兽的纠缠,虽然不敢全速但也速度不算太慢,比来的时候快多了。

    一路之上,能躲就躲能逃就逃,倒是没有遇上太厉害的鬼物,只是三天时间,方言就觉得快要走出惊魂谷了。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片茂密的树林,但是林中的鬼物很少,而且实力也很低下,只要魂牌一卷就被灭杀了。

    如此实力低下的鬼物不可能在深处生存,这让方言轻松了很多,至少方向没有错,能不能出去就看运气了,不过自己好像运气一直不错的。果不其然,穿过这片树林之后方言看到了天空尽头的那一丝淡淡的蓝色,半个月了这是第一次看见蓝天,让他不由得有些激动。

    方言加快了脚步,在一片群山中飞快地跑着,路上连一只鬼物都没看见,这更加坚定了方言的判断。半天过后,方言进入了一处山谷,在谷内没走多远,突然看见一处施法的痕迹,方言用神识感应了一会儿,这是一处最近留下的痕迹,最多不会超过三天。

    看到人为的痕迹,方言反而开始小心起来,这里可以肯定不是来时的入口,距离离火门也有很远,自己也只是初期修士,在这荒郊野岭难免杀人夺宝的黑心修士。方言找到一处僻静之处,连忙换上一套旧衣服,再把自己稍微清理了一下,魂牌收起放在神魂中,再仔细检查了全身一遍,完全就是一个落魄的散修装扮,这才顺着山谷往前走去。

    一个时辰后,方言发现了一个三人小队,修为最高的炼气四层,看样子是来此处猎杀鬼物的。以方言的神识,并未让他们发现自己,就跟着他们后面,看他们那样费劲地杀死一只鬼灵,就知道他们的实力不强,方言也就放心地跟着。

    几个时辰后,又杀死一只鬼灵,三人高兴地大声说着话,有人就此提议该回去了。对这三人来说,他们本身实力不强,每次猎妖的时间都不很长,从不在谷中过夜。这里虽然只在外围,可也怕在夜间倒霉地遇上了厉害的鬼物,今天应该算是小有收获,当然是见好就收了。

    方言尾随其后,走了一个多时辰,来到了一处红色岩石的山崖边,方言已经看到了外面的绿色树林,就没有跟下去,而是躲在山崖后面的一处崖底,静静地等待那些人离开。

    等那些人走远了,方言这才沿着他们的道路进入了那片树林。看到久违的绿色,方言心中十分舒畅,快步地穿过了树林,抬头一看,天空中一轮昏黄的太阳,现在已是日落黄昏之时了。

    到了这里,已经是离开了惊魂谷,方言没有放出青鹤,而是顺着山间的小道,一路疾行而去。天黑之时,方言找到一处山洞,里面并不深,方言就放出魔藤在此草草地休息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方言随手打了一只黄羊,美美地吃了一顿,把剩下的羊肉一包,骑上青鹤就出发了。飞了约有一个多时辰,看到前面有一处小村庄,他连忙降下来走到村子里问路。

    村口处是一户人家,两间低矮的草房,一个破破烂烂的院落,院子里种了几棵果树,屋檐下还挂着几张兽皮,看来这是一家猎户,靠近山林的地方这样的猎户很多。

    方言略微整理了一下散乱的头发,在柴门上轻扣几下,朗声说道:“请问贵处有人吗,可否容在下歇息一二。”

    过了一会儿,一位皮肤黝黑的中年妇人出来开门,用一种方言并不熟悉的腔调说道:“小先生是谁,怎么会到了这里?”

    方言连忙施礼,“在下是游方的学子,因迷路到此,不知此是何处,又如何到附近的城镇,还请夫人相告。”

    “还真是一位小先生,听口音就知道是外地人,我们庄户人家不懂礼节,不要见怪。这里是魈山镇地界,往前可不能乱跑,数百里之外就是鬼灵谷,传说有吃人的妖魔。由此往西北就有条小路,一直通到二十里外的魈山镇,小先生若要问路,哪里最合适了。”

    方言连忙谢过,转身就顺着小路走去。看看四处无人,骑上青鹤直接飞了过去,不到一刻钟就到了这座小镇。镇上人家不多,方言也不敢乱打听,先学着当地人的口音到一家成衣铺子里买了一身当地的衣服,找个无人之处换上,就踱着步来到这镇上唯一的一家饭馆。

    店老板赶紧迎了出来,把方言让到了里面。这时离饭点还早,店里平常的客人也不多,老板就是本地人,三四十岁的年纪,眼力不错一眼就看出方言不是平常人,十分热情地招呼着方言。

    方言也不言语,坐定之后拿出一块灵石,抬头看了店主一眼。只见得店主立刻两眼放光,显然是认出了这是块灵石,那这客人也就是位修士了。

    “原来是仙师大人,小的有眼不视泰山,还请仙师大人见谅。”

    方言一摆手,“无妨,你只需回答我几个问题即可,这块灵石就是你的了。”

    “是是是,仙师大人尽管问来,小的一定如实道来。”

    方言略一沉吟,随口问道:“你是怎么认得这灵石,这里经常有修士来往吗?”

    店主一听,连忙说道:“也不是经常,我们这镇上不远就是一处险地鬼灵谷,听说是仙师们捉鬼降妖的好去处,倒是不时有仙师在本店落脚,有时也会打赏小的一块灵石,那就是小的交上福运了,是以就认得此物。”

    “哦,原来如此。那你可知附近有什么地方是这些仙师们聚集之地吗?”

    “是有一处,可小的也不敢肯定,只是听仙师们说起,叫什么元魂鬼坊的地方,在西北的大山之中,离此刻有两千多里地。不过小的只是个开店的,也是道听途说,可不一定对,若是说错了还请仙师勿怪。”店主有些犹豫,但还是壮起胆子有些畏惧地说道。

    方言笑了笑,心知这店主说的八成是真的,留下灵石向对方一礼就走了出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