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三章 试炼消息
    到了萧枫的住处,正见他坐在客厅的椅子上,出神的在想着什么事,见到方言来了,抬手一指面前的椅子,示意方言坐下。看到方言坐下,萧枫若有所思地站了起来,好半天都没言语。

    方言看见萧枫的样子十分奇怪,也不好开口询问,只是有些紧张地看着他。几乎有一柱香的时间,萧枫这才看着方言笑了笑,说道:“还不错,你比我想象的要成熟,性子稳重多了。”

    一句话说的方言更加一头雾水,不知道如何回答。

    “呵呵,我要走了,方言,以后可能都见不到了。”

    “什么,难道你要离开宗门?”方言大惊,都有些担心他是不是闭关把脑子闭坏了。

    “这倒不是,我自小在宗门长大,怎么会轻易离开。这次我是要代表宗门参加试炼,这是我想要在仙途上更进一步就要去做的,除此以外别无他法。”

    “试炼,那是什么?”

    “嗯,你刚进宗门不久,不知道也情有可原。这试炼又叫生死试炼,每隔十年我南越的一处秘境就会开启,里面有无数的机缘,也有无尽的危险,最重要的是,里面有炼制筑基丹的灵药。我到宗门已有将近二十年,早就到了练气期的顶峰,可是没有筑基丹,迟迟不能再进一步,思前想后,只有放手一搏了。”

    “里面可是十分危险?”见萧枫一脸郑重的样子,方言预感这事一定十分危险。

    “九死一生,甚至比这更危险。”

    “啊”的一声,方言嘴巴长得大大的,不可思异地望着他。

    “我没有半点夸张,宗门每隔十年就会有二十名弟子进入其中,可每次活着回来的不过二三人,早些年甚至有一次一个活着的都没有。”

    方言彻底无语,还真是危险无比。

    “你一定很奇怪,这么危险我还要去。”萧枫笑着看了看他,自顾自的又说着,“你可知宗门的筑基丹从何而来?就是从这密境中得来的。活着的弟子带出灵药,每份灵药换取一枚筑基丹,剩余的都由宗门保管,逐年分发给有希望筑基的弟子,可这些年宗门在试炼中一直少有人活着回来,筑基丹已经变得珍贵无比。我自思没有办法可以得到,更买不起,若要筑基只有甘冒天大风险,除此以外别无他途。”

    “那,那师兄你难道不能.”方言感到有些说不下去,讪讪地看着萧枫。

    “呵呵,我明白你的意思。师弟可知我出身皇族,上山之后就再无回到皇族的可能,只有在仙道上勇猛精进,一往无前。这次闭关我想了许久,若要进阶完全没有他法,只有试炼一途,现在不去,十年后亦然。与其坐等空耗岁月,不如就此一搏换得机缘,你可知五十岁前筑基宗门可是会重点培养的,那时就是海阔天空了。”萧枫静静地说道,没有一丝感情,仿佛是在说着别人。

    方言越听越是惊心,可是也由衷地佩服萧枫的勇气,像他们这样的小宗门弟子,没有宗门提供的海量资源,又没有祖荫可以庇护,一点机缘都要用性命相博。“这就是修士的宿命,他年我若是修炼有成,恐怕也要踏上这条道路。”方言暗自沉思,半天也没说一句话。

    良久,方言才抬起头来问道:“何时出发?”

    萧枫站起身来,轻走几步说道:“估计是下月,正在等待秘境开启的消息。”

    话锋一转,萧枫又说:“方言你是灵植的天才,金顶竹荪的事情我都听说了,或许你以后可以不用走我这条路。不过我只想和你说一句,希望你记住,修炼一途,有进无退,无事可阻,无险可畏,常怀勇猛精进心,莫被琐事惑心神。你是我见过的最为勤奋的修士,而且天赋气运也是最佳的,希望你莫要懈怠,这样才可以在这仙途之中走得更远。”

    一席话说完,看到方言若有所思地点头,萧枫无声地笑了笑。随后没有再说这些,而是问起了方言金顶竹荪和灵植之事,闲聊了很久,又一起吃完饭方言就告辞了。

    回到家里,萧枫的话仍然在方言的耳边回响,久久不散。其实凡是修士,就需机缘,若要机缘就很有可能要历生死,想要机缘又要惜命,世间哪有这般好事。托庇于人,得到余泽是何等的福运,可守住这得来的福运又岂是敢历生死如此简单。

    方言已经算是福运深厚之人,可是已经遭遇了多少次不测之危,自己何尝又敢说不会如刘明远一般,仙途尽丧,身死道消,难道就不是在历生死?机缘就是如此,只在山顶险峰之处,天道也是如此,只会庇护值得守护之人。这世间的修士,又有谁不是要参透这生死的一线,在天道的驱使下亡命向前。

    方言觉得以前凡人的世界正在远去,任凭他如何想要抓住,却在他努力向前之时,慢慢地分成两条道路,一条仙途一条凡路,在两条路的岔口上,方言踌躇不定。难道就没有一条仙途凡路,在自己的心路上修真,在看似无情的天道之下建起一个本心筑成的仙道小院。

    方言摇了摇头,自己只是一个炼气三层的小修士,修仙界中的蝼蚁般存在,就连萧枫也是远远不如,莫说生死试炼,就连参与的资格都没有,现在也只能为他祝福,希望他福缘深厚、逢凶化吉。方言没有几个朋友,萧枫算个上一个。

    转眼一月过去,就在方言忙着请人收白果时,萧枫离开了。方言抽出时间去送他,到了他的住处,有几人也在那里,萧枫潇洒地挥了挥手,笑骂道,“又不是生死离别,送什么送,都回去吧。”说完就御剑而起,嗖的一声消失在天际。

    尽管这次白果的收成很是不错,都是方言当年种下的种子长成结的果,足足超过了两百斤,可萧枫的离开让方言心情怎么样都高兴不起来。这次方言没有全部上交宗门,只交了一百斤,剩余的全部用一个专门的袋子装起来,准备自己到坊市里出售,也免得又引起轰动,然后就是应接不暇的参观交流。

    又开始了平淡的修炼生活,日复一日的劳作让方言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修为法术也在缓慢地增长,随着刚刚进阶时的快速增长期过去,又到了积累法力的阶段。丹田里的灵力不再是刚进阶时那样一丝丝的淡淡灵气,而是已经有了一个小小的灵气团,围绕着这个灵气团一丝丝的灵力像雾一般地在周围汇集,慢慢地旋转。

    炼气三层的几个法术都已经习练的越发纯熟,已经可以做到收发由心,无论灵雨术还是.诀都比以前的施法范围大了一圈,每天浇灌灵田的时间也大大缩短了。看着自己这个硕大的院子,一派欣欣向荣,方言心中一股自豪感油然而起。

    最近灵田里事情已经不多了,灵草灵木都已经长成,不需要再像以前那样小心呵护,只要隔段时间浇灌一次就可以了。方言想要出山一趟,其实这个想法由来已久,主要是方言觉得自己斗法上面实力太差,几次都借助了阵法之力,还是险象环生差点身死,再不加强只怕以后不会再有这般好运。正好最近得了那块魂牌,就把主意打在这上面,想去抓回一只魔宠,增强自己的战力,前段时间实在走不开,现在可以好好利用了。

    就连地方他都选好,就在离火门东北面的惊魂谷,离此只有二千里左右,来回十天就够了,反正他也不打算过于深入,只在外围转转就是了。那个地方平时少有人迹,没什么灵草灵物,却有不少阴魂魔物,十分难缠又得不到什么有用的灵物,日子久了就没人愿意去。

    这也正是方言看好那里的原因,若是修士太多,方言还担心自己的安危,只是魔物鬼物的话,有魂牌在手,危险性就小多了。不过在此之前,他还要先准备一番,买上一些助益神魂的丹药,避免不小心受伤后遇到危险。

    两天之后,方言把小院全部打理好了,带上这两天买来的丹药符箓,骑上青鹤就出发了。

    往惊魂谷的路上有大半都是离火门控制的家族领地,身穿仆役弟子服饰的方言一路还算安全,只用两天就来到了一处很小的坊市,是周边几个家族自行设立的。坊市里只有一条百丈的街道,数十间商铺,一家客栈。出了这座坊市,往北数百里就到了惊魂谷,方言决定在此歇息一晚,明日一早出发。

    坊市内冷冷清清,看不到几个人,方言也懒得去逛,只在一处商铺里买了一张惊魂谷的最新地图,就在客栈里休息。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有完全亮,方言就按照地图标注的方位出发了,离谷中还有十余里,青鹤就不愿再往前飞,想来是这里的阴魂鬼气让它很难受。收起了青鹤,方言施展御风术,不过一两刻钟就到了惊魂谷。

    入口处的山谷数里宽,两边都是黝黑的山崖峭壁,方圆随处可见漆黑的大石头,十里之内都没有草木,十分荒凉。还在谷口,就感到了谷内吹出的阵阵阴风,连神魂中都感到一丝凉气。

    方言头顶缓缓升起一面魂牌,这才感觉神魂舒服了些,感应到魂牌里传出了一阵好像欣喜似的情绪,弄的方言都有些怪异,难不成这魂牌还成精了,怎么感觉像是有灵智似的。抬眼看时,只见魂牌开始发出淡淡的黑光,阵阵阴风吹在上面全部被它吸收了。

    真是好宝物,方言心里安定了不少,有此物相助看来这次危险应该小很多。继续往前走了不远,就进入了惊魂谷。这是一条里许宽阔的深谷,两边都黑色陡峭的山壁,遮住了大半头顶的阳光。整个谷中一片死寂,静得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连只鸟都看不到。

    谷中看起来很久没有人来了,看不到一丝人为的痕迹,就像一片独立于修真界的界面,谷内谷外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没有一株草木,杂草都没有一根,满眼都是黑色和灰色,真的难以想象这里是如何形成的,典籍里只是说这处地方早在数十万年前就形成了,和一次大战有关,其余的就语焉不详。

    路面凹凸不平,地上的石头都和外界不一样,黑得诡异白的惨白,方言小心地走着,不时回头看看,双手各放了一张火焰符。不知不觉间,顺着山谷走进了惊魂谷深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