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章 紫瞳兽
    原来这只灵兽叫做紫瞳兽,是寻灵貂的变异品种。它的眼睛呈紫色,不同于寻灵貂的灰色和蓝色,而且据说一般变异灵兽都会有些特殊的本领,但也要看运气,有些好运的可以获得十分有用的法术,帮助修士修炼寻找灵物,可也有不少得到的法术十分垃圾,让修士花了大价钱却是空欢喜一场。

    方言得到的这只,别的不说,单单吃灵草这一项就让人受不了,若是养成之后法术十分垃圾,那就让人欲哭无泪了。看着这只灵兽蜷缩在灵兽袋里,方言始终拿不定主意,自己也需要大量的灵草灵丹,再增加一个怎么负担得起,可若是这灵兽资质出众,就此错过了更是让人无法接受。

    想想自己还没有灵兽,先养起来再说,将来若是实在负担不起了,就将它放生好了,也算是做了一场善事。想到这里,方言不再纠结,找起御兽的方法来,不多时就看了一遍,原来还需要先认主,并且还要不少材料组成一个认主法阵才能施展。

    这些材料也不知宗门里能否买到,等以后凑齐了再说,现在就这样先喂着吧。放下这件事,方言开始琢磨该怎么样对付那盯梢之人,简单杀了肯定不行,这可是在宗门内,稍有破绽便会被查出来,再说别人只是盯梢而你却暴起杀人,宗门抓住了一定罪责不轻。

    既然不能杀,就要想个办法让他吃个大亏,以后再也不敢来盯着他了。想了半天,方言突然想到一个办法,奎木丹经里有一种毒药,叫做黑昙罗烟散,专门针对修士,而且配置不难,要弄这次就要连幕后之人都弄进去,可以断定他每次盯梢之后立刻就会给他主子汇报。

    想到这里方言觉得恐怕还要再去一次坊市,在宗门里多半买不到,不过去坊市之前还要先做一件事,就是买一个好的阵法,上次他可是体会到了阵法的好处。

    于是随后两天,方言到处收罗阵法和需要的灵草、材料,花了不少灵石买到了几种黑昙罗烟散的材料,不过主要原料黑昙花却没有收到。倒是让方言收到了一套厉害的法阵,金刚锁魂阵,是一套集困阵和杀阵于一体的完整阵法,驱动一次就要五块中品灵石。

    这套阵法是方言在上次卖他四相伏龙阵的那人手里买的,两人躲在一个偏僻的地方完成的交易,估计这阵法来路不正,若不是方言和他有过交易,他都不肯拿出来。没有理会那人的惊讶眼神,方言给了他一千二百块灵石就走了,用不着多说,这桩交易谁都不敢乱说。

    做完了这些,方言心中才稍稍安定,又借来青鹤飞到了坊市。中途又寻好地方布下阵法,就直接来到坊市中的万灵阁。这里果然有黑昙花,还有其他几种材料,买到了这些,方言这才安下心来。随后方言又买了几瓶丹药和几株自己没有的灵草和种子,花去一千多块灵石,算算身上灵石已经不到两千了。又跑到一家专卖阵法的商铺,直接就买了一套辅助认主的法阵,也省的方言费心地摆弄,可这一下方言身上的灵石连一千都没有了。

    再未过多停留,方言径直离开了坊市。谁知人无伤虎意,虎有伤人心,上次追杀他的两人中还剩下的那个,竟然在半道上突然截杀出来,而且还带着两人,看来这里杀人夺宝的人还真不少。方言见状夺路而逃,这次几人却速度快得多,几次都差点将方言给堵上,好在方言布置的阵法离此并不远,而且那几人看起来也不想动手时离得坊市太近,竟然让方言一路逃到了阵法之中。

    等到方言催动阵法,一切瞬间就见了分晓,金刚锁魂阵不愧是一千多块灵石买来的,五块中品灵石早就放在阵盘中,阵法笼罩下的三人只是挣扎求饶了数息时间,就一个个惨叫着身首异处。这阵法效果很是不错,没等方言动手就搞定了,以后再来坊市也就安心多了。

    收好东西,方言回到住处,直接就到了密室内。先是把认主法阵按照方位摆好,拿出灵兽袋,又喂了几棵灵草给紫瞳兽,安抚了一会儿才将它放在阵眼处。然后挤出数十滴精血滴入阵盘,再放入十几块低阶灵石,就按照玉简中所说掐起诀来。

    只见开始还一脸好奇的紫瞳兽,突然惨叫一身翻倒在地,而方言也感觉到神魂中一阵阵的刺痛,强忍着把余下的法决打完,只见阵法“嗡”地一声黯淡下来,阵盘中的灵石也碎成了粉末。方言这时才觉得疼痛开始渐渐缓和,识海中多了一种奇怪的感应,这应该就是紫瞳兽的神识印记了。

    做完这些,方言又把买来的灵草和种子种进灵田,就开始按照丹经里的记载,调配黑昙罗烟散。这种毒药严格的说并不能都算是毒药,因为并不会把人毒死,而是会污染修士的法力,让修士在修炼和斗法时,法力控制不住,更不用说进阶了。这种药也只对炼气期的修士有用,若是修为高深的修士,完全可以用体内的灵火炼化,根本无法对其造成伤害。

    不过这种毒药隐蔽性很强,而且少有人知,修士就算中招也弄不清楚是在何时被人暗算的。最好的一点还莫过于其调配很方便,只需按照丹经记载依比例调制即可。

    很快这黑昙罗烟散就调制好了,方言小心地把它装在一个小瓶里,用盖子密封好。做完这些,他又故意若无其事的来到灵田里,在那处山头看得见的地方,蹲在灵田里假装劳作,静静地等待着天黑的降临。

    紫瞳兽在灵兽袋里陷入了深深的沉睡,方言把它放在了密室里面,又在灵兽袋里放入了两棵灵草。

    夜晚如期而至,方言早早就赶到伏击地点,等待着那位老者的到来。半夜时分,那人终于又来了,偷偷地观察着方言住处的情况。方言心里暗说,还真的没有放松一点,好死不死的又来了,只好狠狠地招待一番了。

    等了很久,估摸着他快要下山了,方言悄悄溜下山,在他回去的必经之处涂抹上一滴滴的药液,然后找了个隐蔽之处,紧紧地盯住这里。果不其然,只等了一会儿那人就弓着腰经过这里,身上沾了不少药液,方言这才心底暗自一笑,没再跟下去,直接回了家做起早课。

    又是一天的忙碌,方言晚上一泡完汤药就跑到密室里,刚才他的神魂感应到紫瞳兽已经醒了。到了密室一看,紫瞳兽在灵兽袋里暴躁地乱跳,感觉到方言来了,连忙用神识告诉方言它要出来。刚刚把它放出来,就嗖的一下冲进方言怀里,神识还发出一连串混乱的消息,方言半天才弄清楚,原来它是饿了。

    还真是难养啊,这以后得吃掉多少灵草。没办法,方言把它带到药园,用神识命令它不许乱吃这灵田里的东西,然后就让兴奋的紫瞳兽选了七八株灵草,摘好后就站在方言肩膀上,一株株地喂着吃。看来以后还要多种些灵草,这小东西饭量还不是一般的大,若不是学了荣木诀,根本就养不起,现在明显还是幼兽就有如此胃口,还不知道长大以后如何呢。

    回到密室,方言这才从蓝珠空间里取出昨天的到的几个储物袋,一溜排开竟然有六个,其中一个是灵兽袋,可惜里面一只青色羽毛的大鸟已经死了很久了。另外几个储物袋,方言一下就全部打开了,再不像以前那么神魂孱弱,把东西全部倒在密室的地板上,堆成了一座小山。

    方言也暗暗心惊,这几人到底杀了多少人啊,这一堆东西五花八门,比商铺里的种类还要多。灵石全部捡出来有三千多块,丹药足有二十多瓶,以中期用的丹药补气丹和益气丹为主,还有几瓶青灵丹和青芽丹,让方言颇为满意。

    符箓加起来十余张,法器三十余件,中品法器有六件,还有一件上品法器,是一件钩状的法器,方言用不了。其中还有一个器鼎引起了方言的兴趣,这是用于炼器的法器,虽然方言对此一窍不通,但还是把它收起来了。

    这些法器中,适合方言的只有一件,就是一把飞剑,可惜他现在还没到中期,学不了御剑飞行,只好先收着。另外还有一面乌黑的牌子,正反面都刻着上古文字,引起了方言的注意,不过这些字都是用一种变体书写,一时无法辨认,方言就把它先放在一边。

    灵材和矿石非常多,方言对炼气没有接触过,大多数材料都不认识,就把它们全部收起,用一个储物袋装好,放进了蓝珠空间。

    灵草的量也是不少,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弄来的,其中还有不少是方言没有的,不过这些灵草他大都认识,很多都是用来炼制丹药的灵草。这些让方言由衷地欣喜,也用一个储物袋装好,明天就把它们全部分别种下。

    玉简有二十余枚,都是散散不知从哪里得到的,其中还有几枚明显就是宗门之物,方言当即就把这几枚放回储物袋,其他的十几枚中检出几枚看着有点用的放在一边,等会放到书房里。

    一些妖兽材料,数量是这堆东西里面最多的,也不知是他们猎杀的还是杀人得来的,堆了小小一堆,方言把这些东西全部放进刘明远的那个大储物袋里,放在蓝珠空间,以后慢慢处理。其他的就看不出有什么了,都是一些杂物,挑挑拣拣留下可以值点灵石的,其他全部一把火烧了。

    处理这些东西都花了半个时辰,也难为这些人四处劫掠,最后都送给了方言。东西收好以后,方言拿着那块乌黑的牌子仔细看了起来,只见这块巴掌大小的牌子四周刻满了细密的符文,中间刻着一行行针尖大小的小字,方言用尽目力才勉强看清一小段文字,都是上古篆花古文,文字看起来很优美,可是起来却十分费劲,看了很久才勉强认出一行字,大意是一段咒语。

    牌子有一寸厚,像书本一样层层叠叠的书页,可是却怎么也打不开。牌子外表还有很多锈迹和污渍,黑乎乎的摸上去却并没有金属感觉。方言这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每次遇上大机缘之时都是如此,而且越是古怪的东西,就越是逆天的宝物,这块黑色牌子怎么看都不像是凡品,说不定又是方言的运道了。

    其实说起来还有一事方言始终不明白,那刘明远本身就机缘逆天,得到了丹经和纯阳功这两样好东西,可他怎么就会冒着危险杀那只河鲀兽呢,而且那妖兽身体里更是有逆天的蓝珠,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若说只是机缘,方言现在可有点不信,若非他已经死了,方言真的想好好问一问。

    现在又有了这种感觉,方言知道自己的感觉一定不会错,肯定又触摸到了什么,虽然不敢肯定,但是一定离的不远了。拿出在传功阁买的玉简和那本丹经,对照着慢慢地解析这块黑牌子,方言渐渐地认出了个大概,这些小字就是一篇咒语,是解开这黑色牌子的关键。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