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二章 炼气二层
    出来时已是深夜,两人回到客栈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就离开坊市,出城御剑飞回落霞岭。飞到半路远远看见有三名黑衣修士,其中一人依稀就是那个个子高些的修士,看来那两人还真是念念不忘。萧枫看了那几人一眼,吓得他们连忙往边上溜走。

    回到落霞岭,方言连声谢过萧枫,带他见了世面。萧枫也很高兴,买到了自己心仪已久的法器,当下也不留方言,就进了房间祭炼起来。

    方言回到自己家里,先是赶紧给灵田浇水,又喂些牧草给青牛,忙活了一天,到了晚上才歇下来。

    又有大量的丹药可以修炼,方言顿时心里轻松多了。尤其是那几瓶中品的丹药,更是让方言充满了期待。方言又拿出那枚金焰果,只有淡淡的金色,成熟的果实玉简上记载是金红色的,姑且先用下试试,果核种下看看能不能活下来。

    又是泡汤药,修炼法诀,打坐练气,很快就到了半夜,方言就沉沉地睡了。

    第二天一早,方言未等太阳升起,早早就爬到屋后的山顶,坐在一块石头上。按照纯阳功法里面的介绍,可以用纯阳功法吸收朝阳中的紫阳真气,有增强生机、强大肉身和提高火属性法力的功效。太阳真火是一切火属性灵火灵物的根源,对精炼纯阳,化气炼火极有好处。

    方言怀着姑妄听之的态度,先练练再看,反正现在灵田里的事情也已经可以做得过来。很快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虽是冬天寒气裹挟之下感觉不到炙热,但当方言运转纯阳功法,仍然感觉到体内有一股很微弱的力量,在红日照过来的一瞬间变得蠢蠢欲动。只是运转了一个周天,全身就感觉很暖和,仿佛周身都沐浴着一股火灵气。

    随着太阳升起,慢慢这种感觉弱了许多,看来这种功法只是对朝阳特别敏感,以后每天早晨修炼即可。

    今天没事可做,昨天就浇完了水,还要等到后天再浇一次。形意决晚上汤浴时效果最好,上午就显得无聊了,看了一会玉简,又拿出那本始终弄不懂的奎木丹经,看了半天还是没有一个字。

    随手放在小潭边亭子里的石桌上,方言一时看着水潭出神。除了方家带来的粗浅功法,只有灵雨术可练,干脆就对着水潭练习灵雨术吧。

    现在方言的灵雨术已经正式达到了一层,全力之下可以形成一片数尺大小的雨雾,浇灌五十亩的灵田只需一天即可,毕竟灵田里种的灵谷和白果树,对灵气和水分的要求也并不高。

    很快就见亭子底下山崖上汇起了涓涓细流,阵阵水雾随风飘起又旋转着落下,水雾溅湿了方言的衣服,可他毫不在意,全力地提高灵雨术,尽可能地扩大施雨的范围。方言渐渐地仿佛进入了空灵之状,两眼之中只看见道道灵雨,恍若无喜无悲之境。

    不知过了多久,方言突然从这种状态中醒来,原因是他的法力已经全部耗完,经脉都被他自己弄的有些酸痛。方言一瞬间感觉明悟了许多,赶紧盘膝坐下仔细地回忆体悟。

    过了一个多时辰,方言缓缓睁开眼睛,这次收获很大,对法术本身有了一个模糊的感觉。道法自然,空中的雨雾与体内水属性法力,在那一刻显得十分契合,仿佛一切并非凭空生出,道由心生,心动法随,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

    还有更让方言惊讶的事情,突然间他见到那本金色小书是打开着的,可他明明有印象他把书合上了。发生了什么事,有人来了?找了半天又没看到有任何形迹。想了想,等法力回复一些,他只是稍稍用灵雨洒向小书,就见那本金色小书如同活过来一般,书本上出现了一行行绿色的古体小字,方言很多字都不认识。

    这种古体字只是在数十万年前的上古时代才通用,而随着修真界的演进,慢慢地有些文字已经失传或者不再使用,而有些文字已被代替或者改变了写法,只有一小部分仍然还在使用。碰巧那奎木丹经四个字就延续了下来,否则连是本什么书都不知道。

    方言赶紧记下显示出来的文字,修士本身就有强大的记忆力,把其中认识的字和不认识的字串在一起,连蒙带猜也算弄懂了一丝半点,大意是说这是一本灵植和炼丹方面的书,是一部上古传承。方言顿时大喜过望,难怪那水云门煞费苦心地要找刘明远,其实是因为被他得到了这本书。那三个争夺尸身的修士恐怕做梦也想不到事情是这样的,而这本书还要这样才能打开。

    上古传承,这需要多么大的机缘才能得到啊。现在看来,那位刘明远应该也是个机缘深厚之人,得到的丹经、纯阳功法,无一不是大有来历之物。可那个蓝色宝珠又是从何而来,可以肯定的是,不是来自刘明远,否则那金家修士根本就奈何不得他。

    难道是那妖兽,现在他知道那是一只河鲀兽,也是一只二级妖兽,却被刘明远斩杀。估计是死前流血意外认主,进去之后就死在了里面,然后灵气被蓝珠吸收,被方言意外认主之后,方言只要体内消耗过度,蓝珠就会自动护主,那股凉气就是蓝色珠子炼化的灵力。

    原来如此,一切疑团今天一朝得解,方言一时心情舒畅,忍不住长啸了三声。突然隐约听到体内好像“啵”的一声,一道屏障猛地倒塌,体内的灵气就如同开闸的河水倾泻了出去。

    还真是不把方言吓傻就不算完,接二连三的喜事让方言都懵了,就连多次遇难呈祥,几度惊天收获的事情,和今天比起来都相形见绌。方言迟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掐了自己好几把,身上都是又红又紫才慢慢相信了。

    过了一会儿,萧枫的仆人跑来问出了什么事,原来是听见他的啸声怕出问题,过来问问。方言简单地说自己进阶了,拿出两壶好酒请他转交萧枫,又拿出两块灵石给那仆人。那人不敢收,推托了许久才勉强收下了,喜滋滋地跑了回去。

    方言极力地稳定心神,可别乐极生悲,勉强回到练功房内,很久才控制住心神稳定刚刚提升的境界。照常修炼了一天,第二天一早吸过朝阳之后,方言拿出了几枚玉简。现在他是练气二层了,可以修炼两门法决,一个是火球术,形意决里的功法,大多数功法中都有的。还有就是可以修习灵植术中的金炎决,主要是用来灭杀灵草中滋生的害虫。

    就这样方言把时间重新安排了一下,清早山顶练习纯阳功,上午灵植术,下午习练剑诀和奎木丹经,晚上泡汤浴修炼形意决。一天时间就这么分解完毕,几乎除了睡觉就是修炼,几天下来累得够呛,但是方言依旧是乐此不疲,俨然回到了方家那时的修炼生活。

    方言的这般做派连萧枫都赞叹不已。就在方言进阶的第二天,萧枫祭炼好了新买的法器,专程来向方言祝贺,谁知一来就看见他在修炼,后来有一次喊方言喝酒,那仆人来时又看见方言在修炼,萧枫知道后很是佩服,难怪方言一个五灵根的修士竟然加入宗门后半年不到就进阶了。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方言在经过进阶之后法力迅速增长的阶段后,慢慢平稳下来。几种功法的修炼,虽然各不相同,也各有侧重,粗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但归结在一起就是法力越来越深厚,经脉变得更加坚韧和开阔。

    这是一条方言从未接触过的修炼之路,以前也根本没有想过会修炼得忙不过来,因为他看到的修士要么像他父亲以前那样整日无所事事,要么就是忙于赚取灵石,还有就是数年数十年地闭关。

    渐渐看清了自己的修炼一途,方言知道按部就班地修炼法力,自己受资质的制约,永远不可能走的太远,只有像现在这样去争取一线机缘,勇猛精进,永不懈怠,才能争得一丝机会。今天晚上,他准备再试一试新得的那副汤药,看看药效如何,想来应该比现在用的要好。肉身经脉提升的好处,让方言食髓知味,舍不得放下。

    先把那颗金焰果的果核取出种在空间里,再按照汤药的配方,全部倒入大鼎之中熬制。其他的药在空间之中全部成熟,只有这颗金焰果还差了年份,不知道会不会影响汤药的效果,而且这还是主药之一。

    半个时辰后,看看淡红色的汤药,方言略略点头,汤药方中描述熬成的汤药就是这种颜色。方言轻轻进入汤药中,慢慢蹲身下去,汤药渐渐的没过头顶。这次方言没有含着丹药进来,他还不熟悉药性,小心为上。

    很快他就感到,这幅汤药的药力明显比上一幅猛烈得多。刚刚进入鼎中,就感觉到一股庞大的药力钻进体内,全身的肌肉、骨骼甚至经脉顿时感到一阵撕心裂肺般的疼痛,方言赶紧运行刚刚悟懂没有多久的纯阳功一层功法,引导这股气流向着纯阳功的运功路线行进。

    没过多久,方言变得更加疼痛难忍,牙齿咬住发出了格嘣格嘣的声音。这股气流仿佛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在经脉中的一处奇怪的位置汇集,越聚越多反复冲撞,好在没有多久一处方言以前并不知道的经脉被冲开了,这股力量倏地进入其中,与法力在经脉中运行一般,忽地连续冲开几处,形成了一个周天。

    按照纯阳功的说法,这是人体内的九大阳脉,与十二天经、八脉奇经并行不悖,属于上古道经所述一百八经中的分经。这九大阳脉以体为表,属于体修的范围,但是却专重阳经,在体修中也算是比较少见的。

    慢慢地这股被纯阳功称为元力的气流,在这条新开辟的脉络中越来越快,汤药一点点变淡,最后变得如同清水。而方言的表面开始不断挤出一些黑色的污浊物,将鼎中的水变得浑浊。

    又是一个周天,方言站了起来,爬出鼎外,两手一抓竟然把这只大鼎整个地举起,走到水潭边把污水倒去。然后把鼎一收,整个人跳进水潭里,舒畅地游了起来。纯阳功修炼了半年多,今天才算是真正入门,现在方言的力量成倍增长,肉身和骨骼已经不亚于一般的妖兽,上古史中记载人类在荒野中与妖兽肉搏的故事,方言现在完全相信了。

    游了一会儿,方言洗净了全身,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回到了练功房内。随着肉身的提升,体内的杂质减少了很多,法力也变得纯净以来,吸收灵气的效果提高了不少。方言吞下两颗黄芽丹,一颗的灵力已经远远不足,灵力在体内按照熟悉的形意决的经脉路线一个周天一个周天地运行,丹田气海的法力缓缓地增加了一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