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章 秋猎之前
    将近一月的时间,方言可谓是大有收获。m无影剑决已经习练掌握了近半招数,收获最大。暗夜风行也已经初步领会,这套功法的创立者现在看来可能修为不算高深,但这种奇思妙想却让人大为惊叹。

    这篇功法的全文只是搭起了一个架子,提出了这样的一个思路,并没有束缚习练者的思维,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修炼经验和实战经验不断充实。这也是方言为何在自己家里到处练习,当然不是她们所想的抽疯了,而是要在各种环境下不断完善,越是复杂难以施展之处,越是能够领悟暗夜风行的精髓。

    形意拳有三颗归气丹相助,进境也是飞快,这一月的修炼,足抵平时的两年之功,先天大圆满的境界已经不远了。

    方言也由此深深感到大家族和宗门为何可以长期凌驾于众多修者之上,这些修真界的大佬占据着最好的资源,功法、丹药、灵石自然不缺,后辈子弟进阶之快远超旁人,修炼一下子就要超过别人一辈子,当然就会呈现出英才辈出、欣欣向荣的局面。

    再加上几乎所有修仙界的稀缺资源全部握在手中,联合垄断了中高阶修士的各种灵物,不管是天资卓越之辈,还是想要出头之人,都要想方设法加入到他们之中,在他们所建立的一整套管理方法之下,渐渐接受早就被设定好的规矩和观念,逐渐变成其中一员。

    数万年来,修仙界就是这样从资源到修士,再到规矩,都被大宗门把持,利用自己设置的规则,不断盘剥无数散修和家族,让自己牢牢处在最有利的位置。

    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现在拼命修炼也只是为博得一个进入大宗门的机会。

    眼下修炼的路途已经初定,努力的方向就是要进阶。方言坚信自己一定身居灵根,数月以来的修炼不断强化自己的这种直觉。

    比试时最后出现的诡异力量,这段时间没有再出现,虽然方言也会感到一丝忧虑,可是总觉得这种力量并没有害过自己,再说也对它无计可施,只有以后有机会再说,慢慢的也就不再那么纠结。

    方言先到了父母的住处,向父母问安后,他会同父亲一起出发。刚见到父母,就见父亲方同手一摆,叫仆人拿过来一套衣甲,一个背篓和两个小皮袋子。

    那套衣甲连带头盔都是青色,头盔看不出是什么材质,但衣甲一看就是用妖兽的皮甲制成,上面还有不少划痕,显然是用过不少次。

    方言接过来脱掉身上锦袍,戴上头盔,穿上衣甲和靴子,只有眼睛和嘴巴露在外面。看似沉重的一套行头,穿在身上确是不觉得很重,看来这套东西价值不低。

    林氏又将那个绿色的背篓和两个小皮袋子,挂在方言的背后和腰间。转眼间方言就像变了一个人,英姿飒爽,气势不凡,再无半点公子哥的习气。

    方同上下看看,满意地点点头,“这套行装是为父当年用过的,现在送给你了。走,我们去演武场汇合,一起出发。”

    方言连忙辞别母亲和弟弟妹妹,从青鸾手中接过精铁剑,往背后一插,跟着父亲就出门了。

    来到演武场,那里已经三三两两的站了不少人。方同只在边上看了一会,就径直走到西面的高台之上,和站在那里的两人说起话来。

    方言自小在族中长大,周围的人并不陌生,只是大都年龄比他大上不少,有些论起辈分还是他的长辈。于是方言走到两位平时还算熟悉的族兄身边,和他们攀谈起来。

    相互之间说的最多的,都是修炼上的事情。能参加这次秋猎的最少都要有先天后期的修为,否则去了也只是别人的负担。修为到了这一步,其他俗事一般都不太关心了,只是对修为进境特别上心。

    先是说着这次秋猎的事情,随后那两人就问到了那天和张猛比试之事。这件事让方言在族里名声渐起,先是小小年纪就进阶后期,随后在大庭广众之下,以一把精铁剑,力挫习练了阴阳刀法的张家希望之星,还夺得一瓶归气丹。

    无论哪一样,都是方家近年来少见之事,尤其是当时在场几人不遗余力的大肆宣扬,让方言隐隐成为了方家罕见的天才。现在大家也多半猜测方言身居灵根,否则怎么进阶这么快,战力还这么强?

    至于方言身法的事情,自从方同给了那本小册子以后,大家就不再议论,都以为知道怎么回事了。谁让人家有个好祖父呢,族里可以强行讨要私藏的功法,可修炼心得却完全是自愿贡献,规矩就是如此。

    那两位族兄也是修炼多年,只是苦于没有灵根,生生卡在这炼气门槛上,不得寸进。若要强行进阶,也不是没有办法,修仙界没有灵根而进阶炼气期的比比皆是,可那都是大家族的子弟为了延年益寿,用丹药堆出来的,而且一般都是止步练气初期。

    而像方家这样的小家族,根本就不敢如此浪费灵石,连族里的修士都还没几颗丹药,还把它用在没有灵根的弟子身上,那就是败家的恶行。莫说方家不敢如此,就连那张家也不敢。

    两位族兄大了方言十多岁,阅历丰富,早就想要交好方言,只是苦无机会。现在搭上这条线,以后方言成为修士,一些用不上的丹药,他们就可以上门去求了。反正说几句好话,随手为他办几件好事,甚至帮几个小忙,都是举手之劳,现在铺好路,以后才好走上去。

    方言也很想得到他们的一些指点,尤其是实战经验,这是方言最缺乏的。几人在此相谈甚欢,随后又有几人也抱着同样的心思加入进来,一边交换修炼和实战经验,一边大肆恭维方言的功法高强,无形中竟是以方言为尊的意思。

    方言也没太在意,各个世家都是如此,亲情在实力和好处面前还是显得力量不够。不多时,人越来越多,这时演武场上已经来了有七八十人,高台上也站着五个人,全部都是修士。方言隐约间感到有道不善的目光注视着自己,随意的瞥了一眼,却见正是那方晔,身边还有四五个人,都是二十上下,一身黑甲。

    方言心中暗自冷笑,那方晔机关算尽,这次可是摔得不轻,听说他老娘第二天还专程带他去张家赔礼,随后就被勒令在家禁足。这可与方言足不出户不一样,方言是在家中有滋有味的习练功法,他可是相当于闭门思过啊。

    “哼,看他那眼神好像还不思悔改,若是再惹到我头上,定要让他后悔一辈子。”方言骨子里就不是一个良善之辈,虽然不屑于欺压弱小,但是打上门来的欺辱却有点宁折不弯的个性。

    就在这时,只见族长远远走来,身后只跟着两人。到了高台前,一丈多的高台三人轻轻一跃就上去了,那五人连忙过来见礼。

    随后,族长方乾在台前站定,台下众人又是一阵胡乱施礼。方乾两手虚压,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

    “诸位同族,我方家鼎立鄣南城中已历七百余年,全靠同宗襄助,共历危难,才有子孙辈出、家业安定的局面。老夫忝为族长,从不敢有丝毫懈怠,但才不及中人,能不过练气,全赖诸位长老和同族奋起,方才使我方家在这南越一隅,积聚生气,扎根繁衍。

    遥想先祖披荆斩棘,戮力同心,才在这鄣南城中创下基业。思先祖之创业之辛,望我辈之殷切之意,时刻不敢有忘,旦夕莫敢懈怠。???”

    方乾从方家开宗立族说起,就一个人在这高台之上历数方家先祖盛事,真的就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者,只靠过去的荣耀活着。这套说辞方言从十二岁起,听到方乾说了无数次,当时就激情全消,昏昏欲睡。足足有一个时辰,方乾才意犹未尽的结束了,近百人顿时振奋精神,高呼三声“天佑方家!”这时才开始说正事。

    只见方乾身后一人站出,大声宣布这次秋猎的一应事项,无外乎收获归己、注意安全之类的话。最后宣名单,每三人组成一个小队,然后整队去马驿领取个人的马匹。一阵喧闹,大家各自找寻另两位队友。

    方言所在的队里,另外两人他都认识,可见是方同早就安排好的。队长是方言的一位远房族兄方成义,是方家的旁支,所在的一支十几年前外迁了,但他却是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和为人,被方家留了下来,专门负责城外一处世俗产业的驻防,今年有四十多岁,参加秋猎不下二十次,经验丰富。

    另一位是方家的护卫李放,三十多岁,一张黑脸,也是一身青甲,背负长刀,看上去十分机敏。两人都是多次参加秋猎,估计是方同派来保护方言的。

    这其中还有二十多人方言从未见过,听说是在外的旁支弟子,专门赶来以方家的名义参加这次秋猎。

    一行人在五名修士的带领下,整队来到城外马驿。早有伙计在那里等候,众人报上名字领取自己的马匹。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