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章 河中斗
    那名修士看似不慌不忙,实则敏捷之极,一团火球突然迸发,轰的一声炸响,水面更加混沌不清。m

    那名修士突然改向斜上方飞去,不时一记法术打向妖兽。看上去好像那修士并不危险,倒像是要把那妖兽引向岸边。

    离岸边越发的近了,只有不到里许,这里是一处浅滩,都看得见水底的水草。

    这时妖兽的样子也慢慢显露出来,是一只长约七八丈,浑身长满乌黑的鳞甲,前肢很短,脑袋硕大,上面一张大嘴,隐约可见锋利的长牙。

    那修士不断发出一个个的火球,砸向妖兽。可这妖兽浑身弥漫一层淡蓝色的水雾,嘴中不时吐出一镞镞的水箭,看似庞大的身躯却很灵活,上串下跳的不时躲闪,不时又突然咬向那修士。

    而更让人惊讶的是,那头颅大小的火球偶尔打在那妖兽身上,却是浑然无事,只是那淡蓝色的水雾更淡了些。

    “这是什么怪物,这火球若是打在人身上,只怕早就要烧焦了。”方言心里暗暗嘀咕着。

    这一人一兽越打越快,斗法越来越朝向岸边,离方言藏身的地方都不过数十丈远。

    眼见着那修士猛然跳下飞剑,手上不知什么时候拿了一把鱼叉样的东西,脱手而出射向那妖兽。这鱼叉虽然离手了,却好像灵性十足,围着这妖兽上下翻飞。

    那修士不时的打出一记法术,配合着鱼叉攻向妖兽,逗引这妖兽全力攻击,耗费它的法力。而妖兽的攻击都被那修士灵巧的躲闪,渐渐的那妖兽处在了下风。

    不久,妖兽开始发出嘶哑难听的嘶吼声,眼见着动作显得笨拙起来,一身鳞甲都被打掉不少,鲜血淋淋,双眼渐渐通红,狠狠地盯着那修士,发狂般地猛扑上去。那修士看来深谙此道,依旧是小心翼翼的躲闪着,围着妖兽左右腾挪。

    “这修士这么厉害,只怕比家族里的长老都要强。看来这只妖兽命不久矣,我要怎样才能悄悄地溜了呢?”方言开始细细思量,怎么避开那修士偷偷逃回去,毕竟自己在这看了半天,可是犯了修真界的忌讳的。方言虽然还不是修士,可也是修仙家族出来的,一些规矩还是知道的。别人猎妖之时在一旁候着,有做渔翁之嫌,再说了还不知道那修士的性情,真要随手杀了他,那就太冤了。

    那边争斗的越来越激烈,方言这心里就越来越急切,想要找准机会拨腿就跑,骑着大黑马回城,那样这修士应该不会追到城里来吧。

    “糟了,大黑马呢?”方言偷偷的四下张望,哪里还有大黑马的影子。心里不禁阵阵发苦,还真是祸不单行啊,前不久凤儿走了,只怕今天自己也要走了,永远也回不来了。

    不说方言暗暗着急,那妖兽看来也急眼了,突然间射出大量水剑,反身就往河中间奔逃。这妖兽看来灵智颇高啊,打不赢就跑。

    那修士哪能放过到手的猎物,一个纵身挡在妖兽的逃路上,突然打出一记符箓,“轰”的一声漫天大火团团围住那只妖兽。

    “嗷”的一声嘶吼,见那妖兽突然间全身变得血红,浑身上下放出一团淡淡的黑雾。那火光与黑雾僵持了片刻,便慢慢熄灭了。

    那妖兽正欲借机逃走,突然间发出了痛苦的吼声,一道金光射中了前胸,要看着就变得遥遥欲坠。再看那修士一脸喜色,欺身上前,正要挥动鱼叉结果了这妖兽。

    这妖兽突然间浑身黑雾弥漫,“砰”的一声,那修士被一团黑雾笼罩,二那只妖兽也被鱼叉击中倒在岸边,声嘶力竭的发出阵阵惨叫声,那黑雾正是这妖兽的最后一击。

    方言看准机会,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就在这时,不远处一人瞬间飞纵而出,口中大声喝道:

    “刘三啊刘三,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哈哈哈哈????”一名身穿玄色长衣男子飞奔到近前,手中长剑指着正在黑雾中竭力抗拒的修士纵声大笑。

    这名玄衣男子身量高挑,青色方巾束发,左手袖口有一道金纹,看不清写着什么。

    “道友认错人了,在下可不姓刘。”黑雾顷刻间散开,青衣修士沉声说道。

    “刘明远,你以为改容易服我就认不出你吗?你的法器和用的法术可骗不了人。”玄衣男子轻轻站定,略带戏谑的出声道。

    “你是何人,在下可没有见过你。”青衣修士缓慢睁开双眼,脸色浮起一片苍白。

    “这么说你真的就是刘明远了,我是谁你不用管,你只要知道水云门悬赏一万灵石捉拿你就行了。”玄衣男子边说边亮出一把剑型法器。“是要我动手,还是老实和我走一趟,我可以不杀你。”

    “哼,原来是水云门的走狗,就凭你一个炼气中期的修士也配和我动手?”青衣修士说话间就往口中丢进了几颗药丸。

    “你???哼,我可不是什么水云门的人,而是鄣南金家的金钺,拿你只是想弄些灵石,不想害了你性命,道友还是和我走一趟吧。至于说修为,你都重伤如此了,炼气后期又如何?哈哈哈哈???”玄衣男子不再废话,手中长剑“嗖”的向着青衣修士飞了过去。

    “道友且慢,万事好商量,灵石我也可以给你,更是有法器、丹药。”青衣修士大急,一边用鱼叉抵挡,一边赶忙说道。

    “哦,还真有点货色啊。嘿嘿!”玄衣男子边说着,手下可是不慢,而且攻击的越发凌厉。

    “看来道友是想趁火打劫了,就不怕崩了你的牙。”青衣修士咬牙切齿的说。

    “等我杀了你,你那些东西就都是我的,再把你的尸身拿去换来一万灵石,岂不是功德圆满,道友也算是成人之美呀,哈哈哈哈!!!”玄衣男子说话间手中多了两张符箓,紧接着两道火光冲向那青衣修士。

    青衣修士手中一张符箓往身上一拍,顿时一层金光在身上闪现,两道火光冲到近前,持续了片刻便慢慢熄灭了,而那层金光也黯淡了不少。

    “嘿嘿,连法力也不敢用,看来是中毒很深啊。”玄衣男子手中之时握了一张绿色的符箓,用力一掐一道绿莹莹的藤蔓卷向青衣修士。

    “木藤符,中阶符箓,看来你真是想要杀人夺宝了。”青衣修士拿出一张银色符箓,旋风一般一闪避开那道藤蔓,可那道藤蔓一个转向又卷了过来。

    两人眨眼间就斗了几个回合,玄衣男子符箓加上法术,围着青衣修士缠斗,分明就是不想让他脱身,要击杀在此。

    陡然间青衣修士怒目圆睁,又拿出一张金色小符,用力一捏,小符上金光大作,这青衣修士原本苍白的脸上泛起阵阵黑气,一股腥臭味夹着风飘散开来,连不远处的方言都闻到了,肚子里一阵阵的恶心欲吐。

    随着金光越来越盛,小符飘了起来,倏地变成了一把金色小剑。

    “符宝!!道友住手,在下就此离开,再若妄动法力你就不怕毒发身亡吗!”玄衣男子惊恐欲狂,边说边向后转身就跑。

    “着!”金色小剑速度奇快无比,瞬息间就见玄衣男子的人头高高飞起,然后身子重重的跌入一个沙坑。

    “噗!”青衣修士大口吐出一大团黑色腥臭的浓血,艰难的看了一眼方言藏身的地方,眼神一黯,颓然倒在杂草丛中。

    方言此时大脑一片空白,刚才的事情瞬息万变,让方言怎么都理不出头绪来。

    “这到底是怎么了?”方言跌坐在地上,脸色煞白,浑身不住的颤抖。约莫有一刻钟的时间,方言重重的喘了一口气,强打精神,站起来准备离开。

    “还是看看有什么东西吧,那可是两个修仙者啊。”强忍着腹部的不适,邹眉看着一地的污血,方言把地上的鱼叉和长剑法器捡起来,有些畏惧的看向那名青衣修士。他倒下时冷冷看了方言一眼,当时让方言感到无比的惊惧。在他身前不远处,一张金色小符落在地上,方言还记得这符可是威力巨大,有点兴奋的捡起来揣在怀里。

    “看看身上有什么?”得到这几样东西,方言已无不满,原先的惴惴不安也淡忘了些。

    突然想到什么,他赶忙走到青衣修士跟前,轻声叫道:“前辈,晚辈方言有理了,这是前辈和那贼人的东西,前辈请过目。”说罢有些不舍地掏出了金色小符。

    只见那青衣修士脸色黑中泛青,半天也没动静。方言深吸一口气,狠下心来,慢慢用两指探向那人的鼻息。

    “嗯?死了?”再用指摸向颈部,脉息全无。

    “呼???真的死了。”方言这才把手探向那人怀中,手往回一伸,赫然是一本淡金色的小书,只有巴掌大小,非金非木,除却封面只有九页,上面却没有字,只有封面上写着“奎木丹经”几个篆字。方言虽然不知是什么,但见这修士如此郑重的放在怀里,可见其珍贵了。

    看其腰间还有一大一小两个黑色袋子,方言轻轻解下,都揣在怀里,手中各握着一叉一剑。然后他走到那具残尸前,只找到一个灰色小袋子,揣在怀里抬腿就走。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