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章 鄣南城
    “言儿,别再想了,凤儿去了揽月宗,就不是我们这样的人家可以奢望的了。”

    “娘,知道了,你别为我担心,我没事的。”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看着面前的妇人说道。这少年眉清目秀,只是现在眼中黯然,嘴紧紧地抿着。

    方言是鄣南城方家的长子。这方家以前也算的鄣南城内的世家之一,可是自从二十多年前筑基期的老太爷坐化以后,家道中落,没有筑基期修士坐镇,偌大的家族渐渐的败落下来。留在城中的还算是主枝一脉,薄有些产业,算是不错的,被迫离开的为数不少。

    “唉,希望你真的知道了。”夫人是方言的生母林氏,本名林月娇。方言的父亲方同是方家老祖的直系孙子,族中排行第四,一妻一妾,共为他生了两男两女四个孩子。林氏暗暗叹气,站起身来走出房门,轻轻的把门带上。

    “揽月宗么,凤儿还真是天资过人啊。”他口中的凤儿叫林凤英,是林氏母族的远房侄女,说起来还算是方言的表妹。方林两家都在鄣南城的东北区域,方家老祖在世时方家家大业大,加上林家有意无意的刻意靠近,不乏寻求方家庇护的意思,数百年来通婚不断,好的像一家人似的。方家老祖坐化后两家依然来往密切,可是主从关系就不那么明显了。

    这是个修士横行的世界,炼气之上才是筑基,炼气修士本就稀少,万人中也无几人,筑基期的修士更是凤毛麟角,堪称一族的后盾。方家祖上曾有过一门三位筑基老祖的时代,那时的方家也是这鄣南城的名门望族,可惜自那以后就风光不再,但是凭着积攒下来的家底,每代也有一名老祖坐镇,力保根本不失。二十多年前最后一位筑基期的老祖坐化后,偌大的方家只有二十余炼气修士,在其他家族的明抢暗夺之下迅速落败。

    方言和林凤英两人自小相识,青梅竹马,朦胧初开的方言内心早就有意此女。不久前,林家族长通过各种关系搭上揽月宗的一位筑基期长老,邀请到族中。这位法力高强的长老据说只是用灵目术就能测出人的灵根,不用等到进入炼气期送到山门内用测灵盘检测。

    听说那日林家上下数百名少年站在祠堂门口,不过半个时辰就看出有四人身据灵根,林凤英更是仅次于单灵根的水木双灵根。这下让林家上下大喜过望,要知道林家几百年来的积累打拼,现在是历代以来最兴旺之时,也不过只有不到十名炼气期修士,而这双灵根可是有很大可能筑基成功的。筑基期修士对一个家族的重要,可是这修仙界的常识了。更让林家惊喜的是,这名长老当时就留下一封推荐信,要林家老祖几个月后带上凤儿到鄣南城南面千里外的的祁月仙城,在南越国每年一次的八派联合收徒大会上,他要亲自将她收入门墻。

    真是世事难料啊。下个月就是收徒大会了,前几天凤儿就走了,走之前凤儿还专程来和他告别,一脸的兴奋让他看着不知是该高兴还是为自己难过。

    “看来此生再无相见之日了,凤儿祝你仙程远大,长生有望。”方言暗暗叹气,站起身走出门来。一想到那天和凤儿同来的林家人,看他那眼神就像看一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他心里就不住的苦闷。出了门,到了房外的花厅,方言用力地甩甩头,长出一口气,迈步向门外走去。

    “难怪为何我都快十六岁了,卡在这先天中期迟迟动弹不得,而凤儿却是一路顺畅,早就先天圆满半只脚踏入了炼气期。原来她不仅身居灵根,还是那非常珍稀的双灵根。只怕我连灵根也没有吧,不出百年就要老死,哪里配得上凤儿呢。”走在熟悉的街道上,看着周围熙熙攘攘的人流,方言一时不知该去哪里。

    “言少爷,去哪逛呢?”一个和方言差不多大的小厮眨巴着一双小眼睛,看是恭敬的问道。

    “要是在以前,一个下人还敢这样问少爷我,哼。”心里冷哼一声,年纪虽小却初通世故的方言表面却是没有露出什么。凤儿马上就要进入揽月宗了,那可是南越八宗之首,在这鄣南城里,林家子弟与有荣焉,若是凤儿真的筑基有成,那他们几乎就要横着走了。

    “啊,是啊。”胡乱应了一声,方言抬脚就走远了。

    “哼,一个破落户有什么了不起的。”那小厮嘟嘟嚷嚷的也走开了。

    方言信步走着,不多时看见了鄣南北门,也难怪,他家里这本就不远。想了想,他就向北门走去,心说散散心吧。

    出得城来只见两旁是一溜低矮的房屋,路也成了土路,不过宽了不少,显得人少些。鄣南城是凡人为主的城市,城里有十几万人,是方圆百里最大的城。修炼和修士的存在,只怕这城里也只有世家和少数大家族知道呢,这方家虽然没落了,可也算是老牌的修仙家族了,离开的族人就有不少住在城外,也有不少搬到其他小城和村落里。

    方言走到离这不远的一家马驿,这是方家族里开的产业。“老杨叔在吗?”方言走入驿馆内问道。

    “哟,这不是言少爷吗,快请进,快请进!”一个身材高大、面容粗狂、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快步走了出来。

    “老杨叔,我想溜溜马。”

    “好啊,不过言少爷小心着点,别摔着了。”家族里从小就有人教骑马射箭、习文练武,像方言这般的世家子弟多少都会一些。

    “放心吧老杨叔,我溜几圈就回来。”

    “小四,到后院牵匹好马来。”老杨叔大声的朝后面喊着。不多时一个小厮牵着一匹十分神骏的黑马,走了出来,一直走到门外。

    方言拿过缰绳,轻喝一声“走着”,登鞍上马,向北徐徐而走。约莫一个时辰,方言走到河边,放眼看着河对岸的大鄣山,影影瞳瞳,只看见云雾飘渺中淡淡黑色的轮廓。

    鄣水河是南越国第一大河,水深浪急,在这一处宽有数十里,一眼望不到边。传说河中有妖兽出没,兴风作浪,吞噬过往的船只和行人。鄣南城位于鄣水河之南,由此得名。

    方言滚鞍下马,沿着河道慢慢走着,任由大黑马吃着河边的青草。

    “凤儿此刻只怕快到祁月仙城了吧,不知以后还能见到吗?”方言想着心事,一边走在软软的草地上。

    六月的鄣水河畔一片绿意葱葱,野花随意的开在荒野里。草丛里不时有鸟儿扑腾而起,又不时飞入河中奋力扎下,猎取游鱼。

    河里泛过细细的浪花,拍起岸边哗哗的水声。方言想着自己的心事,凝望着水中默然无语。

    水声仿佛越来越大了,不,好像是真的越来越大了,河水猛地向着岸边汹涌而来。河水像海潮般扑面而来,漫过河边的草地,漫过小树,向着岸堤飞奔过来。

    “咦。不对啊,六月天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浪?”方言赶紧牵马疾步向后飞退。

    一群水鸟腾空而起,哇哇地叫着飞入了高空。岸堤上不时有河狸飞快的奔逃。

    方言远离了河边,跑到一处高高的小峰上,躲在一棵树下。眼见着河水猛然间涨了足足有数丈高,不由得目露惊骇。

    突然一声巨吼从水面传来,似牛似虎,惊得大黑马猛地抖落了方言手中的缰绳,踏足向后飞奔而去。

    “这???这是怎么了?”方言说到底还是个世家公子哥,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啊,吓得当时腿就一软,瘫坐在地上,愣愣地看着河面。

    方言此刻最想的就是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可是怎么也站不起来。还真是怪了,怕什么来什么,只听的吼声越来越近了。方言的心都揪起来了,可是越想起来就越是站不起来,急得脸色顿时一白,冷汗冒了出来。

    “荷”的一声大吼,随后便是轰的一声巨响。“好像是人的吼声啊,不是前面的那种叫声了,难道有人倒霉遇到了传说中的妖兽了?”方言大气都不敢出,翻身躲入生边的草丛战战兢兢的瞪大眼睛。

    不多时一道流光由远及近,不过半刻钟就停在几里远处的河面上,脚下踩着飞剑。是修士!御剑而行,一身青衣,长发飘舞,快似流星。只怕这不是一般的修士,指不定就是高阶修士吧?方言眼睛睁得大大的,随后就见他猛地一记法术向后一击,又迅速向前一跃。

    而他身后水蒙蒙的一团,看不清是什么,就听得一声怒吼,一簇水剑突然飞出,射向那名修士。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