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七十七章 飞仙阁
    这名白衣修士的身手让方言着实惊叹,不过这名金丹魔修被当场击杀却令他心中一松,连神魂都没有逃脱,自己那些隐秘之事再也无需担心。随夢小說,。更新好快。眼见着这人熟练地收去魔修身上的物品,随后朝那里丢了几个火球,这才目光闪动地看向方言。

    “见过前辈,晚辈青元宗弟子方言,执行宗门任务时恰巧路过此地。”方言尽量放低姿态,沉声说道。刚才出手相助之事根本未曾提及,谁知面前之人习性如何,没必要去招惹无谓的麻烦。

    再说刚才他们在激烈厮杀之时,方言可是躲在暗处窥视,在某些修士看来这就是大忌,何况方言还只是一名筑基期修士。而且此刻他又突兀地现身,敌友难分,难保对方没有半点想法,是以方言一边说着话,一边将自己的身份玉牌取出。

    “青元宗弟子?仅凭一块身份玉牌恐怕还不够吧?”见方言一脸沉静,毫无低阶弟子在面见金丹修士时的慌乱,白衣修士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不过此处位置过于敏感,又是仙魔两大势力对峙的最前线,即使加上身份牌,方言的这番说辞也没有足够的说服力。

    而这时方言也看清了这名修士的面容,此人长相颇为严厉,剑眉豹眼,鼻梁高挺,嘴角如同刀刻。脸型略显瘦长,额头上三道深深的竖纹,拧成一个“川”字,再配上他黝黑的面孔,不苟言笑的神态,活脱脱一尊杀神的模样。

    可这幅尊容竟然会喜好穿白衣,如此一来显得他那张脸更加黑的吓人,也不知是他所在宗门的规矩,还是他个人的兴趣。

    “方言!你就是青元宗的那个方言,原来你没有失踪啊?”突然从这人身后忽然传来带着惊讶的叫声,正是先前站在外围观战的几名筑基期修士中的一人。见到那名凶恶的魔修被自己一方的金丹修士灭杀,这几人也先后围了过来,而说话之人就是几人中身着白衣的那名筑基修士。

    “正是,在下便是青元宗方言。这位道友好像是揽月宗的弟子吧,莫非认识在下?”方言看了看说话之人却并不认识,不过见其的穿着立刻就知道了他的身份,在他上身的醒目位置绣着一轮半月图,正是揽月宗弟子的标志。conad1;

    “不错,在下揽月宗弟子李通,几年前八宗大比之时,在下曾有幸见识过方道友的风采。只是后来听说道友在宗门附近失踪,弄得贵宗还为此产生了不小的误会,如今方道友却说是在执行宗门任务,这到底是为何?”这名修士略显激动地说道,眼中却毫不掩饰地满是疑惑。

    方言立刻反应过来,那次大比之后他与封若楠一场恶斗,阴差阳错间陷身秘境,在外界看来可不就是失踪。想必当时根本无法查明真相,青元宗为此怪罪揽月宗也是情理之中,或许还因此闹出了什么事情,听这人的口气不乏责问之意。

    不过在没有弄清来龙去脉之前,这些内情方言哪里敢乱说,再者他可不想在这里让人知道自己刚从秘境中出来,谁知道会为自己招来怎样的麻烦。一切等他回到宗门之后再说,至于是祸是福自有宗门长辈会去衡量,现在他还不能露出半句口风。

    只是再这样交谈下去难免会露出破绽,在场之人可没有谁是傻子,很可能会将他失踪之事与秘境联系起来。方言也没有料到在这里就会遇上相识之人,想起自己当年在八宗大比上出尽风头,恐怕有不少揽月宗的修士会认出自己,毕竟修士的记忆力实在惊人。

    方言正想着要如何避开这个话题,就听见那名白衣修士开口说道:“既然你的身份已经可以确认,那就跟着本座一起走吧,此地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不可久留,速速离开。”

    说完这人取出一艘白色飞舟,随即跳了上去,其余众人纷纷跟着跃入其中,连同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那几人也被抬了进来。紧接着这名白衣修士脚下一催,众人转眼间就飞离了此地。

    这艘飞舟里面的空间并不大,想来是这名白衣修士平常自用之物,如今连坐带躺进来这么多人,一下将舱内挤得满满当当。不过飞行的速度却是不慢,至少比方言御剑飞行还要快上不少,金丹修士的法宝果然不凡。conad2;

    如此方言更加断定飞船的主人来自某个大势力,因为即便是金丹修士,想要拥有一艘法宝级的飞船也不容易,再说从方言看到这名白衣修士起,就没看到他拿出过一件寻常之物。

    刚刚坐定,那名叫做李通的揽月宗修士又想找方言说话,看来他对方言兴趣不小,或是对他失踪之事有些耿耿于怀,总想将此事问个清楚。可方言如何愿意与他说起此事,上来之后就故意避开他的眼光,只是船舱如此狭小,想要避开也难。

    “青元宗?好像在南越宗门中的排名也并不靠前,想不到还有方道友这般身手的弟子,竟然能打断金丹修士的保命法术,的确不错。对了,刚才击杀那人也有道友一份功劳,这点东西就当作奖赏吧,道友觉得如何?”

    李通本来正要开口,那名白衣修士却忽然扭头对方言说道,让李通刚要说出口的话,又生生咽了下去。只见对面忽地抛来一物,方言连忙用手接过,是一个精致的小瓶,里面装了数颗丹药,以这名白衣修士的身份,想来这些丹药的品质不低。

    方言赶紧拱手谢过,少不得要谦虚几句,这人虽然面像有几分凶恶,却并非蛮横无理之人。那名魔修的东西方言自然不要想,毕竟人是他杀的,用这瓶价值不低的丹药作为酬劳也说得过去,至于前面方言与那魔修的恶斗,根本就不敢提起。

    正好方言也不想与李通多言,本欲借着这个由头和这人多攀谈一会儿,谁知两人没有说上几句,这人却丢下一句“本座飞仙阁叶子风,道友以后可以来找我。”随后便扭头回去,不再搭理方言。

    原来是天州超级宗门飞仙阁的弟子,那就难怪了,看来方言先前的猜测不错,这人的出身果然不凡。方言虽然还不知道南越这几年具体的情形,可身在魔门之时也听说过,道门这边来了不少外域的修士,其中不乏来自天州之人。

    对遥远的天州方言知之甚少,可对其中几家在修真界堪称巨无霸的宗门,他还是略有耳闻,不过也是在他加入青元宗以后才知道的。conad3;这家飞仙阁便是天州道门一派的翘楚,据说有化神老祖坐镇,门下元婴修士不下百人,想想都令人觉得恐怖。

    而且方言曾经听到过传闻,说揽月宗其实只是这家宗门在南越布下的棋子,真正的掌控者却是飞仙阁,故而揽月宗一直在南越独占鳌头,却没有哪家势力敢在明面上挑战它。

    这种事情谁也不会乱言,不过方言相信这次仙魔大战时就会露出端倪,或许南越其他大宗门背后也隐藏着什么,谁又能说得清?

    prntchaptererror;-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