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九章 死亡威胁 家访
    在浏览陆军内网的时候,顾安宁还发现这个网站,同时会很快的更新一些任务,不过这种任务需要的权限也是特定的,大概就是她们这一些进入秘密部队的人,也就是说她们平时领到的任务,其实也可以在这里进行浏览,如果有意向要接下这个任务的话,可以进行网络接洽,倒是比直接领受任务要方便一些。

    可以不限时间和地点,当然完成任务有一定的悬赏,有的时候悬赏还是挺高的,当然悬赏越高,危险系数也越高,有点类似于赏金猎人的感觉,不过这种任务也不是人人都能够做的,需要一定的权限,拥有这个权限的人,一般都是国家部队里的精英,上面有一些任务顾安宁也是有把握能够完成的。

    只是她最近并没有接受这些任务的打算,至少是暂时没有。而与此同时,顾安宁启动情报网查到的,有关朱琳娜涉嫌的抄袭事件也有了最新的进展,这些情报的取得证明了顾安宁之前的判断,也证明了朱琳娜本人的清白,而且这些信息个情报是完全能够确保真实性的,当然顾安宁对于朱琳娜是完全信任的。

    她一向不会信任不信任的人,不过有了这些资料在手,只要想办法证明这些资料的存在就可以完成正名,到时候恐怕陷害她的人会死的更惨。

    这天早上到学校的时候,顾安宁在自己的课桌板里发现了一张字条,上面写着:“你的死期到了。”顾安宁看到字条上的内容之后,竟然笑出声来:这算是死亡威胁吗?不过怎么那么恶作剧呢?她以前因为只有恐怖组织,才会给人发死威胁没有想到竟然在学校里见到了现实版,这是是脑子坏掉了吗?

    当然如果说是恶作剧的话,以为免太过幼稚了毕竟是初中生了不会有人蠢到在课桌里面放字条,这种方式打不到什么效果只能说是不痛不痒对于顾安宁这样的人最多就一笑置之。

    这种死亡威胁,虽然她不知道是谁的手笔,因为之前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果是学校里内部的人员给她发的死亡威胁,那么她只能当作恶作剧,必竟一群未成年人在法律意义上不具备什么攻击性,而且为了一张莫名其妙的字条弄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也并不是上上之策。

    如果是学生以外的其他什么人给她发了死亡威胁,那么她也是几乎无从查起,她接触的人面相当的广泛,从一定的角度上来说其实得罪的人其实也不少,那么到底是谁做的,其实也是查不到的,因为得罪的人太多,了而且很大一部分都不是在华夏国内,但是她同时也认为,一个外国人特特意意的跑的华夏国,跑到她的学校,跑到她的教室里面,就为了在她的课桌板里塞一张不痛不痒的字条,也实在是得不偿失。

    有这种闲功夫,还不如直接对她发动袭击来的更快,这件事情如果一定要往复杂的地方去想,那就是不知道谁出于何种的目的放了这样一张字条,少不得会加上所谓的阴谋论的成分,在这么想下去肯定大伤脑筋,但是如果要往简单了想,当然想它也是太简单的一件事情,不过就是一场恶作剧罢了,所以要这件事情要产生什么样的结果,就看作为另一方当事人怎么去想这件事了。

    人的心态和感官相当的重要。顾安宁处理方法就是字条放在一边,不去管它,到底是谁放的都不重要。

    顾安宁并不看重这些,即使真的有人想要她的命,那也不过是随时恭候罢了,退缩,不是她的风格。

    一张字条,适可而止就是了。

    下课之后,顾安宁完全没有受到影响,该干嘛干嘛,继续做着她的高数解答题,这天一整天都过得相当的平淡,顾安宁回到家里关注了任务的实时更新,正准备继续看下去,就听到容姨来敲门了。

    顾安宁听到敲门的声音,赶紧撤掉阵法,登出内网,同时关掉设备,才起身开门:“容姨,怎么了这是?”

    “大小姐,外面有人来了,说是您的老师,班主任,来家访的。”

    “啊?”顾安宁实在是没有想到,上午她还是用一种事不关己的想法去想家访这件事情,没想到最后被家访的居然是她自己。

    想想实在是哭笑不得。

    她对容采筠说道:“人在哪里?”

    “哦,我已经把她让进来了。”在容采筠敲门之前就被让进来了,现在只怕是已经进来了。

    顾安宁直接走了出去,容采筠也整理了一下,再怎么说也是大小姐的老师,她可不能太过失礼。

    顾安宁从楼梯上快速的走下来,这时候,班主任已经坐在沙发上了。

    作为这房子里的掌权者,顾安宁觉得有点失礼。

    “老师,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顾安宁一边说一边在沙发上坐下。

    “是我来的比较突然,也没有提前告诉你,实在是比较唐突。事实上是临时起意,想到你的家里来看看。”这个时候容采筠已经去准备茶点所以一楼的客厅只剩下了她们两个人。

    顾安宁问道:“老师想喝点什么,饮料还是茶?”

    “我比较习惯喝茶。”作为一个华夏人,茶叶应该是最神奇的东方树叶,当然自然而然的茶也就成为了她们最习惯的饮品,就好像当年的外交官曾经说过这样的话:“m国的可乐还真的没有华夏国的茶好喝。”可见这种华夏国的传统饮品还是有很大魅力的。

    顾安宁就从专门的茶柜里面挑出一种茶叶泡了,递给老师。

    看着她的一系列的动作,作为班主任老师她还是觉得这个学生很有修养,别很有教养,而且不是刻意的去表现一些东西一些动作在她的身上表现得特别自然,就好像是她天生就应该这样似的。

    “看得出来,你是大家闺秀式的人,但是这里只有你一个人住吗,还是?”

    “我和我的容姨一起住,然后我基本上不用做别的事情,基本上也是不做事情的人。”

    “这个年龄段这样是正常的,何况你们家条件这么好更,不需要你亲自动手了。”

    “是啊!基本上可以这么说。”

    “虽然之前对你家的情况有心理准备,但是没有想到你的家庭情况会是这样子,应该算是富豪级的住宅了。”

    “怎么了,有点儿超乎您的意料是吧!但是这有什么关系,我无论拥有着怎样的身家,还是我啊,话说回来有这么大房子,事实上有地方住就可以了,其实我是很担心某一天有一个很大的房子,摆在我面前,但是我没有地方去住,那才真的糟糕了。”

    “看得出来,除了你小小年纪,其实很有危机意识,不过是不是有点杞人忧天了?按照你现在的条件,至少衣食住行这些最基本的条件是不需要担心的,不过居安思危总是好的。这一点值得肯定。”

    “我觉得危机意识是最最基本的,因为我们永远都不知道下一秒钟会发生什么,也许会飞来横祸,也许会跌入谷底,甚至于也许下一秒钟就会身首异处,虽然这个时候说这些话不是很合适,但是在我看来每一秒钟都应该当成最后一秒来过。”

    这个学生,她实在是太有危机意识了,说句实话她从教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奇特的学生,有着优越的条件,但从来都没有表露过,甚至于甘愿忍受一些,原本不该忍受的嘲讽漫骂羞辱,但同时又有这么强烈的危机意识,和她在一起交谈,在无形之中会给人一种压力,这是这位班主任老师最为印象深刻的一点。

    但是她从来没有见过,哪怕是成年人会有这么强烈的忧患意识,她甚至怀疑这个学生是不是数的过什么刺激,所以才会养成如此敏感的性格。有意无意的会表露出这种敏感。

    其实她哪里知道,顾安宁并不是天生敏感,而是当年的外交生涯和现在的军旅生活,相互交织融合,才逐渐构成的她现在的性格,而且作为军人,尤其是华夏国内最为精锐的军人之一,即使是平常的生活对她来说都是充满着各种不确定性,焉知下一秒死的人不是自己?

    其实军人和普通人还是有区别的,举个例子说,对平常人来说他们的生活也许分为和平和战争时期,但是对于军人来说,并不存在在,他们的概念里面只有战前准备状态和战前状态。

    所以军人在一些方面思考问题的时候,和普通人的思维是不一样的。

    “能够带我具体参观一下吗?”这是想参观一下她家的房子了,不过,顾安宁觉得,老师想要参观的重点应该是她的房间。

    果然,接下来老师就说:“尤其是你的房间。”

    还真是被她猜对了。

    难道她的房间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好吧,虽然有点怪怪的,但是既然老师提出来了,那也不好拒绝。

    顾安宁先带着老师参观了一下,前后院,然后去二楼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房间,她的房间相对比较大,除了必要的墙面之外里面的其他墙面都被设计成的书架的样子,上面放满了书,以及一些其他的学习笔记,书桌也不是那种普通的书桌而是一张很大的条案,靠着墙,条案的两侧堆着一些专业的国际问题书籍,还有一些名人文选,最靠墙的那一部分,放着一个笔架,上面挂满了毛笔,视线往下看是瓷质的砚台和笔枕,明显是专门用来练毛笔字的。

    书架上的书,有一大排都是褐色的硬皮本,书脊上绣着金色的字,安宁笔记。

    她在做作业的时候有做笔记的习惯,尤其是奥数和高数。一般是一个月一本,每一本上面都有编号。

    但是班主任感到很新奇,这么厚的笔记,还是一大列,她忍不住拿了一本,上面的编号是9408,这一本就是是一九九四年八月的笔记。

    她翻了几页,上面的题目以及解题方法密密麻麻,还有相当精细的画图。每一次笔记的之后都写了反思,并不是敷衍的反思,而是从每次笔记的内容的实际出发,写了完整的反思。

    另外还有一些外语的学习反思,甚至还有她自己用外语写成的文集和日记本。

    “做了这么多笔记啊,难怪你的成绩好。但是那些国际问题的书籍,你看得懂吗?”

    “每一个国际问题一向都是世界的焦点,千人千面,只要大的方向不出错,每个人的看法都是不一样的,就像一千个人的眼中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是一样的。”

    顾安宁当年就亲自参与了一些国际问题的处理,还曾经就一些国际问题代表过华夏国起草过文件或者发声,所以对于国际问题,她还是比较感兴趣的。

    对于这种东西,她向来就比较热衷。

    “听说你会一些乐器,但是为什么我在你的房间没有看到?”班主任问道。

    “我的乐器还有其他的东西在旁边的另一个房间,本来是想把房间打通,做一个贯通的房间,但是考虑到墙体的利用率和书架的设置,所以就没有把房间打通。”不过,顾安宁悄悄的在她的房间里设置了暗门,可以直通旁边的房间。

    这房子本身在设计的时候就通过审批,建造了地下室,有点类似于地下的防御工事和掩体,而且地下室是冬暖夏凉,现在顾安宁甚至是考虑在房子里建设暗道,但是后来想想,这也实在是有些夸张,所以这个想法就暂时搁置了。

    现在,只有她一个人有地下室的钥匙,而且她也在地下室里里外外都设置了阵法,在里面存储她的枪支以及其他的一些军事物资。

    顾安宁打开了旁边的房间,那里就像是一个小型的音乐教室一样,有很多乐器,还专门划出了场地用来跳舞。

    “古筝,扬琴,小提琴,大提琴,钢琴,吉他,还有葫芦丝,长笛…。你这里东西还真是不少,看得出来你的父母很注重对于才艺的培养,你们家也有这种经济实力。”

    她不仅有两位做高级外交官的父母,还有一个做珠宝生意的外祖家,自己也算是一个小企业家了,当然有这个经济实力。

    “参观”完了之后,老师有和她谈了一些事情,本来想让她留下来吃个饭,但是她说得回家做饭,于是顾安宁也不强留,亲自送她出去了。

    老师走了之后,顾安宁吃了晚饭,就回到了房间,拿钥匙开了锁,从抽屉里面拿出了一叠纸,旋开钢笔,开始写一次计划书,琳薇已经成立了,该是时候准备一次宴会了,到时候,也趁这个机会把朱琳娜重新的推出去。

    她的企业,必须要来一次成功的亮相,蒙在朱琳娜这颗明珠上的尘埃,也该彻底扫除了。

    是时候,重新了,至于那些人也该打击打击,别到时候轻飘过了头,连东南西北都不知道了。

    顾安宁把计划书写好,用小型的打印机立刻打印出来,然后把原件封存。

    然后带上计划书,连夜去见了朱琳娜。

    朱琳娜仔细看过她的计划书,很是兴奋。

    自己终于能够光明正大的出现了。

    顾安宁也在想,一定要把这次酒会办好,快点把朱琳娜推出去,朱琳娜住到这里之后,在她原来居住的地方,顾安宁就安排了一些人秘密的监视。

    果然在不久之后就发现有些不三不四的人整天在那里转悠,有一天晚上甚至有人公然撞门,对房子进行了洗劫,顾安宁让那些负责监视的人直接录了下来,到时候留作证据,也是打击的一大重要推动力,对于那些不怀好意的人,也不妨狠狠地敲上一敲,否则,当她是软柿子吗? 重生之灵瞳商女

    ———————————————————————————————

    正文 第八十九章 死亡威胁 家访。。。。。。

    一秒记住《重生之灵瞳商女》神.马.小.说.网首发地址 /ml-56648/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