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八章 参展,文物
    </br>

    希望这样的事情只是她杞人忧天,毕竟在这样的大型展会上安保措施是很好的,虽然有时候也会传出展品被盗的消息,那也是之前的消息捂的不够严实,刚刚到达参展去就已经被盗贼盯上了,甚至是还没有从本土出发流言就已经甚嚣尘上,才惹出这些事端。

    所以如果有东西被盗,除了埋怨本身的安保措施做得不好,其实保密措施做的不好时是上也是一大隐患,所以顾安宁在一开始就做了很好的保密措施,因为她本身是军人,而且作为一名军人,除了接受体能训练,以及一些其他的训练之外保密,训练也是很重要的一想军事基地,军事文件以及一些军事情报,等等。

    这些都是不能够外传的秘密,所以她们每个人在训练的时候一定会接受保密训练,有点类似于几十年前的特工的那种样子,她本身就接受了,特别严格的训练,所以即使是参加这种活动,她还是按照军事级的保密级别来封锁消息。

    一开始,也只是透露了两件参展作品的名称,而且两件作品,自始至终都被她放在空间里面,根本就没有外露在公司,出发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人见过这些东西。

    因为空间本来就是和她的身体融为了一体,盗贼当然不可能从空间里面把东西拿出来,何况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还有空间这种东西的存在,就算是把炎黄集团作为了盗窃的目标,也绝对不可能把怀疑的眼光放在她这样一个人身上,目前她的身份只是一个小小的助理,谁整天吃饱了撑的盯着一个助理看?

    这在普通人的眼中似乎是有点本末倒置的感觉了,顾安宁想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即使是有人盯上她们,也很容易转移目标,至于进入了参展的展览场馆之后安保工作,虽然她作为参展方没有办法插手,但是那两件作品上面,被她放上了符印,整个展区周围也被放上了结界,即使是她一开始没有注意到相关的信息,只要有结界在,两件东西也不可能逃离她的控制范围,即使是有盗贼也不需要担心。

    别的企业也送来参展,总是会担心自己的东西被什么国际大盗或者文物贩子给盯上,但是顾安宁就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担心,早上拿着邀请函进入了参展会场,每一件东西都会被放在密封的箱子里面进行登记,而且这里有专门的玉石检测设备,只要在箱子上面照一下就可以像x光那样检测出,箱子里面物品的形状,以及大体的颜色,等等一系列的数据。

    这些数据将会被委员会保存这些箱子,也会被打上各自公司的标记之后放进密封的保险室里,在进入整个场区之前所有,来往人员的身份证件,以及邀请函序列号都会被逐一登记。

    在参展的时候如果没有邀请函是绝对不能进去的,如果错过了登记和参展的时间,则会被直接取消参展资格,而在这样的大型展会上被直接取消资格,其实是很丢脸的事情,所以每年只有那么一两张邀请函,都会各那家公司小心翼翼的收藏起来,万一弄丢了,事情可不是仅仅不能够参加展览那么简单,在这样的国际展会上,如果不能够,得到国际上相关领域的认可,那么别说是在国外,即使是回到国内,因为国内有其他的公司一起参展,所以影响也是很大的。

    顺利参加完展前登记之后,基本上就没有什么事情了,顾安宁,准备理一下,叫他们自己行动不用管她,她则是一个人去了大使馆。

    但是走到大使馆门前她又犯难了,她要怎么进去呢?

    用她现在身上的相关证件固然是可以进去的,但总是觉得怪怪的,毕竟是个闲杂人等,这次来大使馆也只是出于私人的情感,来看望一下父,亲也没有什么公事要办,这样子进去,难免有点……

    但是她也不至于要翻墙进去吧,大使馆周围安保严密,而且门前和围墙的周围应该都有武警站岗还没放进去呢,说不定直接给当成成恐怖分子,或者间谍什么的,被武警抓起来了,想来想去还是光明正大地走进去比较好。

    否则的话,也是一件挺尴尬的事情。

    这样想着顾安宁就走了,过去拿出了自己的证件,然后经过搜身,以后被放行。

    这大使馆外围,除了华夏国的武警,还有f国的警卫协助看守,她来到大使馆内部,协助办理各种证件的大使馆工作人员看到她一个人来到这里,于是问道:“您好,欢迎来到华夏国驻f国的大使馆,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是来办理证件,还是修改国籍,还是有其他的什么政治诉求呢?”

    顾安宁摇了摇头说道:“这些我都不需要,我是来见住在这里的华夏国驻a国大使的,他是我的父亲。”

    “什么?”那明工作人员明显有些不可置信。

    “我只是因为一些事情,偶然来到这里然后发现父亲也在,所以才过来看看他。”顾安宁又说了一句。

    “原来是这样啊,那把你的护照给我吧,上面有身份信息我去找顾大使核实一下。”那名工作人员,有点释然了,来到这里,最近几天只要翻一翻,报纸就会知道顾大使在这里她能够找过来,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这样想着她拿着顾安宁的护照仔细的看了看,发现是国内只供给外交人员的终身护照,于是就更加相信了拿着护照走了过去,然后把护照交给里面的工作人员。

    顾振元从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手里,拿到那本护照的时候,先是感到很奇怪,继而是一种无以言表的狂喜,他真的没有想到,女儿也会来到这里。

    父女俩刚刚一见面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因为觉得十分意外,顾安宁倒是有点心理准备,但是对于顾振元,他是怎么都不会想到女儿会出国,而且两个人能在这里见面。

    “父亲,我的消息灵通吧!”顾安宁笑着说道。

    “你这丫头,本来还想等你放假的时候带你出国一趟,但是想到你现在的身份,觉得不太可能,谁知道你自己出来了。说吧,干什么来了?”

    “父亲,您查户口啊,只不过是来这里,然后顺路看一看,结果您跟盘问什么似的,真没劲!”

    “小丫头还有脾气了,脾气见长啊你!”顾振元笑着说道。

    “能透露一下吗?你到底干什么来了?总不会是专门来看我这么简单吧?”顾振元问道。

    “确实是有一些事情要办,但是真的不好透露,这样吧,过一段日子,您就知道了,至于现在,保密。”顾安宁一脸的神秘。

    “你这鬼丫头!行了,我等一下还要准备下一轮的会谈,到时候有空再聚。”

    顾安宁听到这话就明白了,父亲需要开始忙碌,所以很隐晦的,让她暂时离开。于是凑到父亲跟前,轻轻的说:“走之前再给您一个提示,下次给母亲写信的时候,不要老是报喜不报忧,母亲她也是深究过国际问题的,专家级人物,她不是傻瓜,如果您一直报喜不报忧的话,反而会让她很担心的,所以下次再给她写信的时候适当的写一点您遇到的烦恼或者困难可能会更好,不然的话,母亲很容易会怀疑您写下的信件的真实性的哟。”

    说完,顾安宁就慢慢的离开了,恢复了常态,谁也不知道,她刚才滴滴咕咕的说了点什么,顾振元看着女儿远去的背影,摇了摇头,这丫头她怎么知道的?真是个鬼灵精。

    顾安宁走出大使馆的时候都是笑着的,虽然只是和父亲见了一面,也没有其他的延伸活动比如说吃个饭什么的,但是她已经很满足了,现在突然发现对于父母,她还是需要宽容加理解才是上上之策。

    不过父亲真的是需要一些小小的技巧,否则每次都报喜不报忧的,没问题,都让他弄出问题来了。

    母亲可不是普通的女人,她也是外交专家,在国际局势和外交政策上,她可一点都不糊涂,就父亲这种报喜不报忧的态度,母亲肯定会有怀疑。

    毕竟做外交官,又怎么可能一帆风顺,尤其是像这种大型谈判,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当年父母之间的通信频率应该是一个星期一封,可是这个谈判也是一个拉锯战,要谈多久还不清楚,然后还要出席在这里举行的一场国际会议,怎么说也得半个月,母亲肯定会比较担心,虽然父亲也是谈判高手,但是毕竟是和国际上的谈判高手们纷纷过招对决也是针锋相对豪不相让,母亲不担心才怪呢!

    不过现在这些不是她要管的问题,反正现在还有空,从大使馆出来之后,顾安宁就随心所欲的漫步在了f国首都的街道上,这里是出了名的浪漫之都,但同时也是服装和珠宝的海洋,不仅每年会举办时装周,世界上很多著名的品牌和风格也都发源于此,或者在这里深深的扎根。

    所以这里也是世界上服装设计师最多的地方之一。当然,这里的料理同样美味,但是可能是由于饮食习惯的问题,他们总是会选择用浓厚的汤汁,或者其他的酱料浇在食物上,营造出一种厚重的感觉,但是有的时候反而会把食物原先的味道遮盖住,不过对于这里的浓汤,顾安宁还是很喜欢的,试想一下悠闲的在临河的西餐厅里吃着牛排,喝着浓汤,欣赏着,自然风光,实在是太美妙了,不过这美妙的时间恐怕只有一天。有点短暂。

    因为来这里的正事不会是吃喝玩乐,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不知道为什么她只是觉得有点怪怪的,虽然很有可能只是她疑心了,但是总是觉得不太正常,这种玉石文化展每年都在举办,但是它的规模从来就没有像今年这么大过,这其中到底有什么隐情?

    还是单纯的就是扩大一下相关的的规模,以达到一些宣传效应,她并不清楚,只是觉得今年这个情况实在是不太正常。

    算了吧,也不再去想这些了,反正到底有什么内幕或者猫腻,总是明天就会知道的,也就没几个小时了,等吧,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出于直觉,她总是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对于作为华夏国人的她来说总是不太妙。

    这一天晚上顾安宁睡得很不好,半夜醒来的,她只好进入空间去里面休息,才休息了一段时间,早上五点她比平时晚醒了一个小时,准备好之后就在房间里面看书,六点半走出房间,去找周凯,他也已经准备好了,公司的其他人也都在规定的时间内起来了。

    大家一起去吃了早餐,因为要出国,所以提前对员工的各个方面的礼仪都进行了训练,免的到了国外还闹出笑话来。

    吃过早餐以后,各自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进行了参加展览之前的最后一次工作的准备,由于这次的设计理念演说是顾安宁亲自用f国语现向在场的各位进行演说,如果是使用华夏语的话现场这么多外国人谁听得懂啊!

    公司也确实是有会讲外语的人,但是顾安宁担心她们会词不达意,所以最终还是临时决定由自己来担当这个演说人,这个设计理念也是她想出来的,她应该能够把自己的构思和想法,阐述到最好。

    周凯也是很放心的交给她,毕竟她的外语实力还是很好的而且有一种临危不乱的气质,这是这次很多的随行人员都几乎是做不到的。

    炎黄集团在华夏国的参展公司里排第五,顾安宁看了一下,前面四家公司都是已经建立了几十年的老牌公司,看来这些老公司还是有一些底蕴在,并没有因为时间的长久而逐渐开始衰落,至少是现在还没有衰落的迹象或者说是衰落的并不明显。

    每一家公司的参展展品都被拿上讲台,当那些打着不同公司记号的箱子被打开时,现场总是会有一阵惊呼,既然要来参加国际展览送来的一定是最好的东西,件件都是珍品中的珍品,其实通过他们各自演说前,四家华夏国的公司没有对顾安宁造成什么心理压力,她可是接受过,抗压训练的人。

    终于到了炎黄集团了,顾安宁先用灵瞳了一下,确定密封的箱子里面存放的还是她们送上去的那两件展品,然后在所有人的掌声中,缓步走上演说台,这个年轻的女孩儿,终将在这个领域大放异彩。

    顾安宁穿着剪裁得体的粉绿色套装,仿佛一阵清风拂过,给人一种很清爽的感觉,她站在演说台上鞠躬完成演讲前的礼仪,然后用流畅而标准的f国语,开始了自己的演说其实当那两件展品从密封的箱子里取出的时候现场,就爆发了一阵惊叹,这两件作品和其他的玉石完全不一样,给人一种缥缈而美好的感觉。

    离得近的人,似乎还能够感受到那一点点的灵气,让人神清气爽,再加上站在演说台上的顾安宁今天也选择了特别清爽的颜色,两相映衬显得相得益彰。

    顾安宁很流畅的将这两件作品的设计理念,以及代表的含义表达了出来,演讲的稿件是她一早就准备好的,在进行现场演说的时候又即兴进行了部分修改,在演讲结束顾安宁鞠躬下台之前,这一次担任评委的几位评审员全都打出了最高分,最终在参加展览的五家华夏国企业中有两家的作品成功入围,会在博物馆里展出十天,而其他的作品,则是展出两天,按道理胜负已经决出东西也送进了展览馆,但是因为有十天的展览期限,所以所有的人员都要停留在这里。

    但是顾安宁没有想到,还有其他的活动在等着她,而这个活动,让她从此走上了一条与一般的商人不同的道路。

    这一次的展览,看似就这样落下了帷幕,但是第三天早上,所有的参展企业都收到了通知,希望她们能够再参加一次展览,如果看上对眼的东西,还可以通过拍卖高价者得的方式,拿到手中。

    其实这样的话,就从一场展览会,瞬间又变成了拍卖会。

    知道这件事的顾安宁和周凯,都觉得好笑:高价这得,看来是文物或者古董之类的东西了。

    他们这么笃定这些大型的珠宝公司,以及国际上的大品牌会参加这一次的所谓拍卖,那就证明这些人手上拿到的全部都是真品,他们也真够可以的,一个国家博物馆居然还做拍卖文物的事情。

    但是顾安宁在突然之间,又想到了一百多年前华夏国文物的,那场浩劫,瞬间又觉得郁闷起来,他们这么喜欢用拍卖的方式来处置一件珍贵的文物,那就是十分不尊重文物本身的,这种高价者得的方式虽然在民间,会被经常采用,可是国家博物馆,毕竟是国家级的,正规的官方机构,居然也会做这种事情,就让顾安宁大跌眼镜了。

    f国也算是绅士国度,但是如此处置文物实在是有些不太妥当,十几年后华夏国启动文物追讨机制,通过外交以及个方面的努力成功的向f国政府要回了,那一部分文物,还是在那几位这些文物的,原来的收藏者的通力协作下,撤销了他们对于国家博物馆的捐赠行为,然后由他们个人向华夏国政府归还这些文物。

    因为这些文物是华夏国被盗而流失的文物,所以就不存在所有权问题,本身这些东西就是被登记在册的,因为盗窃而失踪的东西属于华夏国警方的追查范围,所以也不存在这些文物到底是不是属于那些收藏者,这样的问题了。只是追回来的这几十件文物,还只是华夏国一百多年来流失在世界各地文物当中的冰山一角。

    近一百年年来,华夏国因为盗窃,战争,入侵,掠夺,等等一系列非本国政府的捐赠行为,流失在世界各国的珍贵文物,以千万计。

    而这些文物,要么就是已经查找不到下落,不知所踪,要么就是已经查到了它的所在地,但是所在国家却宣称对这些文物拥有所有权,拒绝归还,所以文物的追讨之路一直都是艰辛重重。

    顾安宁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面,周凯也没有打搅她,只是她突然的问道:“周叔,我们公司的会计有没有跟着一起过来?”

    “有两个会计跟着一起来了,怎么?你有事吗?”周凯感到很奇怪,这安宁,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问起会计的事情?难道是她想到了什么?

    “叫他们过来一下,我要在公司的账上走一笔大钱,必须要在会计这里登记一下。”顾安宁收拾了自己的情绪,干净利落的,命令道。

    “好的,我马上去找他们。”周凯看着她的脸色,知道事情不简单,于是赶紧要去找会计。

    “等等,还是别让他们过来了,你去告诉他们,就说我需要从公司的账上走两到三个亿的资金,拿回原本属于我们华夏老祖宗的东西。”顾安宁想了想,直接和会计见面有些不妥,于是就这样告诉周凯。

    周凯一听,就知道她是在打那一批文物的主意,那些的东西,很有可能里面就有流失的华夏古文物,她是想用自己力所能及的方式把这些文物带回华夏国内来,在国内总比让这些文物继续流散的好。

    于是也不再多说,以自己的名义将顾安宁的话传达给他们。

    两名会计马上按照周凯的意思,拨了三个亿的资金用于炎黄集团参加这次拍卖的专项资金。

    其实顾安宁不知道自己这次会花掉多少钱,她甚至不知道这次的拍卖行动里面会不会有华夏国的文物,只是一个直觉,作为世界上文物流失的一个大国,这次拍卖会上,一定会有华夏国的东西,而且一定会有这个直觉特别强烈。

    所有的事情都准备好之后,顾安宁才带上邀请函,重新进入这一次的展厅,里面都是一些可以进行拍卖的东西,顾安宁一眼就看到了不少,来自华夏国的东西,她用灵瞳观察了一下,发现其中有两三件是商周时期的青铜器,其他的是唐宋以及各个时代的金银器和瓷器,这些东西有着浓烈的华夏国风格,而且只有华夏国才会出现这种文物,像这种风格的瓷器,青铜器,和金银器物,在那个时代里完全就是华夏国的专利。

    那些瓷器上使用的花纹,有着浓厚的华夏过气息,也是华夏国近代瓷器比较常用的图案,那些,果然是华夏国的东西,就是不知道是在哪一次战争中被抢夺过来,也不知道是在哪一次被盗运出国,顾安宁猛吸了几口气才调整好自己的情绪,这十几件,华夏国的文物,非她莫属!

    她对这些华夏国的文物志在必得,当年的流失已经是一个很大的遗憾,既然她在这里见到了这些文物,并且鉴定这些文物都是真品的情况下,在自己有这个财力和能力的状态下,为什么不想办法把这些文物都拿回来呢?

    虽然只是十几件,但是也总比一件都没有拿回来,再任由它们流落到到世界各个国家来的好。

    周凯也一眼就看到了那些来自于华夏的文物,虽然他不是文物方面的专家,但是文物上面有着明显的华夏国特征和风格。作为曾经,会收藏一些古董的富商,他也明白自己和顾安宁,之前的推测是没有错的,果然他们会在这里公开拍卖,这一部分流失到异国他乡的华夏国文物。

    顾安宁有一双能够鉴别文物真伪和具体时代的眼睛,她想,在麒麟的帮助下,通过洗髓伐脉让她拥有了这种特质,应该就是让她多追回一些华夏国文物吧!

    现在以她的能力,能追回多少是多少,能追回一件就是一件吧!

    这次展览的展品,最终都将被放出橱窗进行公开的拍卖,而在此之前会有专业的讲解员,对这些原本属于不同国家的文物进行讲解,帮助现场的参与人员知道这些来历,也许就有看的对眼的,会把这些文物带走,不过这十几件来自于华夏国的人物,她不会再让别人把它们带走了,别人也许会把这些文物重新贩卖,但是她绝对不会,不是她一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实在是她不太相信有一些人。

    原先有一部份的文物就是通过国内的不法商人内外勾结,偷偷运出国境的,所以,并不是她要一杆子打死一船人,实在是有些人的素质有点令人担心,而且买她下这些文物不是用来个人收藏的,这些文物原本属于哪里,就让它们回到哪里去,这是顾安宁的心愿。

    目前为止她一个人的力量特别小,但也要把这件事情继续下去,力量小,不代表没有力量,说有能力却不作为,这在顾安宁看来是十分可耻的。

    所以她从小到大都鄙视那些有能力,但是不作为的人,不是单单指这件事情,是在所有的领域,她都鄙视这样的人,也许是性格使然,在当年她对看不惯的事情都会直接说出来,但是现在已经不会了。

    如今的她变得比当年更加的沉稳,也更加的忍耐,有些事情直接说出来,起不到任何效果,反而会让别人厌恶自己,还不如找个机会慢慢的去处理这种事情。

    顾安宁稳定了一下思绪,那边已经开始进入了竞拍程序,顾安宁的手上拿着的是十五号号牌怎么又和五有关系,真是有点郁闷。

    华夏国的文化是四大古代文明之一,一直为世人所称道,所以来自华夏国的文物因为它独特的制作工艺和绚烂的花样在这一次的竞拍灯当中被放在了最后一批拍卖掉。

    所以她们想要尽快拿到华夏国文物还得再等一等。

    顾安宁很仔细的听着,每一件文物的拍卖流程,下面是一片此起彼伏的报价声,偶尔会夹杂着几声棰落,然后这些文物就各自花落各家终于等了近,两个小时,其他的文物才拍卖完毕顾安宁并没有对着其他文物下拍,这次她是冲着那些华夏国的文物来的什么可能在别的文物上花心思呢?

    终于要拍卖华夏国的文物了,因为华夏国的文物在西方人眼中绝对是顶级艺术收藏的象征,尤其是华夏国的瓷器制品,是西方人一直以来热衷的收藏品,所以这几件宝物一出立刻把全场的气氛都推上了**。

    周凯想要下拍,顾安宁却阻止了他,果然这些宝物让人们都很有兴趣,价格也是一路走高,顾安宁之所以拦着周凯,是因为第一个下拍会把自己推向风口浪尖而且人们会不断地加价,顾安宁在等,这些华夏国的宝物体型都不是特别大,所以也没有拍出什么高到离谱的价格,至少是没有拍出一件就两三亿这种价格。

    到周围的人都不怎么加价的时候,顾安宁才示意周凯加价跟拍,现在这个时候人们的热情都因为已经逐步加高的价格有所缓解,而且处在一个疲惫的时间段,所以这个时候跟拍是最好的。

    果然因为已经到了疲惫区间有些人已经退出了相关的竞争,最后这一件华夏国的宋代的瓷器被顾安宁以五百五十万的价格买下,成为她在f国拿到手的第一件华夏国流失文物。

    接下来上场的是一件青铜器,周身刻有铭文又是从哪个古代贵族,墓葬里面挖出来的,估计又是国内哪个盗墓贼干的好事。

    第二件同样被顾安宁拍到手中,剩下的几件,华夏国宝物,也被顾安宁用同样的手段拍了下来,最终顾安宁,用超支的代价,花了近四点五个亿把这十二件华夏国文物全部拿到了手。

    这次有几件文物流拍,不过那不关顾安宁什么事了,在拍卖会结束之后因为担心东西会被人盯上顾安宁,在亲自去办了手续,之后,同时确认十二件都是流失的华夏国的文物,而且都是真品之后,表面上是让人送了回去但是很快就在这些宝物的表面放上了符印,回到酒店之后就把这些东西都放进了空间里面。

    终于把这十二件,国宝全都拿到手了,顾安宁如释重负好像是完成什么重大的任务一样,这些东西总算都回来了。

    顾安宁走进了空间那十二件国宝被她放进了空间的灵泉里面暂时存放,她抱着踏云坐在空间的石阶上,心里却是有心事,也不知道这段时间公司的账上还剩多少流动资金,其实她做这件事情是比较冒险的。

    炎黄集团虽然说资金充裕,但是一下子拿出四个多亿去做一件几乎没有什么经济回报的事情,实在是有点吃不消,没办法之后尽快的充裕资金了,幸好她手上还有一批帝王绿的名额可以放出去,即使是收一下定金也可以抵消掉这次的支出了。

    是的,当年她推出帝王绿的时候,还留了一手,留下了大约四分之一的帝王绿,没想到如今倒是派上了用处了。

    自己手上还有一些没有解开的玉石原石,加上这几年一直有参加赌石,所以库房里面有料的石头还是不少的这样想想顾安宁的心情就好多了,对她来说做生意的好处就是即使是一笔比较大的开支,也能够尽快的填补回来,不会出现公司的财务赤字,而且也有一定的缓冲期。

    在那里呆了十天之后顾安宁收回了自己的参展作品同时也带着她花费重金买一下的件流失华夏国流失文物踏上了回国的旅程。这次回国之后,顾安宁就暂时将这十二件文物留在家中,等以后有机会了再出去找专家鉴定一下虽然这东西,她完全可以直接鉴定,但是她毕竟人微言轻,没有什么分量,而且是从国外流回的文物,还是需要国内专家的权威鉴定。

    ------题外话------

    本来想要万更,但是我实在撑不住了,抱歉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