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五章 演习
    能够成为特警,一定是警界的精英,他们也许是二十多岁也许是三十多岁,但是现在的特警,无论年纪多大,都是有实战经验的,这一次的演习,虽然说是特警方面主导军方加以辅助,因为负责保卫城市的一般都是民警和特警,出现这种情况出警的也多是特警和相关的人员。

    不可能每次出现相似的危机都要惊动军方,所以特警在这方面有绝对的主导权,现在如果看到军方派来参加这次演习的人,最大的年纪都不超过十七岁还都是女孩子,他们这些人怎么可能服气?

    别说他们不服气,想起顾安宁当初第一次出现在其他的军人面前的时候,他们哪个不是惊掉了下巴?

    她的军衔,在整个军区虽然不算太高,现在甚至是可以说是很低,但是在这个年纪做到这种军衔的有多少人呢?

    而且她所率领的这一支特战分队,所有的人员都是经过特殊训练,可以说是真正的千里挑一,可是现在这个内情的人并不是很多,尤其是这些特警,更加不可能知道军方当年的最高机密,那么在这些特警眼里她和她的队员们是什么样的人,这就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了。

    是一群女孩子?是一群学生?还是只是一群小丫头片子?这她并不知道,对于警察,尤其是特警来说,普通的警察也许不会过多的去排斥军方,但是特警十有**,一定会。

    双方作为相互**,但是却也相互联系的两大兵种,特警之所以不同于普通的警察,原因就是因为他们也接受了,相当于特种兵的训练,他们是警方的特种兵,这些人有一个特点,就是自信。

    因为现在是和平年代本来就没有多少机会,参与实战演习,就是要先前经过缜密的安排,那么这些武警战士们,就会有一种“终于要打仗了”的感觉,为自己所学到的一切能够应用于几乎是实战的作战环境而感到兴奋,从而会去抱怨“敌人太少。”有这样想法的人,其实并不在少数,那么他们队军方的排斥,也就可以知道原因了。

    “本来人就不多军方还要来分掉一半,真是不过瘾。”这恐怕是这次的演习开始之前大多数人的想法,现在他们要面对的帮手,却是一群女孩子,顾安宁已经能够想象到他们的心情和表情了。

    顾安宁猜的果然没错,当顾安宁率领队员们出现在指定地点的时候,那些武警队员都露出了,惊愕的表情,不只是他们,就连远在指挥中心的指挥官们都吓了一大跳。

    “不是,我说什么你们怎么派了一群小丫头片子?”留在指挥中心的高级特警指挥官,问道。

    “有句话叫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别看她们年纪小,打起来一点儿都不比你们的特警差。”坐在指挥大厅里的贺枫桥回答道。

    “那是一群小丫头片子,就算怎么回事,我看也就领头的那个年龄大一点儿,个子也高,看上去是个小头目嘛。”张海青说道。

    “我说老张,我都说了人不可貌相,人不可貌相呀!”贺枫桥故作神秘。

    “我说老贺,你今天什么意思呀?这么神神秘秘的,这是唱的是哪出啊?”张海青一时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头雾水怎一个疑惑了得。

    “老贺的意思就是,您猜错啦,那个领头的小姑娘是个小头目,这咱谁都看得出来,可她不是整个队伍当中年龄最大的,恰恰相反,她是整个队伍里面年龄最小的。”朱逸笑着解释道。

    “什么?年龄最小的,这怎么可能,我看这丫头个子挺高的。”张海青一脸震惊。

    “没错,她是那支队伍的队长和头领,但是她今年应该还不到十五岁,今年应该是一中的初一学生,个子高,可不代表年龄大。”贺枫桥透了一点底。

    “你们在干什么,怎么连初一的学生都拉进来了?不是,你们这都什么计划呀?”越解释越迷糊,恐怕就是这样了,张海青是彻底搞不明白了。

    “这可是到目前为止的最高机密,给您说那些就够了,其他的呀我们还真不能说,不然我们得去军事法庭呆上一两年喽。”贺枫桥说道。

    “这还军事机密呀,那我还是别听了,你们陆军的军事机密,保密等级可高的很。”张海青摇了摇头,继续盯着指挥大厅的屏幕。

    话分两头,在指定的地点那些参加演习的武警一看到顾安宁和她的队友们,就开始议论,逐渐逐渐的议论的声音变大了,顾安宁可不管这些,她是来参加联合演习的,至于其他的事情,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和现场的武警指挥官,相互介绍一下,然后,对相关的,情况和兵力部署再做进一步的深入了解。

    带着这样的想法,顾安宁和野狼一起走了过去。向着现场的武警指挥官敬了个军礼,说道:“华东军区陆军女子特种兵分队队长顾安宁。”紧接着野狼也介绍了自己。

    顾安宁很敏锐的,注意到现场的武警大多脸色都不太好,她之前所猜想的并没有错,他们确实是为来配合演习的军方部队只是一些女孩子而感到很不好,不过这些对顾安宁来说,根本就没用

    她的任务是完成演习,其他的管那么多干嘛?这样想着顾安宁对着其他队友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们不用在乎其他人的看法,但是事实上这种看法,对于女特种兵来说是十分不公平的。

    尤其是她们,个个都是千里挑一的女子,比起男人,她们所接受的训练所克服的精神和**上的痛苦,比他们来说更加剧烈,她们所要克服的障碍,也比男兵更加的多,所以男兵是没有理由看不起她们的,更没有理由,因为她们的年龄,对她们产生歧视。

    其实施加外在的压力,是没有什么用的,真正是要看演习的结果,是驴子是马,好歹拉出来溜溜才知道。

    双方报完名号以后,也许还没有开始,顾安宁也还没有说话,就有特警提出质疑:“报告!我们来这里不是来演习的吗?为什么要陪一群小姑娘,玩家家酒一样,幼稚的游戏?”

    “把军事演习当成,家家酒一样幼稚的游戏,哎呀,真是亏你想的出来!”顾安宁本来不想挑事的,但是听到这句话实在是忍不住了,什么意思?她们年龄小没错,大部分人没成年没错,什么叫家家酒一样的幼稚的游戏,当她们是三岁小孩儿吗?

    还是把她们当成可有可无的花瓶摆设?还是活动的背景板?小看她们冰凰女子特战队也不是这么来的,很快,等到演习正式开始,看谁才是玩儿家家酒游戏的三岁小孩儿。

    “好啦,你们都少说两句,她们既然能够来参加这次演习,说明手上也是有真本事的到时候只看演习的,结果你们再说这些话,不迟。”

    “好了,所有人注意!嫌犯为大毒枭身上携带有枪支,劫持了人质,并且携带有大量爆炸物,嫌犯人数未知,具体持有武器型号未知,我们的目标,抓到嫌疑人解救人质,解除爆炸物,缴获武器,现在是早上七点,行动开始!”

    特警部队的现场指挥官已经根据预先的指定下达了作战命令,随即顾安宁也命令全队队员进入战斗状态,随时保持警戒。

    但是如何搜寻这些犯罪嫌疑人,确实最要命的问题,因为现在除了知道这些嫌疑人逃进大山身上有人证质有武器之外没有其他的具体信息,犯罪嫌疑人数量人质数量,其所持有的武器数量估计,型号,以及爆炸物当量均为未知。

    也就是说给了几个很大的范围让她们自己去找,她们现在要做的是在保持警戒保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对所有的演习区域进行地毯式搜索。

    当然犯罪嫌疑人也不是不动的,他们会随时隐藏,这次演习的规则是军方人员谁身上的信号枪冒出黄烟,谁就算是阵亡,特警人员则是冒出蓝烟就算阵亡,到时候要根据危机解除等级,来评定参加这次演习的两个兵种得具体作战能力。

    手里的枪是空包弹,可惜嫌疑人身上的**,是真的,这样也大大增加了风险几率,当然,最终会有第二套解决方案,如果最后负责解救人质的这一个方面没有办法正确的救下人质,会由另外一个小组携带拆弹专家,通过安全的渠道救下人质,所有的风险都是可控的。

    但是如果这样的话,那么这次演习参加演习的双方就全都是不合格,这样的情况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所以他们要做的就是强迫自己融入现在的这个场景。

    顾安宁努力的使自己忘掉这是演习,努力的把它想象成是真的劫持事件,把它和自己执行过的境外任务联系起来,努力的把这次的犯罪嫌疑人想象成真正的毒枭,想象成真正有武装设备的毒枭。

    要完全的融入到当前的场景中去,否则一直抱着,现在是演习这样的态度和侥幸心理,终归是要出事的。

    随即顾安宁将整个特战分队进行分组,四人一组进行地毯式搜索,她则是利用比常人更加灵敏的嗅觉,在这次行动,并没有军犬帮助的情况下,努力的去感知火药的味道,并且留意周围的地形,根据地形对犯罪嫌疑人有可能藏匿的地方和通道进行判断。

    与此同时特警人员也在山上进行地毯式的搜索,因为整个山区面积很大,一时半会儿肯定找不到人,而且他们在找人的时候还要,注意躲避开,其余的犯罪份子,以防被突然袭击,因为山上的潜逃人员不止一个,潜逃人员所劫持的人质也不止一个,所以大家普遍判断潜逃人员不可能聚众逃离,因为那样会显得很突兀,而且目标很大。

    很有可能是一到两个人挟持一个人质,但是目前为止,并不知道具体劫持者与被劫持者的人数,所以很担心会有漏网的嫌疑人或者没有被救下来的人质,这也是指挥部特意考虑的,如果把什么数据都告诉了大家,那就没有什么挑战性了。

    顾安宁率领三人沿路查找,竟然和一个潜逃人员当面碰上,直接往枪口上撞,还有没有比这更傻的?

    看到有人进行搜索,他马上想要逃走,可是就算是演习也不是这么玩儿的,已经找到了一个就这么放走了,岂不是可惜了?再说如果连当面的潜逃人员都制服不了,她们这几个人真的应该脱下军装走人了。

    想到这里,顾安宁眼疾手快的用匕首控制住了,面前的人:“枪呢是空包弹,没什么用,但是我这匕首可是真的,你要不要试一试?”听到这样的话,那个想要潜逃的人也放弃了最后的挣扎,顾安宁示意队友放出信号弹,按照演习前定下的规则找到一个人,就发一枚信号弹。

    一枚信号弹,就代表着一个人的落网,但是这次的演习场地上到底有多少人,不清楚,所以只好继续搜索。已经被抓获的人在被制服以后不需要她们盯,这次演习,对这种情况有相关的规定在抓住人的同时发射信号,弹那么就坐实了抓紧行动的暂时结束,被抓到的人就不能再逃了,否则就是违反演习的相关规定,会被取消演习的资格。

    所以顾安宁她们也不再管他,转而去搜寻其他人,与此同时,顾安宁在很密切的关注着双方人员的阵亡情况,虽然有时会有几束蓝烟腾空而起,但是万幸,目前为止,没有黄烟冒起,那就意味着,加上野狼,一共十三名参加现场演习军方人员,到目前为止,无人阵亡。

    这让她很放心,顾案宁次分配人员的时候特意的把,贺珞羽分在另外一组,就是希望她发挥一下作为领导者的才能,现在看来,效果不错,她们也已经找到了一个,过了不久,特警的信号,但也腾空而上,意味着第三个人已经落网。

    找起人来倒是挺快的,可是万一人质身上有**,可怎么办,特警有专业的拆弹专家,她们这十几个人可没有拆弹专家啊!

    特警有防化团和相关的应急机动部队,当然也会有特别有经验的拆弹专家,别说是普通的**,特殊一点的,他们也能够拆除,虽然军方也有相关的防化团至于可以拆除脏弹,可是这一次军方的防化团定不在参加演习的名单之内,而且她们这几个人当中,虽然有人的父母是化学家,但是根本就没有拆弹专家。

    她们这一组四个人,这支部队的三大领导者,冰凰,流萤,和野狼,被各自分在不同的组里面,担当领导者的重任,可是别说是她们野狼也不是专业的,拆弹专家,万一碰到人质而且人质身上面还有**的话,就是大大地不妙。

    现在的**不外乎两种的,一种是绑在人质身上的,通过**背心可以由对方者自行操控,这就是在八十年代的猛虎组织开始发源的,并且用来刺杀政要的**,也就是后来的人肉炸弹,还有另外一种就是定时炸弹,定时装置,一旦到达,指定的时间就会自动起爆。

    当然还有一种处方式炸弹只能是用遥控控制,或者炸弹摔落在地面,才能够爆炸,属于触发式**,无论是这几种炸弹中的哪一种,对于她们来说都是不可预知的挑战。

    她们中间,不仅没有拆弹专家,甚至并没有接受过系统的除弹训练,无论人质身上有的是哪种这样对她们来说都是致命的威胁。

    顾安宁整理一下思绪,对随行的队友说道:“高度集中精神,注意躲避。”随行的三人都明白了她的意思,点头表示同意。

    随即四人都变得更加小心因为她们并不知道敌人到底会从什么地方出来,所以必须时刻保持警惕。

    关键是这么大的一片区域,躲得过吗?

    忽然,顾安宁很清晰的听到有轻微的响声传来,条件反射之下,她手上的银针直接送了过去。

    然后随即转过身去,对方已经缓缓的举起双手,表示投降。他身旁还带着一个人,明显就是人质。

    顾安宁郁闷了一把,这人质的身上就有**……

    她最不想面对的就是一个人肉炸弹,还是个人肉的定时炸弹。

    要不是这里有林区,人质身上还有**,顾安宁早就想用手雷招呼过去了。

    四个人听到从人质身上传来的声音都吓了一跳,滴滴的声音,是定时装置。

    顾安宁都想骂人了,什么情况,四个人不会拆弹啊!

    她仔细看了看人质身上的**上的定时装置,一脸的无语,居然,只有三分钟了,这**可是真的,这是出了什么差错?

    虽然这次演习的过程中拆弹的过程,可是这么短的时间内,在四个人都不会拆弹的情况下,这个时间,是无论如何等不到拆弹专家来的,如果不想办法在三分钟内拆掉炸弹,这人质活下来的希望渺茫啊!

    顾安宁想了想,她不会拆弹,但是现在只能拼一拼了,但愿自己的异能能帮上点什么,不然的话就只有哭的份了。

    顾安宁仔细的观察炸弹,幸好这种炸弹,并不是她通常印象当中那一种断一根线就会立刻爆炸的军用炸弹,只是普通的炸弹有红蓝两根线,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炸弹的制作者为了保证自己在制造炸弹过程当中,能够区分火线和零线,并且保证炸弹已经组装完毕,釆用的是不同颜色的电线,当然红蓝两色,是电工,常采用的火线和零线的代表。在十几年后会有专业的拆弹机器人,在人工拆弹没有把握的情况下,拆弹机器人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事实上,她现在不是像影视剧里那样,面对着红蓝两线难以抉择,而是需要小心的把雷管抽出来,然后用小刀割断胶带拿起雷管就跑,在一般的情况下取出雷管是拆弹的最常用方式,可是这炸弹是真的实弹炸弹,她不会看着红蓝两线纠结不已,但是对于没有,拆弹经验的她来说,这也是一件很冒风险的事情。

    只希望这种炸弹,能够设计一个终止装置,启动后还能停止下来吧!

    这样想着顾安宁仔细的观察起来,努力的闭了闭眼睛,希望拆弹的详细方法,会出现在自己的脑海当中,因为她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幸运的是,拆弹的具体操作方法她小心翼翼地剪断引爆线,然后同样很小心的抽出雷管,并且剪断胶带,利用自己的灵力摧毁所有的雷管也就解除了,这爆炸装置爆炸所必需的物品。

    而其他人则在顾安宁开始拆弹之前就已经躲避,就连人质也已经在剪段交代取出雷管之后,离开了顾安宁的视线范围,所以她才敢如此直接的动用灵力摧毁雷管。如果别人有怀疑她,也可以直接说是自己力气太大,才把雷管处理掉了。

    就算是在指挥中心的,监控上看上去也是这样子,因为对她来说拆除**是最重要的,如果她想的太美好,如果那个**在设计的时候没有设置终止装置,那么当定时时间一到一定会发生爆炸。

    幸好幸好她虽然不是拆弹专家,但是也成功的解除了,这次危机而与此同时不断的有信号弹发射升空,顾安宁笑了一下,这次的演习,该结束了,弄出这么危险的人肉炸弹,演习的指挥部门也未必,太狠了一点儿。

    演习的指挥部门在一开始就掌握了所有人的个人资料,应该也是知道这支军方的部队里面并没有,拆弹专家,竟然还敢把实弹放在人质的身上,这个风险实在是太大了,不得不佩服一下他们的冒险精神。

    在指挥部里看到顾安宁拆弹的那些指挥官们,都露出来赞赏的笑容,甚至是在指挥部里面大声的说话表示赞许,他们在所有的实弹**中都做了停止装置,**及时启动了爆炸程序也可以在中途停止,顾安宁知道这一切的时候,松了一口气,不然的话,真的是要把她吓死了。

    这事情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再过了一个小时,整个演习也最终结束,最终的结果是,七名嫌疑人全部落网,被劫持的人质也全部获救,参加演习的特警六十人,阵亡三十五人,军方冰凰女子特战队全体,并现场指挥官野狼一共十三人,阵亡三人。

    总体来说,演习的效果是很令人满意的,结束演习之后,顾安宁也没有回到学校的打算已经耽误了半天了,她还不如直接回基地接受训练,她不会承认,这是她和楚飞扬学到的。

    在上次的演习结束之后,生活开始回归平静并没有什么大风大浪,出现距离演习已经过去了十天,在这时间里顾安宁已经是第三次把下面设计部门送上来的样稿退回,她总是觉得还有哪里不够满意,只好让下面的设计师再进行修改。

    于是两家公司将近几十人的设计团队就遭了殃,她们本来以为已经送上去第三次,上面的大领导,不会再把稿件退下来,谁知道还是被退了回来,那么现在她们的做法就只有加班加点喽。

    以求能够尽早的拿到这份稿件的通行证,否则的话她们就彻底完了。

    而与此同时,顾安宁也正式向军方提出了申请,想要出国一趟去参加这次的玉石文化展,同时了解一下西方同行们的设计水准和审美观念毕,竟东西方人的审美还是有一些差距的。

    三天之后军方正式批复她的请求,同意出国参加这次的玉石文化展览,于是在拿到了,最终的通行证之后,一切的障碍,就都打通了,剩下的只是设计师们的事情了。

    反正她现在在炎黄集团的身份属于最高机密,也没有,负责什么实质性的工作,不会对整个集团造成什么影响,把集团交给周凯一段时间,她还是很放心的,何况虽然自己出国,但是,不代表自己不能够对公司进行遥控指挥,其实她人在哪里都一样,只要她能够发号施令就可以了。。.。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