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三章 邀请
    无论周芳怎么猜,都猜不到到底是什么情况,最后也不想猜了,确实,如果她真的什么都不想说的话,她们这样妄自猜测,确实不太好。龙。坛。书。网m.longTanshuW.com

    顾安宁则趁这段时间回了一趟军区,确实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去了。

    顾安宁回来的时候没有惊动任何人,就直接去了训练场,换了作训服,就参加了训练,很久没练,都觉得好像体质有点儿下降。

    而学校里的同学再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之后了。

    很凑巧的是,那一天正好也是案子二审的时间,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的案件,二审时间也凑的非常的紧。

    顾安宁已经习惯了别人目光。

    她现在的恢复训练时间很紧,这次一个星期的假期,也只是回学校把课补一下把作业补全,其他的她也不想做,最近感觉很懒。

    顾安宁回学校的时候,正好是社团有排练。

    她也正好空着没事,所以就去了。

    “你……”她刚一走进排演室,就把人吓到了。

    被吓到的还是钟何雨。

    “社长,怎么了,不认识了?”顾安宁看了她一眼,问道。

    “不……不是,你怎么回来了?”钟何雨有点不敢相信,就这么回来了?

    “难道我不能回来了?”顾安宁笑着反问道。

    “不……不是,我以为你会再休息几天,然后再回来。没想到你能回来的这么快。”钟何雨简直不知道说什么了,这恢复速度还真的挺快的。

    “现在在慢慢恢复吧,我也不知道到底能够好到什么程度。”顾安宁说。

    “好吧,你这次参加我们的排练吗?我不希望我们最后演出的时候,少你一个。”钟何雨向她发出邀请。

    “嗯,但是我不知道你们的舞蹈到底排到一个什么程度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有我的位置。”顾安宁说的是实话,这个时候她们肯定已经进行了彩排了,但是她没有参加这么缺少她一个人,所有的布局都会发生改变,当然,也不排除有人要顶她的位置。

    毕竟本身是排好的,少一个人,整个队形就散掉了。

    而且她缺席了这么长时间,一定会有一个人接替她的位置,这是不用想就知道的,她们还能邀请她参加,这已经很不错了。

    钟何雨似乎是看出了她想要表达的意思,说道:“你不在的时候,我们确实已经开始彩排了,但是我们还是希望你能参与进来,毕竟你是很优秀的人,舞跳得也很好,所以虽然现在可能位置很难再变动了,但是还是希望你可以参与一下,毕竟这也不是人人都可以拥有的经历。”

    顾安宁听到这样的话,点了点头,确实,这话没有说错,这样的经历确实很难得,虽然失去了之前彩排的机会,但是并不是为了出风头,或者怎样,才加入这里,是不是那个位置,对她来说并不重要。

    “好吧,那我把我们排的舞蹈,找人给你示范一下,你试试看,看看能不能接受这个难度,然后,你要找时间听一下《爱你的人》这首歌的旋律,尽快熟悉吧!毕竟我们的舞蹈是根据这首歌编排的,这个旋律也是采用的这首歌,还是要尽快熟悉一下。”

    顾安宁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这首歌的演唱之中,有一半的内容是当初由她唱出的,对于这一条旋律,她是再熟悉不过的。

    而就在此时,严佳宜正在法院,进行着顾安宁案件的二审诉讼,她深深的明白,这一件事情,二审是目前唯一的出路,否则就真的要进行行政诉讼抗诉了,而如果二审败诉,她和那孩子将要面对无穷无尽的抗诉,复议的道路,这需要花费大量的金钱,当然,这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事情是,她们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而且没有人说的出,这样的情况什么时候能够结束。

    她倒是并没有关系,即使和沈漪柔并没有同学关系,本来就是律师,为案子多费些心思,也是应该的,可这孩子还是个学生,她之后的时间不应该,也不能够花在这种事情上何况,她的生活更不能被这件事情占满,一旦这一次二审依旧失败,更严重的情况就是,万一这次被定成了终审判决,那她们可就被动了。

    一旦成为终审判决,日后要改变或者撤销这一次的判决,可以说是难上加难。

    所以这一次,严佳宜的压力比上一次更大。

    其实,顾安宁是有意避开这一次的二审判决,她不想看到那个结果,更不想因此曝光在媒体的聚光灯下。

    事实上,在二审日期定下来的时候顾安宁就考虑过,她不想直接面对这些。

    所以,无论一审还是二审,无论她的身体情况许可与否,她都没有做进一步的计划,她不想每天都想起这件事。

    有些事情,她是不想去想,所以,宁可一点都不关心,原因很简单的,哪怕是二审,也是毫无希望,这是肯定的。

    按照现行的法律体制,未成年人,这个是最大的挡箭牌,无论这个人做了什么,除非受害者已经死亡,那说不定还有其他的,说法或者下文。更何况她还活着,从社会危害性来说也低一些,这是谁都知道的法律常识,更何况是顾安宁和严佳宜了。

    所以这种事情如果用诉讼的话,肯定没有任何的下文,这是一开始就知道的,从一开始就死了这条心了。

    所以她并不关心这个,已经在预料之中的结局没什么好关注的,只不过是会让自己更加心烦一点,何必呢。

    事实上不只是严佳宜,郁静瑶也在关注着这一场审判,虽然没有办法过来,但是,我也就这个议题咨询过律师,律师的答复也是一样,除非国家的有关法律进行修改。或者有关的单位能够进行行政干预,否则的话,没戏。

    一旦行政干预,很快就会有一些流言蜚语飞过来,而且,郁静瑶心里明白,这并不是顾安宁想要的结果。

    她不是想要行政干预,而是想要堂堂正正的得到这样的一个结果,堂堂正正的这个结果,才能够让她稍微好受一些,其实不是一直都盯着这个法院的审判,而是,如果不能够在法律层面上堂堂正正的让有些人受到惩罚。她会觉得很难受。

    这应该才是顾安宁的想法。

    其实,对于顾安宁来说或许,连她自己也想不明白,在一些事情上她为什么那么执着,那么坚持,也许,这种执着与坚持是浸透在她骨子里的,是一直都有的,也许是上一辈子做过公职人员的缘故,一些想发和一些行事作风,在父母的言传身教和实际工作中深深地影响了她。

    这种执着来自于内心,来自于内心深处对于律法的信任,在血泪中摸爬滚打多年的她坚持,如果正义没有立刻出现,那么,就等,正义只会迟到,而永远不会缺席,正义和公正,永远都会在它应该出现的地方出现所需要的,只是时间和等待,只是这个时间和等待,应该是比较漫长的。

    在排练室,钟何雨放了伴奏带,又让一位要参加演出的女同学示范舞蹈动作。

    因为是示范,没有换演出服,但是这样更能看得清楚。

    一遍示范下来应该是差不多四分钟,因为伴奏的长度就只有那么一点。

    顾安宁看的很仔细,虽然在个别动作上不是最好的选择,但倒是充分考虑到了这首歌的内容,在整体节奏的把握上做的还不错。

    一遍下来,顾安宁仔细的记下了,伴奏一停,她就闭上眼睛仔细回想了所有的动作,并且感觉了一下节奏和身体协调性的平衡问题。

    不一会儿,她缓缓睁开眼睛,冲钟何雨的方向轻轻点了点头。

    钟何雨随即再一次播放了伴奏带。

    顾安宁用心的感受着节奏,身体随着伴奏不断舞动,一套动作下来竟然是分毫不差。

    钟何雨有些震惊了,这人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

    她们的这个舞蹈,虽然在之前为了确定演出的人员确实排练过,但那一次的排练只是为了确定谁比较合适,只是动作的初始版本,在动作上也还没有进行调整,而现在的版本在动作上进行了新的改变,和原来那个版本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而在做出这些调整的时候,顾安宁并不在,也就是说,她根本就不知道改进之后动作到底是怎么样的,却仅仅只看了一遍,就已经把所有的动作记熟了,这记忆力,还有这身体的应变能力,简直了!

    顾安宁结束动作之后没有说话,等着几人的评价。

    “非常棒!就应该这样才对,没想到你这一次回来,给了我们大家大大的惊喜啊!”

    钟何雨拍着手夸她。

    “是啊!你缺席了那么多次彩排,更是第一次接触这一套动作,居然这么熟练这么自然,就好像你从来都没有缺席过我们的彩排一样,真的非常不错。”

    给他做舞蹈示范的那位女同学,一位高二的学姐,对她今天的表现因心情也很好。

    ------题外话------

    开学了,瞬间化身高三狗……(xt. 就爱网)</div></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