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一章 剖析问题
    顾安宁开始重新审视自己,这段时间到底在做什么?

    好像是不停的在否定自己。龙?坛?书?网M.longtanshuw.com

    只是一个很泄气的状态,但是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态为什么会发生如此巨大的改变。

    这个心态真的不行,也许是一种过刚易折的表现?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了,但是自身的状态就是很糟糕。

    “你必须要改变你现在的状态了,不是普通的改变,而是从内心去改变你目前的状态,不仅是身体上的,还有心理的状态,虽然你的身体状态才逐渐的恢复,但你的心理状态很糟糕,所以你都恢复乍一看起来比较快,但是还是需要很长的时间,我觉得你是一个很会调整自己内心状态的人,所以要好调解你自己的状态,这么糟糕的状态怎么是我认识的顾安宁呢?”郁静瑶看着她说道。

    “我明白,事实上还是对个人心态的问题吧我有很大的心理阴影,但是事实上我跟一些方面包括跟您交流过之后,我就意识到,都是我个人其实是在逃避这个事情,但其实我……您知道的我并不想这样……”

    接过顾安宁递过来的纸条,郁静瑶明明感受到了她的挣扎。

    “我知道你并不想这样,但是你活的太小心了,你不觉得吗?有哪一位跟你同等身份的人活的像你这样,小心活的像你这样艰难,活的像你这样压抑?”郁静瑶皱着眉头。

    “因为他们也许仅仅是在大院当中长大的孩子,也许仅仅只是在部长官邸里度过童年的我的同龄人,但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有实际的工作,我接触到的人,也并不是京都上层那样一个小的圈子,甚至我跟那个圈子,反而是没有太多的接触,我跟他们原就不是一路人,价值观的形成和日常的人物的接触,和我所经历过的事情,与她们完全是不一样的,所以他们跟我完全不一样,其实我并不是在突出我和他们之间的不同,也没有标新立异的意思,但是老师您应该明白,我跟他们不是一路人,将来我有可能很难融进他们的圈子,我其实是一个游离在圈子之外的一个比较保守的人,我自己的圈子跟他们是完全不一样的。”顾安宁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但是你不觉得吗?你太顾及一些事情了。”郁静瑶皱着眉头。

    “也许更准确的来说,是我相对比较保守,我从小所接受的教育,其实是一种相对保守的教育,是我个人思维上相对比较保守,而且我顾及一些事情所以看起来可能跟我的同龄人比起来,我处事的方法不一样,这个还是从小思维的问题吧,我一直都在考虑的是不是自己而是我父母,您知道吗我很担心自己有一点点不端正的行为就会对他们的名誉造成一些损害,加上家里的一些亲眷其实也并不是那么的友善,跟一些亲眷的关系,其实并不好,谁我其实不想跟他们产生太大的接触,然后我也很长一段时间不回家,不回我的老家,在学习的时候也是待在我的学校里面,我很少会回到我居住的那个县城,很少会主动去拜访我父亲那边的亲人,因为我实在不想跟他们有什么接触。”

    顾安宁其实也很焦虑。

    “事实上,我这人说话一向都比较直,你知道的我说一句不太好听的话,你的父母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你的思维,他们的特殊身份让你感到很大的压力,所以你无论在哪里,做任何事情,首先考虑的是你的父母而不是你自己。这就变成了你的一个很大的思想包袱吧!你没把甩掉这个包袱,根本就甩不掉,因为你永远都是你父母的女儿,你没办法在思维和名义上耍掉这个包袱,在之后的你的人生当中,无论你做的有多么优秀,或者有多么糟糕,你都是你父母的女儿,很多人谈起你肯定会说你是,什么什么官员的女儿,而不会**的去说你是谁谁谁。”郁静瑶在这方面看的很透,这之前,也并不是没有类似的先例。

    她的父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没有什么大的背景,在这方面她本人没有什么能够被诟病的地方。

    但是在文艺界也不乏有这样的人,依靠着父母的名声开始作为自己的敲门砖,但是有的人做的很好,有的人做的不好,两者之间的区别其实就是个人的专业技术高低,但两者之间相通的一点就是,依靠父母的名声作为敲门砖的人,一辈子都无法摆脱自己父母的标签儿。

    有些人会利用父母,所以一开始别人就知道他是谁,是谁的后代谁谁谁的儿子或者女儿,做的好了,功劳是父母的是父母培养的好,做的不好了,就说是给父母抹黑了,这其实也是一个很大的思想包袱。

    反而是有一些人,从来不靠父母作为自己的敲门砖,等到达到一定的成就时,很多人关注他时,突然发现原来就是某一位前辈的子女这个时候,就会由衷的感叹一声。

    所以有时候父母其实是来自于身边最大的一个包袱。

    郁静瑶说的没有错,就是思维的问题。

    也许一开始就挂着谁谁谁女儿的名头,她到更希望是自己听听静静的做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了就好了,无需要去计较到底是谁的谁。

    这个思维角度,要调整过来,还是比较麻烦。

    而顾安宁本人其实也很焦虑,到底怎么处理自己和那些亲戚的关系,总不能永远都挂在那儿吧,每年也还得见面,到时候又得怎么着,要是每天在电视上被那几个人认出来,那日子还用不用过?她也不能每天都躲在京都不回家吧?这不可能啊!

    “还是要努力调整自己的状态,你不用顾及那么多,在演出的舞台上,每个演出者都必须发挥出自己的最好水平,我也希望你记住你,只是你自己,不要永远都把你当成谁谁谁的女儿,更不要把自己当成某位官员的女儿,这样对你来说是巨大的心理压力,永远都不要这么做。你只是你自己是一个**的个体,有些事情不需要顾及那么多,你永远顾及那么多事情,日子会过的很累很难受,我跟你接触的时间也就那么不到两年吧!但我觉得你真的活的太辛苦了,我没接触你之前,你的日子到底怎么过来的,也可以想象的到吧!你的父母和你相隔简直是千山万水,有时候也不用顾及那么多,只要不是原则问题,你就不用顾虑那么多,你在做事的时候,不需要考虑你的行为会对你父母造成什么影响,你首先要考虑,如果你这么做了,会对你自己产生什么影响,这才是你首要考虑的问题。”郁静瑶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她永远都把别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那她自己呢?

    “您知道吗?有时候我真的很头疼,我父母也不在,然后家里面亲戚关系也不是特别好,有时候真的很担心,我在电视上露面,会不会被认出来,也会很担心他们到底会怎么弄,所以我很少回家,但是也不能永远都不回去。有些事情我原来就不想管,但是也不能不管,父母不在,如果我不做出及时的反应,我们家就会在一起事情上失去发言权,而一旦失去这个发言权,局势就会处在一个失控的状态,您能明白我的意思吗?”这么多年,她管了多少她不想管,但是不得不管的事情,数都数不清了,有的时候就会想,如果父母在就好了,就不需要他她心这个问题。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你小小年纪给我的感觉,虽然比较阳光,有时候比较坚强,但是从事显得心事重重的,我甚至不知道我一句话讲下去,你会产生什么样的想法,很奇怪,所以有时候你的思考方式跟我们就完全不一样,你考虑了很多的事情,有一些事情,我也许可以理解,但是其他人都无法理解,比如小陶,她就完全不理解你为什么不敢设一下你自己,那个案子,她就很奇怪告诉我说,如果她是你,一定会想尽办法为自己出气,就不会这么谨慎,更不会在这件事情上,处于如此被动的地位。”郁静瑶想起当时和陶湾的对话,摇了摇头。

    “所以她不是我。”顾安宁叹了口气。

    “是啊,所以她不是你,你是一个**的个体,不要做什么事情都顾及那么多,和你个人无关的事情。站在你的角度,我知道你为什么,不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为自己争取最好的结果,按照你现在手中所拥有的资源,改变这个审判的结果,易如反掌,结果这个官司,你竟然输得这么惨,惨得连我都没有想到。”郁静瑶想到那个官司就觉得头疼,想起一些事,也只有苦涩的笑容,这个女孩儿有她自己的坚持,有她自己的观念,不是外力所能够轻易改变的。

    “好了今天就说到这里吧,你自己好好的想一想你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你有该怎么去整改这些问题,有的时候还是要好好的反思一下自己,问题到底出在哪儿,知道了问题的症结所在,才会很好的去改正它。”

    顾安宁点了点头,离开了,郁静瑶看着她走出去,眼光瞟到留在办公桌上的那些字条,摇了摇头,将那些字条仔细的收起来。(xt. 就爱网)</div></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