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五章 变态?
    “你们说到底是谁心虚呀,是我们学校心虚还是这顾安宁心虚?”

    “你这不是废话吗?这事儿又不是她给挑起来的,她心虚什么,再说了,你们不觉得这个事情很奇怪吗?警察到现在都没有明确的表态,那两个学生,一个死了,一个暂时下落不明,那么这两个人到底具体罪名是什么?目前为止没有结果。【最新章节阅读www.longtanshuw.com】”

    “这种事我们要是能知道,那我们就不在这儿当老师了对吧?”许珮说道。

    “我看你们呀,都少搁那儿啰嗦两句吧,回去上课,看看情况吧!”

    这一次上课所有的老师都迟到了,因为有的人啰啰嗦嗦,结果全忘了时间于是这节课上课的时间,要么都缩短了,要么就全部拖堂了。

    知道也挺好的,因为有时候一个班级,下课的,另外一个班级还在上课,那么吵闹的时候就会影响到旁边的班级,这次每个班级都在拖堂拖课所以并没有什么不好的情况,有的人也许会很奇怪,为什么又拖堂,但是一想旁边的班级也在上课,就会心理平衡:“你看旁边的班级也在上课呢!”

    有的人可能就这样一个人超出,所限定的时间做某件事情的时候,往往多付出一些的时候会觉得不舒服,但是只要拖一个人,或者拖两个人下水就会觉得哎呀,人家也那样,那我也这样吧!

    是一个人做事情会觉得不爽,拖一个人下水,就觉得心里稍微会平衡点。

    “这人简直就是个变态,是什么心态啊!”王怡蕊从教室回到寝室就开始抱怨。

    “你能不能安静点儿,没看到安宁精神不好!”

    史仪云有些不高兴,这怎么还是这么乍乍呼呼的。

    “你怎么回事,刚一回来就大呼小叫的,看到什么不高兴的事了吗?”

    “不是不高兴,是很生气,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啊,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变态的人。”

    “所以你又怎么啦?”

    “今天下午我从教室里出来,在楼梯口碰到了五班一个男生,居然又对我动手动脚的,搞什么搞,楼梯口那么多监控,他居然也敢……”王怡蕊愤愤不平。

    “啊,不是吧!我们学校每个楼层口那都是监控最集中的地方,怎么可能呢?这毯子也太大了点儿!”卢悠璇嘴巴张得老大。

    “你怎么知道他是五班的?”朱欣妍问道。

    “你忘了我们的校牌上有什么?”王怡蕊反问道。

    她这么一说,连顾安宁都低下头看了看校牌。

    “无论是校牌还是校徽上,都有名字,还有学号,入学年份,所在班级以及在班级里的学号。这些在我们的两份证件上都有。”

    这倒是真的,在学校里,校牌和校徽,一样通用,校牌一般是刷饭卡,刷水卡,还有回寝室的时候刷磁卡的时候用,穿正式的制服的时候会戴校徽,平时一般都在脖子上挂校卡,因为校徽会把衣服扎破,就不太好。

    校徽上则是有学校的标志,学生的姓名以及拼音,一般学生正式代表学校外出的时候会带校徽。

    “他简直有毛病,我告他去!”

    “反正知道名字告就告了呗,不过你这做法是不是不太明智啊!”

    “是啊,这个学校里,闲言碎语多的很,你自己当心了。”这是卢悠璇。

    顾安宁没有表态,他也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学校里居然还能出这种事,而且胆子大到是在监控摄像头密集分布的楼梯口,这是以为学校的监控摄像头都是摆设吗?还是以为校长从来就不翻监控摄像头啊?

    不过这个事情如果一公开,事情未必会朝着这几个姑娘所想的这样子发展下去。

    不过按照王怡蕊性格,这口气她忍的下才怪,这姑娘的火爆脾气,随时得上来。

    “你可真是女汉子,有的人遇到这个事儿,回寝室都哭哭啼啼,你可倒好,一滴眼泪都没掉,哎呦,将来谁要是娶了你,麻烦大喽,这明显就是……”朱欣妍开起了她的玩笑。

    “哎,怎么说话呢,真是的!”王怡蕊瞪了她一眼然后说道。

    “让人给欺负了,咱还哭的稀里哗啦的,这不是咱的性格,你说是哭的稀里哗啦的,有什么用啊?那都得……”

    “你们都安静一下。”王怡蕊还没说完,史仪云忽然说道。

    “怎么了?”几人有些不理解。

    “是安宁的事情,社交网站上有新的动态了。”

    “什么?”几人不约而同的拿出手机开始翻查记录。

    顾安宁因为没有社交网站的账号,当然也无法登陆,所以只是看着她们。

    “我去,这事情,怎么还没完呀?”

    “上次有人爆料四角恋之后网上出来一篇言辞激烈的文章,是你们几个人的杰作吧?”一说到了社交网站,顾安宁马上就想起当时在负面消息传出来之后不久,就流传在了网络上的那一篇为她正名的文章。

    这一看就是这几个人的口吻。

    “你猜到啦?”看着顾安宁递过来的纸条,四人笑了一下。

    “口口声声说是我的室友,还说我室友怎么样怎么样,傻子都猜的到是你们。”

    “你看看,这些新的东西呀,我们都快被气死了,这都什么鬼,跟上次的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嘛,我就奇了怪了,怎么一碰到跟你有关系的事,这网络上就闲不住呢!”朱欣妍皱了皱眉头。

    “人都有好奇心嘛!”顾安宁都惯了。

    “可是好奇心来了也太严重了吧,你看看,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论断还是朝着孔玉婕这方面倾斜的,说她,没有恶意,而且还讲的有鼻子有眼儿的。”史仪云看过之后说道。

    “没有恶意?,你是在逗我吗?没有恶意,能把人害成这样,看看这小脸儿惨白的。”王怡蕊指着顾安宁简直快要被气笑了。

    “哎,你们说有没有这个可能,是孔玉婕的爸妈在操纵这个舆论呢?”朱欣妍问道。

    “我看不太像,操纵舆论这要多大的财力物力和技术支持,按照他们家那个老底子,恐怕是办不到,还有你们发现了没有,网络上很多人都在质疑白羚的死到底是不是正常,还有一些媒体,翻出了她母亲当时接受采访的时候放出那些老调子,好像一直在炒这个事情。”史仪云分析了一下。

    “是啊我也觉得好像他们唯恐这件事情失去热度,一直在炒。然后现在炒作的新卖点就是,大概一周左右这个案子会开庭,进行第一次审判,人家开庭审判关你们什么事儿啊!这案子该怎么样怎么样呗!该怎么审怎么审呗!什么乱七八糟的这都是。”卢悠璇毕竟在一个以报纸作为主业的家庭生长的这么多年,对于一些,媒体事件,当然有自己的判断。

    “不停的炒作,真不明白有什么用,除了给我多少点麻烦,让我一晚上连觉都睡不好之外,似乎没有什么用。”是当地让新闻题材保持媒体热度,这是正常的事情,可是,这么久了还在吵,这个事儿,而且每天都在炒作这个东西总要有一个回落期吧,可这个案子它连回落期都没有,每天就是炒作,不停的深扒各种资料,每天都有各种所谓的揭秘帖子出来,幸亏顾安宁的个人背景资料藏的比较严实,放出来的那一些也就是很正常的一些基本资料,这边如果换做是别人的话,在户籍系统里就可以查的到。

    当然,顾安宁没有户籍。

    所以网络上也爆出有人试图通过公安系统的户籍系统却找到这个基本的一些个人资料包括家庭住址等等一些情况,但是,当然是不可能查到的,而且做这个事儿的人,很快就被发现了,当然是调离岗位,这太恐怖了,当然,他也知道了顾安宁没有户籍这件事,这种事情只要稍微思考一下普通人就会知道到底怎么回事情。

    所以对有关方面来说,调换岗位是最好的选择。

    “你们说他们这么热衷于炒作,这种事情有什么用呢,除了把这个事情无限放大,然后不停的给安宁找麻烦之外,没什么用啊!”王怡蕊摊摊手。

    “那狗仔偷拍那么多明星,除了挖出一点明星的私人故事之外也没什么用啊,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喜欢不就是可以满足其他人的好奇心嘛!”

    “说到偷拍明星,这个我想起来了还有狗仔队去偷拍人家,结果为了躲开狗仔队出车祸死了的人也有,所以说狗仔是很恐怖的一种生物,当然其实网络上有这种能力的人好像不止在偷拍这方面有的人之所以知道这么多信息,当然他们的圈子里面应该各有门路的吧?”史仪云说道。

    “我们家报纸最近好像也在凑这个热闹,未经跟我们家里人说了,不该凑热闹的时候别凑我当时就跟我爸说我说,人家跟我一个寝室呢,你这么炒作,你让以后我怎么面对人家呀。刚才我又给他打了个电话,我说你们可以凑的热闹,你们可以凑一凑,但是不该凑的就躲远点儿,虽然是大报纸了,可是有些事儿还是别干,我说人家已经回来了,那小脸瘦的,一点儿血色都没有,身体差极了,你们再这么折腾的晚上都睡不好觉,那怎么办呀?这可是我朋友呢!然后我爸已经答应把大版面的报道全部都给撤下来。”卢悠璇说道。

    “是啊,不该凑热闹的时候别凑,我们寝室就这么几个人,要是也不是一条心的话,那完蛋了诶,对了悠悠,你能不能想办法,因为你们家的关系,认识些报纸都停一下有关的消息,官方的数据可以看,再出来,非官方的小道消息,就都免了吧!”史仪云思考了很久,这样说。

    “这样啊,我同我爸讲讲,看看他会不会同意,可是光我一个人这么说,没用啊,你们三个家里面也不小,帮个忙呗,都运作一下。”卢悠璇提议。

    “好,那我们想想办法。”

    “谢谢大家!”顾安宁由衷的表示感谢。

    “hi我们都一个寝室的谢什么,再说了,这事儿也不是你的错,为什么所有的事情现在都要你来承担,一个死了一个下落不明了,这事情就是你一个了,这多难受呀!”王怡蕊挥挥手。

    “咚咚咚——你们干嘛呢,怎么还不睡?再不睡觉扣分了。”

    真是惹不起宿管呀!

    她们发誓宿管绝对是高中时期的一大噩梦,天呐,这催人睡觉的功夫简直堪比河东狮吼,大晚上的也不嫌累。

    ------题外话------

    八一建军节!(.. )</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