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六章 混乱
    当地有关部门的查处速度之快,简直超出很多人的意料,不过想想也知道,一旦出了问题,向社会通报的时候都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而且这个人几年没有从岗位上挪动,估计也是那种没什么希望的了。

    但是,一个财税局科长,存在一些交易,而且家里还有巨额的来源不明的财产,这就让人很意外了。

    一个小小的科长都这么。

    针对此事,除了媒体,最热闹的就是网络上了。

    网友们也展开了讨论,当然这个时候各位还是比较正常的。

    网友1:“一个小小的财税局科长,他的薪水足够女儿去读定海中学那样的学校吗该查”

    网友2:“都说了他家里有巨额的来源不明的财产了,估计是哪个人送的人情吧这样的情况下,送女儿去定海中学似乎没有什么不可能啊”

    网友3:“现在才突然发现,原来科长也这么有吸引力啊”

    网友4:“最近定海中学怎么那么多事儿啊前段时间的投毒事件还没有过去,这回又出事了,怎么那么多事啊”

    网友5:“以后收学生可张点儿心吧”

    对此,定海中学表示:好无辜

    但是一点用都没有啊

    那么多人,怎么可能买账

    这件事情造成的后果就是定海中学开始集中调查,让学校躺着都中枪的人,怎么找也得找出来啊,要不然简直太对不起定海中学的声誉了

    于是,原本就有些惊慌失措的白羚,这下子麻烦是真的来了,原本事情刚刚冒出点头来的时候她的生活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但是后来媒体记者每天都出现在学校门口,现在学校也在调查,本身学籍资料这种东西就很好查,瞒都瞒不住。

    于是白羚就被暂时回家了。

    但是当她回到家里的时候一切几乎都已经变了模样,家里一片狼藉,爸爸不见了,只有妈妈呆呆的抹着眼泪。

    “妈怎么回事这是”

    白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回事家里一片狼藉,简直是遭了贼。

    “妈,怎么回事爸爸呢我们家这是怎么了”

    “你爸爸被带走了,昨天晚上我回来的时候家里就是这样了。”周美抹着眼泪说道。

    白羚花了好久才弄清楚前因后果。

    爸爸涉嫌职务犯罪,被有关部门带走了,当时连带着妈妈一起带走了,只是因为爸爸工作上的事,妈妈不知道,所以才被放了回来,可这家里,已经被搜查过了。

    “我们家也没得罪过什么人,这是怎么了,一下子天都塌了,什么都没有了。”周美泣不成声。

    “是啊,我们没得罪过什么人啊,爸爸的脑子比我们谁都清楚,怎么会这样,妈,是不是你在外面得罪人了”白羚也弄不明白。

    “我就是上班,平时打打麻将,认识的也就那么几个人,不会的,是不是你在学校里惹到了什么人”周美忽然转头,看向白羚。

    “妈,怎么可能呢,我没那么笨”

    “可是定海中学的学生大多背景复杂,你是不是无意中得罪了什么人”

    “得罪人”白羚细细的咀嚼着这三个字,仔细的回想,忽然,她想到了什么,顿时心头一慌。

    “他们会不会知道了”“不会的不会的”一时之间这两种想法充斥在她的脑海里,但是后者怎么看都像是一种可笑的心理安慰。

    “谁们知道了什么”周美问道。

    “没什么。”白羚生怕自己妈妈起疑,连忙否认。

    “羚羚,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周美没有相信女儿的否认。

    而此时,在警察局,警察们也在谈论这这件事情。

    “李队,这可真是奇了,我们要找的这个人,因为父亲贪污受贿,现在整个家里情况很糟糕啊”

    吴海说完,还喝了点水。

    “我们要找的人白羚吗”李禹也很意外。

    有干部被火速查处这件事情他也是有所耳闻,但是没想到会和他们目前侦办的案子扯上关系。

    “对,某县财税科科长白明宇因为贪污受贿,钱权交易,还有家中有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纪委带走调查,而白明宇正是白羚的父亲,亲生父亲。”

    “天啊,父亲贪污受贿,女儿教唆投毒,这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都不是什么好人,还是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了,先把父亲给收拾了。”

    “什么话”

    “但是,你们难道不觉得太奇怪了吗我们这里在调查这个投毒的案子,查到了女儿身上,那边纪委就马上查到了父亲身上,这个时间节点,是不是太巧合了一点”李禹感到很奇怪,他们这里刚刚查到白羚的头上,那边纪委就直接把人拿下了,实在是太巧合了,如果说是巧合,他是怎么都不会相信的。

    “不管是不是巧合,即使不是,也和我们没关系啊”常薛说道。

    “我知道这没什么关系,就是觉得实在是太巧合了。”李禹觉得自己是不是神经过敏了,可这实在是太巧合。

    “算了,不管怎么样,纪在查,那就让他们查去,我们查我们的。按照原定计划开展之后的工作。”李禹算是自己终结了这场讨论,但是他心里还是隐隐约约的觉得这一次的事情和楚飞扬脱不了关系。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就是一种直觉。

    在之后见到楚飞扬的时候,他开门见山的问出了自己的想法。

    “有关白明宇被查的事情,我想知道,军方是否在之前就知道相关的事情了”

    “虽然我很欣赏李队长这样开门见山的谈话风格,但是,什么时候一个小小的乡科级干部,竟有这么大的面子,让李队长亲自过问”楚飞扬也不是个简单的,他这么一说倒是让李禹很尴尬。

    “不是,我只会觉得很巧合,所以才问问。”

    “事实上,您应该知道,如果纪委要查一个人,绝对不会今天查到明天公布,之前就有相关的消息传出来了。如果说事先早就知道这样的话,那只能说是军方的情报网相对比较大,我这里的信息流通相对比较快一些,所以消息相对比较灵通一些,仅此而已。”事实上,这件事情就是楚飞扬一直在盯着白明宇。

    只不过最终的调查,以及调查的结论,则是要纪委来做出了,他们军方是不好干涉这件事情的。

    但是究竟是纪委盯上了白明宇,还是军方盯上了白明宇,事实上,就最终的结果来说,没有什么区别,白明宇身有劣迹,这是事实,楚飞扬所做的,顶多是把这些劣迹给挖了出来,并没有栽赃陷害的意思,当然,这么没品的事情,楚飞扬还做不出来。

    “对了,我们这里的案子都问的差不多了,是不是可以向上级申请,暂时把白羚监管起来,毕竟,教唆投毒,这也是一件比较大的罪名。”李禹下一步准备把白羚看管起来。所以问道。

    “老实说,我并不赞同您的意见。”出人意料的,楚飞扬所持的观点居然和李禹完全相反,这倒是让李禹很是惊讶,会主张对于涉案人员从重处罚的,结果,好像并不是,但是,这个将官把案子咬得那么死,会这样轻易罢手吗

    李禹表示怀疑。

    “但是,为什么”

    “您要问我的理由吗其实很简单,还是和我国现行的法律有关系,我国现行的法律很注重对于未成年人的保护,这一次的时间发生在校园里,涉案的两人都是未成年人,虽然罪名成立,但是在法律上,她们两人无论是投毒的还是教唆投毒的,都有获得假释的可能,先抛开教唆投毒的这个人,单单说那个下毒的人,在目前的法律条件下,即使罪名成立,你们还能关她多久”

    “关不了多久。”李禹承认。

    “那就是了,连下毒的这个人,你们都关不了多久了,更遑论只是敲了敲边鼓的这个教唆下毒的人呢当然,在这个案子里,白羚的教唆其实起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作用,甚至是这个案件当中决定性的因素,那你能拿着卷宗,去跟别人说。教唆下毒的人比下毒的罪名更加严重吗他们也可以狡辩说白羚只是说了几句话,到时候你们拿什么去反驳”楚飞扬反问。

    “这。”

    “我只想问,现在这情况下,你们扛得住吗如果不是因为我奉命来这里,你们是不是打算把这个案子就这么当成普通的校园暴力和校园欺凌案件,把人查到之后,关个几天了事”

    “难道不是除了关几天,我们还能做点什么”

    “你觉得,我们如此大费周折,追求的最后结果,只是你们把这几个人关上几天,然后就匆匆了事,算是堵上了所有人的嘴巴我们只是追求这种结果吗”

    “那不然呢,你想怎样,难道,要把她们弄死”李禹似乎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难道她们不该死”楚飞扬似乎想到了李禹接下来想说的是什么了。

    “你想把她们弄死这是违法的,你别忘了,你是军人,这种事情是要从重处罚的,何况,受害者没有死,那加害者又何必死”

    楚飞扬忽然觉得可笑。

    “照你这么说,那么多毒贩,有的只是运了几百克毒,他们也不用死了”楚飞扬当即反击。

    “贩毒和投毒,这两者能一样吗”

    “好吧,算是我的例子举得不太恰当,您觉得我一直都是在找你们麻烦是吗其实,在一定程度上来说,您现在应该庆幸。”

    “庆幸庆幸什么”李禹感到很奇怪,这案子棘手到这种地步,他还要庆幸什么

    “庆幸现在受害者的父母暂时还没有找你们的麻烦,庆幸现在只是我在找你们的麻烦,你更应该庆幸,受害者没有死。”楚飞扬看了他一眼,说道。

    “什么”李禹似乎从他的话中感觉到了一点点不妙。

    “现在,只是我在找你们的麻烦,你们就已经是扛不住了,可是受害者的父母,目前为止依旧信任你们,如果有一天他们不再信任你们,转而用他们自己的关系和手段来寻求事情的真相,来寻求他们想要的结果,用他们自己的方法来为他们的独生女儿讨回公道,你们会面临比现在更大的压力,到时候怎么扛得住”

    “那如果受害者死了呢”李禹还想知道另外一种更糟糕的结果。

    “如果受害者死了。”说到这时,楚飞扬隐在军服的双手紧握成拳,如果他的小丫头死了,他会立刻杀掉那两个人,不管是教唆的还是下毒的。

    “如果受害者死了,这两个人,都必死无疑,无论哪一个都逃不掉。”如果他的小丫头死了,即使那两人不是死在自己的枪下,也一定会死在死刑之下。

    虽然,这和现行的法律不同,可弑杀将官,这是多么大的罪名,无论如何都是要被枪决的。

    “一个都逃不掉”李禹以为自己听错了,连忙又问了一次。

    “对,一个都逃不掉。”楚飞扬把同样的话重复了一遍。

    “可是这和现行的法律不符,现行的法律不会对未成年人判处这样的罪名,这会引起社会动荡的。”李禹连忙说道。

    “这就不用您担心了,如果事情真的发展到了那一步,会有人签署对她们的处死令的。”楚飞扬说完这句话,就从沙发上站起来,离开了。

    只留下李禹一个人,在细细的消化着楚飞扬的话。

    处死令。这种处死令,又岂是谁都可以随便签署的。

    如果受害者死亡,那么两个加害者就必死无疑,没有任何活路。

    如果受害者的父母铁了心的要干预这件事情,第一,他拦不住,第二,他扛不住。

    这就明确证明了他们之前的看法,这个受害者是有背景的,而且背景还不小。

    这样想着,他忽然觉得浑身都在冒冷汗,似乎那种他无他扛起的压力已经扑面而来了。

    他们之前还是低估了受害人的背景,和她牵涉出的巨大的关系网。

    他们,到底是接了个什么样的烫手山芋啊

    看这将官话里的意思,他之所以不同意采取监管的手段,也一定另有打算,白明宇的被查,十有八九就是军方,甚至是有八九就是这将官的手笔。

    这是在攻心啊

    他简直是小看了这个将官。

    看起来,这收拾人的手段,倒是一点都不弱。

    “羚羚,你老实告诉妈妈,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事”在家里,周美开始回想女儿的一些行为,希冀能从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妈,我真的没有,爸爸被查,怎么能怪到我头上”

    “那你倒是说说,那么多年都平平静静的,怎么现在,现在,就。”她一时间说不出话。

    “那我怎么知道啊”白羚依旧不愿意相信,这事情会和自己有关系,主要是她不愿意相信这件事情会真的曝光,她更不会相信,孔玉婕这个农村出身的,竟然敢出卖她,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你真的什么都没做”周美再次问道。

    “我我”面对周美的目光,白羚竟是一时语塞。

    “家里的情况已经糟糕到了这种地步,你还不肯说实话保不齐这件事情就是有人在报复,你现在不说,下一回,如果没有机会了怎么办你敢理直气壮地说一句,你爸爸突然被查,真的和你没有关系吗”

    “我。”白羚忽然觉得,自己快要瞒不住了。

    “你说啊”周美声嘶力竭的喊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