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一章 提审
    他倒真的很期待了。

    不知道这位年轻的将官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想归想,他们还是要去看看的。

    楚飞扬这个时候在心情很糟糕,是真的很糟糕。

    因为他曾经借助这两天时间,对整个案件进行的调查,几乎动用自己可以动用所有的情报关系网,彻查这批毒物的来源,这一次的毒物出现的很怪异。

    融合新型毒品和传统的中草药,有点不伦不类也说不清楚它到底属于什么,但是这类东西一般都只有黑市才有。

    普通人正常情况下是拿不到这种东西的,而且整个黑市是在前军方的一个监控之下。

    情况还是比较可控的,没有出现大规模的毒品交易现象,即使是有也被军方立刻打掉了,所以整个黑市的组织,其实是相对比较萎缩的。

    而且人人都知道在那里做交易,无论是哪一种,都是具有很大风险的。既然如此,这种东西是不是大规模交易,就暂且不论,首先从药物的成分看除了传统的中药之外,还有一些西医的制剂都是管制类药品,基本上,有一些都是处方药。还有一些是连医院都必须要很谨慎给出的药物。

    比如说含有麻痹成分的那么一两种。

    所以他就沿着这个角度开始查。

    被管制起来的这个孔玉婕,显然不具有这个能力,因为楚飞扬动用自己的情报网把这个人的身份背景。查了个底朝天之后发现这个人没有背景,就是普通人家出来的女孩子,没有大的社会背景,很普通,甚至可以说很平庸。

    出生在农村,后来父母有了积蓄就进了城,成绩好所以才进了这所私立学校,和这所学校里有很多的富家子弟有着明显的区别。

    平时也是比较不声不响的人,如果说这样一个性子的人能够想到用这样毒辣的方法去,毒害同班同学,而且这个人跟她基本上没有利益的冲突。

    这如果是出于她的个人思想的话,就很不正常了。

    所以,他一直都在怀疑这件事背后有一个真正的幕后推手,至于这个孔玉婕,说白了只是一个被推出来的炮灰而已,可以保护她背后的那个人不受到法律的制裁,同时不受到社会的质疑。

    “孔玉婕,女,出生于1981年,自己的家族出身并不高,经济也并没有怎么宽裕,直到你父亲这一辈通过种植优质的农产品有了一定的积蓄,所以就进到了市区。而你一直都成绩优秀,所以也很争气,考进了半公费班。也跟人没什么冲突,能告诉我吗?这样的你,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楚飞扬首先问道。

    在楚飞扬说的时候,孔玉婕这眼神有了一点点变化,但是这种变化,很快就消失了,就只是那么一瞬间之间。不仔细看会觉得那肯定是一种错觉。

    “您想说什么?想用这样的念回忆录的方法来让我说出一些是吗?这不可能的。”孔玉婕说道。

    “我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和时间,在这里喋喋不休的给你念回忆录。至于你的家庭背景到底怎样我也不想去管。可是你有没有考虑过,你下毒是一瞬间的事,可你毁掉的,却是另外一个人,原本锦绣光明的未来。”

    楚飞扬敛了神色,他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和这个女学生啰嗦,尤其是她还是残害自家小丫头的人。

    “锦绣光明?谁的未来能够真正锦绣光明?顾安宁吗?她还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孔玉婕听完这话忽然激动起来大喊道。

    “看起来你并不像和表面上看到的那样老实,好吧,我换一个问法,我问你,你了解顾安宁吗,你跟她只做了一个多月的同学,你怎么知道她没有本事,又怎么知道她被你毁掉的,曾经可以的拥有未来是多过锦绣光明!你又怎么知道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楚飞扬提高了声音,怒气也开始在脸上升腾。

    “我再怎么不了解她,也总比你们了解她,至少我还做了她一个多月的同学,而你根本就没有接触过她,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也许我不了解,可是她是个很傻的人,按照他这样的生存方式,被人毒死,那是迟早的事。”

    听完她的话,楚飞扬不怒反笑:“在我的印象里只有张扬的人才死的快,她张扬吗?我看她够低调了。”

    “在你看来她够低调了,可我看来,她很高调。”孔玉婕对顾安宁嗤之以鼻

    “这就是你下毒害她的原因?”楚飞扬反问。

    “我再说一遍,这位看不清楚军衔的军官大人,我没有下毒害她,下毒害她的人不是我。那杯豆浆也不是我带给她的,你们能不能不要一直问我了,我快要疯掉了!”孔玉婕忽然发飙。

    “如果不是我手里有实质性的证据,光凭你这样的做派很多人也许就信了,可惜那是别人不是我。在塑料杯,注射器和封口膜上都发现了你的指纹和其他生物痕迹。事实,无法抵赖的,当然你自己身上还带着一个巨大的证据,你自己一直都没有发现罢了。”楚飞扬轻描淡写的说道。

    “证据……什么证据?”孔玉婕低头看了看自己,问道。

    “你脖子上的伤是怎么来的,方便解释一下吗?”楚飞扬忽然把眼光聚焦到了她脖子上那一圈明显的於伤上。

    “这是我自己不小心勒到的我自己玩儿的时候不小心弄到了。”孔玉婕看了看,这样回答。

    “自己不小心弄到的,这么多天了。还是没有退,你不要告诉我这是你在看守所里面,自己对着自己玩儿自己弄的?”楚飞扬瞟了她一眼。

    “真的是我自己弄到的。”孔玉婕急忙申辩。

    “这个伤痕当然不是你自己弄的,是顾安宁送给你的礼物吧!”楚飞扬冷不防这样说道。

    “你怎么……就是我自己弄的”仿佛意识到自己冲口而出说错了话,她连忙改口。

    “我怎么什么?在出事之后的某一天你跟谁

    碎班上的同学和老,师到医院看过她,当时警方调查的重点放在给她带那个豆浆的好友周宁涵身上,你根本就没有进入警方的视野。而你自以为得计,觉得不会有人知道,更欺她劫后余生体弱不堪。在去看她的时候得意洋洋的说出了你害她的真相。以期能够继续打击她,谁能料想到她当时就登时发作起来,伸手掐住了你的脖子,把你给掐了个半死,我说的没错吧!”

    楚飞扬话吓坏了其余几位警官,也吓坏了孔玉婕。

    几个警察不知道这件事。

    孔玉婕不知道楚飞扬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

    “即使这不是我自己弄伤的,可是算哪门子证据?”孔玉婕既然强辩。

    “因为这种手法,一直都是顾安宁一种绝招,她是搞体育出身自然近身格斗不会差。”楚飞扬的嘴谁角浮现出一丝,并不明显的笑意。

    “什么?”孔玉婕呆在那里。

    “想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吗?原因很简单,因为我足够了解她,你脖子上的这车红肿三至五天之内不会消退。因为,她在你脖子的时候就和别人不一样。别人可能都是稍微掐一下留有痕迹,只要不是人死亡一般很快就会消退,但是她手劲儿很大,而且掐的时候是有技巧的,能够在皮下新春一种少量的水肿并且导致局部失血。就形成了,你脖子上这一圈巨大的淤血,你应该庆幸,她刚刚醒过来。,乏力,手上没什么劲儿。否则那个时候你就可以在医院里面盖着白布被抬出去了。”楚飞扬又看了一眼她脖子上的伤口说道。

    “即使证明这是她掐的,可是这仍然不能证明我是下毒害她的凶手啊。”

    “顾安宁在中毒之后昏迷的几天。后来她醒了过来算是逃过了一劫。,但是她在案发之后的第五天,服下的超剂量的镇定安眠类药物自杀,最后被亲属发现救回了一条命。他在这几天的时间里本身身体不好,事情又多,而且讯息处在一个比较闭塞的状态没有报纸没有电视,甚至大多数人没有办法都用自己的手机这样的情况下,她没有任何信息渠道的情况下,她怎么会知道到底谁才是害她的人。而且那个时候警方并没有把注意点,放在你这儿,你还是比较安全的一个人,可是,劫后余生的她不能讲话,有那么多同学老师去看望他应该感到很高兴才对,可是为什么她掐你的脖子,而且还下手那么狠,换言之,有那么多人她为什么只掐你的,却并不掐别人的脖子?楚飞扬问道。

    “因为当时我离她最近,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吧,她应该是需要发泄一下,所以就掐了我。”孔玉婕依然没有说实话。

    他不知道这个穿着军装的男人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而且他的推断,虽然。看上去不可思议,但确确实实是对的。到底是怎么办的?

    他到底为什么这么了解?(..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