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八章 思念
    所谓的轮岗制,就是你如果被招聘进来,训练合格之后,一定要先到那边的学校一到两年,然后可以调回,向华腾教育这样的直属机构,当然每年都会有教师轮岗的计划。

    就是一个集团内部,等于说是两个分支里面的教师轮岗,有这边的老师调到那边,那边的老师也会调到这边,进行新的培训。

    那么每一个进来的教师,除了日常工资以外都是有收入提成的,有奖金,如果去那边支教的话还会给各种补贴,包括整个公司的年终奖发的还是挺丰厚的,这些奖励全部都给加起来的话还是普通家庭的家教不能比的。

    更关键的是这边的公司里面所有的人,各种保险,包括养老保险,住房公积金等等,全部都是交好的,但是如果是从这里离职,那么这一些都要自己交了,放在现在这也是一笔很大开支啊,当然不可能放弃这么多优厚的福利,跑去做家教,又不能够让人家家里面给你交各种保险。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很少会发生有教师跳槽的事情,当然在这里的所有的老师,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老师都有教师资格证书,他们也可以选择去公立的学校。

    只不过那样的话,各种福利就明显不如这边,所以即使整个机构对于教师的师资力量,采用的是自由签约的方式,就是像一些企业一样,采取签约的方式,一旦签约期满想要继续留下来的,可以选择续约,但是不想要留下来的,可以选择离开,不会有任何阻拦。

    因为很多的老师都有基本的上岗证,以及一些学科的专业证书,所以他们要重新去找一份工作并不是多么难的事情,但是在整个业内甚至在这一片地区,整个华腾教育的福利还是做得很好的,所以至今为止没有老师跳槽去别的地方,或者转到公立的学校。

    而每年还会有源源不断的老师,通过应聘加入到这里,所以整个机构的师资力量是非常庞大的,因为除了补课机构的师资力量之外,派驻到其它一些边远山区学校里面的老师也是要从这里抽调的,由此也可以看出整个机构的师资力量有多么庞大。

    “反正我是死心了,不可能把那边的老师挖过来给我做家教的,所以要接受那边的教育,还是要老老实实跑到那边去读,可是我爷爷肯定不会同意呀,简直是烦死我了,我很想去那边,可家里人不同意怎么办呢?”王怡蕊又开始抱怨。

    “哎呀!”

    王怡蕊刚刚抱怨完,寝室里就一片漆黑,熄灯了。

    “为什么要那么快熄灯呢,真是的我还没有刷牙洗脸啊,我的天呐!”

    几个人刚刚都只顾着聊天,根本就不用考虑到刷牙洗脸的问题,准确的说是聊天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看时间,于是反应过来,才发现已经到了,要睡觉和宿管检查的时间了。

    几个人,就趁着那一点间歇,风风火火的跑去刷牙洗脸,然后再风风火火的回来,整个寝室楼的楼道上都是大力奔跑的声音。

    熄灯之后大家好像也都累了,也许这都早早的睡觉了,但是顾安宁,又失眠了。

    最近这一段时间老是失眠,她老是会想起周慕龄。

    死亡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可是当一个人死之后,在短时间内不会有人接受她已经死去的事实,就好像当初母亲去世的时候,她花了整整两年半,才接受了这个事实,还有齐蓓因病去世的时候,她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面,每每听到她的歌,总是觉得这个姑娘还一直都在。更何况,周慕龄只去世了两个多月。

    两个多月的时间,要把一个人,和与这个人有关的记忆,从脑海里清除,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情,时间可以冲淡任何东西,但是永远都无法冲淡的,是对一个人的思念。

    思念这种东西,就会像是一坛尘封的老酒,时间越久,这种思念就会愈加浓。

    最近这几天,她每天都会做梦,都会梦到周慕龄,有时候是梦到那几年一起相处的点点滴滴,有时候会梦到周慕龄就站在庭院中的海棠树下,慈祥的招手,但是当她刚跑到跟前,想要触碰的时候,就会被自己给惊醒。

    有时候好不容易睡着,也总是会哭,第二天早上起来枕头都是湿的。

    她觉得自己是不怎么流眼泪的人,但是在无意识的状态下,眼泪会像开了闸的洪水一样,不停的往外冒。

    真的,周慕龄不是她生命中的过客,而是在她生命中占据了整整十年光阴的慈祥的老人。

    十年了,这不是可以轻易抹去的,对于她的这种思念和想念,其实已经深深的扎根在了骨髓里面,任谁都不可能把这种思念和想念彻底的去除。

    想把这种思念去除的时候,却会猛然的发现这样其实只能够一遍一遍的提醒你,这个人已经不在,剩下的只有怀念。

    这真是一种折磨,无时无刻都在折磨着她,也许有人会觉得顾安宁的情感实在是太过奇怪了,开始是韩槿华,然后是郁静瑶,现在是周慕龄,这也实在是……

    但是,却也是不可理解的,这就与顾安宁特殊的家庭环境有关了。

    她出身于一个外交官家庭,从小就接受了严格的培养,父母的培养造就了她的多才多艺,但是同时,外交官这个工作有其特殊性。

    父母又不是在国内,而是派驻在国外,父母长期不在身边,一方面,让她有了十分严格的自律性,但同时在逐渐习惯父母不在身边这个事实之后,其实她的内心依旧是很渴望亲情和疼爱的,舅舅舅母的疼爱,与她所渴望的,终究还是有一点差别。

    对于韩槿华的信任,更多的,是来自于上辈子近二十年的相交,所积累起来的对于彼此的信任,和同样失去母亲的同病相怜,和在一定程度上都女代母职的惺惺相惜。

    而韩槿华作为曾经女代母职的第一夫人,在自己的国家因为战后恢复疲软,导致经济和外交处于双重困境的情况下,在无力改变国家经济状况的情况下,选择了在外交上尽心尽力,所以后来k国有人说:“在当时的情况下,改变国内经济的,是韩前元首,改变国家外交状况的是槿华小姐。”

    韩槿华在当时做出的贡献可见一斑。

    所以,在一定的程度上,她当初从韩槿华身上学到的,除了坚毅顽强,还有如何处理好一些关系。

    郁静瑶,本来就是华夏国歌后级别的人物,这样的人,在艺术上的造诣是登峰造极的,又是顾安宁的老师,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和郁静瑶的着重培养,两人的接触比普通的师生更多一些。

    因为郁静瑶与顾安宁的母亲同龄,而顾安宁又只比郁静瑶的女儿小一岁,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常伴家人,尤其是女儿身边的郁静瑶,有的时候难免会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看待。

    而顾安宁与郁静瑶的接触与相处,简直比顾安宁郁任何一位亲属的接触都多,反而言之,郁静瑶与顾安宁的接触比她与自己的丈夫和女儿的相处还多。换句话说,她们已经成为了与对方相处最多的人,这么久相处下来,自然也是有感情的。

    而且,无论郁静瑶也好,韩槿华也罢,顾安宁总是能在两人身上找到一些母亲的影子。

    而周慕龄,是她最为尊崇的一个人。

    她是个伟人,机缘巧合的相识,带来的是近十年的缘分。

    周慕龄去世的当天,顾安宁在自己的日记中以悲伤的笔调写道:“今天,周慕龄的离去,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是一位致力于和平的长者,和致力于儿童权益保护的伟大女性的告别,是一个国家和一个民族的巨大损失。而对于像我这样与她有过长期接触,并且受到过她关照的人来说,慕龄奶奶的离开,简直是毁灭性的打击,在完成一个历史性的时刻的见证之后,却惊悉我如此重要的长辈的离开,简直没有什么比这更糟糕的事了。”

    如果说韩槿华教给她的,更多的来自于工作,郁静瑶教给她的,更多的来自对于艺术的追求,那么,周慕龄就是一个博爱的长者,总是给她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疼爱。

    这三个人,无论是谁,在她的人生里,都很重要,缺一不可。

    这天晚上,毫无意外的,她又失眠了,睁着眼睛一直到天亮,阳光可不太会考虑个人的感受,时间一到,它又从窗口照进来,那么的耀眼,看起来今天是个好天气。

    可惜,今天的顾安宁就不太会有什么好心情,今天是十月九日,是个特殊的日子,周慕龄一百周岁的生日,但是这个生日,她注定无法在收到所有人的祝福。

    周慕龄一直都不怎么会生日,虽然她年少的时候,曾经出国留学,但是回国以后对于过生日的事情,她总是并不怎么在意,一般,也就只是和身边的人吃个饭。

    今天是一百岁的生日,原本在一百岁之前去世的领导人,到一百岁或一百一十岁这样的生日的时候,官方总是会举行一些纪念活动,但是今年,很不幸,周慕龄刚刚去世,官方肯定不会在进行大量的纪念活动,只是不知道,现在的华夏应该以怎样一种心态,度过这样一个日子,不是国庆,但在很多人心里,却是在国庆之后最重要的日子。

    受人尊敬的崇高的伟人,有着崇高的地位,这是一定的。

    ------题外话------

    看到一些评论说几岁的小孩子为什么懂那么多,我在想啊,说出这种话的读者,应该是没有仔细看过我这本书,都讲了是重生了,女主上辈子死于空难的时候就已经30多了,而且她本人的起点很高,学习能力也很强,到这辈子出现这样的情况很夸张吗?(..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