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一章 准备
    “跟随在我身边的安宁,显然是对这样的场景司空见惯,她悄悄地告诉我,在这种道路并不是特别通的地方,唯一的能够通行的道路就是补给线,也就是我们当时乘车行进的那条道路。

    那条路看起来不起眼,但是其实是整座山包括整个儿边疆哨所整个驻扎在当地的,这个系统当时唯一的一条补给线。

    在之后的几年当中,随着西部的开发,以及整个交通情况的改善,和全国的交通路网的大铺开,交通的条件有了很大改善,但是在当时,那是唯一的一条进出整座山的道路。

    在车子经过一个地方的时候,我们隐隐约约看到在雪地里面有一个人形,当时大家都想当然的以为那是人形的模型。

    因为在她们看来,当地的条件如此艰苦,在风雪如此巨大的情况下,那个人一定是个模型,但是我却发现并不是。

    因为我发现那个人的眼睛会动,我当时发现情况之后马上让司机停车,这个时候安宁忽然喊了我一声,从她的眼睛当中,我也知道,经历过多年特战队的生活,也经历过在极端条件下的野营拉练,当时依旧属于特战队战斗序列当中的她,一定和我一样都发现了那个战士的眼睛是动的,那是个真人。

    那是一个老特战队员的基本素养。”

    十几年后,也就是在那本书里,人们第一次从具体的公开的书面资料上,找到了有关于顾安宁出身于特战队的具体记载。

    其实呢,她们要去的地方是山上的,因为有军艺团的演员要来演出,整个哨所的人变得更多了。

    一些人专门从别的地方赶来,因为有任务,不能够擅自离岗的地方,就派了代表比如说三四个人里面来一个。

    这样也不会太大的影响本来的工作,也是一些人的通行做法,因为他们一直都是在山上面,其实本身娱乐的项目就不多。生活都相对比较枯燥。

    有部队的军艺团来演出,尤其还是在自然环境如此恶劣的地方,算是比较难得。

    郁静瑶这一次带队一共是二十五人,带出来的规模还算可以。

    她们在山上的哨所待了一整天,然后一路向西,一直走到华夏与别国的边境线,又就行了演出,这一次的演出,一共是三天。

    三天回来以后,大多数人都处于一种沉默的状态,或者是有人在自己的日记,或是其他的地方写下了自己对于这次演出的感受,顾安宁也不例外。

    在返回京都的当天晚上,她在自己的日记当中,这样写道:“自认为经历六七年,应该经历过最严酷的训练,虽然事实确实如此,但是当我登上雪山的那一刻,真的,感觉内心并不平静。虽然雪景很美,但是依旧在执勤的战士,却让我无暇欣赏这样的美景,在祖国漫长的边防线这样的战士又何止一个?

    忽然觉得,我们应该更多的关注他们,在那么偏僻的地方,他们永远都是不被关注的一群人,很少会有人知道他们每天要付出怎样的代价,来保卫漫长的边境线,这样的人是最值得尊敬的人,但也是很多人最容易遗忘的人。”

    在第二天的下午她还在京都,以私人的身份接待了同样是以私人身份,来华夏访问的A国文森伯爵。

    说句实话,她其实是真的不想跟一些国家的贵族,或者是王室成员打什么交道,因为那样风险太大,但是人家自己找上门来的,能怎么办呢,来客上门,难道还要赶出去不成?

    事实上,她与这位文森伯爵第一次接触是在1997年2月的某一次大使馆的活动之中。

    如此算来,其实他应该算是顾安宁这辈子接触的第一个A国的贵族勋爵,比起在四五月份接触他们的女王储还要早一些。

    当时,顾安宁正好出国去看望父亲,虽然那时候父亲忙的脚打后脑勺,忙的不行,但是她还是去看了一下。

    当时,虽然说不出去打扰,但是最后还是没忍住打了报告,出去了一趟,又正好碰到大使馆的一次活动,当时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缓解谈判之前的压力,那次活动搞得很轻松。

    文森伯爵也出席了这次活动,而且似乎还和在场的华夏官员谈的不错,大约是为了显示“两国的关系,似乎并没有外界所传闻的那么糟糕”吧!

    顾安宁在那次的活动当中露了一手,表演了一个茶道,当时就只是为了调节一下气氛,让气氛更热烈而已。

    她也没有想到会有其他的什么,但是在活动结束之后,文森伯爵竟然还要她详细的介绍一下华夏国的茶道的历史,包括各种分门别类的知识。

    当时,他看顾安宁会讲外语,就直接跳过了翻译,两个人直接用A国的母语交流的,这位绅士似乎对这个茶道文化有很浓厚的兴趣,当时两个人谈了很久,而且还谈的很愉快。

    在当年的四五月份的谈判当中,两个人没有碰面,因为当时是处于公务的状态,不可能有私人的时间去碰面,而且两国关系处于一个空前紧张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当然也不可能单纯的为了所谓的交流就碰面,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文森伯爵似乎也并不知道她当时曾经再度去过A国。

    所以这次私人的访问和接待,算是两个人的第二次碰面。

    “顾,你看到我很意外吧!我可是找了好久才找到你在这儿。”见面的时候,文森伯爵特别兴奋,简直可以用手舞足蹈的来形容。

    “因为事先不知道您会过来,所以会很突然。”顾安宁礼貌的说道。

    “那当然,用你们华夏的话说,这叫突然袭击,我可是以私人的身份过来访问,和官方没什么关系,虽然贵国的官方也接待了我,但是我这次来纯粹就是为了游山玩水,似乎没有什么大的任务,刚才就像接待的官员打听了一下,没有想到你也在。”文森一边笑一边说。

    “我看得出来您很兴奋。”顾安宁看着他的样子笑了。

    “安宁小姐,你不知道伯爵刚才高兴的就像个孩子似的,差点儿都没把我给赶出去。”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似乎是对刚才差点被赶出去有些小小的不满,一边用开玩笑的口吻,一边笑着说。

    “我跟顾之间交流,当然是不需要翻译,当然也不需要你在这儿啦!”伯爵看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

    她与文森伯爵之间虽然有一定的接触但是因为接触不多,并不是那种亲密的朋友,所以文森从来不会在见面的时候直呼她的的名字。

    至于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一般都会称呼她的名字,然后在名字的后面加一个敬称。

    “我看的出来您很兴奋。”

    “是的,我不得不承认,华夏国是一个美丽的国家,这里也是个美丽的地方。”文森说道。

    “其实京都的最美的季节,应该是每年的九月份,就是您现在来的这个时候,这是一年当中这个地方最美的时候。”顾安宁笑着说道。

    两个人又聊了很多,但是更多的是有关于华夏国的传统文化,以及两国传统文化之间的一些差别,反正两人见面的地点频频传出笑声,这一次的会面很愉快。

    完成了这一次的见面之后,第二天早上顾安宁返校一次,但是当天下午又返回京都,因为接到了通知,十月一号的国庆晚会,她必须要上。

    她虽然不是第一次登上国家级的舞台,但是对于刚刚加入军艺团,只有一年多时间的她来说,舞台经验还是不足,至少比起那些已经在这个舞台上很多年的老前辈来说,她真的只是一个新手。

    所以要尽快开始彩排,说是尽快,其实她的时间也已经不多,现在是九月份的下旬,而这场国庆晚会会在国庆节的晚上,也就是十月一号的晚上,会以直播的方式,并机向外直播,所以现在要马上开始彩排。

    这次国庆节的演出任务会有她的份儿,这是她从来没有想到的,因为其实很多人印象当中,国庆节这一类的晚会一般都是几个台柱子,然后再加几个至少也得是20岁以上的人,这年龄,就像一道无形的锁一样卡在了那里,没想到,这样的一把锁,现如今也失灵了。

    顾安宁在整场晚会上拥有唱完一首歌的权力,加上适度的表演以及前奏的开场白,大概是四到五分钟左右,整台晚会的时间应该是大约两到两个半小时。

    但是按照以往的惯例来看,包含着诗朗诵,舞蹈,还有一些团体的节目,留给个人的歌曲,独唱的时间,其实不能说不多,但是有不少都是组唱。

    这一次根据暂时公布的名单来看,上的人也不少。

    “这次国庆的晚会,我,灵子,齐蓓,萧华,燕子,海明,还有我们团的岳华和你,另外,空军那边也会有一定的人员参加,当时定下来的名单有很大的一串,后来经过了删减,还是有那么多,我们这几个人是肯定会上的,至于其他的人会不会再进行增加这我不清楚。

    不过反正这一次的演出跟以往的国庆演出一样,四大军艺团体,再加上下面几个军区可能也会有自己的演员来选送,简直可以说是倾巢而出,严老爷子这是要给你创作新的歌曲,我和团长已经同意了,到时候他会把写好的歌词拿过来,到时候团长会谱个曲,你就唱这个歌。

    可能谱曲的工作在明天就会完成,到时候你先把歌词熟练一下,然后我们先去,录一下试试,看看效果,然后再进行改进。”

    郁静瑶一边看着手上的资料,一边说。

    “我知道了。”顾安宁说道。

    “总之,这一次的演出很重要,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团里有一批人好像在进行集中训练,你呢,你要单独训练还是跟她们一起?”郁静瑶问道。

    “不知道,没打算,没计划,晕。”顾安宁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

    “没计划就要去订计划呀,你不应该是这样,事到临头,都没有计划的人怎么回事?”郁静瑶问道。

    “跟她们一起训练的话,她们跟我的节目不是同一个训练进度也不一样,而且在一定的程度上,因为我个人资历浅薄的缘故,时间会更加紧迫一些,但是如果我单独训练的话肯定又会有什么话说出来,说我没有经验,是没有集体观念,或者单独干嘛干嘛的。”

    “你考虑的好多啊,就没有办法跟他们一起的话,那就自己练啊,总不能因为怕这个怕那个,所以最后什么都不练了吧?”郁静瑶听到她的理由之后简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那行,我准备一下,马上开始单独训练,我要唱的那个歌叫什么?”顾安宁问。

    “那个歌暂时还没有出来,你可以暂时先问一下声音,或者去找一下严老爷子看看他的曲子到底写完了没有。”

    “行,那我这就去。”顾安宁跑到团里面专门练声乐的教室里去了。

    “郁团。”顾安宁刚刚离开,郁静瑶正重新拿起手上的资料,忽然,她的秘书走了进来。

    “怎么回事?”郁静瑶问道。

    “元首府的公文签,让您和团长马上去一趟元首府,好像有新的公务。”

    “是吗?”郁静瑶伸手接过那张公文签仔细的看起来,又是一场重量级的演出。

    “行了,我知道了,我这就准备。”郁静瑶从衣架上拿起军装,把头发重新扎了一下,就走出了办公室。

    “团长,您说元首阁下找我们什么事儿?”在去往元首府的路上,郁静瑶问起。

    “嗨,我哪儿知道呀,公文签上一笔带过,就说有演出,才找我们,可这不是没说吗,如果没有演出找我们干什么?我这也是两眼一摸黑,什么都不知道呢!”一同前往的最高军事艺术团团长,更是对此毫不知情。

    也就是说这个事情完全就是突然发生,他们两个完全不知道什么情况,作为最高级军事艺术团的正副两位团长都对这个事情没有概念。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阁下,这个军事艺术团的,正副两位团长到了,副团长是郁静瑶团长。”秘书官,这样说道。

    最高军事艺术团是华夏**方最大的歌舞类演出团体,就是在官方的层面上,部队的层面上,是最大的艺术团,顺便根本就没有别的,军是艺术团了,对他们进行管辖的就直接是华夏国的上级行政单位,华夏国那么多的艺术团那么多的军事艺术团里面最高中信入团算是顶尖的存在。

    这样的一个军事艺术团,团体的编制也挺高的,但是在正常的情况下,并没有像今天这样的情况存在。

    对于这样的一场演出,主管团内事务的团长和副团长居然都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因为一场演出,居然还要直接用元首府公文签叫人,实在是有些开了先例了。

    “他们两个都到啦,那就请他们进来吧!”洛源铧放下自己手中正在看的文件,摘下眼镜说道。

    “你们都来啦,坐!”洛源铧笑着与两人握手。

    “阁下。”

    “知道我为什么找你们吗?”洛源铧坐在两人的对面,问道。

    “不知道。”两人都摇了摇头。

    “是这样,我们有一个演出计划时间暂时定在今年春节联欢晚会,结束之后的第二天,也就是大年初一,由最高军事艺术团率领,歌舞类歌唱家舞蹈家,到西方六国巡回演出。”

    啊!什么情况?

    洛源铧话一说完,这一定是当时两个人内心最大的疑问。

    巡回演出什么的也不是没有,但是大年初一出去巡回演出,这不是折腾人吗!

    “这次演出的国家比较多,六个,我们本来打算是四个,跟文化部和外交部那里商量一下最终定下来,是六个,所以最终这个演出任务还是最终成立,所以这样辛苦你们两位和你们下面管辖的这些演员了。”

    “我们明白了,我们会回去好好准备的。”

    “嗯,这样就好,现在你们马上回去,商量一下节目,因为要巡回演出,所以可能会在节目的形式上做一些创新,比如说舞蹈歌曲你们要不要加一些创意类的节目或者怎样,到时候定一个节目单报上来吧!跟外交部的长官和文化部的长官都商量一下,一些你们军艺系统的老前辈,也多找他们商量,多听他们的意见。”洛源铧说道。

    “我们明白。”

    两人从元首府告辞出来再回去的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讲话,他们感觉到这次的演出任务似乎是特别的沉重,现在他们首要要解决的就是国庆节的演出任务,完了以后这个项目才会被正式的开始准备,但是实际上出访国外之前也不是没有,但是一般都会跟随党政代表团一起出访,或者是在比较特殊的节点,当然,之前这样的出访也不是没有,但那个也是几年前的事情了,近几年他们没有去,准备类似的活动,因为那个不仅耗费巨大,而且对人员的培训和选择,也是一个大问题。

    出国访问,可是要经过特训的,可不是谁都能随便出去的。(..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