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检查
    她看了一下,是楚飞扬的信息:“小丫头,早安,那个间谍的所有资料都已经移交给警方,警方最近就会展开抓捕行动,到时候这个事情就不归我们这里负责了,警方已经对这个事情立案侦查,我们这边的信息交换已经全部完成,这件事情差不多了,你可以不用为此担心了。”

    顾安宁看完,笑着回复:“老兄早安,我已经知道了,另外已经看完了所有的笔记。很好。”

    “对了,你们说的那个内务整理是在什么时候?”顾安宁放下手机,问道。

    “应该是在今天下午吧,不太可能是在上午可能会挑在自修课的时候反正到时候看情况了。”卢悠璇看了一下手表,她们这么一闹腾,竟然从4:20一直闹腾到了5:50,真够闹腾的,外面已经传来了水声,看来已经有人起床了。

    “咱们竟然闹腾了一个多小时,也真是跪了,而且我居然一直都不困,很亢奋。”王怡蕊有些意外。

    “蕊蕊,你一直都很亢奋好吗?”朱欣妍看了她一眼,翻了个白眼。

    “你不要这样一直揭穿嘛,那就没什么意思啦!”王怡蕊表示很抗议。

    “时间还早我们去干什么呢?”卢悠璇史仪云问道。

    “寝室里面一个两个都是学霸,吃完早饭当然直接去教室啊,不然你还想绕着操场走几圈?”王怡蕊指着顾安宁和卢悠璇说道。

    “好吧好吧,就你的意见最多,我们走吧!”五个人结伴走出寝室,天已经有点亮了,九月份在江南小城,天气并不很冷,不过还是稍微有点凉意。

    五人回到各自的教室,顾安宁则是看着自己的笔记,说句实话,现在汇总到她手上的笔记挺多的,她已经看完了国防大学的授课笔记。

    但是郁静瑶直接通过邮寄的方式,把中央音乐学院的授课笔记给她寄来了,一起来的还有一些零食,她收到的时候意外极了。

    郁静瑶寄来的都是饼干,还有一些黑巧克力和糖果,随这些东西一起来的信纸上这样写到“知道你是个不会老老实实吃饭的人,实在不想吃饭的时候,就吃点这个吧,好歹也补充点热量,你够瘦了,不用减肥了。”

    郁静瑶寄过来的零食还不少,尤其是巧克力,这是一笔极大的开支了,对于郁静瑶应该也是比较有压力的一笔开支,因为她确实没有很多钱。

    本身工资固定,而郁静瑶与现在同为执政党党员的丈夫结婚的时候,就立过规矩。那个时候的郁静瑶,是颇有名气的军旅艺术家,而她的丈夫凌青云则是一个地方干部。

    当时就说过,因为丈夫是干部,所以原则上不允许妻子走**捞金,而且郁静瑶本人,也不愿意去进行,单纯以谋利为目的纯商业演出,所以郁静瑶直到现在,也没有违背这一原则。

    郁静瑶在某次闲聊的时候,说起当初曾经与丈夫约法三章的时候,并不觉得不允许参加商业演出是什么很大的损失,也许,唯一的坏处就是来钱并不那么容易。

    所以事实上,虽然最高军事艺术团副团长这个名头听起来很厉害,但是郁静瑶除了工资,和一点点国家文艺津贴之外,没有其他收入。

    顾安宁严重怀疑,郁静瑶给她寄了那么多东西,尤其是那么多巧克力,这至少也是半个多月工资了。

    简直让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老师,这个月日子不过啦?

    顾安宁仔细的翻阅郁静瑶寄来的笔记,上面有很多极为重要的专业知识,还有一些郁静瑶给她的演唱意见,一份一份都很详细。

    她有一阵子没有去中央音乐学院上课,看来是时候要安排一次回京,回去上课了。

    到下午的第三节课,要进行内务指导的官兵终于来到学校,是海军的官兵。

    部队的官兵不常出现,而且按照部队的入伍标准,这个子自然也不会矮,再加上穿着军装,就更加显得英气逼人,自然是收获了一众女生的尖叫。

    当这些海军的官兵,列队走进校园的时候很多的女生都跑出教室,从阳台往外看,尖叫声简直此起彼伏,顾安宁简直无语,这是没见过帅哥还是没见过当兵的,学校也不是女校啊?这是几年不见男人了?

    至于吗?

    别说,还真至于,看到一个个帅气的兵哥哥,有的人立刻无法淡定。

    一队官兵走到操场上,所有的高一新生也全部到操场集合。

    因为有老师,在有些人也不敢太放肆,否则的,估计那些官兵站在那边,就有女生主动熊抱了。

    因为对于内务整理来说,折被子是个很重要的技能,所以当时官兵主要重点演示的就是怎么折豆腐块,有几位男生赶紧把寝室里面自己睡的被子抱出来,放在桌子上。

    其实按道理来说,学校的被子都统一配置,虽然比部队里面睡的那种软一些,但是其实从一定的层面上来说,学校里的被子软硬程度都是一样的,也不存在软硬的问题,应该这个软硬程度是统一的,但是至少她寝室里的几个同学的被子特别的软,比学校统一配置的被子要软,应该是换过了内芯。

    不过顾安宁使用的还是学校原本的被子,睡起来会更方便,只是不知道这些男同学是不是也像女同学那样把被子换掉了,不过应该不会吧,男生应该不会这么娇气。

    官兵在折的时候,还是很按照相关的方法折,但是也许是因为学校统一配置的被子比部队里的要相对软一些,折起来也不太方便。

    “是不是这种被子比较软?”文依看着那个负责演示的士兵问。

    “对,相对的比较软。”那个官兵,觉得这都不满意,干脆把整条被子都拆了重折。

    最后终于折的差不多了,因为它是需要进行演示的,所以就重复了很多次。

    最后大家都看的差不多了,官兵到高一新生所居住的寝室,进行内务检查,顾安宁她们所在的三楼,除了住了高一的新生还住了高二的几个班级的一部分,不过这些高二的,目前应该是在教室里面上课,没有到寝室楼里来。

    部队的官兵,是来检查内务是否合乎相关的标准,同时做出一定的指导,在他们从楼梯走上寝室楼的时候,很多女生都围着他们,问东问西,顾安宁班里有好几个女同学一直都在缠着他们问:“你们是哪个部队的?”

    “你们是在舰艇上吗?”

    “你们部队是驻扎在什么地方的?”

    “你们是哪个番号?”

    “兵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顾安宁简直郁闷了,这是在查户口吗?啊,不对,这个是在打听情况吗?问的这么清楚。

    而针对她们最后提问,所有的官兵都是一问三不知,三缄其口。

    “你们说一下嘛,这又没有关系的对不对?”看到他们口风很紧,还有的女生不肯甘心一直都这样问道。

    而有的官兵会稍微回答一下:“这个不能说。”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了。

    “兵哥哥口风不要这么紧嘛!别装酷了,行不行!”一口一个兵哥哥,这是发的什么花痴……

    再说了,人家不是口风紧,而是真的有纪律,按照部队的有关规定,所属的番号所在的部队,以及所属的战斗序列,全部都是属于保密的内容。

    所以,即使是有的部队在新闻,或者媒体上被报道,具体的番号和具体的地点,包括战斗地点演习,地点等等都会以一个某字代替,这个是为了军事保密的需要,而并不是他们装酷,或者怎样。

    因为官兵许需要作出指导,并且进行检查的,所以高一的女寝全部都是大门洞开,方便检查。

    因为来的人是一队,所以每一间寝室一个人,当那个来检查的官兵走进顾安宁的寝室时,明显愣了一下,因为寝室里面一共五个人,五床被子都折得挺整齐的,她们似乎是在哪里学过。

    而且因为顾安宁睡的是下铺,当他的眼光从门口望进来时,可以直接看到顾安宁的被子,这时,他随即愣了一下,然后大跨步的走进来,在她的被子面前停留了一下,有些不可置信,然后朝着已经走进来的五个人,问道:“这边这床被子是谁的?”顾安宁走过来回答道:“这个床铺是我的。”

    “原来是这样啊,你这是在哪里学的?”他看了看顾安宁,问道。

    “初中军训的时候学的。”顾安宁的回答,简单极了。

    军训的时候学的?鬼才相信,这被子折得简直比他们的还好,这是军训的时候学的,骗鬼呢!

    “怎么回事?”

    一位军人从外面走进来,看上去像是他的上级。

    “连长,你看这个学生的被子怎么折成这样?”那位连长模样的人,看了看那床被子,也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在他的印象里,他这么多年到学校来指导内务,这样的被子,他只见过一床,这是第二床,另外一床是在去年的新生内务指导上,也是一个女学生折的,后来他无意中了解到,那个女学生是华东军区某位旅长的女儿,知道了这层身份,然而也就不足为奇了,可这个学生,又是打哪儿冒出来的,不会也是这样有背景的吧?

    ------题外话------

    我们学校当初有军队来做指导的时候,因为学校男生少,有的女同学就超兴奋,让我觉得不可思议极了。(..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