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五章 你为什么要做军人?

第二百三十五章 你为什么要做军人?

作品:重生之灵瞳商女 作者:慕容瑜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看到你的情况,我真的只能感叹一句,你体质真不错。”郁静瑶看着自己的学生半天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的体质还好吧,只是因为我自己提前吃了抗高原反应的药物而已,再加上可能当初有长时间的训练,仅此而已呀,我也不觉得身体有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

    顾安宁虽然状态还好,但是在返程的路上,困得直打瞌睡,郁静瑶看着她,问道:“怎么了?最近没睡好吗?”

    “不会,我的睡眠时间一向都比较短,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而且再累也只是累了三天,以前从不出现这样的情况。”

    顾安宁也很奇怪,因为自己曾经服用过自制的药物,没有任何副作用,而且起效的时间一般在五天左右,不可能只有三天就困得直打瞌睡。

    最重要的是,在这三天她不是二十四小时工作,而是有充足的睡眠,虽然睡眠的质量可能差一点,但也不至于这样,对她来说在有着很多自制药物的情况下还能打瞌睡,而且还是莫名其妙的打瞌睡,是很奇怪的一件事儿。

    “也许是很正常的反应,没有你想的那么夸张呢?”郁静瑶也许觉得她是神经过敏了。

    “也许吧!反正我的身体情况,要么不生病,一生病就一定是大毛病。管它呢,现在没什么事儿了,就这样吧,我没这么多心思管它。”顾安宁想着想着就觉得很烦躁。

    “好吧,这次回去了有什么计划吗?”郁静瑶一边说一边拿了一盒清凉油给她。

    “暂时可能没有其他计划,快要中考了,复习还是比较重要的,如果没有任何意外的话,也就这样了吧!”

    “中考还是很重要的,不过对你来说就算你不中考也会有地方要你。”郁静瑶笑着说。

    “怎么可能,我不中考有什么地方要我?”顾安宁问道。

    “首先呢,在我这里你可以永远呆下去,这就不存在,你要不要中考的问题了,当然如果你一定要学文化课的话也可以去京都啊。”

    “我的老师,您这里当然是最妥定的地方,可京都,其他的学校,都是要成绩的,没有成绩怎么进去啊?”顾安宁有些疑惑。

    “可以进军事类的院校啊!你之前有特战队的底子,可以继续去上军校,像你这样的,应该不太需要成绩,只要你原来的所属单位给你写一个证明信就可以了,如果你不想上军校的话,像最高军事艺术学院它有附属中学,一边学文化课一边学军事素养,然后还有各方面的培养都有的。”

    “如果成绩好的话,可以直接升到最高军事艺术学院,至于到底哪个系,那就要看你自己的爱好了。所以我才说,如果你不中考,你的前景也一样很广阔,至少比起现在的很多人,你有很多种选择,一切都看你自己爱好<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郁静瑶给出了自己的想法。

    “不是吧,这样也行啊,不过我还是希望能够走正常的学习道路中考,然后上高中,然后去报考正常的文化课大学,其实跟老师您说一句实话,我怕您听了以后会不高兴,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外交官,这是我在进入军艺团,甚至是在成为一名军人之前,就一直有的理想。”顾安宁表露了自己的心迹。

    外交官,虽然很辛苦,当年的几年外交官生涯带给她的,虽然不都是愉快,但这一就是她现在的理想,对于这个职业的热爱,无论多少年都不会改变。

    “外交官,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说实话,我对你这个人也并不是特别了解,除了从军区传过来的一部分资料以外,我对你没有任何的了解渠道,现在看起来,军区传给我的资料也并不一定是完整的,因为我甚至连你的家庭背景都不是很清楚。”郁静瑶说道。

    “我的父母现在还是国家的外交官,我也从小就被我父母按照外交的国际礼仪进行培养,他们希望我能够像他们那样,成为在国际外交场合上为国家出力的一份子,这也是我一直的梦想。”顾安宁如实回答,对于郁静瑶她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肩负着如此重大的期望,现在却来做军人,好像和你父母最初的期望值有所偏差,既然你的终极理想是成为外交官,为什么还要做军人呢?”郁静瑶不太明白了,外交官和军人或者军官,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怎么说呢,成为外交官有家庭的期望,也有我个人的理想,但是我一直都很羡慕能够上沙场杀敌的花木兰,那些女性的英雄总是女孩子心里面,不一样的崇拜吧!”

    “不管是花木兰也好,现代的女兵也罢,我觉得女孩子,好像不应该都是生活在洋娃娃的世界里,这样的人生,应该是一种突破吧!”

    “再加上后来机缘巧合,有这样的机会,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把自己变成真正的能够上战场的战士呢?虽然作为女孩子都比较向往安定而幸福的生活,当然我也希望能够找一个如果共度一生的人过平静的生活,但是在这平静的生活的前提之下,我也希望自己有一个不一样的人生,我不太喜欢被规划好的生活,作为外交官不算是一种人生的规划,但我也不希望走上有些人那样,读书读书再读书,完了以后毕业结婚,然后就成为家庭主妇,我也不希望那样的生活会发生在我的身上。”顾安宁对于自己的未来还是很有看法的。

    “你倒是很有志向,那你当兵这件事情你父母知道吗?”

    “我进入华东军区的事情,我父亲是知道了,我母亲是不知道,因为军方的情报网很厉害,当时我在进入这个部队的时候,他们当时就查到了我的身份背景,曾经有点拿不定主意,后来我听一些长官们说起他们当时都很奇怪,为什么外交官的女儿不好好在家里待着,非要跑到野兽营里来。因为我成绩还可以,但是他们就是拿不定主意,到底要不要把我留下。”

    “后来是直接找我父亲说,你的女儿要不要继续把她留在这儿,我父亲也很开明,最后我是成功的留下来了,但是我母亲是完全不知道这个事情,我估计我父亲现在还瞒着她呢!至于我调到最高军事艺术团的这个事儿,我父母应该都不知道。”

    “到目前为止,你所经历的事情,都可以写一本儿小说了,怎么那么曲折呀!”郁静瑶笑着说。

    “人生的阅历丰富一点,是好事啊,然后我也在想我到底应该继续维持这样的状态呢?还是暂时回归正常的学习生活,我在想什么,有意外的话,我会进入正常的学习状态,也就偶尔演出一下,这样子不太会有其他的事情,但如果有意外的话,那就说不准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顾安宁说道。

    “应该不太会有意外吧,不过你恐怕是说不好。”郁静瑶说道。

    两个人谈得很多,这前提当然是顾安宁设置了隔音诀,不然的话,就等于谈话全公开了,那就太不妙了。

    “我也不希望出什么意外,但是总是觉得怪怪的,我总是觉得自己绕不开1997这个年份。”

    “1997对于我们的国家而言,无疑是一个很重要的年份,即使我并不关心政治,我也知道很多事情都必须要在1997年做一个完结。”郁静瑶说道。

    “是啊,必须要做一个完结,过了100年了,再不做一个完结,会遗臭万年的。”

    “你这个话很有指向性啊!你是说维城?”郁静瑶虽然不关心政治,但也绝不是那种政治白痴,有些事情她还是知道的。

    “是啊,不过老师您觉得我们在今年真的能够收回维城吗?”顾安宁问道。

    其实她是想从一个不是外交官的局外人的嘴里,听一听不是外交官,不是政治家的人,对于这种事情有什么看法?

    “收是一定收的回来的,内阁还有最高行政委员会作出的决策,如果到了所指定的年份,无论如何,无论在怎样的情况下一定会付诸实施,只是会付出的努力,多和少的问题而已,不过那都是外交官们的事情了。否则的话,无论对内还是对外都不好交代。”郁静瑶说道。

    “是啊,那都是外交官的事情了,这件事情的决策也做出很多年,不至于那么多年还无法得到实施。”顾安宁对郁静瑶的话深以为然。

    “其实我不太喜欢政治,那太累了,而且,做得好或者做得不好,那都不是一个人能够评价的,要全体的国民给出评价,有人会支持,有人会质疑,甚至有人会反对。只是因为所有人看事情的角度不一样,所以政治家绝对是世界上最困难的职业,一件事情办下来,有人会高兴,有人会不高兴,有人会拍手称快,也有人会破口大骂,有时候哪怕真的很无辜,很无辜,但还是会被骂的很惨,只是因为你是政治家而已。”郁静瑶对此看得很透彻。

    “您的丈夫应该也是政治家吧,那您还那么支持他的工作?”顾安宁笑着说道。

    “他并不是政治家,他只是一个行政工作者,在这个身份之前,他只是我的丈夫,我每次见到他不觉得他是某个领导只是觉得这是我的丈夫,我的丈夫回来了,仅此而已,而且作为一个妻子,无论丈夫究竟从事的是哪个职业,或者做某一件事情,只要这个职业合法正当,并且不损害国家的利益,做妻子的都应该全力支持,这样才对。”郁静瑶对于丈夫的职业,和自己的职业有这样的看法,在夫妻的关系中,总是把自己置于一个很谦逊的地位,这也许是他们夫妻和睦的很重要的一点吧。

    醉心于艺术,不喜欢政治,却努力支持自己丈夫的郁静瑶不会想到,几年后,自己和自己的丈夫,还有这个和自己促膝长谈的,也是自己最得意,并且视为传承人的学生,会一并被推上这个国家政治的最前沿。

    那都是后话了,自然要留后再表。

    至少在现在,这一对促膝长谈的师生,无论是她们两个中的哪一个,都无法预见自己的未来。

    因为她们都拥有传奇而变幻的人生,也各自拥有优秀而过硬的实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