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七章 猜想 分析
    “究竟有没有,你自己下去看看就知道了,自己不肯下去,现在我下去了,你觉得我说假话,那你可以自己下去看啊,觉得比我优越,比我优秀,那么对你来说一个古墓里面应该也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吧,那你大可以自己下去啊?在这里对我一直都是颐指气使蹬鼻子上脸的,什么意思啊?”

    纵然是顾安宁的修养再好,面对同一个人轮番不见断的质疑,她也有忍不住的时候,尤其这个人话里话外都透出一股轻视。

    “怎么好端端的吵起来了,下到古墓底下的是小丫头,不是你,地下到底有什么她比我们任何人都清楚,拜托,你在质疑别人的时候,先拿到证据。”

    赵孝谦对这个很高傲的学生也是颇为无奈,关键的是顾安宁在骨子里头比这个学生还要高傲。

    高傲的碰上更高傲的,岂不是就惹祸了?关键人家是自己打电话请来的,不归自己管,而且很有水准,这才是重点,如果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那他找了干嘛呀?

    “老师!”左清有些不满,而发过一通脾气的顾安宁却瞬间安静了下来,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好像陷入了沉思。

    用琉璃瓦砖营造墓室,这样的人,在辽代,会是谁呢?顾安宁仔细想了想,一个名字,突然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

    她特别喜欢历史,也很喜欢看有关于考古的纪录片,曾经就有一部专门发掘古墓的纪录片,纪录片中所描写的情况,无论从地势还是从外部的情况,包括文物的流失情况,都和这里很像,而且那是大墓也是辽代大墓。

    很有可能被搬上荧屏的那座大墓,就是她们今天见到的这一座。

    “丫头,你是想什么呢?”

    “我刚才想到用琉璃砖营建墓室,在现在虽然是存在的情况,但是也一如刚才所说的在,辽圣宗时代,也是辽大最鼎盛的时期都无法大规模完成或是大量完成的事,在契丹政权还没有完全稳固,辽朝刚刚建立的时候更不可能是大规模大批量存在的事情了。”

    “所以这个琉璃瓦砖营建墓室的情况,很有可能就只有这么一例,在辽圣宗时代,连辽圣宗本人的陵墓都没有这么做,那么很有可能,纵观整个辽代契丹统治时期,只有这么,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个例子<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顾安宁一点一点的说道。

    “然后呢?你想说明什么?”左清问道。

    “纵观整个辽代书禁很严,但是我想起,我曾经看到过的一本辽代的杂记,上面曾经有这样的记载:羽之者,太祖堂兄弟也,位至属国中台,谥文惠,传曾以琉璃筑冢,随葬品数万计。”

    “还有这样的记载?你在哪本书上看到的,为什么我们从来没有见过?”左清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但是他刚刚把这个问题问出来就被骂了:“你能不能不要在别人面前显示你的无知啊!走出去别说你是我学生,丢死个人了!”赵孝谦一脸嫌弃。

    “噗…哈哈”顾安宁一时间没忍住,不停的笑。“我的天呐,难道你们之前一直都是这样的吗?以前只知道你们俩打的一手好算盘,偶尔犯个二,没想到你们俩干脆都是逗逼呀!”顾安宁一时之间连流行用语都出来了。

    “丫头这是在夸我们吗?不过逗逼是什么意思,还有我们怎么得罪二了?”两个人一听到顾安宁说话就齐刷刷的转过头来看着她。

    “你俩……真是自我感觉太好了……哪只眼睛看到我这是夸你们了……”只想说,这俩老头子不可能听不懂她话里的意思,但是就是有点儿逗哈。

    “虽然我们没有找到类似的记载,但是在历史上,耶律羽之这个人的确是存在的,并且他的身份和刚才你所说的记载完全吻合,他是辽太祖耶律阿宝机的堂兄弟,一直都很受他的器重。”

    “并且此人拥有极为优秀的政治才能,在五十多岁去世的时候,也确实是获得了文惠这样的谥号,至于他的职位应该也是和刚才提到的记录相吻合的。”

    “契丹征战渤海国之后,就变成了一个臣服于大辽国的东丹国,当时这个耶律羽之作为宗亲贵族,一直都出任东丹国的中台右次相,按照权力序位,应该是当时东丹国内,排名第五的政治人物。”随行的另外一个考古队员这样说。

    “耶律羽之的地位也不是很高啊,只是排第五位,那照你们这样说,在他之前的第一第二第三都可以给自己营建这样的墓室,可是为什么我们现在都没有找到呢?”左清又不怕死地说了一句。

    “呵呵,呵呵哒,赵老爷子你的这个学生是猴子派来搞笑的吗?这到底是不是学考古的,这连我这初中生都知道的历史常识啊……他的历史是语文老师在体育课上教的吗?历史老师已经哭晕在厕所……”顾安宁一时之间无话可说了。

    “额……估计是他出门没吃药,你不用理他……”赵孝谦十分尴尬的笑着,这丫头舌毒起来还真不是一般的舌毒。

    “好吧,既然你不清楚,那我就告诉你,东丹国的国王,后来是耶律阿保机的长子,也就是后世被尊为让国皇帝的耶律倍,但是,因为耶律阿保机在没有交代后事的情况下,突然去世。他的妻子述律平相比与长子,更加偏爱次子耶律德光,于是耶律倍被迫让出了皇位,出走投奔了南唐,后来被南唐后主李从珂所杀。”

    “而他的出走,在一定的程度上,让整个东丹国陷入了群龙无首的状态,而在此之前,东丹国的左大相耶律迭剌,上任不过一个月便逝世了,而右大相、左次相则是渤海国的旧臣,契丹政权不可能让他们掌握真正的权力,所以,耶律羽之就成了东丹国的真正国相。”

    “其次,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因为刚才提到过的,因为国君后事不明,王储易位,耶律倍被软禁在国都,随后逃往了南唐。”

    “就这样,在国王被架空,左大相身亡的情况下,耶律羽之成为东丹国的实际管理者<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个人认为,作为耶律羽之完全有这个能力,有这个权利有这个财力,甚至他把政权有这样的胆量和政治名望,能给自己营建这样的地下宫殿。”

    “丫头,分析的不错,有点儿道理”

    两位老人都很赞同她的观点,因为一条一条分析的很仔细。

    左清郁闷极了,现在老师们已经认可了她的观点,任凭他再说什么是这丫头的主观臆断,也没有什么用了,还会被老师认为他心胸狭窄,挑拨离间。

    这丫头也不知道是哪路路神仙,能得两位老师的器重,而且还这么肆无忌惮,要知道两位老师可都是国内的大行家,谁敢轻易得罪?这个丫头还敢开这么大的玩笑,显然她是不怕得罪这两个老师。

    何况这言语之间,两位老师也确实是没有要责怪她的意思,这倒真是奇了!

    这丫头到底是谁?看上去,应该高中没有毕业的样子吧,那这个时候应该都在学校学习,她也不是专门学这个的,而且他也没有听说过哪个高中有考古专业,那这丫头凑的是哪门子热闹?

    何况,老师们好像对她的意见很是采纳,言语之中也流露出很维护的样子,难道这是个有背景的人?看着也不像啊,小丫头,虽然五官挺精致的,可是如果真的是有背景人家的孩子十几岁不到二十岁,会不去读书,不去学习,或者不去经商,跑到这种深山老林,做挖死人墓的勾当?恐怕是不会吧!

    那么她到底是谁呢?这个问题左清搞不清楚,考古队的其它队员同样也搞不清楚,只是他们表现的没有左清,那么明显,自然也不会去做那个被枪打的出头鸟。

    出头鸟有左清一只就够了,平日里也一直仗着,专业技术过关,两位老师很是器重而显得很高傲,有点鹤立鸡群,恃才傲物的感觉,总之很多人对他的印象并不好。

    就是有一种被看不起的感觉,这样的印象,一旦在人的脑海中或者茜意识中形成那是一个很深远的印象,在短时间内都不可能发生改变。

    半途休息的时候,顾安宁悄悄地问何老:“何老,那个左清一直都是这样吗?着实狂妄。”

    “是啊,他呢一向都比较清高的,有的时候就会狗眼看人低,你不跟他计较就是了,他反正就是这样的人,也不是今天才第一天,变成这样。不过话说回来,如果要说狂妄的话,小丫头,你也不输给他,这舌头,毒起来真是超出了我的预料,哎,不过话说回来,那个什么范二,跟逗逼的是什么意思?”

    “是两个不太好的词,犯二呢,如果一定要解释的话,就是犯傻,就是做一些很傻很傻的事情,至于逗逼呢,就是一个人逗到了极点,也有点很傻很傻,很好笑的,意味在里面。”顾安宁很“好心”的解释了一下。

    当然,她不确定解释了以后,两个老头子会不会打她。

    ------题外话------

    具体的内容来自于资料,至于文章中提到的纪录片,是《叩开契丹大墓》,组织这次考古的是内蒙古的考古研究所,然后我记得,那个领队,叫盖之庸……这里就是化用一下那件事。写写改改,发现已经过了零点,好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