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六章 恶意破坏
    “这样啊,那也挺好的。”至少她不用一直留在这里。

    “是啊,有的时候还是速战速决的好,时间,对我们很重要。”

    几小时的车程之后,一行人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一些早已等候再那里的考古队员们马上迎了上来。“这位是…。”

    除了这俩老头子,当时是没有人认识顾安宁的。

    “我们找来的帮手,你们都照顾着点儿。”

    “既然已经到现场了,那么别的不说,我们先到山底下的村民家里再走一趟,看看有没有其他别的什么收获吧,我觉得我们还能收获一些什么。”何老这样提议道。

    “也好,再走一趟总不会累死人的,否则我们一头雾水,什么都不知道,那岂不是惨透了?”赵老也很赞同,于是,两位老人家带了两个学生,还有顾安宁,一共是五个人,一起组成了一个小队往山下的村民家中而去。对于他们的到来,村民还是颇有微词的。

    不过看的出来,这俩老头子很擅长交际,一直都笑呵呵的,跟村民打着招呼,人家就算有火也发不出来。他们在谈点什么,顾安宁,没有听到,她只是随意地在周围打量了一下,好像这个院子里,没有什么特别的,然后就将目光转到了围墙上,其实一开始她的注意力,没有放在围墙上面,所以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发现了。

    她一点一点仔细查看着围墙,觉得这个挺旧的,至少不是那种崭新的围墙,毕竟是农村,不可能动不动就把围墙重新打一遍,很旧,上面还搭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料子做的东西,感觉怪怪的。

    顾安宁走的更近了一些,伸手把那块搭在上面的东西拿下来,东西一摸到手上,她就知道是什么东西了,把千年之前古人穿的衣服搭在围墙上,这些村民也是够了,丝织品经过阳光的照射,和腐蚀变得很脆弱,但是丝织品独有的质感还是能够被辨识出来的。

    这简直是暴殄天物好吧,天啊。

    顾安宁小心翼翼的将丝织物从墙头捧下,交到赵老手里。

    “这是在墙头上发现的,估计应该也是那座古墓里的。”

    “丝织品?”赵孝谦看着被小心翼翼交到手里的东西,第一时间反应过来<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看着像是一件紫色的袍子,保存的还算可以。”赵孝谦的学生左淸仔细地看了看。说道。

    “而且还是紫色的袍子,千年之前,能穿上紫色袍子的,王公大臣,位极人臣者才有这个资格的。”顾安宁说道。

    “在四处看看,是不是还有其他收获。”

    “再四处看看要看到什么时候?”顾安宁说道。

    “考古是需要耐心的,小姑娘没有耐心,却不是考古的材料啊。”左淸对她有些不满。

    “既然有人把古墓里的东西搬出来了,那直接问这些把这些东西带出来的人就是了,你们到处看看,这得浪费几天时间啊?”

    “这话倒是没有说错,与其像无头苍蝇似的乱转,还是单刀直入为好。”

    于是大家详细询问了几位村民,向他们问明白了相关的地点,随即率领考古队的成员依山而上,山上杂草丛生,越往上越杂乱,还有一些体积不小的碎石。

    “这个地方真是太杂乱了。”顾安宁说了一句。

    “就是一座山,而且还被盗挖过,你还指望有多好?小姑娘,你实在太天真了。”左清有一种老前辈的口吻这样教育道。

    顾安宁没有理他,而是加快了自己的脚步往山上走去,选择一个比较高的视野,向周围眺望。

    这座山的南面有两座土丘,这引起了顾安宁的注意。登上土丘,发现这两座土丘与东、北、西三面的环形山脉及山脉凹处的石墙,竟然形成了一个布局严谨的封闭式墓群。在墓群前排正中,还发现了享殿基址,二十余座墓葬就分布在其两侧及其两侧后方,构成了气势非凡的家族墓群。

    “看来我们的猜测没有错,这个家族墓群就在这里了。”赵老进行观察之后这样说道。

    他们回到原来的山上,找到墓穴的入口,而在眼前看到的这一切让他们感到吃惊和不可置信。

    这座墓葬因地处偏僻躲过了女真人的铁蹄,然而却没能逃过盗墓人的魔掌。墓门前有两扇一人多高的石门,可惜一扇石门已被拆下,并成为盗墓者出入墓室的“梯子”,上面的色彩已被踩得无一点痕迹。另一扇完好无损的墓室石门上有彩绘的门神,如真人般大小,披甲执剑,怒目虬髯,威武骠悍,由黄、黑、红等色彩绘成。

    “千年侵蚀饱经战火之下,这里都能够保存的相对完好,可是为什么就逃不过现代盗墓贼的魔掌!”何老不知为何,气的发抖。

    “欲壑难填,人的*是无止境的,尤其是现在市场上私人的博物馆,以及私人收藏业的快速兴起,也给文物的倒卖提供了接收的空间,和相关的利益链条的快速形成。有买的,才会有卖的,有卖的,才会有挖的,要是没有这种市场,就是种一千多年以前的东西,很多人都不识货,鬼知道那是什么?”顾安宁说道。

    “话虽然到后来有点漫不经心了,不过也是实话,别说是普通的文物了就是从博物馆里抢出来的,有人照样还在卖有一些国家的地下文物贩卖,简直比我们这里还要严重,反正倒卖文物这种事情每个国家都有,只是我们作为考古工作者亲身经历这种事情,总是会觉得更难受<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何老说道。

    “行啦,那我们下去看看吧。”

    “老师,下面情况未定,你们下去并不安全。”

    “我去看看吧,反正下去一趟,除非缺氧,否则不会死人。”顾安宁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话。

    “你?你别开玩笑了行不行,到时候吓得回不来,我可不负责把你带上来。”两个老头子没说什么,左清又说话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你带我下去?我又什么时候说过要跟你一起下去,我一个人下去,自己回来。”顾安宁很讨厌这种自以为是的感觉,于是一字一顿的说道。

    “行了,少说两句,别横挑鼻子竖挑眼的,顾安宁丫头,可是我千请万请,才请来的帮手,你说话注意着点分寸。”

    “我忙的要命,没空跟你吵架,也没把时间花在这种根本就没有用的地方上。”顾安宁在进入墓穴之前说了这样一句话。

    当顾安宁拿着手电筒小心翼翼的进入到墓中时,借着微弱的手电光,眼前出现了一个绿莹莹的琉璃世界,闪着绿色的光,犹如狼的眼睛,一闪一闪的,一瞬之间倒是很吓人。

    原来整个墓室的砖全为绿色琉璃砖,这在以往发现的众多贵族墓,甚至历代皇帝陵中都是未曾见到过的,顾安宁都不禁惊叹。这得多有钱呀!尤其是在古代琉璃瓦,琉璃砖的烧制工艺又都掌握在皇族手里,而且这个烧制特别麻烦,成本特别的高,成品率也很低,这完全就是平民享受不起,真的是想都不敢想的规格。

    顾安宁在往前走的时候,忽然就觉得自己脚下的路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打着手电仔细一照,她这才发现整个墓室里面堆满了丝织品,可是这些丝织品都被人为的,恶意的,撕碎。

    而且被扔的到处都是,完全已经没有可以下脚的地方了,就是说走到最里完全的被堵住了,天呐,古人的墓室里面,他们的所放的衣服以及一些器物,所摆放的位置都是有特定的含义在里面的。

    这些器物也是人们研究相关文化的一个特别重要的证据和相关的标准,可是她在里面抬眼望去,不仅仅是因为满地的绫罗碎片,这儿室内简直就是一片狼藉,所有的器物基本上都脱离了原有的位置,甚至有的变得残破不全。

    这是她见过的最为混乱的场面。

    太难受了,因为原本应该是给墓主人准备了四季都能够穿的衣服,完了以后这些衣服其实如果把地上的残片捡起来的话还是能够隐约看到上面的条纹,以及相关的纹样,结果这么一撕,反倒一塌糊涂。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她的眼睛往上一看,发现在墓室内,有两张棺床,用琉璃砖砌成,分别是墓主人和夫人,但问题就在于夫妇两人的尸骨被野蛮的拆卸,简直就是散的一塌糊涂,整个室内特别糟乱,情况也特别麻烦。

    顾安宁返回地面之后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告诉了两个老专家。

    随即却引来了左清的质疑:“哪怕是在辽代国力强盛的辽圣宗时代,这个时代的帝王墓葬都没有发现用琉璃砖,营造墓室的情况,而根据已经有的文物进行相关的判断,可以得出的结论是,这座古墓的年代,应该是辽代初年那个时候辽代,各个方面都没有特别稳定,至少和辽圣宗的时代是绝对不能够相比的,你现在跟我说你在下面发现了琉璃砖,而且整个墓室都是这样的,这怎么可能?”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