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四章 不切实际
    “按照道理来说,我是不应该怀疑什么,可是我真的觉得这很奇怪。我并不是那种走到哪里都可以得到礼遇的人,其实对于很多人来说,我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角色,要不是因为所谓的这种礼遇,真的站在大街上都不会有人认识我到底是谁。”

    “你的直觉没有错,但是你的切入点错了,想不想知道为什么?”楚飞扬一脸的神秘。

    “什么就说我的直觉没有错,但是切入点错了,你是不是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赶快告诉我,不许藏着掖着!”

    “哎,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快快快叫声哥哥来听听~”

    “你去死啊,爱说不说,还哥哥呢,我叫你老兄就不错了!”顾安宁气呼呼的。

    看着她气呼呼的样子,楚飞扬真的很想去捏一下她那个气鼓鼓的小脸。

    又怕被她斥为失礼,于是就这样硬生生的停住了。

    “行了,不逗你了,我告诉你不是因为军队的问题,也不是因为情报部门的问题。”

    “是你上次去参加谈判的时候,所有的谈判内容都是针对中东方面,所以,中东方面对此有百分之一百的知情权,所以呢,涉事的几个国家的元首和内阁首相,是能够接到他们的外交官发回来的所有的报告的。”

    “作为相关的内阁成员,他们有这个权利知道这一切,所以喽,你的名字,包括你当时所承担的一个职务,他们全都是知道的。”

    “所以呢,这跟我的问题有什么关系吗?”顾安宁一挑眉,这完全没有任何关系,到底是在扯什么?

    “你别急,听我说完,其中一个国家的元首和K国现在的这位元首私交不错,有关于你的情况,就是他透露出去的,所以你试探谁的口风都没有什么用,最关键那个人你都没有问过当然就不会得到最准确的结果。”

    “搞了半天,原来问题出在这里,我是怎么想都想不到问题是出在他这边,我的天呐,这算不算开外挂呀!我根本不知道这两个人的关系,我也没往这方面考虑过。”

    “哦,对了,说起这个事情,我突然想起来,有关那个陆康的事,他已经被免职了。”楚飞扬忽然说道。

    “啊,怎么这么快,我们昨天晚上四点多才到的,今天你就告诉我他被免职了,什么情况?”

    “昨天晚上连夜免的,降一级,调到别的岗位去了,调到内务这方面,曾经比较适合他的一个地方。”

    “他那种火药一样的性子,确实不适合作对外的宣传工作,还是调到适合他的岗位也还是不错的<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是啊!他这种人,如果不做对外的宣传工作,人丢不到外面应该还是可以的,他现在主要是做内部的工作。应该还是不错的。”

    “确实,有的人的确不太适合他现在所在的位置,这样就会出错的。”

    “是啊,要在适合自己的岗位上发挥才能,这样才最好。”

    “有一件事情我想了好几天了,现在不知道能不能够付诸实施,先讲你听一听你给我出出主意吧,看看这个事情的可行度到底有多少,如果可行度太低,那我就不做这个事儿了。”

    很显然,她对自己现在所考虑的这个事情,也没有多少底气,毕竟这个事情很夸张,而且,从目前来看,她自己也觉得并不具有多少可行性

    “你说说看,让我也听一听,你到底能够想出什么事儿来。”楚飞扬饶有兴趣。

    “是这样的,我很想办一个公益组织时和退伍的老兵有关的,更准确的说是应该和参加过战争的老兵有关系,我打算利用公司的钱,开发一个房地产项目,就是专门做三层或者以下的,这样的房子,然后配备相关的医务人员和营养师,包括保安,并且配齐后续的一些设施。”

    “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这样很不切实际,你不觉得吗?你不会是钱多了烫手吧?”

    楚飞扬被她给吓到了,本来做生意要讲求利润和回报,可是这个项目按照她现在所说的根本就是个零回报的项目。就是她们把从其他地方赚到的钱使劲的砸在这里

    “我想这件事想了有一段时间了,有的时候我也在想这个事情上,现在可能比较安全,三十年四十年之后,谁能够保证这个世界很太平?谁能够保证我们所在的地方,不会在打仗?”

    “我只是在偶然之间,看到那些生活没有来源和依靠的老年的士兵们的一些情况,他们年轻的时候,最好的岁月献给了国防,可是年老的时候,境况却如此的凄惨,有的时候我是在想,他们的现在,会不会就是我们的将来?而且近段时间我一直都有这样的想法。”

    “你的想法很好,可是根本就不切合实际,现在是九十年代,我们从二次大战开始算起,之后的解放战争,甚至是自卫反击战,等等。各种各样的战争和战役打响的时候,上前线的人很多很多,有的人死在那里,有的人活下来了,这个活下来的人,而且就你所说的没有生活来源的人,在这中间是占有很大一部分的。”

    “这些人,他们的身份他们的信息是不是有登记还是个问题,我曾经看到过一份记录,一个地区的老兵数量和登记在册的数量,大概也就是十比一的样子。因为历史的原因,或者是当时条件的限制,登记在册至少我们能够找到的,基本上也就是百分之十的样子,这些人我们可以找到,当然他们也可以领到补助,可是那些没有登记在册的人,他们领不到补助,没有身份信息我们也找不到。”

    “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我们身边的这些老人,他们是不是士兵,还有可能我们身边经常看到的某一位,他就是一个没有登记在册的,但同样需要我们尊重的这样一个老年士兵,但是那个时候我们知道他是士兵吗?”

    “显然我们并不知道,而且你要做这个项目,尤其是你要以开发房地产,造房子给他们住,然后还要配备一切,就等于说你要负担着,几十个,几百个甚,至几千个甚至更多的人,他们以后的生活。”

    “包括医疗等等各种方面,你的钱从哪里来,不要跟我说你的公司有钱,是现在看起来很有钱,可是这样一个地方,房子还有招聘人员,每年投入有多少?你这个项目不可能做一年就停止,以你的想法,至少要做十几年,这十几年你到底要投进去多少钱,你有没有算过?”

    “这样一个零回报的项目,不会给你带来利润,而且我敢说这样一个项目很有可能会把你的整个公司都拖垮,你上次带回文物所付出的代价,是一次性的<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可是你现在要付出的,其实是一个长年累月的代价。”

    “虽然每年都可以产生盈利和利润,但是我们的经济环境,在逐渐的改变。你现在可以拿到这些利润,不代表今年以后你照样可以拿到这些,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你的利润变少了,但是你在这方面的,支出还是一个相等,甚至是再往上升的这样一个数字,你肯定是无法负担的,这个事情肯定,你是做不到,而且本来就不应该你一个私人的企业来负责这事儿。”楚飞扬难得的长篇大论。

    “我也知道这个问题不好解决,各方面的信息,特别特别的匮乏,而且相对投入是很巨大,并且没有回报可是很多很多的老人家,他们从战场上活着回来却要面临一个没有保障的晚年,我实在觉得不忍心。”

    “你不要那么大发善心好不好,不是信息匮乏的这样一个单纯的原因,首先你搞不清楚你所在的这个区域,或者说你要说这个项目所覆盖的区域到底有多少人符合你的条件。”

    “第二,你的这么大一块建筑用地去哪里找?你肯定不会单纯的只想做一个活动中心之类的,你想做这么大的项目,你的地从哪里来?第三,你要负担起这些人以后的生活,医疗保健,衣食住行都要你们来负责,那你的医生从哪里找,按照现在的情况,如果你要做这个项目,也不可能只找一两个医生。”

    “而且专业的医生,你一个企业也许能够找到一个两个专业医生,或者你能够从医院找来一些医生,可是从长远,看来你这个私有企业,肯定抢不过有编制的公立医院,而且,如果你想大量的找有经验的医生,就只能从医院去找,如果你大面积地把医院的医生请走了,那国民医疗谁来负责?这个区域的国民医疗一定会出现短缺,那到时候怎么办?这个会引发一系列的后续问题。你是一个聪明的人,怎么看不到这种问题?”

    “我……”顾安宁一时之间也确实说不出话来,她在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只是单纯的说要保障这些老年人的晚年生活,但是实在没有考虑到这种问题,也确实是,她在这方面出现疏忽了。

    “所以你所想象的,这种事情从出发点自然是好的,但是这种事情根本就行不通,一个企业根本就做不到那么多,这种事情本来就不应该是你们来做。”

    “我如果是你,就会写信向有关部门,去反映这方面的问题。或者,可以直接通过我们的内部渠道,通过我们的军队出面,去对这方面的问题进行实地调查,可以搞一个有关问题的调研之类的,我想上级是不会拒绝的,因为这些老兵也是他们所牵挂的。”

    “对了,我想关于这件事,到底有多少可度,我说的也许不够准确,你可以去询问另外一个人的意见。”楚飞扬看着这一脸失落的样子,有些不忍心了。

    “你说谁?”

    “聂老爷子,你可以去问问他的意见,他在这方面可以说是最有发言权的人了。”

    “聂老爷子,他来了?”顾安宁着时是很惊讶。

    “是啊,请你给他做康复检。”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