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四章 问题
    但是事实上,还没有<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因为彭大河虽然已经被收拾了,最终还是在那个女人哭哭啼啼和撒泼无效的情况下,被民警带去了医院,接受强制的医学治疗,当然,有关的案情也是要调查清楚的,因为顾安宁刚才已经说过了,普通的接触是不会出问题的,再加上这些警察都还是有点常识的,也没有向那些村民那样惊慌失措,素质还是不错的。

    只是,彭大河已经走了,这场闹剧却没有终结,那个女人还在,是的,水蛇腰的女人还在,她眼睁睁看着彭大河被带走了,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舍不得彭大河呢,不过从她对于艾滋病知情这一个角度来看,顾安宁可不觉得她和彭大河的关系有多好。

    人生本就是一场戏啊,只看谁演的比较好,谁就是赢家了。

    当然,虽然现在的艾滋病根本就无药可治,不要说现在了,就是十几年后,也是无药可治的,但是现在已经有了鸡尾酒疗法,虽然这要付出很高的经济代价、而且就等于是把药当成饭来吃了,不过现在,国家在这方面的投入也是很大的,一旦达到一定的指标以后是可以再进行相关的医疗检测之后,申请相关的免费医疗的。就是国家免费提供一些药物,患者不会因此付出过高的经济代价,当然,患者是每个月都要进行相关的检测的。

    当然,持续的服药并且遵从医嘱,患者活到六七十岁还是可以的,虽然免疫系统会差一些,当然,仅凭她挤进别人的婚姻这一条,顾安宁就已经不想告诉她了,以后的生活自生自灭也好,自求多福也罢,都和别人没有什么关系了,本来就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人。

    这个事情解决起来很简单,因为这个事情还是比较恐惧的,至少在当地的村民眼里,这个还是比较恐怖的事情。

    很简单,要不就是他们继续留在这里,招人唾弃的被赶出去,要么就是到医院去参加,强制的治疗,不过他们这种应该是不会带着孩子,参加这种强制治疗的。

    所以被赶出去的可能性会更大一点,虽然有国家的法律和司法机关在头上压着,可是毕竟是得了这种病,怎么可能不被人嫌弃呢!

    如果他们稍微宽容一点,说不定这对母子,还能够继续在这里生活下去,如果他们不那么宽容的话,那这两个人,基本上最后过颠沛流离的生活了。

    当然也不排除,这个女人到最后还是会重操旧业,这样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反正,总之,两个人以后的生活就不那么好过了。

    这件事情很快就要彻底完结了,在这之后这就没有什么事情了,如果说的难听一点是甩掉了这个包袱,说的好听一点呢,就是从此以后,总算是轻松一点了。

    所有事情都解决掉,之后其实很多人的心情都没有怎么轻松,彭思齐走在后面,顾安宁和容采筠并排走在一起。

    从村口出来就觉得她好像蔫蔫的。反正总之并不怎么高兴。

    “容姨,你还好吧?”顾安宁很是担心的问道。

    “大小姐,我的婚姻里挤进了三个人,太挤了,现在我和那个男人终于已经离婚,按道理来说,我自由了,我应该高兴才对,可是我就是高兴不起来。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也许是,我自己本身就比较软弱的原因吧。”

    “人都是有情感的,如果在中间一段感情之后彻底结束之后,铁石心肠的决绝离开,那这个人一定有问题,人都是有情的,这种情感在一段感情结束之后,依旧会存在,哪怕是一种短暂的失落,或者是其他的情绪,他也是存在的,所以并不是说结束了一段感情中一定要走的很潇洒,或者是怎样,真正能够做到结束一段感情之后,就特别潇洒离开的人,这个人一定是思维,经过了很大打击,总之,平常人时绝对不可能这么做的<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您说的很对,我毕竟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并不奢望自己能有和特殊人群一样的思维,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总算是解决了,不过给大家小姐添了这么大的麻烦,我也实在是很过意不去。”

    “其实他在败坏你的名誉的时候,同时也影响到了我父母的名誉,就如我自己所说,作为我父母的女儿,我不会容忍这种事情的发生,我只是做了一个女儿应该做的事情,所以您不用对我很愧疚,或者怎样,其实很多事情都是我应该做的,并不值得您来道谢。”

    “安宁,接下来我们去哪里?”问话的是严佳宜,事情办完了,现在要什么办呢?

    “现在要去一趟法院,利用这份离婚文件,进行起诉,顺便我也要把我父母的事情起诉一下,我这边需要准备一下材料,所以你们起诉离婚的,可以先去那边,利用这个在没办法拿到户口本的情况下,直接通过法律程序注销,你们的婚姻关系。”

    “我这里得马上准备一下相关的材料,不过想来应该也不用我费心,如果他们的办事效率够高的话,公安那边应该会很快把这个案子报上去,不过我等不了。”

    之所以说等不了这样的话,是因为她的时间有限,所有的事情都必须要加速处理,否则的话,后来积压起来就会很麻烦。

    她可不是整天闲着没有事情做,她抬手看了看手表,如果现在回去,她能够在天黑之前回到家里,然后安排一下,之后的事情。

    她本来也没打算在这里停留多久,只是相关的文件还没有准备好,她是一定要就这件事情提起诉讼的,她说过的话是绝对不会是一句空话的。

    这个诉讼,一定要提,虽然提不提起这个诉讼对于目前的她来说,其实没有什么大的关系,但是,她就是觉得有的人嘴巴贱,那就付出点代价吧!

    于是这个代价就是一场官司,直接去法院吧,离婚的官司还没有搞定,又来另外一个涉嫌名誉诽谤的官司。

    等到那个人从麻醉针的药效当中醒过来,等待着他的将会是法院的传票。那边的经济很不发达,当然也不奢望城乡建设能有多好。

    顾安宁找了半天才找到一家打印的店,她是直接随身带了那个笔记本电脑,但是这种笔记本电脑是没有办法携带打印机的,她也没打算来一趟,就把什么电子设备都往这里带。

    她因为当年工作的原因打字的速度很快,然后拟定文件的速度也很快,这个原告的起诉书,当然写的也很快。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找一个地方,把那个文件打出来,然后用连接线连接到那边,虽然现在网络才刚刚兴起,但是对她来说完全就不是什么很夸张的事情了好吗?连接线这种东西她还是有的。

    她把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以后到那边的店铺里面所有的文件都打印出来,然后马上送到,当地的法院。

    毕竟是起初当地的人,还是在当地的中级法院起诉比较靠谱,她可不想打个官司还跨省,那多麻烦,这个案子法院最终还是受理了。

    虽然,有些人觉得有点小题大做,但是顾安宁想打,那就打吧,她没有那么久的时间留在这里,所以拜托严佳宜作为她的代理人,留在这里<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严佳宜本来也是打算留在这里一段时间,因为这里的经济没有发展,虽然说生活条件可能会差一些,但是自然环境还是不错的,她居然还带着一个单反,顾安宁看到那个单反上机的时候是真的觉得无语了,这是本来就打算来这里采风摄影来的吗?

    严佳宜也没有否认,说道:“我本来也不想这么跑来跑去的,这样子跟你出来一趟,那我如果只是单纯的帮你料理一个官司,那岂不是太麻烦了?”

    “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做你的代理人还是有资格的,可是这个官司忙完,那我总还是要娱乐一下的,你说是吧!”

    ……

    本来是没有这个官司存在的,她怎么好像做什么事情都理所当然一样,简直是醉了。

    顾安宁已经踏上了返回的道路,回到家里之后她还有其他事情做,至于严佳宜,说的这么风轻云淡,显然是想把自己放松一下,那好吧,那就把她留在这里好了,反正她的助理也在这儿,两个大活人总不至于失踪就是了。

    她正在处理,最近收到的,各方面的情报,以及各方面的公务资料,她现在除了根据这些情报来实行任务以外,还会根据这些情报来进行分析。

    主要也还是走一个情况分析的路子。现在她也明确了,自己的定位,可能将来也会是国家安全情报方面的工作。

    所以现在就开始情报分析是绝对没有错的,而且作为外交官,情报分析也是一门特别重要的课程。

    每一个外交官,都必须掌握基础的情报分析技能,以便在收到相关的信息的时候,能够做出最快的决断,也为国家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她拿起手边的一个信封,这个信封完全不同于她这次收到的其他情报,虽然信封是差不多,但是很薄而且和情报还是有区别的。

    她一看就知道到底是谁的,这个时候给她写信的人只有三种可能,父亲,母亲,还有一个是韩槿华,这三个人恐怕是她现在仅有的私人通信来源,她自己手边的这一封来源于韩槿华。

    顾安宁打开信封,仔细阅读上面的内容,她敏锐的发现最近在和她在通信的时候,韩槿华事故谨慎了很多,至少原来她也是个谨慎的人,但是没有这么谨慎,就是谨慎到一种过头了的那种感觉,有些事情反应过度了。

    为了印证自己的推断,她找出了,这段时间和韩槿华通信的信件,进行了比对,果然如此。

    顾安宁心思一转已经明白了原因,随即拿起自己手边有关的K国的情报以及,一些时政要闻的相关分析。

    也再一次了印证自己的判断。

    只是政治从来就不会那么简单,它从来就是环环相扣的。

    一个动作很有可能会引发一系列的后续的事情,这个事情是很复杂的,就好像当年所经历的波折一样。

    当年发生的事情影响到了很多很多人,也改变了很多很多人的命运,并且从一定的程度上,也是彻底促使韩槿华所在的在野党,进行了彻底的人事更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