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章 面对 前往
    “大小姐,我……”

    “想明白了?”顾安宁把自己的办公桌整理的一下,看着她。

    “是,有些事情我一直都没有告诉您,因为对我来说那不是什么好的回忆,我本来是打算永远都不告诉别人的,或者永远知情的人只有我和那个人,我不想把别人牵扯到这个事情里来。”

    “可是现在他所做的一切已经不是我能够控制的了,所以我很需要您的帮助。”

    “那就请具体的说一说吧,我其实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呢,只是觉得您最近动用存款的机会有点过头了,因为您的五张银行卡,设置了出口限额,因此没有办法进行透支,但是您的存折上已经少掉了十几万,这是很不正常的现象。”

    “是吗?十几万,我全都给了他,希望他能够过的好一点,可是他现在还在问我要钱,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他一直都告诉我,是因为欠债欠得太多,等忙完了这些赌债,就找一个正当职业,重新做人,可是他现在还在问我要钱,我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因为他曾经赌博过,所以您相信了他说的话,因为他有赌博前科,而且赌博这种东西,那些来追债的人是特别狠的,所以您没有怀疑过她的话,只是因为单纯的知道他赌博,所以想帮他还债是吗?”

    “虽然我们结婚这些年,过的并不好,她对我也不好,可是毕竟是那么多年夫妻,而且我们现在没有离婚,我也希望他能够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能够好好的生活,这就够了。”

    好好的生活,安稳的生活,这就是她的愿望很单纯,很直白,甚至可以说很渺小,也很朴素,可是这只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对方并不愿意这样想。

    顾安宁不忍心告诉她真相,她刚才已经通过军方的情报网络,根据彭思齐所给的基本信息着重的查了一下这个人。

    这些基本信息,也许,并不多,但是对于军方的情报网的搜查基准已经够了,这些情报就已经可以完整地勾勒出一个人,而且通过这些基本的信息,她可以从储量巨大的军方情报网中得到相关的信息。

    真实的情况并不是像容姨所知道的那样,真实的情况是,这个人已经还清了所有的赌债,而且在家乡有了一个女人,不过这个女人出身并不清白,所从事的职业也并不正当。

    两个人一开始的见面也很狗血,是在那个女人的工作地方认识的,不过就是一个靠着出卖身体获取钱财的女人罢了。

    不过这种女人一向都是很有狐狸精的特质,再加上容姨为了工作,已经长久的不回去了,夫妻两人的关系其实是名存实亡,那个男人也很快就移情别恋,并且很快喜欢上了这个女人。

    同时很快就跟她有了一个儿子,因为他还和容采筠有这夫妻关系,所以没有办法名正言顺的和那个女人成为夫妻,他本来是打算很快就离婚的,但是突然想到容采筠在外多年,应该也有不少的钱财,所以就想用这种方法从她身上得到一些钱财。

    一开始只是试探性的让她汇一点钱过来,后来就狮子大开口,款项也越来越大,看到妻子几乎是没有任何困难的,就给他汇这些钱,也是打定了主意,先不把事情告诉她,也不打算离婚,就是把自己的妻子当成了一个移动提款机。

    于是容姨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就成为了他和那个女人以及他们的儿子,唯一的生活来源。

    靠妻子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和另外一个与自己有着不正当关系的女人,在家乡过起了逍遥生活,也是觉得反正天高皇帝远,而且自己有赌博的前科,曾经也被人追过债,于是就觉得这个谎言编造起来十分顺手。

    而且是天衣无缝的,也不会被自己并不聪明的妻子发觉。

    只不过他未免也太自信了一点,毕竟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有的事情他自以为做的很隐秘,但是也还是会被查到的。

    尤其他这种没有任何背景的人,自以为做得很好,但是对上像顾安宁这样有点背景的人,随便动用一下情报网,就可以把他查个底朝天了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瞒得住呢,简直是在开玩笑!

    事情对她来说随便查查就好了,完全就没有技术难度,不过她现在还不打算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另外一个当事人,因为她还有另外的打算。

    “那么您现在有没有亲自回去看一看的打算呢?总不能永远被他当成提款机了,那您成什么了?”顾安宁说道<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回去看一看,真的可以吗?”容采筠似乎是并没有这个心理准备。

    “当然是可以的啦,现在毕竟是今时不同往日了,回去一趟还是很简单的,如果他真的是在躲赌债,那您也亲眼看一看,如果不是,也要知道他到底在干什么,总不能让你您白白的受了这么大委屈。”

    一时之间,房间里静了下来,显然她是在思考,再考虑到底要不要回去,如果回去他会见到什么如果不回去,她就只能这样不明不白的。

    当然,她还有一种选择,就是从今天他是不在,往他的账户上汇款,可是虽然关系不好,毕竟也是这么多年的夫妻了,如果他真的是在躲赌债的话,她如果停止汇款,那就等于要了他的命,让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丈夫去死,她真的办不到。

    也许这就是她的仁慈吧!

    她是在进行考虑,但是顾安宁在等待着她的回复。

    “大小姐是一定要听到我的一个答复是吗?”

    “是,一定要,我需要知道您接下来要做什么。”顾安宁已经想到了办法,她是知道实情的,她是一定要站在容姨这一边的,现在缺少的就是容姨本人的一个态度。

    之后的事情对她而言其实并没有难度。

    “我回去看一看,如果他真的在躲债,那我会帮他最后一把,如果……”

    她欲言又止,但是顾安宁却在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如果不是,那就有了断掉的意思了。

    “好,那我去通知思齐哥哥,让他一起回去。”顾安宁想了想,说道。

    “好,那就这样吧,时间不早了,大小姐早点休息,我先走了。”

    顾安宁点了点头,容采筠才轻轻地退了出去。

    待她走后,顾安宁长舒了一口气,总算是愿意面对了。

    她想了想,又打了个电话。

    回去的日子定在周末,因为顾安宁和彭思齐都不用上学。

    本来,容采筠是不想让顾安宁一起跟过去的,自己家的糟污事,不必让大小姐知道,免得作践了。

    不过,顾安宁这一次却是出奇的坚持,容采筠知道她平素也是个有主见的人,只怕是拦都拦不住的,后来也就同意了。

    这一次是四个人,她们三个,外带一个秘书,以及不是同一辆车子过来的另外一个人。

    老家不愧是老家,容采筠的老家距离顾安宁所居住的城市还真的是很远。

    她们是直接走的高速,也开了五六个小时的车子,直接出了省。

    而且这地方比较偏远,幸好跟过来的这位女司机车技还是不错的。

    后来是一路开车直接到村里的,不得不说吧,那个地方真的是很破,能把车平平稳稳的开进去,顾安宁都有点崇拜那位司机了,果然是很厉害啊<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那边很是落后,很多人正在忙着做事,看到开进来一辆四个轮子的轿车,都是很好奇的围过来看,顾安宁对容采筠说道:“容姨,喜欢这种被人围观的感觉吗?”

    容采筠苦笑着摇了摇头。

    她并不喜欢这样。

    那位司机先下车,替容采筠开了门,然后彭思齐也从反方向下车,最后是顾安宁。

    与此同时,另一辆车子也已经到达,从车上走下的分明就是严佳宜。

    顾安宁怕等下闹得狠了,干脆彻底断了算了,所以,连带着律师,一并带来了。

    有的事情还是提前做准备比较好,如果两个人真的过不下去了,还不如当场就分开,也省得夜长梦多。

    或者出现其他什么样的情况,突然发现自己认识律师,还有其他很多行业的人,真的是一件比较方便的事情,不过这种方便,顾安宁她宁愿不存在。

    当容采筠走下车的时候,有很多人似乎是认出了她,但是又不敢上前确认,容采筠也是,还记得这些家乡的人们。

    于是主动走上前跟大家打招呼说:“我是采筠,我回来了。”

    有很多人似乎是不敢相信,但是她的容貌,其实和当年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现在可能比当年要更加显得年轻一些,很多人听到这句话之后,神色古怪。

    顾安宁心里明白的,一来呢,那个男人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二来为了让自己的行为变得更加的合情合理,他也在村人面前不停的诋毁着容姨的名誉。

    这些人看到他们的表情不怪才怪呢,只怕很多人都以为,顾安宁是容采筠在外面和别人生的女儿吧,这种想法实在可笑。

    “容姨,你还好吧?”顾安宁走上前去,轻轻地搀着她。

    那边的人似乎也都反应过来了,有人大着胆子上前问道:“大河媳妇,这是你的女儿吗?没听过,你们还有个女儿啊。”

    “我哪有这么好的福气,有这么贵气的女儿啊,这是我主家的女儿,是先生和太太的女儿,我的大小姐。”容采筠也不是个傻的从所有人的反应都中也看出了一些什么,于是这样解释了一句。

    “哦,这样啊。”那个人看似是相信了,不过仅凭这么一点能力让他相信才怪,只不过也是嘴上随口说说罢了。

    “大河媳妇你回来了,这是件好事,可是大河他……”

    “我这次是回来看看看,听说他在外面躲赌债,我放心不下,所以想要回来,看看我们大小姐也想跟着我一起过来。”

    “这个嘛……”

    “怎么了,我还是大河的媳妇,我难道回来不得?”容采筠不动声色地反问他,她就是想亲眼看看这其中到底还有多少问题。

    “不是不能回来,只是现在这个……”那个人欲言又止,正在这时,一个女人走了过来。

    “呦<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这是谁呀,这么大排场回来,难道是来炫耀来了?”

    顾安宁看到她的时候,脸色蓦然一冷,正找她呢,自己就过来了,没错,这个身材妖娆,但是却有充满风尘气,而且还有着一个水蛇腰的,就是那个婚姻当中的第三个介入者。

    没想到这是跑到正房跟前儿挑衅了。

    胆真肥呀,真是不知道没人修理她,不知道天高地厚是吧,真不知道这女人哪儿来的自信?

    “你是谁?”容采筠一看到这个面前的女人,心中顿时警铃大作,直觉告诉她这个女人绝不简单。

    “我是彭大河的媳妇儿,是他儿子的妈。”

    她一句话说完,站在容采筠身旁的顾安宁,明显的看到容采筠的身体有轻微的晃动,明显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她不着痕迹的,慢慢的扶住她。

    容采筠自然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的,没想到他为了养活这个家,背井离乡的,到外面去打工,去人家家里做保姆。

    虽然说主家对她很好,可是也逃不过一个保姆的身份,说白了就是个伺候人的老妈子,她虽然说,一直都在努力的工作,可是也没有忘记在家乡的和自己有着婚姻关系的丈夫。

    虽然两个人地关系算不得多好,可是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她的心里还是记挂着这个政府的,没想到自己离开,这些年这个丈夫竟然如此不安分。

    在外面和别的女人有了莫名其妙乌七八糟的事情,现在竟然连儿子都生了,这这这,她怎么承受……

    难怪大小姐一直都坚持,能够让她回来看看,以大小姐的聪明,恐怕早就知道了,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猫腻,以她的手段也一定早就知道了发生的一切,可是她没忍心告诉自己。

    可是自己现在还是知道了。

    这个打击比什么打击都大。

    “我竟然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和你结婚了,我和他只有一个儿子,另外一个儿子是从哪儿来的,难不成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你又是从哪儿来的外四路的女人呢?”

    容采筠在顾家这么多年,现在又放在商场上历练了这些年,也不是个傻子。

    当然也不是当年那个可以任人随便挑错的软柿子了,她会面对自己曾经的丈夫变得心软那是因为,她们曾经有过夫妻之情。

    也是那个男人曾经抓住她的弱点,可是对外她是绝对一点都不会软弱的,毕竟执掌了这么大一家店,万一和客户谈生意的时候,变的软弱了,那可怎么办?

    所以这段时间她也是练出来了,别的不好说,对付一下这个看上去就来路不明的女人,她还是有点能力的。

    ------题外话------

    推荐微蓝新文【冒牌县官斗地主】一对一,男强加女强,身心干净,绝对宠文!冒牌儿七品芝麻官斗地主,斗贪官,斗贵妃!

    【言情+推理】与天斗其乐融融,与人斗其乐无穷!总之一个斗斗斗!此文为【农家有女之蓝衣】系列文!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