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八章 生气
    这到底是要干嘛?谋杀吗?实在是……小姑的状态不是正常怀孕该有的状态,如果爷爷在这里,说不定被气死都有可能。

    顾安宁理了理思绪,暂时甩掉头脑中的想法,开始对小姑的身体进行检查,而且,直到这个时候,小姑依旧是处在苏醒的状态,眼睛下面有好大的黑眼圈,明显就是没有睡好而且,比正常情况下没有睡好,还有严重很多,就是完全处在一个特别不正常的状态。

    全身上下,她都看不出来有那么一点点健康的气息,看着她开始忙碌,顾月欢张了张嘴,但是却又不知道说点什么,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虽然不能说是毫无预兆的,但也的确却让她始料未及,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婆婆竟然当她是活死人一样,她还活着,就把她当死人处理,转头就已经开始频繁的让别的女人到她家里登堂入室。

    总是她一开始太傻,总是以为,虽然婆婆不喜欢她,但是只要丈夫喜欢,然后在婆婆那里能够服个软,做个乖巧的,婆婆一般也就不会和自己为难了,所以她才这样一忍再忍,到最后其实是到了一种人无法理解的地步,可是没有想到她的忍让退步,并没有换来婆婆的欢喜,反而变成了婆婆肆意行事的筹码和理由。

    顾安宁看着她的表情,也知道她在想什么,可那有什么样的办法,毕竟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只是有的人也确实过分了。

    也不能太过忍让不是?

    顾安宁看了她一眼,眼神复杂,不知道说点什么。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那眼神中,到底还有点什么样的神情,说到底也不过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罢了。

    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糟糕的婆媳相处模式。

    这也算是开了眼界了,如此极品的婆婆,唉,她瞬间觉得自己的父母结婚之后继续工作是很明智的选择,至少不用一直栽在这种人手里,也不用一直在这种人手里讨生活。

    顾安宁检查了一番之后,伸手搭上了她的手腕,查看脉象,这一查探让她的心又凉了半截,经过很糟糕,而且比起之前又糟糕了很多明明她之前就已经提醒过,现在不仅没听,反而好像是,根本就没有把她说的话,放在心里一样,否则绝对不可能是现在这个样子。

    “看来,你是没把我说的话放在心里。”顾安宁也是有点不高兴了,为什么不听呢?

    “这……”顾月欢一时语塞。她确实是没听。

    “既然信我的,就按我说的去做,你表面上说很相信我说的话,但是你实际上根本就没有把我说过的话放在心上,否则你的身体,不可能是现在这样一种状态,你到底想怎么样?外面能给你的环境已经是这个样子了,你自己还一副巴不得早点死的样子,你自己没有要继续生活下来的信念,那我就算是天上的大罗神仙,我也救不了你。”

    “我也很想照你说的做,可是现在根本就办不到啊。”

    看着自己小姑的样子,顾安宁终究还是没有再说什么,叹了口气再一次查看脉象,然后,把顾月欢扶起来,取出自己随身携带的银针,根据相关的穴位扎针,每一针下去的时候都很小心,而且很注意控制力道,将灵力通过银针进行传输到她体内,用来稳定她的身体情况。

    她通过灵力进行打探,发现小姑体内的胎儿,胎像已经很弱,她通过灵力,实际上在一定程度上,对于胎儿的动向,进行了放大,结果还是这个样子,如果没有这个放大的话,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子?所以现在除了输入灵力之外,已经没有其他更好的救治的办法,因为情况已经很严重了。

    顾安宁灵力整整输送了半个小时才结束,这实在是个浩大的工程,纵然是她灵力充沛,一时之间也有点吃不消了。

    输完灵力之后,顾安宁从随身携带的药囊里拿出炼制的丹药,用水化开之后给她服下。

    又忙碌了一阵,才完成了所有的救治程序。

    看着依旧苍白的脸,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两个不是感情不好,而是真的都有一点包子象,这个性格,不能说太软弱,但是在有些事情上就是太迁就某些人了,也可以称之为懦弱吧。

    这种性格,虽然是比较能忍的,但是,也不是长久之计,像这样的话,那这样的日子,干脆不用过了,因为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在别人手底下,讨生活,实在是一件,尤其艰难困苦的事情,可是事情都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为什么这夫妻俩,就跟傻瓜一样既不反抗也不做任何其他的举动,就好像是凑活着过吧,得过且过的这样一种状态。

    好像是一种能够平静的生活,就可以了或者说好死不如赖活着,这种极端消极的生活方式。

    这种生活方式,其实是顾安宁最不提倡的一种生活方式,她最讨厌用这种方式生活的人,关键是她还不好说什么,这夫妻好像都是这样的性子,小姑是这样子也就算了,可是姑父是军队出身,怎么还会变成这样,但她实在是搞不懂,这三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

    怎么会用这样一种怪异的组合方式呈现出来呢?

    实在就是无法理解,而且这夫妻俩的的一种生活方式,也实在是客观存在的。

    顾安宁端来清水,调节室内的湿度,在这个时候,因为针灸的作用,顾月欢已经在她刻意的引导下睡了过去,然后顾安宁对室内做了简单的打扫,意外的发现,她曾经配给顾月欢的药,她根本就没有吃,还原封不动的放在那边,连盖子都没有打开过。

    顾安宁叹口气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把药瓶放回了抽屉,不愿意吃就不吃吧,那只能她另外想办法了,但是她真的很想知道到底为什么一开始对她表现出来的百分之一百的信赖,可是现在的状态让她实在是说不准,这小姑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她到底在想点什么,为什么现在好像对她也抱有这么大的戒心?

    对别人有戒心也就算了,为什么对她有这么大的戒心,到底怎么回事?

    看来这里面还有很多她不知道的事情。

    她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听到楼下传来好像吵架的声音,三个不同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实在是……

    顾安宁皱了皱眉头放一个隔音结界,因为实在是太吵了,她可不想刚刚睡过去的人就这样被吵醒,那就太糟糕了。

    这楼下吵吵闹闹的是在干什么?楼上这个基本上已经是重病的状态了,楼下怎么还能够闹成这样,这是能翻出什么花儿来?

    这一个个不是都有病啊个个都是不顾实际情况,用自私自利,一塌糊涂来形容也不为过。

    她实在是觉得好烦啊,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蠢的人,尤其是这么奇葩的老女人,和这么奇葩的三儿,瞬间觉得姑父夹在中间,有点像夹心饼干似的。

    可是这个三儿不是应该很好打发的吗?只要干脆的拒绝就好了呀,干脆利落,没有任何的后续问题,可是现在却不是这样一种状态,反而是用一种特别激动的方式去展现这个问题,那这是怎么回事,怎么那么磨磨唧唧的,现在处理起来多麻烦

    顾安宁反正是觉得很不爽,现在应该还没有开放到后世那么自由可是为什么她会提前看到这么多奇葩?

    简直就是没有最奇葩,只有更奇葩,连她都已经不知道今天去形容她们了,简直已经词穷了。

    竟然能干做人做到这份上,她也是没话讲了。

    “你们到底有完没完?我小姑还在楼上休息呢你们有点分寸,差不多就行了吧,在这么闹下去,这传到邻居的耳朵里,也是着实不像话”顾安宁这话说的不错,这件事情说到底,只不过是家里的私事有点家丑不可外扬的意思,而且就算要解决也不能够闹的人尽皆知,反而把面子都丢光了。那个老女人虽然比较混蛋,但是还是比较要面子的,虽然混蛋这个词语来形容女人,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点不恰当,毕竟还是形容男人的时候居多。但是面对现在的景象,顾安宁已经词穷了。

    她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现在的情况,这三个人,现在看来,要解除这种莫名其妙的状态,只能先动手收拾一个。

    那么这个人到底是谁呢?顾安宁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只见她微微一笑,那明明是最正常不过的笑容,但是在在场的三个人看来却是觉得最不正常的。

    那是一种算计的笑容,就好像是猎人盯着自己的猎物那样,一种势在必得的表情,但同时隐藏着危险。是一种特别危险的笑容。

    好像是有人要倒霉的那种感觉,但是她们又说不出到底谁要倒霉,或者她的最终目标又是谁,但是对于顾安宁来说,她已经有了确定的目标,并且在短时间内迅速结成了自己的行动计划。

    ------题外话------

    昨天晚上写到11点多,可是只剩200个字就满3000的时候我居然愚蠢的睡着了……请大家原谅我吧……一大早起来补齐了,马上发……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