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五百二十二章 唯一选秀(二)

正文 第五百二十二章 唯一选秀(二)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皇上如此淡然的评价,颇有些令秀女们的面上挂不住。【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诚然,单论容貌,她们的确无法与皇后娘娘相抗衡,但她们也都是个顶个的美人胚子!皇后娘娘再如何倾国倾城,也不可能是完美的,她们也总有比皇后更美好的地方!    倒是苏诺语,闻言大大方方地回了一句:“你这不过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罢了。”    褚哲勋犹不满足:“西施何许人也?在我眼底,除了你,其他人都是庸脂俗粉,不看也罢。”说罢目光扫过面前的秀女们,边看边摇摇头。    秀女们被他的话一个个羞红了脸,皆面露赧色的低下了头,心中免不了抱怨。她们虽比不得皇后高贵,可好歹也都是大家闺秀,自小便是千尊万贵娇养着的,何曾受过这样的言语侮辱呢!然而,面对英俊潇洒的皇上,大家心里纵有委屈,也都只得压在心底,不敢表露分毫。    心云站在苏诺语的身边,看着公子如此,偷偷地抿唇微笑。苏诺语察觉到她的心思,佯装不经意地回头看一眼她,以眼神示意她收敛些。心云见状,连忙收敛笑意。    田远在一旁伺候着,忍不住腹诽:皇上您这分明是故意的啊!虽然您从来也不避对皇后娘娘的溢美之词,可也犯不着在这样的场合一个劲地夸赞娘娘啊!您这样叫这些秀女情何以堪啊!    当然,他作为褚哲勋身边的内务总管,自然不敢向着外人说话。可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只得一本正经地躬身,对褚哲勋说:“皇上,时辰差不多了,该殿选了。”    褚哲勋自然也懂得把握分寸,于是暂时收回缠绵于苏诺语的眼神,看向面前的一干秀女,缓缓道:“按着规矩办吧。”    田远点头,上前一步,大声唱着第一排五名秀女的名字,转而低声说:“皇上,您若是满意,便留牌子。若是不满意,便撂牌子。”    褚哲勋横他一眼,淡淡地嗯一声。    田远被他的眼神震慑住,也不敢再随意多言。    被点着名字的五位秀女走上前来,盈盈立于褚哲勋面前,声音甜美地请安:“臣女参见皇上、皇后娘娘,愿皇上万岁万福,皇后娘娘千岁金安。”    “平身吧。”褚哲勋简简单单地回应一句。    苏诺语见状,补充道:“抬起头来,也好叫皇上与本宫看看清楚。”第一次在众人前自称“本宫”,这词儿着实令苏诺语觉得有些别扭。    倒是褚哲勋,听她如此自称,偏头看向她时,目光中带了一丝笑意。苏诺语被他目光中的深情看得面颊微红,脑海中忍不住又浮现出临来时在寝殿发生的事,面颊上的微红瞬间转浓。褚哲勋哪会看不透她的小心思,宠溺地再看一眼,忍俊不禁。    两人间这些甜蜜的小互动,令在场的秀女们皆满面尴尬。    田远见状递一记眼色给站在最左边的秀女,那秀女意会,屈膝跪了下去,端庄得体地说:“臣女吴紫晴再次参见皇上和皇后娘娘。”    褚哲勋朝她点点头,随即看向苏诺语。苏诺语开口道:“吴紫晴?你便是宰相府的千金?”    吴紫晴一听,连忙点头:“是。皇后娘娘好记性,臣女便是宰相吴康成的女儿紫晴。”说完还颇为自矜地看一眼周围的人。要知道她的出身在这一批待选的秀女中是最高贵的,便是皇后娘娘,也无法同她相较。    对吴紫晴来说,一出生便注定了与众不同。单凭宰相府千金的身份,那便是无尽的光芒。加之她生就是一副美人坯子,爹娘更是从小悉心教导,琴棋书画、女红刺绣,无一不精。唯一的遗憾便是年岁尚小,否则凭着宰相的能力,早已将她送入后宫成了季舒玄的妃子。    原本算着年岁,宰相的打算也只是等着一年后的选秀,将吴紫晴送入宫。没想到天下风云大变,季舒玄意外驾崩,褚哲勋一跃成了新皇。    这样的情况更是令宰相心底窃喜,先皇再怎么好,到底后宫妃嫔甚众,紫晴入宫后难免对手太多。更何况那会儿宫中已有了位份颇高的四妃,即便紫晴出身再高贵,再得宠,想要跃过四妃成为后宫之主,也是难上加难。    宰相府当时也因着这情况而烦恼不已,除去皇上,在他们看来世上再无人能配得上自己女儿。可若是在宫里仅仅位列嫔妃又心有不甘。正在这时,先皇的驾崩,新皇的登基令宰相重获希望!    就在宰相开始打算要在第一年的选秀便将紫晴送到皇上身边之际,皇上却出人意料地在登基大典上公然承诺皇后“六宫无妃”。这可着实难倒了宰相!毕竟是君臣有别,他纵是三朝元老,也无法左右皇上的决定。如今这样甚好,皇上自己圣心转圜,这对宰相府来说,不啻于天大的好消息!    宰相府上下几乎已经在为吴紫晴准备入宫的嫁妆,断不可让那独宠的皇后小觑了自家女儿,也能更好地让皇上重视起紫晴!在宰相府的人看来,今日的殿选不过是走个形势,以紫晴的条件,皇上怎会看不上眼呢?    当然,吴紫晴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她自幼便眼高于顶,自年初及笄起,宰相府的门槛都快被上门提亲的人踏平了。可她一个也看不上。曾经在进宫条件不甚成熟时,相比于爹娘的忧心,她倒是坦然得很。早在几年前,她的一颗心便已经遗失……    那是上元佳节,她随娘亲去寺庙敬香礼佛,马车缓慢地行径在路上。彼时她百无聊赖,正在这时,马车外传来少女们热切、兴奋的议论声。她忍不住也掀开了车帘,正好与马车外一位高大英俊的男子四目相对。    那男子虽极为平常地便移开了视线,但她的一颗心,却在那一眼对视之后,遗落在外……    之后她辗转打听,才知道那人便是名动京城的褚哲勋褚爷。对于正值豆蔻年华的少女来说,褚哲勋无疑是最理想的夫君人选。    自那日后,吴紫晴便心心念念着长大,希望待自己及笄之日,能盼得褚哲勋上门提亲。从那之后,她便开始有意无意地打听着关于褚哲勋的消息。也是那个时候,她听说了褚哲勋痴心于白府小姐的消息。    这对自小便自命清高的吴紫晴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那个白府小姐她也是见过的,容貌上虽也不俗,但远没有她名声在外。白府小姐醉心于医术,这点颇令吴紫晴轻嗤以鼻。所谓医术,那都是男儿所学,一介女子即便医术再如何精湛,又有何用?    除了关注褚哲勋,吴紫晴也开始留意白府小姐。后来白府出了事,她心知,自己的机会来了。可是还没等她将心思告诉父亲,父亲便派了母亲来暗示她,等着机会合适,便将她送进宫!    再之后,先皇意外驾崩,新皇登基。当她听父亲回府说起新皇人选是褚哲勋时,她内心的欢欣雀跃几乎抑制不住。新皇登基那日,她求了父亲一同进宫,便是想仰望在她心中最好的男儿成就霸业。可还没等她瞻仰够,却听见了皇上对皇后的倾世表白。    她跪在人群中,随着他动人的誓言,心碎流血……    然而,命运总是眷顾她的,知道她的心思,便百般成全。今日进宫待选,对她来说,几乎是志在必得。可当她眼见着帝后出现,皇上对皇后百般体贴时,她原本笃定的心,又有些不确定……    吴紫晴收敛心神,面上含笑,盈盈望向褚哲勋:“皇上。”    褚哲勋淡淡地嗯一声,并不接话。这般冷漠,令吴紫晴面上有些挂不住。倒是苏诺语,缓缓开口:“看皇上这样子,对宰相府的千金并不感兴趣,那么下一位。”    “等等。”吴紫晴颇为怨恨地瞥一眼多嘴的苏诺语,执着地看着褚哲勋,“皇上,可否容臣女再多说几句?”    褚哲勋见她不依不饶,平静开口:“说。”    面对褚哲勋的惜字如金,吴紫晴毫不气馁:“皇上,数年之前,臣女与您曾有过一面之交,之后宫中夜宴,更是数次逢面。臣女以为,这便是缘分天定,连上苍亦觉得臣女与皇上有缘啊!”    吴紫晴说话过程中,始终大胆且娇羞地望向褚哲勋的眼睛,她一双妙目含情脉脉,欲诉心中事。若非是褚哲勋心如磐石,只怕也会沉溺在她的柔美中。    苏诺语在旁边冷眼看着这一幕,心底冷笑连连。这位宰相府的千金还真是个颇有心机的人,妄图以缘分来说服皇上,可见无论她也好,她爹也罢,都对入宫为妃一事是志在必得。    “是吗?朕已经没有印象了。”褚哲勋并不买账。    吴紫晴见皇上并不领情,转而将心思放在那看上去面慈心善的皇后身上。吴紫晴恭敬地屈膝福了福,颇为动情地说:“皇后娘娘,您是那么地高贵典雅,令人望之便生亲近之心。臣女微末,希望能常伴皇后娘娘左右。”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