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五百一十六章 天浩之死(中)

正文 第五百一十六章 天浩之死(中)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于曼绮而言,这一日大概会成为心底的永殇……    清然离开后,她独自在屋内,在内心经历了天人交战后,终究还是狠不下心来,不去见他最后一面。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他可以百般无情,她却做不到冷下心肠。他心里可以装着旁人,可她的心却如磐石。    脑海中不断浮现出他被斩首示众的场面,想着从今以后再也看不到他……那种心痛,哪怕只是假想,也令她难以承受。其实她心里知道,在他说了那些话之后,倘若有些骨气,便该理智些!    可最后关头,理智终究是敌不过感性!    算着时间,她几乎已经熬到了辰时,她几乎已经要说服自己,但最后关头,终于功亏一篑。她擦拭去眼角的泪水,在心底告诉自己:就算是欠他的,就算是背叛他之后的亏欠,无论如何,送他最后一程。    总算是为自己的傻找了个理由,曼绮简单准备了之后,连忙跑去找冰雁。气喘吁吁地赶到冰雁那儿,还不待她说话,便听得冰雁说:“郡主,我家夫人猜到你会来,提前便叫我备下了马车。咱们走吧!”    曼绮闻言,面上有窘迫飞快闪过。原来除了她自己,所有人都将她的痴傻看得清楚。    一路上,曼绮一言不发,端坐在那儿,脑海中一再地浮现出两人间少有的那点子温馨——那点她一厢情愿以为的温馨。不禁悲哀地想,余生会不会便要靠着回忆度日?难道阮天浩是对她下了蛊吗?怎得他这般绝情,她偏偏就忘不掉呢?    从逍遥谷到京城菜市口,这段路并不十分远,然而今日于曼绮而言,却像是永远也走不到的距离。她一遍一遍地掀开马车上的纱帘,恨不能立刻能出现在他面前。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流逝,即便现在赶去,也看不了几眼。她开始有些后悔,若是在一开始便不纠结,不矛盾,哪里会耽误这么多时间!    冰雁是能体会她的心急如焚的,一路上不断地提醒车夫快些,再快些。看着曼绮,冰雁打从心底地庆幸自己的及时醒悟。若是一直沉溺在对夜离公子的执着中难以自拔,会不会有朝一日,自己也会陷入曼绮这种痛苦的境地?感情一事勉强不得,是你的终究是你的,不是你的,只怕是怎样强求也得不到。    当马车一路飞驰,赶到刑场时,已过了午时二刻。还有不到一刻钟,便是行刑的时辰。曼绮看着刑场上被人摁压跪在那儿的阮天浩,眉头紧紧蹙起,心痛不已。    她认识阮天浩近三年,何曾见过他有这么狼狈不堪的时候?在她的印象中,他向来是意气风发,英俊帅气的翩翩公子。何曾有过如今这般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样子?    她看着他那么狼狈地跪在那儿,围观的百姓对他指指点点,所说不过都是“苍天有眼”、“罪有应得”的话,她的心便如刀割般疼痛。她将自己掩在人群中,默默地看他,却又不让他察觉。她几乎是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他跪在那儿,一脸平静,目光在人群中逡巡,像是在寻什么人。    曼绮心有不解,自从上一次阮天浩对她说了那些话之后,她几乎便在心底认定,这个世上除了那个死了的吴妃,大概无人能被他装进心里。可他现在四处张望,脸上有掩不住的着急与失望,到底是在等谁?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留给他们的时间越来越少……    冰雁站在一旁,冷眼旁观,她有心提醒,却又碍于清然的叮嘱,不便多言。本以为以曼绮一路上的心急如焚,一定会一赶到,便让阮天浩看见,或者还有什么话想要对他说。可是她将自己掩在人群中,不让他发现。    关于他们俩的事,清然大概说了一些,她也隐约明白曼绮的心结。可刑场上的阮天浩在人群中拼命寻找,脸上的焦虑与遗憾,连她这个外人看了都为之动容,难道曼绮看不出来吗?还是说之前被他伤得太深,连这一点自信也没有了?    眼看着刽子手将阮天浩脖颈后的木牌取出来,冰雁终于忍不住,提醒曼绮:“你可要想清楚了,若是再不现身,便再也没有机会!你人都来了,既然能说服自己走这一遭,难道还怕被他看见吗?”    曼绮的眼睛始终不曾从阮天浩的身上移开一时半会,冰雁的话犹在耳边,她心底却只有一个念头:曼绮,若是再不出现,就真的错过了!天人永隔,会成为你一生的遗憾!    她浑身上下一个激灵,那种余生再也看不到他的恐惧令她不顾一切,哪怕她的出现会令他厌恶,哪怕她的出现是自取其辱,哪怕她的出现毫无意义……    那又如何?难道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她自取其辱的次数还少吗?难道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对她的厌恶还少吗?难道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她为他做的傻事还少吗?    他都要死了,她又何须顾惜颜面?等他死后,她又要颜面何用?这一生,遇上他,她本就是不顾一切!为了爱他,她本就是飞蛾扑火!    思及此,曼绮疯了似的从身前的人群中挤出来,冲到第一排,站在他面前。随着最后关头的到来,围观百姓越来越兴奋,她站在人群中,几乎是站不稳的。然而,即便如此,也不能阻止她想要让他看见的心!    可……似乎一切已晚……    刽子手已经将他的头颅摁下去……    曼绮心底一阵钝痛,她与他,终究是错过了这最后一次的四目相对……    可就在曼绮满心遗憾的瞬间,本已低下头的阮天浩却像是冥冥之中受人指引一般,猛地抬起头来,朝她的方向望过来……    曼绮的心猛地一沉,不过须臾,便又渐渐升腾起来,柔软得似能滴出水来。在四目相对的那一刹那,她忘却了两人间所有的不愉快,他的不爱,她的背叛,他的冷漠,她的怨怼……    此时此刻,她的眼底,心里,脑海中,所剩的唯有初见时的美好以及最后那一两个月她一厢情愿感受到的温柔。她的唇角渐渐逸出笑意,宛如一朵花儿,从含苞待放到艳丽无双……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亦不知是不是她的自作多情,总感觉当他抬头看见自己的那一瞬间,他的眼底蓦地便溢满了光芒。他的眼神中有着不容错辨的不敢置信与受宠若惊!    曼绮的手紧紧地交握在一起,她在心底告诉自己:曼绮,就这一次,就这么放纵自己一次,就这么自以为是最后一次吧!当他满心等待的那个人就是自己,当他欢喜迎接的那个人就是自己吧!    那一瞬间,世界万物皆已消失,宇宙洪荒皆已停滞,他们的眼底、心里除了彼此,再无其他……    一瞬,亦是永生!    冰雁站在曼绮的身后,静静地看着他们两人间无声的互动。那种旁若无人的感觉,就好似世界万物都不存在,整个天地间唯有他们彼此。她知道,这样的一瞬间,足以让曼绮回味一生!    然而,这样的美好不过是一刹那的事,刽子手的手再度将阮天浩的头摁下去,手中的大刀高高扬起,随着一声大吼,大刀对准阮天浩的脖颈,精准地落下……    曼绮浑身一抖,下意识地偏过头去,冰雁体贴地上前一步,将她搂入自己怀中,轻抚她的后背。直到身边的人都兴奋地在鼓掌叫好,曼绮亦忍不住想要回头时,她才轻声说:“曼绮,别看!”没有人能承受这样的场景,这种撕心裂肺的疼痛足以击垮任何人!    对于阮天浩,冰雁毫不掩饰心底的厌恶,甚至可以说今日这场景在她看来,也是大快人心的。但若是站在曼绮的角度上,那没有更残酷的了!无论阮天浩再怎样不堪,无论他做了多少坏事,在曼绮心底,他都是她最爱的那个人!    不过片刻功夫,刑场上的刽子手便将阮天浩的头颅和身体带走。除了飞溅三尺的鲜血外,刑场上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一样。在场围观的百姓们心满意足地散去,冰雁缓缓松开手,对曼绮说:“我们走吧。”    曼绮转身,浑身的力量像是被抽空了一般,静静地看着空无一人的刑场默默良久,眼泪方才大滴大滴地落下来。一直隐忍的眼泪终于决堤,曼绮哭得歇斯底里,直像是要将体内的所有都宣泄出来……    冰雁并不说话,只是安静地陪在她身边,待她哭得累了,方才搀扶住她,往马车的方向走。曼绮随着她,如行尸走肉一般,漫无目的地走了许久,方才像记起来什么,偏头哑着嗓子说:“对不起。”    冰雁看一眼自己的手臂,知道她是为了什么,不甚在意地摇头:“没什么,不必介怀。”她方才不知不觉中手指狠狠地嵌入自己的皮肤,只是这些疼痛于冰雁来说,尚能承受。    坐上马车后,曼绮最后一眼望向犹留着阮天浩鲜血的刑场,忍不住想:若是一切还像最初相遇那般该有多好……    是啊,人生若只如初见……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