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五百零五章 并肩而行(上)

正文 第五百零五章 并肩而行(上)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平心而论,褚哲勋是为夜尘与清然高兴的。龙。坛。书。网 www.longTanshuW.COM他虽自己没时间出宫,却也吩咐石海送去了宫中大量的安胎良药。身为过命兄弟,嫉妒只是玩笑,祝福才是真心。    两日后,大朗王朝上下迎来了最大的喜事:新皇登基!    那日清晨,碧空如洗,鸿雁高飞,是极好的预兆。朝野上下都在翘首以盼大朗王朝第三位皇帝的登基大典。    褚哲勋身穿明黄色的九纹龙袍,平日里本就气势逼人,如今更是器宇轩昂,俨然天生的王者!宫内宫外为了这大典都忙得不亦乐乎,唯有褚哲勋自己,显得异常平静。    早起去了一趟嘉德殿,同太妃与朝中重臣见了面之后,本该直接去庆祥楼准备最后的事宜。他却屏退了众人,独自回了一趟凤鸾殿。    凤鸾殿内,苏诺语早已在心云的服侍下完成了梳妆打扮,她目光扫过铜镜内重装敛容的自己,沉沉地呼吸一次。今日这场合她自然是不能缺席的,能站在下面仰望着自己的男人一步一步走向最高的位置,这样的感觉的确不错。然而,她竟觉得心底有些紧张。    正准备将铜镜压下起身,那一瞥却分明有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门边,她以为自己眼花了,几乎是下意识地便转过身去——    那一道明黄色的身影,高大伟岸,器宇轩昂,除了哲勋,还能有谁?    唇角不自觉地上扬,冲着他嫣然一笑,略显傻气地问:“你来了?”    褚哲勋嗯一声,一面示意心云退下,一面稳步走向苏诺语。苏诺语就那么静静地坐在那儿,带着一丝崇拜地仰望着他,轻声赞道:“哲勋,我才发现,这一身明黄龙袍简直就像是为你量身打造的!好看极了!”    褚哲勋的双手轻轻地扶上她的肩膀,使她面朝着铜镜,他亦是透过铜镜仔细端详着她精致的妆容。半晌后,方道:“诺语,看着你,我甚至连登基大典都不想去了。”    “别乱说!”苏诺语娇嗔道。饶是隔了铜镜,然他的目光灼灼,仍旧让她心神意乱,慌忙别开了目光。    褚哲勋的手抚上她娇嫩的脸颊,带了一丝强迫,不容她逃避。褚哲勋俯下身子,下颌轻轻靠着她的肩膀,在她耳边喃喃低语:“诺语,你好美!”他顿了顿,眉头渐渐紧锁,想要张嘴却终于颓然地闭上。    看出他的挫败,苏诺语微微惊愕:“怎么了?”    “我绞尽脑汁想要形容你的美,却发现寻遍我所知的语句,在你的绝色容颜下,竟都黯然失色。”褚哲勋煞是认真地说,略有为难,“怎么办?突然间想将你私藏,不愿除我之外的人,看见你。”    苏诺语失笑,这男人竟也有说话如此甜腻的时候。她莞尔,故意说:“既如此,我一会儿便不去了吧?反正你是不是皇上,在我看来都是一样的。”    “那不行!”褚哲勋断然拒绝。他挺直身体,将她也拉起,上下打量一番,方才道,“我记得方才吩咐人送来了你今日的礼服,怎得穿了这一套?”    苏诺语回身看一眼桌上的礼服,道:“那是皇后的礼服!今日这场合我穿着不合适。”    褚哲勋半是认真地横她一眼:“胡说!难道你想反悔?”    苏诺语微不可见地蹙眉,瞪他:“别闹了!我知道你的心意,但今日是你的登基大典,封后大典不是在三日后吗?我若今日便穿上这礼服,只怕会朝臣议论你!”好歹在宫里住了近一年的时间,这些仪制规矩她还算是清楚。    褚哲勋摇头,坚持道:“你若是不换,我今日便不去了!”他抽空回来,原本就是为了督促她换上皇后礼服。只是没想到一进寝殿,便被她迷得晕头转向,忘了初衷而已。    苏诺语被他那孩子气的蛮不讲理噎得无言以对,半晌后,方才势弱道:“哲勋,我不希望有人在第一天便因我而议论你。”    若是换在平时,褚哲勋最是重大局。可今日不知怎的,异常地坚持。一番拉锯,最后终于苏诺语妥协,她无奈地摇头:“好吧,我换还不成吗?那你先出去!”她指了指门的方向。    褚哲勋却径直走到榻边坐下,朝她招手:“这皇后礼服穿着时讲究,未免你手忙脚乱,还是我帮你吧。”    苏诺语被他的话惊得停在了离他三步远的地方,紧张地抗拒道:“一件衣服而已,我自己来就好。”她太清楚他在面对自己时的自制力,每每穿脱衣裳这样的事,一旦有他参与,最后一定会一发不可收拾。    褚哲勋见她停在那儿,一副誓死不上前的样子,不由分说地起身,将她拉到面前,声音低沉似有魔力:“诺语,你乖乖站着即可,剩下的交给我。”    苏诺语盯着他的眼眸,在那深邃的目光中渐渐沉溺,竟真的就那么站着,等着他……    待得衣裳换完,苏诺语早已是面红耳赤,而反观褚哲勋,呼吸也深沉了不少。她抬眼看他那极力克制的样子,忘记了自己的窘迫,扑哧一笑,轻声道:“作茧自缚!”    褚哲勋看她一眼,没有辩驳。她所言不虚,他还真是作茧自缚!可这样甜蜜的负担,即便再来一次,他还会一如反顾!    殿内的气氛渐渐变得微妙而暧昧,两人就那么静静地相视而望,无人打破这份静谧……    “公子,时辰差不多了。”殿外传来心云的声音。    苏诺语被这一提醒,连忙看向褚哲勋,催促道:“快去吧!别误了吉时!”    “你与我一起。”褚哲勋握着她的手,便要往外走。    苏诺语拉住他,严肃说道:“哲勋!今日这场合,我怎能走在你身边!”    褚哲勋淡然一笑:“只是让你陪我去庆祥楼而已,太妃应该已经到了,你可以去陪着她。”    听他这样说,苏诺语不疑有他,点头道:“既如此,那便一起吧。”她想过了,等快到庆祥楼时,她便借故先行,反正太妃已经去了,她大可以陪在太妃身边。    出了殿门,心云见苏诺语换了皇后礼服,面上微露错愕:“小姐……”    苏诺语瞥一眼褚哲勋,淡淡地说:“被逼无奈。”    心云低下头,抿嘴微笑。这世上,大概只有小姐敢这样说公子了吧?没有说话,她恭敬地跟在苏诺语的身后,亦步亦趋。走了一阵后,她方才抬头,看一眼身前并肩而行的帝后,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什么叫一对璧人?这便是最好的注解!    自从知道了苏诺语的离奇身世后,心云只觉得太过玄幻。时隔十余年,小姐其实从未变过。当年在街上对她伸出援手的小姑娘与这一年多来亲密无间的小姐其实是一个人。难怪呢,小姐始终给她这般亲切的感觉。    对心云来说,最是希望苏诺语能收获幸福。这样好的小姐,一定要世间最好的男人才堪匹配!而这一年多来,她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上,始终看着公子对小姐的一片真心。    就在前两日,公子与小姐搬来凤鸾殿住,她自然也是要随侍在侧的。那日清晨公子起得早,正巧赶上她在殿外候着,乍然见了公子,她连忙跪下请安:“公子……哦,皇上万安。”她话一出口,便意识到出了错。虽然如今公子尚未登基,但其实早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合宫上下,所有人见了都称呼一声“皇上”。她竟因着习惯,忘了改口。这若是怪罪下来,只怕小姐也不好为她说话。    正当心云心里胡思乱想的时候,便听见耳边传来褚哲勋温和的声音:“不必改口。你在诺语身边待久了,她若是不让你改口,那么在我这儿,也无需多此一举。”    心云诧异地抬头,颇为惊讶。公子说这样的话,便是为了能和小姐在称谓上保持一致吧!她连忙点头:“是,公子。”    之后将这小插曲说与苏诺语听,苏诺语一哂,道:“既然他都给了明示,你也不必太过拘着,喊公子就好。”而关于褚哲勋的心意,她自然是能感受到的。    回想着这件事,心云笑意转深。她心里明白,公子平日里对她说话温和,皆是因着她是小姐的丫鬟。说来说去,不过因着小姐是公子心尖上的人儿而已。    不多时,便已然能远远看见庆祥楼。苏诺语按原计划行事,将手抽回来,低声说:“哲勋,你忙你的,我去找太妃了。”    “嗯。别到处乱走。”褚哲勋含笑嘱咐。知道这丫头一定会想办法从他身边溜走,他也不勉强她。反正他这会儿是真的有事,便让她先放松些吧。    目送苏诺语远去,褚哲勋方才脚步一转,忙自己的事去了。    而当苏诺语找到太妃时,太妃对上她身上的皇后礼服,目光中有几分了然,问:“丫头,这衣裳是哲勋吩咐你换上的?”    “嗯。”苏诺语有些羞赧,“太妃,我知道这样有些不合仪制。可哲勋坚持……”    太妃打断她的话:“没什么合不合仪制的。只要皇上高兴,这些不过是小节。”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