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五百零四章 哲勋努力

正文 第五百零四章 哲勋努力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猜不到。龙。坛。书。网m.longTanshuW.com你自己说。”褚哲勋顺势将她抱在腿上,连想也不想,便脱口而出。    除了她的事,没人有那么大的面子让他去费神!纵然事关夜尘,他也不愿多费心神。如今对褚哲勋来说,若有时间,他更愿意花在她的身上。反正这丫头在他这儿藏不住话,他这角度正好可以把玩她圆润小巧的耳垂。    苏诺语噘嘴,不满他的敷衍,手上更是不含糊,一巴掌打掉某人那愈发过分的手,控诉道:“这才将人家娶过门,便这样敷衍了事!还说什么要永远对人家好呢!”    褚哲勋挑眉,现在是什么情况?就为了他想把时间留给她,而不去想那些不相关的人与事,便被她这样指控吗?他还真是冤枉呢!    褚哲勋无奈地摇摇头,只得顺着她的话往下说:“好,不敷衍你。让我想想啊。”说罢,他做出一副绞尽脑汁的样子来,许久后方才问,“夜尘那小子找你,必定是为了清然的事。说吧,清然怎么了?”    苏诺语瞪他一眼,却也不再卖关子,竹筒倒豆子一般说道:“今天快到中午时,夜尘心急如焚地找到我……”她一面说一面学着夜尘那紧张的样子,“结果我一把脉,才知道,清然哪里是不舒服啊!她是有喜了!”    “有喜了”三个字终于成功地引得褚哲勋的注意力,然而他的反应却并不像是苏诺语想的那样替夜尘和清然开心。他甚至一句话也不说,一脸深沉!正当她想问他怎么回事的时候,就感觉到脚下一轻,被人打横抱起。    苏诺语低呼一声,出于本能地将他的脖颈搂紧,问:“哲勋,你这是要干嘛?”    “造人!”褚哲勋面无表情、言简意赅地吐出两个字来。    “什么?”苏诺语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这才刚用过晚膳,天还大亮呢,他竟这样大言不惭地说这样的话!    褚哲勋没有说话,唯有脚下的步伐稳中加快。从前并不着急于子嗣,一来他和诺语都还年轻,未来的路还很长;二来局势不明朗,而诺语也还未真正嫁与他。可现在不同,他们俩是明媒正娶,拜过天地的夫妻!即便还年轻,可有个属于他们的孩子也是极好的事!再者说,连夜尘都有了,他怎么可以没有!    褚哲勋一路想着这些,并未理会苏诺语的挣扎反抗。而苏诺语几乎也已放弃,反正论身手,她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来到榻边,褚哲勋俯身,温柔地将她放下,随即不由分说地俯身下去……    “哎!”苏诺语顺手拿过软枕象征性地挡在两人中间,问,“你到底怎么了?”    褚哲勋凝望她的眼睛,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分明也满了诧然。这一次他没再用强,而是脑子里飞快地计算着,若是直说自己的想法,诺语大概不会同意,该怎样说,才能让她也热衷于这个事呢?    “你从前不是说要与清然亲上加亲吗?”褚哲勋云淡风轻地问,“你想想,如今清然已然快我们一步,为了咱们孩子的未来,咱们现在是不是该努力了?”    闻言,苏诺语微怔:嗯,她曾经的确有过与清然亲上加亲的想法。这样说来,她的确也得快一些!可是……有必要这么快吗?    褚哲勋见她陷入沉思,手中的软枕也在不知不觉放下,眼底的得意一闪而过。俯身下去,认真地问:“你说,是不是该着急些?”    苏诺语望进他仿佛带有魔力的眼眸,顺着他的思路,情不自禁地点一下头……    褚哲勋顺利得逞,苏诺语则在懵懵懂懂间便着了某人的道。得逞后的褚哲勋心里唯有感叹,这丫头平日里心思灵透,聪慧过人,可若真在在乎的人面前,却又单纯得像个孩子!    这一夜,褚哲勋不知疲惫地努力了好几次,直到苏诺语连动一下脚趾头的力量都被耗尽,才终于罢休。两人躺在床上,褚哲勋偏头看一眼眼睛快要睁不开的苏诺语,温柔地低喃:“诺语乖,睡吧。”    翌日清晨,当苏诺语浑身酸软地醒来时,身边的人早已不知去向。她顺手摸一摸旁边的床榻,已经凉透,可见褚哲勋早已起来了许久。    想起昨夜某人的禽兽行径,苏诺语面颊不自觉地染红。看一眼不远处的更漏,时辰有些晚了,她连忙准备起身,然而稍微一翻身,她忍不住蹙眉,在心底狠狠咒骂一声:禽兽!    苏诺语又乖乖地躺好,原本她是想着自己身为未来的皇后,天天这么晚起,只怕会被人议论。可转念一想,自己这般疲惫又怪得了谁呢?若不是昨夜褚哲勋跟疯了一样,她岂会这会儿才醒?即便有闲话,也是该议论他的!    这样一想,苏诺语又心安理得地躺在软软的床榻上,双目微合。不知过了多久,她便又昏昏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等着再度睁眼时,苏诺语羞愧地发现,都快了午膳的点儿。这一次,不敢再赖床,也顾不上酸软的身体,她动作麻利地起身收拾。    一出门,便看见心云站在门边,看见她时眉梢眼底都是笑。苏诺语抿了抿嘴,心虚地看向别处。    心云却像是故意一般,搀扶着她的手臂,笑着说:“小姐,公子早晨离开时便叮嘱过我,无论您今日何时起身,都不可打扰。”说话间,两人已到了正殿,心云又指着桌上热气腾腾的饭菜,说,“那些饭菜有些凉,我已吩咐她们去热过一次。小姐去用些吧!”    苏诺语低咳两声,借着撩额前的几缕碎发,低下头去,待得面上没那么热了,方才说:“怎得今日这么聒噪!快坐下吃饭,省得你话多!”    心云抿嘴一笑,心知苏诺语是害羞,便不再多言其他。若是小姐知晓今日公子离开前还特意嘱咐说她身子虚,该好好进补的话,只怕更是羞涩吧。不过并无不好,公子能这样待小姐,她看着便开心。    用过午膳,心云陪着苏诺语在院子里散步消食。午后阳光晴好,并未走太久,便已是香汗淋漓。苏诺语眸光微睐,看向廊下那被高大梧桐树荫遮挡着的地方,满意地点头。随后吩咐了人将贵妃榻挪到那儿,同心云缓缓走过去。    半倚着贵妃榻,苏诺语享受至极。纵然阳光晴好,然而透过梧桐树茂盛的枝叶,映照下来也仅是一点斑驳,兼之微风习习,倒也令人心旷神怡。    心云坐在她身边,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渐渐的,苏诺语便有些语无伦次,心云体贴地不再说话,任她沉沉睡去。    约莫大半个时辰后,褚哲勋回来了。今日前朝事不多,许多事交代下去也就是了。他心中记挂着苏诺语,便趁空回一趟凤鸾殿。一进庭院,一眼便瞧见歪在贵妃榻上睡得香甜的小女人。    褚哲勋驻足一会儿,唇角不自觉地上扬,面部的线条变得温柔。心云不经意间回头,见是褚哲勋,刚想要起身行礼,便被褚哲勋抬手示意噤声。心云点点头,转身离开。    褚哲勋大步走过去,坐在苏诺语的身边,静静凝望她的睡颜。    不知过了多久,苏诺语嘤咛一声,悠悠转醒。刚一睁眼,便被面前的人吓了一跳。怎么也没有料到这个时辰能看到褚哲勋出现在自己面前。想着昨夜的疯狂缠绵以及今晨自己的狼狈疲倦,苏诺语轻哼一声,背过身去,不理会他。    褚哲勋见自己特意赶回来陪她,而她却连个笑脸都没给,便给了个冷冰冰的背影,心中明白,大概自己昨儿的举动是惹怒这丫头了!当然,纵然结果已经明了,可若让他重新选择一次,他依旧不后悔昨夜的疯狂!    苏诺语背着身子,眼睛虽看不见,耳朵却一直在密切留意着身后的动静。以她的猜测,褚哲勋大概会有两种反应:要么好言相劝,哄着她;要么愤然离去,冷着她。    然而等了许久之后,却一点动静也不见。苏诺语心中忍不住犯嘀咕,强忍着没有转身,又过了一会儿,仍旧一片安静。终于忍不住,她小心翼翼地转过身去,正对上褚哲勋眼底的笑意……    “丫头,终于不生气了?”褚哲勋宠溺地问。    苏诺语心底原本的怒火就这样被不其然的柔情蜜意给浇灭了。她横他一眼,娇嗔道:“褚哲勋!你若再敢有下次,看我可还要理你!”    “有下次什么?”褚哲勋装傻。    苏诺语狠狠剜他一眼,眼神中分明写着“明知故问”四个字。    褚哲勋忍着笑意,做出一副绞尽脑汁、冥思苦想的样子,随即恍然,附在她耳边,低声呢喃着什么。随着他的话,苏诺语的脸微微变色,红了、青了、紫了……然后,某人的腰侧,便被狠狠地拧上一把!    苏诺语得意地看着他配合着龇牙咧嘴的样子,褚哲勋为讨佳人欢心,自然也愿意做这个小丑。两人间的气氛并未有任何的不愉快,反而更加温馨甜蜜……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