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五百零三章 清然闻喜(下)

正文 第五百零三章 清然闻喜(下)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趁着屋内那娘俩交流怀孕后的诸多注意事项以及感受,两个大男人实在有些听不下去,便转而出了房门。w w w .longtanshuw.c o m至于苏诺语则静静地站在那儿,羡慕地看着这一幕。    她虽然一直说身边有了褚哲勋便别无他求,可这会儿看着蒋氏对清然的关心溢于言表,心里多少有些失落。她的亲娘她连面都没有见过,养娘也已不在人世,至于哲勋那边,也是一样的。她相信待她有孕那日,哲勋一定会将她照顾的妥帖细致,可那种来源于娘亲的关怀还是她可望而不可得的啊……    清然见她一直站着那儿,目光怔怔,眼神扫过仍旧滔滔不绝的蒋氏,心下了然。于是趁着蒋氏说话的间隙,温和地打断,并以眼神示意她看身后的诺语。如此一番暗示,蒋氏岂会不懂?    没过一会儿,蒋氏站起身来,佯装疲倦地说:“清然啊,今日便这样吧,你且好好歇着,娘先回去了。”经过苏诺语的时候,她亦亲昵地说,“诺语,这次多亏了你。只是不日后你便出宫不便,无事还是不要出来,免得哲勋那孩子担心。”    苏诺语回过神来,微笑颔首:“伯母这样说便太见外,撇开两家的交情不说,我和清然也是闺蜜啊。”    “说的也是。”蒋氏温和地说,“那你们聊吧,我便先走了。”    苏诺语点头,将她送到了门口,想了想,说:“伯母,过段时间我大概会有一阵子出宫不便。清然的平安脉你们找我爹就是了。”    “啊!”蒋氏猛地拍一下脑门,“你若不说我都将白峰给忘了!对对对,我这就去找他!”说完,一反常态地风风火火地离开。    苏诺语站在原地,看她那个样子,唇角的弧度转大:有个这样的婆婆,实在是件幸福的事,是不?    折回到屋里,清然已经坐起来,正自己整理软枕呢。苏诺语见状,快步走过去,忙说:“你歇着,这些小事交给我就是。”    “哎哎哎!”清然拦住她,“你怎么也和他们一样,难道我一有身孕便成了废人不成?”    “怎么不是呢?我可不希望过两天又看到夜尘急三火四地跑进宫,不由分说,拉着我就想往外跑!”说话间,苏诺语再度模仿着先前在宫里夜尘的样子。    清然抬手捂脸:“你快别说了!我的脸都快被丢完了!”    “胡说!”苏诺语忍不住为夜尘分辩,“夜尘那是心疼你,正所谓关心则乱!你这样说他,他可不是冤死了?不过,你这反应也是有些大,别说他,就连我刚来时,看你那面无血色的样子,也是心中一紧呢!”    清然笑一笑,点头:“我知道夜尘的心思。但若是因此便限制我的行动,我会疯的!”    “可是依我看来,夜尘也好,伯母也罢,只怕都会非常地关照你哦!”苏诺语友善提醒。    闻言,清然的小脸垮下来,哀求道:“诺语,你是大夫,到时候你可得好好地提醒夜尘!我若是什么也不动,就那么躺着,日后孩子出生,也会是个懒娃娃的!”    苏诺语知道她的心性是静不下来的,加之怀孕后本也不适合一直卧床,便欣然点头:“好,我会叮嘱夜尘。不过你自己也要格外小心些。现在你是双身子,可不比从前,断然不能再与人动手。走路这些也要缓慢些才好。”    清然撇撇嘴,可怜兮兮地说:“什么动手?我只怕是日后若有陌生人靠近我,都会被夜尘不问青红皂白地一掌劈过去!”    “又在我背后编排我的不是!”还不待苏诺语出声,便传来夜尘的抱怨。    清然与苏诺语对视一眼,吐了吐舌头,笑得狡黠。    夜尘走进来,宠溺地看着清然,说:“你尽管放心,方才诺语的话我都听见了,绝不会限制你的自由。可是你也要答应我,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一旦身体有什么不适,便要告诉我,千万别硬撑着!”    这一次,清然乖巧地点头:“嗯。我知道。”    夜尘转而看向苏诺语,郑重地道谢。苏诺语刚想要说话,便听得夜尘说:“诺语,我这么说并非是见外。只是发自内心地想要感谢你。今日若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苏诺语不甚在意:“只要清然好好的,我走一趟又算得了什么呢?”    “时辰不早了,你快送诺语回去吧。要不等会夜离该着急了!”清然说道。    苏诺语一听,连忙说:“不必,随便找人送我就是。夜尘还是留着陪你吧!”    倒是夜尘不由分说地说:“你既是我接出来的,自然该由我送回去。不把你亲自交给哲勋,只怕以后我想进宫一趟都难了。”说到最后,夜尘有了调侃的意味。    苏诺语面颊微红,却顺着他的话说:“嗯,言之有理。那我还是快些回去吧。”说罢,来到清然床边,细细叮咛几句,方才离开。    说来也巧,今日正巧石海有事没跟在苏诺语身边,但她出宫一事必定是有人会去告知褚哲勋的。因而回宫后,苏诺语只是派人去知会了褚哲勋一声,她则继续过着无所事事的日子。    晚膳时,苏诺语原本是打算陪太妃的。虽然两人昨日才在逍遥谷完成了婚礼,但实际上在回宫的路上,褚哲勋便歉然地告诉她,未来这一周或许都会很忙,晚膳什么的就不用等他了。基于他这么说,苏诺语自然不会去打扰,便早早地去了太妃那儿,准备陪着一起用膳。    然而,膳食还未摆上桌,便有奴才前来传话,说是褚哲勋在凤鸾殿等着她呢。苏诺语微微惊愕,下意识地看向太妃。褚哲勋难得能陪她吃顿饭,她自然希望只有他们两人,可太妃这儿又不好爽约,一时间左右为难。    好在太妃本是个随性之人,又体谅他们小两口新婚燕尔,便摆摆手,道:“罢了罢了,老婆子我还是让紫英陪着吧。你就乖乖去陪哲勋用膳吧!”    苏诺语面上略有羞赧,抱歉地想要解释:“太妃,我并不知道哲勋他……”    “什么都不必说,我明白。”太妃冲她笑得有些暧昧。    见状,苏诺语只得红着脸,不好意思地离开。    太妃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面上含笑,心中却有隐隐的担忧。这一双小儿女是真的浓情蜜意,然而,来自朝中的压力只怕不小……    坐在轿辇上,匆匆赶往凤鸾殿。原本这次回宫,为了方便照料,苏诺语一直是在嘉德殿与太妃同住的。至于她与褚哲勋,虽早有夫妻之实,但褚哲勋不愿她被人议论诟病,便始终隐忍着不曾与她同宿。昨日之后却是不同,他们有了夫妻之名,自然该光明正大地坐在一起。因着嘉德殿住着太妃,褚哲勋思虑后,便命人将凤鸾殿打扫出来,他与苏诺语住。    抬轿辇的小太监脚程很快,不一会儿便到了凤鸾殿。心云搀扶着她下了轿辇,一路往正厅走。这儿说起来苏诺语已住了十余年,但实际上,对凤鸾殿的印象便是重生后的匆匆一瞥,许多地方远没有心云熟悉。    正殿内,褚哲勋仍旧埋首于奏折,而一旁的桌上早已摆满了美味珍馐。听到声响,褚哲勋放下手中的奏折,循声望来,见是她,揶揄道:“如今我想着你陪我吃顿饭,还得派人满宫里去找。”    “谁让你之前说没时间陪我的?未免形单影只,我只得去太妃那儿啊!”苏诺语理直气壮地辩驳。    褚哲勋挥手示意奴才们皆退下,方才来到苏诺语的身边,在她耳畔低语:“这是埋怨我没有好好陪你吗?”    苏诺语耳垂微有些热,明明是句正常的话,可由他嘴里说出来,却总有几分暧昧。莫非是她自己的理解有问题?苏诺语暗自在心底腹诽。    就这么淡淡的一句话,瞬间令大殿内的气氛有些微妙。苏诺语为缓解心头的异样,大喇喇地坐下,随即抬头看他:“这些若是再不吃便凉了!”    褚哲勋无奈地轻扬嘴角,这丫头顾左右而言他的能力是与日俱增。    席间并不需要有婢子专门布菜,两人也丝毫没有即将成为帝后的感觉,依旧一如往昔,你一筷子我一筷子地互相夹着对方爱吃的菜,不时地说些逗趣的话,可谓是其乐融融。    吃得差不多的时候,苏诺语方偏头问他:“不时说一直很忙吗?怎么有空陪我?”    “我听说今日夜尘来将你带走了?”褚哲勋漫不经心地问。    苏诺语笑一笑,就知道他会好奇这个事。不过说起来这样的喜事的确应该说与他听,也好替夜尘、清然高兴一番。原本她还想着等着一见面便告诉他,没想到被他三言两语一捣乱,便浑忘了。如今经他一提,她又来了兴致。    思及此,苏诺语放下手中的碗筷,跑去他身边,一脸神秘地看着他,问:“你猜猜看,能让夜尘那么急切将我带走的原因是什么?”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