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九十六章 再遇杨妃 中

正文 第四百九十六章 再遇杨妃 中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虽是答应了同行,但苏诺语与她仍有心存芥蒂,难以亲近。【最新章节阅读www.longtanshuw.com】相比清然,苏诺语的性子温和许多,为人也没那么冰冷。只是她的温和也是分对象的,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让她笑脸相待,就好像是之前后宫里的那些女人,各个都满心算计,她实在没有好感。

    一路上,苏诺语就那么沉默着,一言不发。而杨太妃有心说话,却总感觉这气氛令她难以企口。正巧前面再走十余步便是亭榭,杨太妃偏头看她,笑着问:“苏太医,不若你我去那儿坐一坐,如何?”

    苏诺语见她这样子,心知她今日是有话要同自己说,也不好再推诿。思虑片刻,含笑点头:“理当奉陪。”

    坐在亭榭中,入眼尽是静明湖畔的迷人景致。苏诺语心中感慨,这宫里的一草一木不愧皆出自能工巧匠之手,一年四季皆是美景。当然这宫里的景致再美,在苏诺语心里也比不得逍遥谷的十中之一。以后的生活还不可知,但之前在这儿住的那些个日子,着实让她觉得深深的压抑。心中若是得不到自由,那么再美也是桎梏。更何况逍遥谷中有着她与哲勋最美好的记忆……

    杨太妃见她看得入迷,轻声说:“宫里的景致总是精致的,还记得我刚入宫的那阵子,看哪儿都是新鲜。想着以后能住在这样美的地方,连做梦都是笑着的。”

    “这儿吸引人的不仅是景致,更是金碧辉煌的生活。”苏诺语接话,淡然地说。

    杨太妃深深呼吸,点头道:“是啊,闺中少女无一不向往这样的生活:嫁与这世间最好的男儿,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让自己每一日过得精致!”

    “最好的男儿?”苏诺语喃喃着这几个字,脑海中浮现出褚哲勋的脸孔。她精致的面容上隐隐染一抹淡淡的红,似乎无论何时,只要念着那一个人,心底便会柔软如一池春水。

    杨太妃看着她这样子,已然知道她在想什么,笑着说:“我初入宫时,对皇上便是如此。满心满意里,除了他,再无其他。”

    “后来不也如此么?”苏诺语问。关于杨太妃与贵妃之间的事,她是有所耳闻的。今日能答应与她同行,也是看在那事的面子上。她喜欢坚贞之人,亦喜欢纯粹的感情。

    杨太妃唇角的弧度似乎有些凝滞,半晌后,方道:“直至今日,皇上在我心底仍是这世间最好的男儿。但实不相瞒,经历了那么多事之后,我对他的爱早已没有了初见时的纯粹。”

    苏诺语微有诧然,没想到这样有些犯忌讳的话,她竟会对自己宣之于口。

    杨太妃的目光调开,显然并不在乎苏诺语眼底飞快闪过的那抹诧然。她淡然开口:“我自小便也是读着诗经长大,骨子里最向往的便是那海誓山盟、无怨无悔的爱情。曾经一度我想要的生活便是一生一世一双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可那样的日子与我的出身并不相符。我出身虽比不得之前的李妃,但到底也是世家,自幼的庭讯便是如何服侍君上。”

    听她说着这些话,苏诺语的目光落在她微启的朱唇上,有一丝恍惚。

    “豆蔻年华,我被告知及笄之后,便要入宫待选。自小爹就说凭借我的条件,唯有嫁与帝王家,方才不算辜负,但娘却是心疼的。我入宫前夜,娘搂着我直落泪,说是不求我承宠,只求我平安终老。”杨太妃的声音渐渐低沉。

    苏诺语点头:“做娘亲的最关心的自然是女儿的幸福。”

    杨太妃轻笑出声:“而我自从知道要入宫伴驾,心里便已明了,曾经想要的一生一世一双人不过是雾中花水中月,可望而不可求罢了。”

    不知为何,苏诺语总觉得杨太妃此时脸上的笑容有些凄凉。

    “先前你也在宫里住了那么久,宫里的人你也都算熟识。你便该知道,后宫众人,貌美者甚多,我并算不得出挑。论及家世,先前的李妃一枝独秀;论及模样,贵妃独领风骚;论及琴艺舞艺,也有好些低等宫嫔出挑。我心里明白,我唯有冷静的头脑可以用。”杨太妃说着,“这些话,我从未跟别人说过,与你却想说一说。”

    苏诺语轻轻颔首:“你既想说,我便洗耳恭听就是。”这些话或许她已闷在心底太久,既然想要说,她只需带着耳朵听便是。

    杨太妃笑一笑,接着说:“初入宫时,我并未承宠。但承宠后,皇上却是待我极好。那些时日,真的是我这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我甚至在想,所谓一生一世一双人,也不过如此。可那样的盛宠不过是昙花一现,后宫中永远不缺的便是女人。你知道吗?”她转而看向苏诺语,“平心而论,我真的嫉妒的人,唯有你!”

    苏诺语诧异,类似的话她听这后宫里的人说过不止一次,可今日听来心底却有些异样。她犹豫片刻,没有接话。

    而杨太妃显然也不在意她是否回答,径自说道:“皇上待你的心意,你也知道,那真真是用足了心的。若是换做旁人,只怕早已投怀送抱,可你却偏偏能始终保持冷静。你不知道,那会儿你那永远如旁观者的样子,有多遭人恨。”说到最后,她的话语里有些调笑的意味。

    苏诺语唇角上扬,这样直白的话,她倒是喜欢听。

    “我不是冷静。”苏诺语纠正道,“我只是心有所属。”

    这一次轮到杨太妃错愕,她没想到苏诺语会回答。自从皇上驾崩后,后宫中的女人便只剩她一个,想要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当然,即便有人,这些话她也不会宣之于口。不知为何,当她想要找个宣泄之人时,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苏诺语。

    苏诺语对上杨太妃面上那明显外露的惊愕,轻笑道:“你今日说了那么多,我便也说句实话给你。你方才说嫁与帝王家是所有待字闺中女子的梦想,其实不尽然。至少我从不认为皇上是这世间最好的男儿。可即便如此,我也得承认,我在宫里的那些时日,皇上待我的确很好。”

    “在你心里,这世间最好的男儿大概便是褚爷吧?”杨太妃问。虽是问句,其实她心底早有答案。

    提及心上人,苏诺语的笑意中多了一丝女子的娇羞与妩媚:“是。”她顿一顿,又说,“所谓最好,不过是与你心意相知。我自幼爹娘便教导我,这一生一定要嫁与真心疼爱我的男子,方才不算辜负。更何况,从小到大,我耳濡目染的尽是爹娘的恩爱如漆。”

    杨太妃面上的羡慕更甚:“难怪你能有这样的好心性!”

    聊了这许久之后,两人间原本的隔阂似乎消散不少。苏诺语心底对她的成见也有所改观,却原来这杨太妃也是个真性情的人。在宫里纵横多年,还能如此,实在不简单。

    苏诺语犹豫了一会儿,方轻声问:“你方才说了那么多,其实你心底对皇上是真的有爱。那么这以后的漫漫人生,要如何过呢?”

    她一直是个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人,自己收获了满满的幸福之后,就恨不得周围的人都能如她一般幸福。

    “有些事你大概不知情,其实皇上的灵柩回宫之前,我便隐隐猜到一切。那些日子,我几乎是夜夜都做噩梦,醒来后便嚎啕大哭一场。”这段痛苦的往事对杨太妃来说是有些不堪回首的,她说话间隐隐带了哽咽,“直到看到皇上的灵柩回宫,我便告诉自己,待送别了皇上,我便去陪他!”

    苏诺语面露不忍,唇角处紧抿,没有说话。

    杨太妃的声音愈发地低沉:“我说过,无论如何,我对皇上的心意未曾改变。只要一想到从此以后再也看不到他,我便整夜整夜地难以入眠。所以即便我明知道贵妃的那些小手段,我也只做不知。可后来不知怎的,太妃竟然察觉到……”

    苏诺语愕然,她还以为贵妃的那些事儿杨太妃不知情呢,原来她什么都知道,却甘愿如此。

    “很意外吗?”杨太妃抬眼看她,“在后宫这么多年,若连这些都察觉不到,那我岂非早已死了千百次?”

    苏诺语敛去愕然,平静地看她。

    “可唯有这一次,我心甘情愿被她算计。”杨太妃轻声道。

    苏诺语感慨:“这世间的事,却偏偏是人算不如天算。”

    杨太妃点头:“是啊,无论我也好,贵妃也好,都算漏了太妃这一步。后来太妃告诉我,皇上驾崩后,宫里还需有人为他组织祭司诵经。这大概也算是我余生的乐趣吧。”

    苏诺语了然:“能找到一件事做,也是极好的。如此一来,也算是成全了你与皇上的情意。”

    “说来说去,皇上这一生大概真心爱护之人,唯有你吧?”杨太妃问。

    苏诺语微微蹙眉:“我心匪石,从未转也。”

    杨太妃真心夸赞道:“这话若是叫褚爷听去,只怕是高兴至极的。”</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