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九十五章 再遇杨妃 上

正文 第四百九十五章 再遇杨妃 上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接下来的这几天,朝堂上的事情一切进展顺利,白峰与阮忠将由他们保管的遗诏送进了皇宫,加之太妃手中那块,正好是完整的遗诏。[龙坛书网] w w W. longtanshuw.COM

    太妃在早朝之时,命人宣读了遗诏。虽说遗诏的内容有些令大家瞠目结舌,但经诸位老臣验证后,证实那遗诏的确是出自先皇亲笔。之后太妃又拿出许多证据,包括苏大同在世时占卜出的天象,以此证明褚哲勋的真实身份便是皇上当年那早夭的“二皇子”!

    一石激起千层浪!

    一时间朝堂之上众人面面相觑,议论纷纷。唯有褚哲勋淡定自若地站在那儿,仿佛众人所说的内容皆与他无关,一副遗世独立的样子。

    议论之后,太妃宣布由褚哲勋继承皇位,又吩咐了钦天监与内务府一道,择良辰吉日登基。好在褚哲勋平日的能力与为人摆在那儿,任谁也挑不出错处来。因而即便有人心底有些不满,在大势所趋面前,也都噤了声。至此,闹得轰轰烈烈的新皇人选一事也算是尘埃落定。

    下朝之后,褚哲勋自然还有要事与太妃相商,又留下几位忠心耿耿的重臣一起议事。其余人则一路皆小声议论此事。大家恍然间明白,为何当年皇上年幼时,先皇要钦点褚哲勋做太子伴读,为何先皇曾亲自教导褚哲勋。而最关键的一点,有人猛然间发现,论起眉眼、气度,褚哲勋与先皇和皇上都是有几分相像的。

    此前的隐龙传说也在这一刻有了解释。更有甚者,将二十余年前苏家离奇死亡等众多事情皆联系在一起。无论众人如何猜测,并不影响褚哲勋的顺利继位。

    逍遥谷中,夜尘他们难得有了放松的时候,所有人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松懈时光。若论起来,唯有心云整日是坐立难安,恨不能立刻陪在苏诺语身边。自从苏诺语离开逍遥谷,她便被一个人留在那儿,虽然清然他们待她很好,但她这心里总是担心苏诺语。

    而余杭那边,钟琴与冷萱也准备收拾行囊,北上京城。早在夜尘大婚之时,她们便说来热闹热闹,不想一直拖到这会儿,终于可以赶上夜离的大婚。

    褚哲勋信守内心对苏诺语的承诺,许多事情虽不能亲力亲为,却仍旧拜托了夜尘、清然、石海他们帮忙布置,一定要在他登基之前,在逍遥谷,正式迎娶苏诺语!

    至于苏诺语,虽然一天下来也没有多少时间能与褚哲勋见面说话,但一切尘埃落定,使得她一颗心终于落在肚子里,心情也轻松不少。她心里明白,她与褚哲勋的未来还长久,不急着一时半刻。而他今日所做的点点滴滴,为的不过是他们更好的未来。为着这个,她自然也要乖乖的,做好自己的事。

    自从在朝堂之上将先皇的遗诏公诸于众,太妃便开始有意无意地在苏诺语面前谈及先皇后的点滴行事。苏诺语心里明白,这是在教导她日后做皇后的行事准则。

    原本她还担心太妃会说些老生常谈,诸如要帮着皇上扩充**、开枝散叶之类的话。起初她还曾在心底犹豫,若是太妃真的说了这些,她要如何回绝。虽说太妃一直待她很好,在这次的大事上又多亏了她操持,可有些事情是她的底线与原则,任谁也不能突破!

    事实上,她是有些杞人忧天了!

    从头至尾,一连几天,太妃并未提及半句有关选妃的事宜,相反却说了许多从前先皇与先皇后的相处趣事。可太妃这样避而不谈,反倒令她有些心中无底。

    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的苏诺语决定道出心底的疑惑。太妃一边打量着紫英新给染的指甲,一边听着她娓娓道出心底的疑虑,笑出声来。

    “太妃……”苏诺语被她略微暧昧的笑弄得有些不知所措。

    太妃将手轻轻放在膝上,看向苏诺语,认真地说:“丫头,我同你说句实话,我从来都不觉得皇后便该贤良淑德到主动给皇上纳妃的程度!”

    苏诺语诧然。

    “怎么?很好奇我居然会说这样的话?”太妃好笑地看着她。

    苏诺语诚实地点头,以太妃的身份说这样的话,的确有些难以置信。

    苏诺语的话不禁勾起了太妃的回忆,她怔怔地望着窗外高大的绿色乔木,许久后方才说:“但凡女子,都该有全力维护自己爱情的权利。”

    “全力维护……”苏诺语低声喃喃。听着这话,似乎在太妃心底也有一段荡气回肠的爱情。这样说来,她倒是有些不懂,以太妃的身份,为何会与先皇后相处得那般融洽,又为何会愿意如此忠心地维护先皇后的两个儿子?

    太妃像是彻底陷入了回忆中,没再说话。苏诺语自然也不好再问,她看着太妃脸上那似喜似悲的神色,莫名地心底便有些伤感。

    直到很久之后的某天,她与褚哲勋无意间提及此事,才听褚哲勋不甚确定地说,其实太妃心底的人从来不是先皇……

    这样的消息对苏诺语来说,不啻于是惊天秘密。她于是更加好奇,这世上究竟还有什么样的男子,能入得了太妃的眼?

    直到更久之后的某天,太妃弥留之际,将她叫到身边,对她说了这一生对苏大同的爱慕之心……

    苏诺语恍然,内心却更难以平静,原来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让太妃这样执着地爱了一辈子,念了一辈子,想了一辈子……她也因此对父亲更加好奇,想要知道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此时,苏诺语只是单纯地思考着太妃的话,思考着她与褚哲勋未来的帝后相处之道。

    同太妃又坐了许久,然两个人都各怀心思,自然也没有了聊天的兴致。苏诺语借口有事,便离开了太妃的寝殿,独自往御花园走。

    这次回宫她几乎整日都待在嘉德殿,甚少有机会去御花园或是静明湖畔。即便现在,她想独自一人边走边想想往后的事,也难以如愿。

    不得不说,褚哲勋实在是个御下有术之人,尤其以石海值得称赞。自从那日在宫外褚哲勋将她托付给石海,石海便几乎是片刻不离地跟在身边。这不,她才一出嘉德殿,还没走出十步,一回头便在身后看见了石海的身影。

    “石头,今日你就行行好,让我一个人静静吧。”苏诺语近乎恳求。好几次,她都很想问问石海,这么久看不见冰雁,难道就不会思念泛滥成灾吗?有时间大可溜回逍遥谷去陪陪冰雁啊,没必要这样随时跟在她身边。

    当然这样的话她不过是想想,并不会宣之于口。她知道这一切都是褚哲勋的命令,石海不过是听命行事,说到底他们也都是为了她好。可今日不同,她心底有些乱,就想要一个人走走。

    石海看出她心情不好,想了想,终于妥协了一半:“这样吧,我远远地跟在您身后,绝不让您察觉,如何?”

    苏诺语还欲再说,可对上石海那张哀求的脸,无奈地点头,抬腿便走。

    然而,今日还真是不凑巧,刚刚打发了石海,没走多远,又碰上了杨太妃。苏诺语微不可见地蹙了蹙眉,垂下头,犹豫着要不要干脆绕开她。两人之间实在没什么交情,也没什么话好说。

    正当她犹豫间,杨太妃已然迎面走过来:“苏……太医。”许是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她顿了顿,仍旧按着从前的称谓唤道。

    苏诺语淡然地朝她点头微笑,屈膝行礼:“杨太妃万福。”

    杨太妃微微侧身,谦逊有礼地笑:“我如何当得起苏太医的礼呢?再过些时日,便该是我来拜见苏太医了。”

    苏诺语心知肚明,杨太妃久居宫闱,如今又成了太妃,在宫里自然有她的人脉与耳目。这一次回宫她与褚哲勋之间的事并不十分避讳着人,被杨太妃得知也就不足为奇。于是,她只是始终保持着脸上的笑意,既不答话,也不都否认。

    杨太妃并不在意,从前与苏诺语打过那么多次交道,对她的脾气秉性多少有些了解。皇上驾崩后,她偶尔回忆起那些往事,方才觉得从前许多事,不过是她们一厢情愿地将苏诺语牵扯进来,她大概从来没有想要搅合进来。

    平心静气下来,以她的聪慧不难发现,苏诺语心底十之**装着的人都不是皇上。只是那会儿她也没有将这些事联系到褚哲勋褚爷身上。当然,现在或许不该称呼他为褚爷了……

    见苏诺语没有答话的意思,杨太妃热络地问:“不知苏太医是否有空,陪我走走,如何?”

    苏诺语谨慎地抬眼,看她一眼,方才从容点头:“好。”

    于是两人并肩而行,往静明湖的方向走去……

    远远跟在后面的石海看着这一幕,不禁有些瞠目结舌。他虽从前不在宫里,可毕竟宫里有他们的暗线在,发生的那些个事他也有所耳闻。如今看着苏诺语与杨太妃有说有笑地走在一起,实在有些懵。</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