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九十一章 甜蜜依偎

正文 第四百九十一章 甜蜜依偎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转身之后,夜尘只觉得原本压在胸膛中那些沉重的情绪突然间变得轻薄、消失。~龙~坛~书~网~w w w .longtanshuw.c o m在得知爹的死讯后,他一直无法理解原因,无法理解究竟是什么原因让阮天浩能狠辣至此,对亲生爹娘痛下杀手。这样的疑团直至看见爹平安归来,都没能得到纾解。直到刚才同阮天浩聊天,他终于明白。

    在这之前,他或许还觉得阮天浩与自己毕竟是同宗手足,现在这样的念头倒是一丝也不见。阮天浩的心思之阴暗、猥琐,令他瞠目结舌。他阮家断然没有这样的人!

    说实话,他并不觉得阮天浩有任何值得可怜的地方,一个成年人若是连家人的关怀都能肆意曲解,这样的人还有什么活着的必要?不如死了!

    当然,在爹面前他依旧不会发表过多的言论,但他绝对不会在夜离那儿为他求情半句。他作恶多端、罄竹难书,也该付出代价。

    站在地牢的门口,他只淡淡地吩咐了句“好好看着,绝不能出任何差池。”便不言其他。他既不担心阮天浩会轻生自尽,更不担心他能从这里离开。

    即便白师叔没有悄悄告诉他阮天浩已被爹废去武功,他亦能从刚才的接触中,从他的呼吸行动中瞧出端倪来。加之对阮天浩性子的了解,像他那样的人,只信得过自己,绝不会甘心就死。只怕时至现在,他还没有彻底死了称帝的心吧!

    也好,就让他独自在地牢中好好假想称帝的场景吧!

    当夜尘再度回到尘心居,他早已神色如常,而远远地便能听见娘欣喜的声音,走得近些,更是能听真切娘对爹的嘘寒问暖。他心里明白,爹的“死而复生”,最高兴的人便是娘!

    虽然从小他便知晓爹娘相爱至深,但直到这次爹出事,听着娘的回忆,他才能更深切地读懂爹娘之间那数十年如一日的深情不悔与伉俪情深。原本他和清然商量着,怕娘想不开,有意一直让她留在逍遥谷。在逍遥谷,好歹还有他和清然陪着,日后他们若是有个孩子,那孩儿对娘来说也算是心灵寄托。

    但娘却在情绪平缓下来后,执意离开,回到阮府去。他和清然好言相劝,生怕回到昔日与爹有着众多回忆的府邸会一再地勾起娘的伤心事。但娘却平静且坚定地离开了逍遥谷。

    临行前,娘对他说:“天策,娘知道你和清然都是孝顺之人,娘非常欣慰。但人死之后,魂魄是会回到熟悉的地方的。娘若是一直住在你们这儿,等到你们爹的魂魄回了家,感受不到娘的味道,他会伤心的。所以,娘一定要回家去,回家才能更好地陪着你们爹,更好地守着与他的往事。”

    “娘,我们知道您与爹感情深厚,但是您若是一直沉浸在悲伤之中,爹泉下有知也会心痛的。”当时,他如是劝着。

    娘摇头,目光慈爱且坚定:“策儿,你们还年轻,无法体会我与你们爹之间的感情。我承认,初闻噩耗,我的确觉得天崩地裂,但经过了这些天的冷静,我已然能恢复平静。你们别担心,虽然你们爹不在了,但是娘并不孤单。有他的爱,足够娘享用一生……”

    听着娘这样的话,他也好,清然也好,对他们的冲击真的不是一点点。他们从来不曾想过,夫妻间的爱竟能深沉至此!如娘所说,哪怕有人先离开,剩下的人也能凭着曾经的爱很好地生活下去。

    既然娘执意如此,他们做儿女的自然也不好多说。只得将娘送回家,再三叮嘱,强忍着心头的不舍与担忧。只要娘心里开心,便足矣。

    不知是不是娘的深情无悔感动了天地,爹竟有“死而复生”的这一日。他心底明白,娘的心愿终了……

    待他走得更近些,才发现小院中只剩下爹娘,清然早已不知何时悄然离开。他亦是不忍去打扰了爹娘重逢的喜悦。静静地站在不远处,他双眸中一扫之前的阴翳,溢满了感恩与喜悦。

    须臾之后,肩膀被人轻轻搭上,他含笑回首,将身侧的人揽入怀中。清然乖巧而温顺地倚在他肩膀,两人对视一眼,往远处走……

    走出一段距离,确定不会打扰爹娘之后,他们随意寻了一处草坪坐下。两人静静依偎,清然感慨道:“夜尘,你方才不在,没看见爹与娘重逢的场景。那样的感情,真的是深沉似海,跨越生死。我作为旁观者,都深深地被他们感染。”

    “清然,我们也会如爹娘一般!”夜尘承诺道。

    清然微微偏头,看向他的眸中似有懵懂与迷茫:“会吗?我们也会那样吗?”

    夜尘目光坚定地凝望她:“会!一定会!”

    清然与他对视半晌,方缓缓露出笑意,轻声且坚定地说:“嗯。待我们垂垂老矣,子孙绕膝,头发斑白,牙齿松动,我们也会如爹娘那般相爱甚笃。”

    说这话时,清然的眸中满是波光流转,令他沉溺其中,无法移开目光……

    “不会。”夜尘摇摇头,轻声否定。

    清然挑眉,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夜尘心底有些得意,不愧是他的女人!两人的眼神交缠在一起,痴迷而绵长,清然恍惚间听见他低沉醇厚的嗓音好听地道:“我们不必等着垂垂老矣的那一日,早已相爱甚笃。”

    清然在他的吻轻柔地落在自己眉梢的一刹那,唇角处漾起恬静的笑。

    待一吻结束,趁着清然气喘吁吁之际,夜尘状似不经意地感慨:“若换做旁人听见我那般笃定的否定,只怕早已变了神色,凶悍如虎。你却始终淡然看着我,对我就那么信任吗?”

    清然抬眼望向他时,脸颊尚有未褪去的一抹淡淡的潮红,唇瓣娇艳欲滴,朱唇轻吐:“我若不信,当初便不会嫁与你为妻。”

    夜尘闻言,笑得志得意满。这一生能有清然在身边,真的是寻到宝了!这妮子时而如少女般纯净,时而又聪慧得令人咋舌,时而乖巧得恨不能捧于掌心,时而又强悍得令人不敢侧目……她便如百变女郎一般,有千般美好等着他去发现。

    “清然,这一生,何德何能,我阮天策能娶你为妻。”夜尘长长地感叹道。

    清然眼底盈满狡黠:“所以你要好好珍惜我!”

    夜尘搂她入怀,大手温柔地揉了揉她的发丝,道:“自然!”

    如今大事都接近尾声,暂时看来情形也都朝着大家希望的方向在发展,一直紧绷在心底的那根弦总算可以缓缓。夜尘一面搂着佳人,一面在心底盘算着是时候要个延续他们爱与希望的结晶了……

    关于孩子的问题,两人并非是没有谈过,只是一直以来都诸事缠身。夜尘的身份特殊,身上的责任也重,实在是分身乏术。清然体谅他,甚少在他面前表现不该有的情绪。加之清然的性情清冷些,虽然因着夜尘的关系也变得喜欢孩子,但多少有些不确定自己能很好地照顾那些软软的小家伙。

    就在爹出事之后的那两日,蒋氏曾经找到夜尘,十分认真地同他谈及此事,希望他和清然能尽快地要个孩子。对于那会儿的蒋氏来说,孙儿绕膝大概是余生最大的希冀。夜尘郑重地答应下来,但同时也告诉蒋氏,要待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才能全身心地投入这件事。

    蒋氏并非是无知妇人,自然明白以当时的朝政局势来看,并非是最佳时机。能得到他们的许诺,便已经心满意足。

    夜尘的目光落在天际,心底暗道,如今娘看见爹回来,大概想要抱孙子的念头会更甚吧。知天命的年龄,有挚爱夫君在身边,若是膝下再有可爱的孙儿,该是怎样的满足?

    收回目光,看向怀里的佳人,她那如长如鸦翅的睫毛一下一下,像是骚动了他的心。他唇角上扬,开始满心期待……

    若是有个女儿,长得像清然一般美好,该有多好!

    两人依偎了许久之后,方才起身,缓步往尘心居的方向走。算着时间,爹娘的体己话该也说得差不多,经历了残酷的生离死别之后,一家子该要好好团聚才是!

    快要走回去的时候,清然突然停下脚步,迟疑片刻后,问:“夜尘,阮天浩的事,你预备如何?”

    夜尘蹙眉,煞有介事地薄责道:“你这妮子,总能只言片语便大煞风景!在这样温情的时候,你提他,实在有些坏我心情!”

    清然抿嘴微笑,随即认真地看着他:“如今爹回来了,他的问题你无法回避。”

    唉,有时候他甚至觉得清然远比他还要理智冷静!于是,夜尘也只得严肃起来,将方才与阮天浩之间的对话说与她听。末了,道:“若是爹知道他的想法,只怕是要气出病来!”

    “你未免太小看爹!”清然轻蔑道,“有时候我觉得你还不如我了解爹!”

    夜尘挑眉,没有反驳。或许吧,爹没有他想的那么脆弱。

    于是乎,他看着她:“既如此,我也不必操心。阮天浩的事留给夜离去烦恼吧!”</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