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八十五章 父女重逢(上)

正文 第四百八十五章 父女重逢(上)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三人简单地寒暄几句,便决定不再耽搁。【龙【坛【书【网 www.longtanshuw.com只是在出现在诸王面前之前,为保险起见,阮忠与白峰还是决定不以真面目示人。飞快地易容之后,三人方才快步赶回褚哲勋的中军帐。    屋内,自褚哲勋离开后,苏诺语便一直坐立难安。不知为何,她心底有种强烈的预感,似乎等会儿会有什么重要的事发生。越是这样想着,她心底便越是不安。不时地起身来回踱步,亦或者是望着某物怔怔发呆。脸上的神色亦然,时而蹙眉,时而开怀。    正当苏诺语犹豫着要不要去找他们,便听得外面有熟悉的脚步声传来……    苏诺语飞快起身,迎了出去。因着白峰与阮忠皆易了容,苏诺语并未识出来,只淡淡扫过,她关注的目光更多地便是投向了一旁安然无恙的褚哲勋身上。即便她明知道他的身手在江湖上早已鲜有对手,可未见到他安然,她的一颗心总是无法落下。    “咳咳咳……”白峰一阵低咳,道:“都说这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话当真是千古名言啊!”    原本被她忽略的人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话,那熟悉的声音,令苏诺语震惊得几乎要站不稳。她不敢置信地看向白峰,不敢确定地问:“爹?”    白峰刚想要答应,却被阮忠一记眼神警告,他压低声音,道:“进去说话。”    褚哲勋伸手揽过苏诺语的肩,将早已魂游天外的她搂着进了中军帐。    苏诺语一进屋,便再度目光紧锁在白峰身上,声音中有一丝颤抖:“你是……我爹吗?”    “傻女儿!”白峰听着苏诺语口口声声唤自己爹,心底的那丝担忧消失不见,他几乎要老泪纵横:“月儿,是爹!是爹啊!”    “爹!”苏诺语扑入白峰的怀里,喜极而泣……    站在一旁的褚哲勋面上含笑,他知道爹娘的时一直是压在诺语心头的一块大石头。如今乍然得以相见,想来是高兴不已的。至于阮忠,也表情平和。看着他们父女团聚,他突然间也很想天策。    待得父女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一行人终于可以坐下好好一叙。    褚哲勋的目光在阮忠与白峰的面上游移,问:“二位师叔,现在可以告诉我们死而复生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吧?”关于这一点,他实在好奇。阮忠不提,但白府出事后,他亲自去过白府,经历了大火,那儿早已是满目狼藉,地上横七竖八地全是尸体。    他特意地察看了白峰夫妇与诺语的尸首,虽然早已是面目全非,但他仍在他们身上找到了之前的信物。再之后,他还同诺语一同去上坟拜过,怎得又会死而复生呢?实在是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苏诺语一直拉着白峰的手,既是兴奋又是好奇地问:“是啊,爹,您和阮伯伯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我重生之后,曾经回府里看过,白府早已是断壁残垣,物是人非,而您与娘的尸首早已寻不到。后来才知道,是哲勋将你们的尸首掩了,立碑,祭拜。我明明去拜祭过您和娘,怎得……”    白峰爱怜地看着女儿,感慨良多:“我之后自己也回过一次白府,那里的确早已不是昔日的家……”    “爹……”苏诺语眼眶含泪,弦然欲泣。    褚哲勋见状,也不顾长辈在场,起身来到苏诺语身边,将她拥入怀里,抚摸着她的发丝,轻声说:“哭什么呢?师叔大难不死,该高兴才是。”    “嗯,是该高兴。”苏诺语不迭地说。    一旁的白峰看着他们之间流淌着的爱意,眼前不禁便浮现出自己与妻子的曾经,一时间也有些伤感。即便事情过去了一年有余,他仍旧无法忘怀妻子。每当夜深人静之时,他闭上眼睛,便能一幕幕地回忆着往昔的甜蜜……    褚哲勋微微偏头,看出了白峰的情绪,也不好再与诺语亲昵,拍拍她的肩膀,极自然地坐在她身边,道:“好了,咱们还是让师叔说说当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吧!”    白峰看着他们,再次回忆起那段令他痛苦的往事……    那日清晨,月儿出门很早,说是要去城外的山上采草药。他和妻子送月儿出门,还商量着等月儿回来,便给月儿备好她喜欢的点心。可后来,在食用了井里的水后,他们便全都昏死过去。    其实在那水一入口的瞬间,他便察觉出不对劲来,可为时已晚。水中的毒毒性极强,等他察觉出来的时候,只来得封住自己的奇经八脉便倒在地上,没了知觉。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已是深夜,茫然之中察觉自己身处箭楼,身边便是早已没了气息的妻女……    他试着运功逼出了体内的剧毒,若非是他多年研制各种解毒、制药,又曾经一度以身试药,只怕这次也没这样好命。他出了箭楼,才发现白府早已付之一炬。很明显,月儿便是因着方才大火之下的浓烟而咽了气。若非他在中毒的一瞬间,封住了自己的奇经八脉,也是难逃一死。    饶是捡回了一条命,但内里仍旧受剧毒影响,受了重伤。如今京城中人,只怕都以为他已经不在人世,他也正好趁此机会,好好闭关调养一番。报仇一事,来日方长!    “师叔,那我之后去白府,看到的想必便是您准备好的?”褚哲勋虽是疑问,却是肯定的语气。    白峰颔首:“不错,我离开之前为稳妥起见,将平日里贴身之物放在了老管家的身上,他本就身形与我相似,大火之下,他早已看不出容貌,正好可以瞒天过海。”    回忆往事,白峰虽只是寥寥数语,苏诺语却听得惊心动魄,紧张不已。    她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白峰,突然想起件要紧事,连忙说:“爹,您还不知道吧!白府一事是……”就在“阮天浩”三个字脱口而出之际,她硬生生地忍住。毕竟这儿阮伯伯也在,加之他与爹的私交甚笃,纵然错在阮天浩,她仍不愿意当着阮伯伯的面提起他。    白峰看一眼阮忠,后者低咳两声,顺着她的话说:“白府一事是阮天浩所为,这一点我们现在都知道了。”    “爹,您怎得会知道?是阮伯伯告诉您的?”苏诺语更是惊讶。按说那个时候爹已经呈现假死,应该什么都听不到才是,而等到爹醒来的时候,阮天浩早已离开。    白峰冷哼一声:“我虽身中剧毒陷入昏迷,但意识还是有的。隐隐约约间我不仅听到了阮天浩的声音,还看到了他的人影!亏得他小子竟还妄图将此事嫁祸给哲勋!”    提起这个,苏诺语有些莫名的心虚。是啊,那么明显的漏洞,她那个时候竟然深信不疑,之后更是愚蠢地为了这个便同哲勋闹别扭!如今想想,真是可笑啊!    “说来说去还是白师叔聪明,不像有些人!”说话间,褚哲勋故意长叹一口气,“唉,我命苦啊……”    旧事重提,苏诺语更是不好意思,头愈发地低下来,几乎便要靠近桌子。    见状,褚哲勋唇边漾起一抹宠溺的笑……    “那接下来呢?”褚哲勋不愿看苏诺语一直窘迫,接着问。    白峰目视远方,低声说:“接下来我便离开了京城。直到后来听说你们都离开京城,领兵征讨。就这数月之内,我的身体渐渐康复,而你们似乎也并不是事事顺遂。我放心不下,这才想着与你们见上一面”    “爹!您为何不走啊点与我相见?为何要我白白伤心多么天?”在爹爹面前,苏诺语像个孩子一般,肆意撒娇。    白峰看向她的目光中多了几分对女儿的宠溺:“并非是爹爹不陪着你身边,实在是这事关重大,彼时我们弱,阮天浩强,一味地硬碰硬,即便是赢了,也不划算。正所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啊!更何况那之后我们需要弄明白的是为何阮天浩要那么做!”    说起这个,苏诺语的脸色沉下来,这下子也顾不上阮忠在场,语带斥责道:“还能为了什么,不就是雪玉嘛!阮天浩魔怔了,一心只想要夺得这天下!”    白峰听她提及雪玉,道:“那雪玉极通灵性,想必你的那枚便随你重生了吧!”    “嗯!”苏诺语重重点头,说,“说来也巧,那雪玉平日里我只当是一个精美的配饰,不想当我重生之后,它竟还在我身边。”说到这儿,她停下来,偏头看着白峰,猜测问道,“爹,关于我的身世,想必您了解的最是清楚?”    白峰反问:“玉魂将一切都告诉你了?”    苏诺语颔首,追问:“不仅是他,还有宫中太妃,可是他们都语焉不详,只说我是苏诺语,却并不肯言其他。”    “师叔,我之前也问过太妃,她只说她也不清楚,时机到了,自会有人相告。”褚哲勋接话,“想来所谓有人,便是您吧!看来你们已经与她联系过了。”最后这话,他说得十分笃定。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