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 > 凤命难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八章 天浩感动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八章 天浩感动

作品:凤命难逃 作者:舞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正当阮天浩沉浸在自己的失望中,心腹甲的话打断了他的冥想:“主子,如今该怎么办?还请您明示!您放心,即便咱们几个豁出命去,也断然不会背叛您!”    “你们跟着我的时日久,我自然是信得过的。{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阮天浩声音低沉。    五个人的眼睛都盯着他,等着他给下一步的行动安排。跟着主子多年,他们心底对主子均是满腔的崇敬与佩服。在这之前发生的许多事,都充分地显示出主子的心智与筹谋,即便在不利的情形下,主子也总有法子扭转。他们相信,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阮天浩看一眼面前的人,不再去纠结曼绮的事,冷静下来,分析着局势:“如你们方才所言,那些个叛徒必定会与褚哲勋所率的朝廷大军会和,届时进城便不会再耗费一兵一卒。至于回朝之后,当务之急便是拥立新皇登基。不过在这过程中,想必也不会是一帆风顺的。”    “哼!那些个王爷哪个心里没点自己的小算盘?若真是敢为人臣,当初也不会因着平南王的三言两语便背叛皇上。如今他们虽临阵倒戈,表现得似乎大义凛然,其实心里在想什么,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心腹乙愤愤然道。    心腹甲附和道:“是啊,就包括那个褚哲勋,平日里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难道真就没什么想法?主子,咱们就好好看着吧,他们必定也有打得不可开交的那日!”    “再说了,皇上死的突然,并未留下遗诏,身前既无兄弟,膝下又没有个一子半女的,正统的继承人是没有的。”心腹丁也出言分析,“即便宫中的太妃派人放出话来,说是先皇曾有遗诏。可十余年过去,遗诏一事只怕根本就不靠谱。”    心腹丙嘿嘿一笑:“退一万步说,即便真的有那劳什子的遗诏,难道这满朝文武就能信服吗?那些个王爷能心甘情愿?还有褚哲勋,恐怕也不会就此罢休吧!”    阮天浩颔首:“不错,正如你们所言。所以,咱们眼下似乎已经到了末路,但实际上未必就真的没有法子。事情往往瞬息万变,正所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主子,您尽管放心!”五人起身拜下,异口同声道,“天下之主除了您,没人能胜任!等到您功成名就,再好好收拾那些个背叛过您的人!”    阮天浩唇角微扬,道:“本少爷不会就此放手。没到最后一刻,只要本少爷还有一口气,就不会认输!”    “有您这句话,咱们也能放心了。”五人互看一眼,笑道。    阮天浩倚靠着大树,双目微合,在心底暗自筹谋着未来的路。他早已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什么样的阵仗没有见过?即便现在的情形看上去对他十分不利,可是他心里明白,一切都还没完!只要他活着,他们便别想有安睡之日!还有……    曼绮!    等到他成了天下之主,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将她抓回来,永远地囚禁在身边,让她当牛做马!她不是千方百计地想要离开吗?他便偏偏要将她留在身边,让她伺候他,做一个最卑微的奴隶,供他玩乐!他一定要报复她,惩罚她,折磨她!    既然已经明确了信念,那么接下来他们要做的便是尽快离开这儿,重回大本营,意图后报!镇西王他们派了那么多人前来围追堵截,目的很明显,就是要将阮天浩抓回去。所以即便他们已经顺利地摆脱了第一批,但并不意味着处境安全。加之他们仓皇离开,身上并无长物,连基本的水与食物也是没有的。    因而,目前来看,他们最应该的做的便是趁着这个机会,赶快寻找水源与食物果腹。趁着阮天浩在闭目养神,五人低声商议后,决定留下甲在这儿保护主子,其余四人分别行动。    心腹甲守在阮天浩身边,始终保持警惕。察觉到他的紧张,阮天浩睁开眼睛,淡然道:“放轻松些,咱们目前非常安全。”    “主子,您休息就是,奴才给您放哨。一有人来,奴才便通知您!”心腹甲仍旧不敢掉以轻心。    阮天浩心底有些感动,即便走到这一步,身边仍旧有这样的兄弟们,对他来说不可不谓一种安慰。他宽慰道:“你放轻松,就凭镇西王身边的那些人,不等他们靠近,我就能有所察觉。”说罢,阮天浩还冲他摆摆手,示意他坐下。    心腹甲想了想,这才坐下来,但浑身仍旧是处在紧张状态。    阮天浩见状,也多不说,由得他吧。    心腹甲看了许久,似乎并无异常。他将目光移向阮天浩,为难地盯着他许久,数次张嘴,终究还是闭上。叹口气,罢了,不说了。    “有话要说,但说无妨,何必要吞吞吐吐?”阮天浩突然出声。    心腹甲本能地看向阮天浩,见他仍旧双目微合,心底不由地震惊。一直以来都知道主子是个绝顶高手,不想竟已到了这般出神入化的地步。其实他虽跟着主子的年头久了,但前有晏安,后有雷阳,他们并不能贴身跟随。饶是如此,他仍旧是打从心底地敬佩公子。    听得阮天浩如此说,心腹甲终于犹豫地说出口:“主子,奴才是想说关于雷阳的事……”    “雷阳?”原本闭目的阮天浩倏地睁开了眼睛,他虎目圆瞪,道,“想说什么?”    乍然间面对阮天浩这样子,心腹甲心底猛地一跳,然而话已出口,由不得他收回。他只得硬着头皮说:“主子,奴才们只是想说您或许是冤了雷阳,他……他对您是忠心耿耿的。一直以来,他都对奴才们说,这一辈子,生是您的人,死是您的鬼,一定要对您忠心耿耿!”    阮天浩身体猛地绷紧,许久后方才缓缓地道:“这是他说的?”    心腹甲以为他不信,忙不迭地点头,信誓旦旦地说:“奴才不敢妄言,所说句句属实。主子若不信,等会他们几个回来了,您可以问他们!”    “我没有不相信,只是很震惊。”阮天浩心有亏欠地说,“一直以来,我对雷阳并不像对晏安那般。这次更是为了……而冤了雷阳。我并不知道他竟说过这些话,等到我们安稳下来,我必定要为他立衣冠冢!”    心腹甲听他这样说,憨厚一笑:“若是雷阳听见您这样说,心里一定高兴至极!”    “前阵子为了我对曼绮的宠溺,你们大概心里都有些不安吧?”阮天浩突然问。从前总是听人说什么红颜祸水,他向来是无从体会的,这一次,总算领悟了这四个字的含义。    心腹甲连忙摇头:“主子别这样说,在郡主背叛您之前,她是您的妻,您如何对她好都是应该的。奴才们不敢妄言。”顿一顿,他一脸气愤,“可是您待郡主这样好,她却公然联合外人背叛您,实在是罪该万死!”    阮天浩听他说起“罪该万死”四个字,本能地皱了下眉,问:“你们大概都狠毒了她?”    “这是自然!”心腹甲点点头,“不只是奴才,咱们几个无论是谁,都恨不能杀了她,为您报仇!”    “不可!”阮天浩下意识地喝道。    “主子?”心腹甲有些诧异地看着他,“难道都到了这个时候,您还想着维护她?主子,您醒醒吧,以您的条件,这天下的女子还不是予取予求。待您坐稳了江山,想要什么样的没有?为何您还要这样维护一个背叛过您的人?”    阮天浩摇头:“不是维护。”他冷下一张脸来,纠正,“她是第一个敢如此背叛我的人,我岂能饶她?但她罪孽深重,我必定要亲自出马,否则难平我心头之恨!”    阮天浩说着这番话,甚至连他自己都有些难辨真假。他有些不明白,这样说到底是为了保护她,还是真的为了报复她。    但这话听在心腹甲的耳中,却放下心来:“对!她敢这样对您,您一定要亲自出马,才能更解气!主子放心,日后若是她落在奴才手中,奴才一定将她交给您处置!”    “好。”阮天浩应一声,没再说话。身体缓缓地放松下来,略微有些疲惫地靠在树上。    就他们说话这功夫,另外四人也已经折返回来。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是有些收获的。将水源与吃食递给阮天浩,恭敬地说:“主子,您累了一天了,吃些东西吧。”    阮天浩抬头,目光扫过同样疲惫的五人,说:“你们也是一样的,一起坐下吃吧。”    “那怎么行?您先吃!”五人异口同声。    阮天浩脸色一沉,道:“怎么?如今难道连本少爷的话都没用了吗?让你们坐就坐!”    五人面面相觑,到底不敢违拗,只得坐下来,同阮天浩一同分吃那本就不多的食物。    阮天浩看着他们,心中满是感动。“感动”这样的情绪从前对他来说,几乎是没有过的,可今日却格外充沛。他郑重承诺:“若是他日本少爷功成名就,你们便是开国功勋!”    “多谢主子!”五人齐声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